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平阳地下风云
    “借你吉言吧!”

    林旭无奈笑笑,拿起面前的酒杯,向郭静举了下,小饮了一口。

    他能看得出来,郭静现在的心情有点儿不对。可能是在知道黄容瞒了她很多事之后,也可能是在担心目前还音信全无的黄容的状况。反正她忽然又提出喝酒,绝不是单纯地想要庆贺过年后与林旭的第一次重逢,以及庆贺已过了半个多月的新年。

    林旭不知道具体的原因,也不会安慰人,只能稍稍作陪。小饮了一口后,他又连忙举筷夹菜。

    而郭静自然又是酒到杯干,喝完再又给自己倒满一杯。

    郭静平常也并不是个话多的人,除了跟黄容这个好朋友在一起外,她跟其他人通常没那么多话。有好几次林旭与她单独相处时,因为林旭也不爱说话,两人都是默默坐着,尴尬到无话可说。

    但现在喝酒之后,郭静却是显得有些话多。等又是几杯酒下肚,菜上齐后,她不知怎么又把话题绕回到了陈砚飞与岳纤云身上,并借着这两人的身份,给林旭讲了下平阳地下世界二十年来的风云变幻。

    二十年前的时候,平阳地下世界的话事人与龙头老大还是陈砚飞的爷爷陈仲良。

    陈仲良当时,位子坐的很稳,并正在努力培养自己的儿子做接班人。但就在一切将平稳过度的时候,突如其来的一场意外车祸,夺去了其儿子与儿媳的生命,也让他失去了自己的接班人。

    有人说,当年的那场车祸并不是意外,而是陈仲良的某个仇家,蓄意设计报复的。但真相到底如何,一直没有对外公开。至少,郭静是不知道。

    陈仲良当时年事已高,就准备让儿子接手后,自己退位的。儿子的意外死亡,带给了他很大打击,得了一场大病,身体状况更是变得有些糟糕。

    原本培养的接班人死去,就给了其他人上位的机会。当时最有希望的两个人,就是岳纤云的父亲岳向阳,以及去年杀害了岳向阳的那个主谋刘保魁。这两人争夺上位的过程不必细述,反正最后的结果,当然是岳向阳胜出,那个刘保魁被迫逃离了平阳。

    但当岳向阳斗争胜出,势力大涨的时候。陈仲良却是还不愿主动让位,他还想要努力维持,撑到自己孙子陈砚飞长大,再扶持孙子上位接班。可惜,当时岳向阳已是实力大涨。最终,以强硬态度逼迫了陈仲良退位。

    不过,陈仲良答应退位时,却提了一个条件。就是订下了陈砚飞跟岳纤云的口头婚约,他还是希望陈砚飞长大后那能够接班。而且岳向阳当时也没儿子,陈砚飞成了他女婿,两家结合,平阳其余势力都再不会是对手,他们的后代就能一直牢牢掌控这个城市的地下世界。

    这个条件的前景很美好,岳向阳对此也有些心动。而且当时岳向阳若不答应,陈仲良就说要跟他鱼死网破,发动所有人手火拼一场,不死不休。岳向阳才跟刘保魁斗了一场,虽然胜了,手下也士气高涨,并收编了刘保魁的不少势力,可他本身的嫡系,却也损失不小。

    在这种情况下,再跟陈仲良这个老牌势力硬拼,他并没有绝对的把握。所以他最后权衡下,便也暂时口头答应了陈仲良的条件,让陈仲良和平退位,他顺利成为了平阳地下世界新的话事人。

    坐上这个位子后,岳向阳迅速巩固了自身势力,并开始不断发展壮大。而陈仲良随着退位,则开始收缩了不少,但仍然还保留着相当不小的势力,且因为是上一代的话事人,而且辈份最高,所以影响力仍是很大。

    岳向阳虽然很清楚陈仲良还是个威胁,但也不敢轻易去动。再加上有两人最初口头上的那个协定,多年来一直相安无事。

    随着陈砚飞渐渐长大,而陈仲良也年纪越大,身体越来越不行,他开始了为孙子铺路的打算。就在去年,他向岳向阳提议,让陈砚飞和岳纤云举办正式的订婚宴,把当初的那个口头婚约先落实了。然后等他们成年后,就正式结婚。

    可随着这些年实力的不断大涨,岳向阳却已不愿答应这个当初带有逼迫性的婚约。再加上他知道女儿也很不喜欢陈砚飞,所以便拒绝了陈仲良的提议,打算毁约。

    陈仲良对此当然很生气,当时差点儿气的心脏病犯。可现在的岳向阳羽翼已丰,势力大涨,却也有这种强硬的底气。陈仲良对此,似乎也没有办法,过后就没再多提这事。

    可过后不久,岳向阳就死于刘保魁突然杀回平阳的仇杀。所以有传言说,是陈仲良不满岳向阳的拒绝,主动找了刘保魁回来,并提供不少便利,让刘保魁得以找机会杀了岳向阳。

    当然,这也只是传言。是不是真相,郭静同样不知道。

    林旭听完后,不禁大为惊讶。没想到陈砚飞与岳纤云之间,还有这种纠缠与关系。而陈砚飞一直所表现出的对岳纤云的占有欲,也不只是单纯的喜欢,还夹杂着这一层关系在内。

    顿了片刻后,他忍不住道:“岳纤云难道没听说过这传言,我看她跟那个陈雅婷的关系,一直还很好啊!”

    岳纤云就算听说过不相信,怕也是难免心有芥蒂,很难再维持她跟陈雅婷之间的友好关系了。想到陈雅婷爷爷很可能是她父亲之死的幕后主使,她能一点不介意?但中午那时候,她可还因为陈雅婷说出的“绝交”而有些伤心难过呢!

    “谁知道呢?”郭静喝了杯酒,道:“可能宋永华把她保护的很好,确实没让她知道,也不准人告诉她。也可能她听说了,但还是不舍跟陈雅婷的关系,装作不知道。毕竟能交一个知心的好朋友,可是很不容易的。人一辈子,说不定只有一个。”

    说罢,似是想到了自己跟黄容,忍不住一叹,然后又倒了杯酒,举杯干了。

    “你少喝点吧!别喝醉了。”林旭见状,不禁劝了句。

    这时的一瓶酒,已是被郭静独自干了有半瓶,而林旭的那一杯,却还剩着大半杯。

    “放心,我酒量很好!”郭静放下酒杯,又是给自己倒满一杯。

    林旭无奈摇摇头,便也没再劝。转头再想起那个关于岳向阳之死的传言,他觉着倒也是“空穴来风,未必无因”。

    仔细想想去年岳向阳死后的事,如果再让刘保魁抓到了岳纤云,然后以岳纤云为胁杀了宋永华。那最后,对平阳的地下世界来说,谁才可能会是最大的得利者?

    刘保魁在外逃离多年,平阳的根基已基本等于没有。他虽能杀了岳向阳,却在本地已没什么势力,应该不能再服众地登临龙头老大之位。反而是陈仲良影响还在,这些年势力虽收缩,却未折损多少。他这时再重新出山,于岳向阳死后群龙无首的局面中,很可能重新掌控住局面,再次坐上那个位置。说不定他还会接着再做掉刘保魁,借着替岳向阳复仇的手段,接收岳向阳的势力。

    到那时候,再没别的有力竞争对手,他就能平平稳稳地帮自己孙子铺路接班了。而且现在,陈砚飞也长大了。

    真的往深去想,确实不排除存在这种可能性。反正谁得利最大,谁就最有可能是那个幕后黑手。

    只是,事实若真是如此的话,那对岳纤云来说,也会更残忍。从小一块儿长大的好朋友的爷爷,主使杀害了她爸爸。很可能陈仲良在她的印象里,还一直是个慈祥的爷爷与长辈,对她也很疼爱。可就是这个慈祥的老头,却存着这么险恶的用心。

    江湖,有时候就是这么残酷与现实,冰冷与无情。

    当然,这还都只是林旭的猜测。那个传言,也是一直没被证实的谣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