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已非小白 她没告诉你?
    “我当初早就叫你离岳纤云远点儿了,你不听,现在怎么样?沾上她这种人,还不是一身的麻烦!”

    郭静见状,忍不住略带些责备地道。稍顿后,她还是关心问道:“那现在怎么样?陈砚飞是单纯警告你离岳纤云远点儿,还是要做什么?还有你跟岳纤云又怎么回事儿,你们俩到底有没有那层关系?”

    “当然没有。”林旭摇手,“至于跟陈砚飞的事,我已经解决了,你放心。”

    “解决了?怎么解决的?”郭静问。

    林旭举杯喝口茶,语气轻松地道:“当然是动手解决的,我的本事,你还不清楚吗?”

    郭静瞧着他,有些惊疑地道:“我可听说陈砚飞现在本事大涨啊,功夫也比以前提高了许多。听说是去年,他有个什么大爷爷找过来认亲,而他这大爷爷是个高手,而且还是华山派的一位内力境高手,然后帮他练功,也把他破境提升到了内力境,这你也能打过?”

    郭静现在也早已不是什么江湖小白了,以前她连内力这些都根本不相信,只相信国术与桩功练力之类,觉着现实中的武学,能练到外力境的化劲层次,就已经是达到人体力量增长的巅峰了,往上再没有更高的。

    可随着后来对武学及江湖不断的认知与了解,她也是认识到了自己以前见识的浅溥,知道了武学一道原来是这么博大精深。而江湖也是这么广大,现实的世界中,还同时还隐藏着一个不为大多数人所知的武林世界。其中有些耳熟能详的门派,也有些是全没听说过的。

    不过她这些方面的知识与了解,倒不是通过林旭所知道,而是通过这一年来与通背门的不断接触中所了解到的。

    她本身原是通背门创始人神拳郭永福的后代,可郭永福却跟其子父子不和,关系不睦,而他这儿子更是弃武从文,还立下家规,也不准后代学武。所以自此以后,郭家虽是第一代掌门之后,却渐渐跟通背门渐行渐远,慢慢断了联系。

    那时是封建王朝时期,郭家还传承守旧,守着这老规矩。但到了后来,王朝破灭,封建时代终结,也带来了新思想的开放,郭家的后代便不再把这当回事。到了近代时,郭家又跟通背门重新建立起了联系。有郭家人喜好学武的,也能重新去拜入通背门下学习,继承祖先郭永福之艺。

    不过到了郭静这儿,她爷爷、父亲的那两代人中,却又没人愿意学武。直到了她,虽生为女儿身,却性好武艺,愿意学武。但当她想拜入通背门学武时,却因为与通背门这一代掌门范志邦之子范海龙的关系而受阻。

    本来她父母与通背门掌门范志邦是好意,希望郭静能够与范海龙联姻,结成儿女亲家,更加强双方的关系与联系。但可惜,郭静却很不喜欢范海龙。而郭静的父母也不强逼女儿,很尊重她的意见。本来双方也就是先以介绍为主,两个孩子能互相喜欢最好,那就成了。不成的话,那也没什么关系,亲家不成仁义还在。

    只是,范海龙的做法却比较恶心。两人被介绍认识后,郭静不喜欢范海龙,但范海龙却瞧上了郭静,可能觉着她风格比较独特,很是喜欢,也很上心追求。而郭静始终对其不假辞色,一直拒绝。而范海龙就因为这点,故意阻挠郭静拜师。说郭静只有答应了他,他才会让其父亲传授郭静通背门的武艺。

    郭静当然是不肯答应,而范志邦因为老来得子,对范海龙一直比较溺爱,虽然也没强逼郭静答应婚事,却答应了范海龙的这点要求,郭静就在这里被卡住,想学自己祖先的功夫都还没门路了。

    直到后来,范海龙因为跟林旭起了些冲突矛盾,被林旭狠狠教训一顿,并直接打上门去,跟范志邦都动上了手。林旭当时武艺已有小成,功力上虽还差着范志邦一些,却已把妙手十三式练得小成,仗着这门功夫把范志邦及掌个通背门打怕逼服,强行化解了与通背门的恩怨。而在逼服通背门后,林旭因为当时已经与郭静认识,算得上朋友,便也顺手帮个小忙,把郭静的这点事也解决了。

    之后,范志邦便立即答应了教郭静通背拳,而且还是他亲自教导传授。而范海龙在养好被林旭所打的伤后,范志邦因为怕这一向溺爱惯的儿子不肯对林旭服软甘心,再起什么反复,惹出更大的乱子。因此在他伤好一段时间后,就干脆找关系送他出国留学了,远离平阳,也免得再在这里给他惹事生非。范海龙自出国后,直至现在,倒也算安静,多少让范志邦省了些心。

    而郭静在开始学习通背拳后,却是显现了在练武方面颇有天分,让范志邦不禁心生爱才之意,现在却也是发自真心的悉心教导。

    在教武功的同时,范海龙也是给郭静普及了不少武学常识与江湖之事,让郭静迅速了解到了许多以前不知道的。通背门在现今虽然是个小门派,门中真正练武的弟子也没剩了几个,可以前也是出过几个厉害人物。因此见识、眼界却不小,并不局于一县之地。而且到底也是传了几百门的门派,有系统的武学传承知识,让郭静得以在这小门派中也窥得了些江湖全豹,并非是孤陋寡闻的小派弟子。

    如华山派等七大派,她现今也是早有听说了,也深切知道华山派代表了什么。

    都在平阳地面上,郭静家里虽并不涉黑,但跟这些人物也多少有些打交道,再加上他们家在平阳也算是头面人物,还有通背门那方面的势力。因此她家里虽跟陈砚飞家不熟,但对陈砚飞家里去年发生的这件大事也是听说了。

    林旭闻言之下,微微一笑,道:“内力境又有什么,我也是内力境,没人跟你说过吗?”

    “啊,你说真的?”郭静一听之下,不由瞪大眼有些难以置信地瞧着林旭。

    但随即想起林旭以前在她面前所展露出的武功,仔细一想,却也渐渐信了。尤其想起当初林旭对阵范海龙的哥哥范海潮时,所展露的那招出手速度极快的武功(妙手十三式里的“天蚕吐丝”)。以那种绝快的出手速度,若说林旭是内力境,她确实生不出怀疑。只是她以前,从来没往这方面想过。现在被林旭说破,再一想,便也不觉得意外了。

    当眼中的震惊之意慢慢收起,化为相信后,郭静不由问道:“谁会跟我说?还有谁知道你也是内力境?”

    “黄容啊!”林旭理所当然地道。他虽然没跟黄容讲过什么具体的武功境界划分之类,但他曾告诉过黄容自己会内功、有内力,而且还把黄容当作实验小白鼠,教过她自己研究出来的那门抱朴秘要内功修炼法门。

    只可惜,黄容虽似乎有这方面天赋,在当时刚练的时候就能很快入静,并能守住丹田。但因为她本身丹田中有些古怪,很可能是其父亲黄宗文在她丹田做过什么手脚,所以她最后也并没修炼成功。

    当时连带这事,包括他那间小庙地下密室里的秘密,黄容出来后曾跟他说过,会保证替他保密的。但以黄容跟郭静之间的亲密友好关系,林旭原本以为黄容可能不会瞒着郭静,会偷偷告诉郭静,甚至把自己传给她的抱朴秘要也教给郭静练。但现在看郭静的这反应,黄容却是还当真保密了,连非常亲密的好闺蜜郭静也没说。

    其实林旭当时已掩藏了密室里的真正秘密,墙上原本所刻的空空儿遗刻武功也破坏了,重新再包装的所谓“秘密”,他也并不怕黄容跟人说破。甚至他当时都已经想到了黄容可能会告诉郭静的可能性,还想借着黄容的口,也把郭静当成他抱朴秘要的实验品呢,毕竟郭静在练武方面也算是有天赋,不知道练抱朴秘要能不能成功?

    这事因不算多要紧,后来黄容没提,他之后发生的事情也多,也就渐抛到脑后,没再多想起去留意关注。没想到直到现在,黄容却还一直对这事保密,看来那天对他所说的话下的保证,倒是认真了。

    “黄容她早知道了?”郭静闻言,又是不禁惊讶。惊讶过后,则看着林旭的目光有些复杂,并还稍微有些落寞,似乎黄容瞒着她,没告诉她,让她挺难过不开心的。

    不过她只是稍作显露,便立即收起,随即举杯喝茶,借以掩释这情绪。才正喝着茶,忽然外面房门被敲响,她便开口道:“进来!”

    门把手一动,外面有人开门而进,正是服务员,却是已经有做好的几样凉菜,先行送了过来。

    服务员端盘上菜之际,两人便暂停交谈。不过在服务员临走时,郭静却是忽然道:“给我来瓶酒,汾酒。”

    “好的。”服务员闻言,自是连忙答应记下。

    林旭闻言,则不由有些奇怪。刚才点菜时,服务员也问过他们要什么酒水饮料,当时郭静问他时,他说不用,喝茶就好,郭静便也随他了,怎么现在又忽然想喝酒了。

    不过还没问,郭静已笑道:“这是咱们过年后第一次见面,也还没出正月,我觉着得喝点儿酒庆祝下。”

    林旭摇头婉拒道:“我酒量不行,喝不了酒,再说我都还没成年。”想起上次的醉酒经历,他可实在不想再有一次。而那次还只是度数较低的红酒,这回郭静要的可是高度数白酒。

    郭静道:“少陪我几杯,我不信你一杯的量也没有。”

    林旭闻言,便也不再多说了,心想自己最多也就陪一杯。倒是没想到郭静当真颇有江湖儿女的风范与豪气,巾帼不让须眉,直接就来白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