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摸不清底 甘愿认输
    林旭弯臂曲肘下击,以肘击对刘国明的膝撞,同时低头缩颈,躲避刘国明打向他脸上的一拳。紧接着,他另一手抬起出拳,一拳如出膛炮弹,直打向刘国明小腹。

    “砰”地声,两人的膝肘首先撞在一起,发出一声撞击的脆响。一撞之下,林旭这记肘击立即撞得刘国明膝部沉下回腿。与此同时,刘国明打向他脸部的一拳,因为他低头缩颈的动作,从他头顶上打空挥过。紧接着,就是他另一拳已打向刘国明的小腹。

    不过刘国明借着右拳挥过打空之际,则借势向右倾斜扭身,差之毫厘地堪堪避过了林旭打向他小腹的这一拳。扭身继续,他矮身错腿下蹲,迅速旋转一周,然后转回身一掌反向林旭腹部打去。

    他这个变化,正是华拳里的一招,叫作“童子推碑回身掌”。因为是矮身下蹲出掌,身形如小童,故名“童子推碑”。

    而林旭在他扭身旋转下蹲之际,似乎已料到了他会使这招。在此同时,他也是矮身下蹲,使了招“铁腿扫地风尘起”的扫堂腿。

    腿比手臂长,刘国明这一掌刚好打不中林旭,而林旭的扫堂腿却能打中他。

    见得如此,刘国明面色一变的同时,连忙起身使招“撤身倒步一溜烟”,迅速后撤让过了林旭的攻势。

    他这一撤,直撤出了三步远外,一时并未反击,而是站在那里,面色有些惊异地盯着林旭。

    林旭紧接着起身后,也并未立即追击,同样站在原地,看着刘国明的眼中有些琢磨之色。

    因为通过刚才那几下交手,两人已有实际接触。原本陈砚飞已是身具内力,所以这刘国明既是陈砚飞的师叔,林旭本来猜他也应该是修炼出内力的武者。但没想到通过刚才实际接触,他却发现刘国明所用的竟然还是外力。

    尽管刘国明拥有的基础力量极大,从刚才的接触判断来看,已是达到了外力境巅峰,最高能掌握的两千斤,也即一吨巨力,比陈砚飞这个内力境武者的基础力量还要强上不少。但就算如此,他仍然只是外力境武者。力量虽大,却不及内力的境界高,而且内力境的后续力量增长也快。只要继续修炼,很快就会超过。刘国明则日后晋身不了内力境的话,这个力量也就到头了,基本没可能再增长。

    师侄已是破境修炼出了内力,刘国明这个师叔却还只是外力境。就算他已是外力境的化劲层次,距离内力境可说只有一步之遥。但只要一日进阶不了,就都只能在外力境蹉跎。这一步虽近,却很难,不知多少外力境武者会困在此处,一生也突破不了,最终不甘地垂垂老矣,只剩下空叹着等死。

    不过由外入内的这条路本来就难,许多人也早有这准备。而且许多外力境武者的一生追求,也不过就是外力境的巅峰了,更上的一个境界,都根本不敢去想。

    而像林旭这样能直接修炼内力的武者,虽看似轻松,其实也并不容易。林旭最初如果过不了那一关的后,也不知要蹉跎岁月多久。而且他过不了,又不会外练的路子。光练些外功招式,也是基本没用。没有力量为基础,这些便都只是花拳绣腿的没威力。

    总之,练武本就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没有努力,没有付出,又如何能够有回报。

    因为有陈砚飞的先入为主,林旭也错误判断了刘国明的修为,以为他也是内力境武者,估高了。一时错误判断下,他感觉有点古怪,但随即再一想,却觉着这情况也算正常。毕竟能直接修炼内力的武者极少,就算在七大派这种大门派内,也是少之又少。

    别看像林旭之前遇到的苏紫、王乾坤、沈沉浮这几个都是这种,但他们可都是各自门派的精英,原本就是万里挑一选出来的高精尖。而除开他们,其实各门派内的大部分武者,都还是走的由外入内这条路子,要从最基础的外力境艰难练起,一步步进阶成长。刘国明看来,也是这种。

    而各人天赋姿质不同,有晚辈修为境界超过前辈的,在武林中也是常有之事,这也实没什么好奇怪。不说师侄、师叔了,便是师徒,也常有这种反差,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这事虽非常态,却也不少。

    只不过陈砚飞的修为境界提升,在林旭看来,还是颇多有古怪,反正是显得挺不正常。应该是有什么外力相助,否则靠他自己,林旭是不信他有这能耐的。

    “你用的,是内力?”这时刘国明看着林旭,有些不敢置信地满脸惊讶道。

    “你也是内力境?”旁边陈砚飞闻言下,也是不禁满脸惊讶。

    他也是说什么都没想到,林旭这小子居然也是内力境。他本身却是才入内力境不久,而且确实是有外力帮助才能到这一步,不是靠自己练上来的,所以对内力的掌握与运用,都还没有到林旭那种程度。刚才打斗一番,他竟是半点也没察觉到,林旭也同样是用的内力。

    倒是刘国明与人交手经验丰富,内力境的武者他们华山派不缺,也曾会过,所以刚才一经接触,就立即判断出了林旭也是用的内力。只是他对此,还有些难以相信。

    要知道现今江湖上的内力境武者,一般都是大门派出身。大门派掌握的势力大,优秀的弟子生源也多,能从中千挑万选出适合直接修炼内力的弟子,而且他们也有资源去培训这些弟子。

    在现今这个大环境下,愿意学武的人越来越少,都觉得武功不中用,学了也没用。更多的年轻人愿意去学各种技术,好为了出社会后能有一门手艺挣钱,而学武有什么用。在这种大环境下,一些普通的小门派连招收到愿意学武的寻常弟子都难,更别说在其中挑挑拣拣作优选了。也只有大门派,才有这种资源与条件。

    所以,大部分内力境武者,都是大门派出身,其余小门派与散修的,则少之又少。尤其像林旭这种年纪轻轻的内力境武者,更是只有大门派才培养得出来。而这种人,一般都是年少成名,名气很大。

    但林旭的名字,刘国明以前却是从未听说过。他本身就是华山派弟子,也属七大派之列,对其余各派之事了解颇多。他没听说过的,那就理应不是其余六派的弟子,剩下就更不可能是华山的了,他没可能连自家门派出了这样的优秀弟子都不知道。

    都不是,他就想不出林旭究竟会是什么出身了。古怪的是,这小子还精通他们华山派的华拳。

    虽然他刚才与林旭只过了几招,交手不多,但已能管中窥豹,看出林旭的华拳学的很好,而且学的很正宗。

    许多武功流传越多,往往越会面目全非,传出来见解不同、各有差异的许多流派。因为每个人学武,都会有自己的理解与看法,学到后来,都会转化成自己的。再到往下传时,这些人就会按照自己的理解去教导传授,便因此而生异,传出了许多见解不同的流派。

    比如太极拳,就有什么陈式、杨式、吴式之类许多流派。同样的道理,华拳在流传的过程中,也有传出了不少流派。而有些流派传下来的,已是跟华山本派正宗华拳有了极大区别,甚至有的面目全非。

    但林旭的华拳,却很正宗,跟他们华山派所传的华拳,基本没什么区别。从这点来看,倒似乎也佐证了林旭所说是从家里传下的一本古书上学到的正确性。因为现今江湖上流传的几个华拳流派,都或多或少的有些改编,不是很正宗。林旭学的正宗,也就说明了不是学的这些,反而上溯年代越早,传承代数越少的,越可能比较正宗。因为传的少,还没被后来人改那么多。

    除了正宗,林旭的华拳还能活学活用,灵活多变,有许多自己的运用技巧。就比如刚开始的那一招“出势跨虎西岳传”,只是略微变化了下出招的节奏,就连刘国明这练了几十年华拳的也是没料到。在交手第一招时,就吃了点小亏。

    “没错。”林旭看着刘国明与陈砚飞,坦然承认道。

    “你究竟是哪派的弟子?师承何人?还请最好说出来,免得生了什么误会。”刘国明闻言之下,不禁皱眉再问了这问题。

    凡是内力境武者,可都是各派中的精英。而像林旭这么年轻的内力境武者,那更是宝贝疙瘩,放在无论哪个门派里,都是无数师长照拂,要精心培养的。这样的弟子,哪个敢轻易动了,有什么闪失,立即便是引起阖派之怒,弄不好就会引发两派大战。

    刘国明正是因为出身华山派这种大派,才更加明白这种道理,所以在知道林旭也是内力境武者的身份后,也更需要重新郑重对待。

    “我说过了,无门无派,信不信随你。”见刘国明又问这问题,林旭也是无奈。

    “我不信。”刘国明实在想不出林旭究竟会是哪家门派的弟子,但他还是不信林旭的这话。无门无派,就能轻易修炼到内力境?这种话谁会信?这小子骗鬼呢!

    “不信拉倒,那还打不打了,不打我还回去有事。”林旭道。

    刘国明想了下,抱拳道:“那便就此作罢,反正我们刚才也算是切磋过了。小兄弟的华拳,我是很佩服的,领教了。而且小兄弟既是内力高手,我反正也不会是对手,便算我输了,刘某甘拜下风。”

    对此,他确实自认不如。刚才接触下,林旭本身修为比他高,能摸得清他底,而他就摸不准林旭的基础力量是多大了。单凭这点,他就能推断出林旭本身的力量要比他大。再说林旭又是内力境,便是力量跟他差不多,单比消耗、拼耐力,外力境的也永远比不过内力境,耗也能把他耗到力尽落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