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 打脱条腿 华山弟子
    “吴王试剑劈玉砖”、“专诸端鱼刺喉间”、“流星赶月三飞脚”、“风卷霹雳上九天”………

    陈砚飞疾步而进后,便是接连数招快攻而出,这几招比他刚才使的那两招更加高明厉害,而且是全力出手。

    刚才他因为一直错估了林旭的实力,而且也太自视过高,所以却是还留了几分力,觉着不必使出全力,也能三两招就把林旭给打倒。现在认识到了自己错误,他自然是不再留力,全力出手。

    见陈砚飞再度攻来,林旭自是抬手接招,见招拆招,仍是用的华拳里相应的招数拆解。不过当陈砚飞使到“风卷霹雳上九天”时,林旭却是没再使相应的拆解招数,而是同样还了招“风卷霹雳上九天”。

    不过陈砚飞这招使的是内旋风腿,自右向左旋转,而林旭则是恰好相对,使的是外旋风腿,自左向右旋转。

    陈砚飞这招使的中规中矩,旋转三周后出腿,而林旭则在相同的时间内旋转了五周。两人旋风腿对旋风腿,在半空“砰”地一声,两腿相撞在一起。

    一撞之下,陈砚飞不由立即痛呼一声,反方向旋转着倒跌而出。

    两人本身的基础力量本就相差极大,而林旭这招又比陈砚飞多转了两周,自然是积蓄的力量更大。更别说,他的华拳也本就比陈砚飞练的更纯熟。而且这还是他有意收敛了许多,不然早就一招足以要了陈砚飞的命。

    极大的力量反袭之下,陈砚飞完全控制不住自身,身不由己地在空中反方向旋转。旋转数周,直被甩出了差不多有五米来远后,眼看将要跌落在地时,忽然一道人影一闪,刚好出现在陈砚飞将要跌落之处,探手将陈砚飞接住,让陈砚飞没直接跌倒。

    接住陈砚飞的,正是刚才那个与岳纤云交手身穿白色练功服的华拳高手。

    “哥!”

    华拳本就是出招速度很快的武功,而林旭与陈砚飞都已是内力境高手,以内力摧动,出手更快。所以直到陈砚飞被林旭踢的往后反旋倒跌而出时,陈雅婷才意识到自己哥哥受伤,惊呼出口。而这时陈砚飞在将要落地时被那中年人接住后,她这声惊呼的尾声方落。

    尾声一落后,她立即向陈砚飞那边奔了过去。

    陈砚飞这时怨恨地盯着林旭,面色发白,痛的有些牙关紧咬,额头上也不禁痛得渗出了汗珠,全靠旁边那中年人扶着才能站稳。却是在刚才两人双腿对撞,陈砚飞痛呼出声时,还有声轻响的“喀喇”声同时响起。只是因为这声过轻,而陈砚飞痛呼声又较大,所以被掩盖住了,没几个人能听到。

    这声“喀喇”的轻响,是因为陈砚飞被林旭那一腿踢得大腿根部髋关节脱臼,骨节错位所发出的。所以他这时是右大腿脱臼,等于暂时被废,这才站不稳。

    “哥,你怎么样了?哪儿受伤了?”陈雅婷跑过来后,连忙向着陈砚飞关心问道。

    而旁边观战的那另外三个键身馆教练,这时也都一起跟过去关心陈砚飞伤势。毕竟这是他们老板,受伤了他们理应表达关心。私下没什么交情,也得就紧着这层关系。

    “没事,只是大腿根脱臼了,接回去就好。”这时扶着陈砚飞的那中年人低头查看了下陈砚飞伤势后,向陈雅婷及另三名教练道。

    说罢,他一手抬起陈砚飞脱臼的那只腿,道:“忍着点儿!”话音一落,立即抬手用力往上一送,便又是声“喀喇”的关节错位轻响,而陈砚飞也是不禁又“啊”地一声痛呼出口。

    “哥,你怎么样?”陈雅婷又连忙关心地问,同时忍不住怨旁边那中年人道:“你到底会不会啊,不会就别瞎接,我们去……”

    “没事,我没事,好了!”脱臼接骨也只是回位的那一下痛,接好就不觉着了。陈砚飞喊过一声后,感觉已不再痛,稍活动了下,也感觉恢复没事,便连忙打断妹妹道。

    见陈砚飞已恢复,那中年人让旁边另一名教练扶住陈砚飞,然后转身看向林旭,面带愠色地道:“这位小兄弟,比武切磋,点到为止,你不觉着出手太重了吗?”

    “我们可不是切磋,是打架了结点儿私怨。”林旭摇摇头,接道:“再说脱臼算什么重手,我已经是留手了,不然他现在这条腿早就废了,下半辈子只能靠一条腿走路。”

    “林旭,我哥到底跟你有什么仇,你对他下这么重的手,还想废他!”陈雅婷听得林旭这话,忍不住十分惊怒,立即站起转过身,向林旭疾言厉色地大声质问。

    说罢,又立即转向岳纤云,手指着林旭大声道:“岳纤云,这就是你的好朋友,你让他这么对我哥?就算你不喜欢我哥,你也不能让人这么打他,你太过分了,我要跟你绝交。”

    她此时气怒之下,已是根本不讲道理,开口乱骂。林旭把陈砚飞右腿打脱臼,完全是他自己的主意,又不是岳纤云指使的。再说,林旭本来就无意跟陈砚飞起冲突,是陈砚飞自己过不去,翻不了去年的篇,先来生衅,非要跟他打这一架的。

    “婷婷,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没有。”岳纤云没料到陈雅婷气怒之下会说出这么番话,认为是自己指使林旭的。真要这样就好了,林旭哪里是她指使得动,会听她的?

    她确实是不喜欢陈砚飞,对他只是当一个从小到大的哥哥看,完全没别的想法,而且陈砚飞长大后,所展现出的许多性格上的劣势也让她很不喜欢。不过她对跟陈雅婷之间从小到大建立起的亲密友情,却还是一直很在乎。这也是她为什么明知陈雅婷一直明里暗里偏帮陈砚飞,想要给他们拉关系、牵红线,促使两人能成为一对,她却还一直对陈雅婷多番容忍牵就的原因,就是不想为此影响两人的友情。

    可现在陈雅婷这么说,连“绝交”的话都说出口了,让她闻言之下,也是不禁痛心难过。

    “你搞清楚点儿,是你哥自己先跟我过不去的,也是他主动来找我寻仇的。他要是不在学校找过来,我早忘了他是谁了,能跟他有什么仇。现在他非跟我过不去,我也只是给他点儿教训。这全是他自找的,怨不了谁。”林旭开口接话,向陈雅婷道。

    “他找你又有什么不对,去年明明就是你先动的手,他找你也是应该的。”陈雅婷大声道。

    林旭闻言不禁摇摇头,觉得跟这女人根本讲不清楚道理。摇过头后,他直接瞧向后面的陈砚飞,道:“陈砚飞,你现在怎么成哑巴了,要靠你妹妹来替你出头吗!”

    陈砚飞闻言,不由面上羞恼地推开身旁扶着的那名教练,大步走过来,伸手在陈雅婷肩头拍了下,将妹妹拉到自己身后,道:“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之前答应的赌约,我会做到。”

    说话间,他眼神往旁边站着的那名华拳高手瞧了下,给其使了个眼色。那人见状,默不可察地略点了下头。

    “你能说到做到最好。”林旭注意到了陈砚飞给那华拳高手所使的眼色,不过却也没在意,“我这学期的学习很重要,你最好别给我添乱。否则再有下次,你就准备下半辈子在轮椅上度过吧!我是一定会说到做到的,记好了。”

    陈砚飞闻言,不禁面色十分难看。但只是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旁边那名华拳高手则上前一步,抱拳做个古礼道:“在下华山派刘国明,不知道小兄弟你师承何处?”

    林旭闻言,不由面上一讶,也没料到这人竟然会是华山派弟子。重新打量了眼,他问:“真是华山派的?”

    “如假包换。”那刘国明笑道。最强武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