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被骗了 一块回来的
    “你真是独自回来的?”林旭闻言,不由惊讶地问。

    “对啊!”黄容转头瞧向教室门口处,“我不想跟他一路,自己坐飞机回来的。他是坐下一班,还是坐火车,我也不管,反正我是不跟他同路。”

    林旭闻言,倒是明白她怎么提前回来了。本来坐火车的话,预计应该是明天才能回来。但坐飞机的话,就提前了一天。至于她被凌碧月掳走时没带身份证的问题,黄宗文走时却也是考虑周到,帮她带上了,也是有存了回程坐飞机的打算。因为黄容正月二十开学,如果去了梅乡解救及时的话,他不想因为路上耽搁而误了黄容开学。

    而林旭也正是因为黄容提前赶了回来,才导致黄容刚才出现在他面前时,他没料到而过于惊讶。

    “难怪你提前回来了?”林旭想罢点了下头,倒也没太在意黄容独自甩下黄宗文的事。以黄宗文的本事,他自然不用担心黄宗文会出事。而黄容会在这件事上生气,也是理所应当,完全可以想见的,为此发发脾气、闹闹性子也实属正常。先让她发泄发泄缓一缓,回头再谈也是个好办法。

    “你坐飞机到哪个机场的?”林旭一边收拾着往书包装东西,一边随口问道。他们平阳没机场,离的最近的是邻市云城的机场,另外省城晋阳的机场也不是太远。选择坐飞机回平阳的话,基本就是这两个就近的机场。

    “省城的,到省城才有直达。”黄容道,“下飞机后到火车站,正好赶上了今天最后一趟到平阳的,不过等到了就已经天黑了。我猜你已经在平阳,下火车后就先给燕老师打电话,问清楚了你在哪个班,然后就找过来了。燕老师说你租的房子挺大,我今天晚上可就投靠你了,你得收留我。”

    “没问题。”林旭点头爽快地答应。说完话,他东西已经全部收拾装好。抬头看了眼,但见这时教室里人也是走的差不多了,便拿起书包道:“走吧!”

    黄容闻言,自是立即起身跟上。

    不过教室里这时也还有几个没走的,见他们一起身,便注意到了陪在林旭身边的黄容,不禁都颇为惊讶。只是黄容光看样貌,说是高中生也不为过,所以他们都只以为黄容是别班的,或是高二高三的,倒没想到黄容根本是校外的。

    黄容的美貌,也让这几人多瞧了几眼,纷纷羡慕林旭。不过想想人家跳级生的身份,本身也是长的仪表出众,俊秀斯文,吸引女孩子也实属正常。就这开学才两天,班里不少女生瞧林旭的目光已是不一样了,有几个胆大的似乎都已准备写情书。倒是不知道林旭现在身边这个,是哪年级哪班的,出手倒快,或者是两人原本就认识。

    林旭也不在意这些目光,带着黄容出了教室后,便混入人流,往学校外面走去。

    出了校门后,他掏出口袋里郭静那辆摩托车的钥匙递给黄容,道:“正好,我本来还发愁一个人怎么弄两辆车呢,现在正好你开摩托。”

    “这不是小静的车钥匙吗?怎么在你这儿?”黄容对郭静的摩托车钥匙很熟悉,上面的那个卡通钥匙扣还是她送给郭静的,自是一眼就认了出来。认出后,她立即惊讶地转头问林旭。

    林旭道:“正要跟你说这事儿呢,我们下午一块儿吃的饭。结果吃饭时她忽然说要喝酒,最后喝多了,我也不知道她住哪儿,就……”

    说到这儿,他忽然注意到校门口斜对面的公交车站点处,黄宗文正悠闲地坐在那里含笑往他们这边看来,不由立即住口,转头瞪向黄容,没好气道:“你不是说独自回来的吗?那不是黄老师吗?”

    黄容见状,对被戳穿谎话一点儿不脸红地道:“对啊,我就是把他甩在这儿,独自去找你了吗!”说罢一顿,一脸得逞样子地道:“就兴你骗我,我不能骗你吗,哼!”

    林旭闻言,不由无奈摇头笑笑,然后冲那边的黄宗文挥了下手,转身往校门口旁边的自行车存放区,取自己的自行车。

    黄容自是立即跟到他旁边,接着问道:“继续说刚才的,你把小静灌醉后怎么了?”

    “我可没灌她。”林旭连忙摇头,“你耳朵有毛病吧,我明明是说她自己要喝的,我劝她她还不听。说你好几天音信全无,联系不上,然后还骗她什么的,就一个劲儿喝闷酒。”

    “那是我的错了?”黄容不悦道:“难道我想音信全无的吗?”

    林旭道:“当然不是你的错,就是她这么说起,担心你,所以喝闷酒吗!”

    黄容点了下头,问:“那后来呢?”

    林旭这时已找到自己的自行车,一边拿钥匙解锁,一边说道:“后来她就喝醉了,醉的满嘴胡说,我也问不出她家在哪儿,所以就先带回我那儿了。”

    说罢,已是解了锁,接着把自行车推出来,继续说道:“她是开摩托车来的,喝醉了不能骑,我也没法骑车带她,就把摩托车还放在原地,打了辆车带她回去的。我送了她后,看时间已经快到晚自习,也来不及再多跑一趟取摩托车,就打算晚自习后再取。所以,她车钥匙在我这儿。”

    “那车呢?”黄容问。

    林旭道:“就在饭店门口,离学校不远的那家湘味居。”说着,抬手往那边指了指。

    “哦,那儿啊!”黄容也是在平阳一中上了三年的,当然对周边也很熟悉。林旭一说名字,她就知道在哪儿了,点头道:“以前我们上学的时候,也经常在那儿吃的,那儿的湘菜挺正宗。”

    “嗯!”林旭点了下头,道:“那你就过去取车吧,然后我骑自行车在前面带路,你骑摩托车带着黄老师。”

    “不。”黄容摇头,“我们骑摩托车,让他在后面跟着。”

    看来她跟林旭说甩下黄宗文独自回来虽是假的,但依然还对黄宗文生气却是真的。之前在教室里的那番话,倒也不全是假。基本是真的,只有说甩了她爸独自回来是假。

    林旭闻言,无奈笑了下,也没多说。

    “我先去取车,你过去吧!”黄容在他肩膀上拍了下,拿手指套着摩托车的钥匙圈甩着,沿着学校这边的路,往湘味居方向走去。

    林旭见状,正要推着自行车过去找黄宗文,却见黄宗文先起身走了过来,便也就原地等着。

    “黄老师!”等黄宗文走近,林旭开口称呼。

    黄宗文含笑点下头,向他伸手道:“车子给我吧!”

    “你都听到了?”林旭一听黄宗文这话,便明白他刚才跟黄容的对话,黄宗文远远在那边已是一字不差都听到了。心中为此一惊的同时,却也觉正好,免了他再跟黄宗文解释一遍郭静的事。

    黄宗文点头叹了口气,没有多说。

    林旭也不知该说什么,便只默默把自行车交给他。

    接着没多久,就听到那边摩托车轰鸣声响起,然后黄容骑着郭静的那辆黑色摩托车过来。

    停到两人身边后,黄容先放下脚撑,然后挪身坐到后面,让出前面驾驶位,向林旭道:“上来吧!”

    对父亲黄宗文,则只瞧了眼,没多作理会。

    林旭见状,瞧了眼黄宗文,便过去翻身跨上摩托。

    黄容一等他上来,就立即一把紧搂住他腰,还整个身子全贴到了他背上,抱的特别紧,显的特别亲密。不过她特意如此,却好像是故意要让黄宗文看,一副故意跟男孩子亲近,表现不听话的样子。

    当着黄宗文面,林旭一察觉黄容如此,不由颇为尴尬,连忙动动身子道:“你先松开,要勒死我啊!”

    “对,就是要勒死你,叫你骗我。”黄容脸埋在他背上,气哼哼地道:“开车。”

    林旭闻言,不禁又是苦笑。在这点上,他确实理亏。苦笑了下,他转头看向黄宗文,见黄宗文这时也没别的表情,还是含笑看着他。见他瞧来,又冲他点了下头,表示理解。

    林旭见黄宗文没见怪,松了口气,道:“那我们在前面,黄老师你跟着。”

    “好。”黄宗文点了下头,也翻身跨上自行车。

    林旭见状,抬脚勾起脚撑,然后拧了拧把手给油,发动摩托车调头驶出。黄宗文见状,自是随后蹬着自行车跟上。

    这时正是晚自习放学,走读生们也是大部分骑着自行车离校。还有不少是步行,也有少量骑摩托车的,还有些则父母专逞来接,交通工具也不外自行车、摩托车、汽车三样。

    学校门口处略有些拥堵,不过林旭骑摩托车,倒也换道灵活。开出这块儿后,便宽松起来。等过了个路口,换条道路后,路面更加开阔,车辆、行人也较少。

    黄容在后面见这条路上车少,便向林旭道:“开快点儿!”

    林旭一听,就猜到了她这话意思,道:“我开再快,黄老师也能跟上。他就算扛着自行车跑,也能追上来,你就别在这儿呕气了。”

    黄容不高兴地抬手拍了下他后背,道:“叫你开快你就开快,哪儿这么多话。”

    林旭闻言想了下,倒也稍为提了些速。不过从后视镜里看去,后面骑着自行车的黄宗文,自然仍是紧紧跟着。最强武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