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师承何处 可有渊源
    林旭看着刘国明,觉着对方应该说的不假。点了下头后,他问:“那好,你有什么指教?”

    说罢,又不由看了眼旁边的陈砚飞。若这刘国明真是华山派的弟子,那岂不是说,陈砚飞也很可能是华山派的弟子。因为陈砚飞的武功,应该都是刘国明教的,只是不知道刘国明有没有正式收徒。但陈砚飞既然能够修炼出内力,这种人各大派四处招揽都还来不及,华山派应该绝对不会去往外推。所以,答案很可能是。

    可若说这两人是师徒,关系却又显得似乎有点儿不对。陈砚飞从进来开始,就没开口称过刘国明一句“师父”,而且刚才陈雅婷因为关心陈砚飞,担心刘国明没给陈砚飞接回脱臼的大腿时,对刘国明指责抱怨,态度也很不客气。若刘国明真是她哥哥的师父,绝不会是这种态度。当然,情急之下,这小姑娘口无遮拦,说出的话没过脑子,也是有可能的。只是,若刘国明与陈砚飞真是师徒,林旭还是觉得两人的关系有点儿古怪,不像师徒。

    “敢问小兄弟师承何处?”刘国明闻言,又重问了这个问题。

    林旭刚才故意问话,本来就是要避而不谈,不想回答刘国明的这问题,但不想刘国明却不放弃,又接着问了一遍。想了下,他道:“没有师承,也没门没派。”

    刘国明闻言一笑,道:“小兄弟不想说的话,可以不说,何必说这种玩笑话。”

    林旭闻言,也是不由一笑,道:“好吧,我不想说。”

    他说的本来是实话,可这种话说出来,却一向没人信,所有人都认为他是有一个很高明厉害的师父指点,才能有这般成就的。

    刘国明听了他这个回答后,却也没作追问,而是另问个问题道:“那不知你的华拳是从何处学来?”

    林旭道:“我刚才说了,从书上学的。”

    他这也是实话,不论是刚开始的三路华拳,还是后来从黄宗文那里得来的全版十二路华拳,都是他自己照书练的。

    “那练的是几路华拳?”刘国明又问。

    “十路。”林旭脑中略微一转,故意少说了两路。

    他从黄宗文那里知道,全版的十二路华拳,在江湖上是很少流传的。因为最后那两路,据说是华山派不传之秘,非是华山派弟子,绝少能够得传。黄宗文要不是身为武当隐宗隐仙派的当今掌门,掌握有武当历代收藏的另一套武库藏书,单靠他自己,也是很难收集到全版的一十二路华拳。

    既然最后那两路是华山派不传之秘,不是华山派弟子很少能够得传,那当着刘国明这位华山弟子的面儿,林旭觉着还是不要去触这个霉头。免得他说十二路,刘国明非要追讨他学来的途径与来历。学了人家别派不外传的武功,这可一向是武林大忌。说不出具体的来历,都可以被视为是偷学人家别派武功。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林旭可不想冒这个风险。如无必要,他也不想跟华山派起什么冲突。

    当然,如果陈砚飞真是华山派弟子,那这冲突已经是算起了。但两人之前的事,都算是私人恩怨。而且林旭是占理的一方,华山派也不好公然偏帮陈砚飞,去插手这种无聊事。但如果林旭暴露他学全了十二路华拳的事,那就上升到了门派的事,华山派以此问责追究,也是有理有据,江湖上谁也说不出个“不”来。

    十路华拳,是江湖上有流传的路数最多的华拳了。林旭当然是要尽量往多的说,保证他这门武功的最大化使用率。当然,这也就是当着华山派弟子的面儿,他不使最后那两路的武功,以免被认出暴露。换过人的话,他就不必太有这种忌讳了。

    不过这刘国明既然是华山弟子的话,那他之前观看刘国明跟岳纤云交手时所推论的此人至少学足了六路华拳这点,就是错的了。既然人家是华山弟子,那自然是得有真传,十二路肯定是学全的。除非是其能力不够,还学不全。之前跟岳纤云交手切磋,此人只显出来会六路,那应该是岳纤云的武功,还达不到让其用出更高的。

    “十路?”刘国明闻言略疑问了下,重新打量着林旭,道:“十路在江湖上流传的也不多,如果指点你十路华拳的那人跟我们华山派有渊源的话,还请你最好直言不讳说出来。”

    “冤家宜解不宜结,其实你跟小飞之间也没什么深仇大恨。如果大家都有渊源的话,那不妨让我居中调解,你们握手言好,这岂不最好?也免得真有渊源,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

    他看样子却还是不信林旭的话,认为林旭的十路华拳也是有人教的,而不是他自己照书练的。

    “师叔!”林旭还没接话,旁边的陈砚飞闻言,却是先有些不满了起来,转头向刘国明叫了一声。他本来是想让刘国明替自己出头,也教训下林旭狠的,好给自己找回面子的,结果刘国明现在却是打算劝架调和,这他可不愿意。要真想让他和解,那至少要让他在林旭身上打回来,先废这小子一条腿再说,竟然敢威胁自己。

    林旭闻言,对陈砚飞的这称呼不由惊讶了下。原来刘国明是陈砚飞的师叔,这两人并不是师徒,难怪之前看起来,关系显得有点儿不对了。师叔的话,关系确实要稍微远一些。不过刘国明既然是师叔,那陈砚飞的师父,便应是刘国明的师兄了,倒不知是否也在此地。

    刘国明闻言,转头向陈砚飞抬抬手笑了下,示意由他处理,让陈砚飞稍安勿躁,不要再插话。陈砚飞见状虽仍是不满,但想了下后,却也忍住了没再多说,只是眼神中仍有怨意。

    像七大派这种大门派,一般都有些附属门派与势力,多数是由门下弟子所建立。比如最典型的,像少林、武当这种出家门派,不少俗家弟子只是来拜师学艺,不会长留派中,学艺归去后,有朝一日,另行建立了门派、帮会、家族之类。因为曾在门派学艺的经历,还多有联系,关系深厚,往往就会成为这家门派的附属门派与势力。双方互有结合,也是互帮互助,小门派可以托庇在大门派下,大树底下好乘凉;而大门派也需要些小门派壮壮声势,摇旗呐喊之类,有些不方便本派亲自处理的事,也可以转交给这些附属门派与势力去做。

    华山派虽不是出家门派,但门派中这类弟子也不少。弟子拜师学艺,也不是全都卖身给门派了,艺成下山,闯荡江湖,有的就会自立山头,创建些势力,所以下面也有不少附属门派与势力。

    而有些小门派,就算原本跟哪家大派没有渊源与关系的,为了寻求庇护,在江湖上更好立足,也会想办法拉上关系地去主动成为其附属势力。当然,这其中也有些原本是门派弟子出身,但之后自行建立了势力,却跟本门划清界限,不愿有瓜葛的。有的甚至还有因为什么事闹翻,反目成仇的,这类也有不少例子。但总体来说,大部分都还是愿意拥护在本门之下的。

    刘国明话里的可能性渊源,就是担心林旭有可能是他们华山派下面哪个附属门派与势力的弟子,又或是原本在华山学艺的哪位弟子家人晚辈出身。无论哪种,真是的话,那打起来,就真成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了。他现在是想问明白,好避免这种情况。最强武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