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玄冰掌之毒
    听黄宗文讲述完《潜龙诀》之事后,林旭便提议先出去吃饭,剩下关于正月十五那晚梅乡之约的事,边吃边说。

    黄宗文父女俩对此都并无异议,于是三人接着重新出门。出门之前,黄容又往次卧里看了下郭静,确认郭静的情况。见郭静还是沉睡如故后,便也不打扰,安静退了出去。

    御景苑小区大门外就有好几家饭店,但林旭才住进来没几天,却是并没都光顾过。也就前两天刚来那晚,和李飞燕、岳纤云在旁边一家火锅店吃了回。正宗不正宗的他不太懂,但觉着味道还挺不错,路上黄容让他推荐,他也就只能推荐了这唯一吃过的。

    他这两天基本都在外面吃,但因为一天中的大半时间都在学校,所以选择的饭店都是在学校周边或上学的路上,反而小区周围没怎么去光顾。

    出了小区后,三人望了眼旁边几家饭店的招牌,商量去哪家。结果黄容说她挺久没吃火锅了,很想念,所以最终三人还是选择了吃火锅。不过旁边饭店里经营火锅的却也不止林旭上次与李飞燕、岳纤云去过的那一家,还另外有两家。

    这年头火锅不知怎么就火了起来,天南地北,全国各地,到处都有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的各式火锅店。就像现在这小区外入眼可见的饭店总共七家,但火锅店就占了三家,快一半儿了。若以经营类型分,火锅店是当之无愧的第一。甚至放在整座城市而言,都称得上是。

    黄宗文是黄容父亲,这次因为瞒了黄容多年的事,也对黄容多有亏欠,所以最近不是什么重要事,基本都是听女儿的。林旭向来不挑食,对吃的没什么挑剔,所以也是主随客便,任由黄容决定。

    黄容决定吃火锅后,却没选林旭上次与李飞燕、岳纤云去过的那家,而是另外选了一家。说是趁这机会,正好帮林旭试试另一家做的怎么样,好不好吃,这样以后就有个比较了。

    林旭本来就没什么异议,她解不解释都是随她,便跟着一起进了她挑的这家火锅店。

    进去后,三人因为还有事要谈,不想让人旁听,所以便要了个包间。进了包间坐定后,林旭与黄宗文还是推让黄容点菜。

    黄容也不客气,拿过菜单选了锅底后,把所有涮菜看了一遍,勾选了几个不爱吃的,然后向服务员道:“这几个不要,剩下的全上。”

    她现在也是正式的练武之人,所以食量也是颇大。比起以前,足足大了四、五倍不止。

    “啊?”服务员闻言不由一惊,但看了看三人,回过神儿后,却也没多说别的,拿着菜单出去了。

    火锅因为是自己动手涮食,所以菜品基本都是生的或半成品,只需要改刀切一切,摆个盘就行。少了直接做成品的一道加工工序,上菜速度便快了许多。至于锅底,也都是提前炒制调好的,直接端上来加热就行。

    再加上现在已是晚上九点多,过了主要饭点,这店里也没几桌客人了,上菜自然快。点完菜没过半小时,锅底与涮菜就已陆续上齐。

    因为上菜快,服务员上菜之际,三人也就只谈些闲话。等到菜全部上齐后,三人便开始接着谈起正月十五那晚的梅乡之约。当然,主要是黄宗文与黄容讲述,林旭听着。

    先由黄容开口,讲了她被凌碧月师徒掳走这几日的事。

    凌碧月视黄宗文为仇,视黄容母亲张云梦为情敌,这几日内对黄容当然谈不上客气与友好。但是,除了说话冷冰冰,还经常斥责黄容外,凌碧月却倒也没蓄意折磨与整治黄容。当然,这其中也有黄容聪明机灵,非常配合凌碧月,始终在凌碧月面前小心说话,显得很乖巧的缘故。

    至于苏紫,既然答应了要还林旭人情,自然是在不得罪她师父的前提下,尽可能的照顾与维护黄容。黄容这几日没怎么受苦,也是有苏紫的很大原因,经常在中间帮忙调和,保证了黄容的人身安全。

    说到苏紫因为林旭而对她多加照顾,黄容看着林旭问道:“你跟那个苏紫到底什么关系?怎么认识的?”

    林旭咽下口中的一颗鱼丸,不答反问:“她没跟你说?”

    黄容摇头,道:“没有,她只说跟你算是朋友,还欠过你一个人情,帮忙照顾我是还你人情,具体的就没说,让我问你。”

    林旭转头看了眼黄宗文,问:“黄老师也没跟你说?”

    黄容道:“说了,但他知道的也不多,而且也不清楚苏紫到底欠了你什么人情,所以我要听你说。”

    林旭放下筷子,喝了口茶,道:“我跟苏紫以前确实算朋友,但现在已经成了仇人。她还了我人情,也两不相干了,就这么简单。”

    “那她到底欠你什么人情?你们之前又怎么成为朋友的?”黄容不肯放弃地追问。

    林旭道:“这你就没必要知道了,也跟你无关。”说罢话,他拿起筷了夹了一筷锅里涮好的豆腐皮。

    黄容盯着他,加重语气道:“我想知道。”

    “请尊重别人的**。”林旭夹着豆腐皮,蘸着酱料,不客气地道:“你这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

    “我就不爱改,怎么了?”黄容冲他皱着鼻子,气呼呼地把他挺爱吃的锅里已涮好的豆腐皮全部捞完,不给他留半根。

    林旭见状,无奈笑笑,却也不在意,换吃别的。

    接下来,黄宗文开口接过话题,讲述了正月十五那晚他与凌碧月相约见面后发生的事。

    他的讲述,当然也不可能巨细无遗,只是大略说了事情的发展与经过。那晚他与凌碧月师徒俩还有女儿黄容在梅乡集市的灯会上相约见了面,之后说了没几句,又一起离开。这些情况林旭是知道的,在那天晚上,他就通过李飞燕师父李海在电话里的转述得知了。他不知道的,是黄宗文他们之后离开所发生的事。

    因为当时黄宗文、凌碧月师徒挟着黄容离开村镇后,就直接施展轻功远离,那边的燕子门弟子轻功不及,跟不上,只能无奈跟丢。

    黄宗文现在所讲的,也是这之后的事。

    那晚离开村镇,远离人烟后,凌碧月便引着他到了附近一座无人的心山内。然后说了没几句,两人便直接动手开打。

    黄宗文没请别的帮手,凌碧月也没请,还是就他们两人。黄宗文当时功力已恢复的差不多,再加上他对凌碧月的《长恨歌剑法》已有防范,且也不像之前那次那么轻敌。所以,两人最终打成了个不相上下的平手。

    这一战凌碧月没能报了仇,便约了黄宗文来年正月十五再战。为防黄宗文到时不来赴约,她还给了黄容一记玄冰掌。

    天山派的这套玄冰掌,掌力阴寒至极,中招者若能逃过当场不死的,也往往会被玄冰掌的寒气所侵,极难消除,过后也会因寒气发作而死,非天山派的独门内功心法不可解。

    黄容的母亲张云梦,便是因为当年中了凌碧月的一记玄冰掌,最后受此影响而早故。

    现在,凌碧月同样给了黄容这个威胁。她是没当场杀黄容,但却让黄容中了玄冰掌的寒气。若来年正月十五,黄宗文不肯赴约,黄容便难逃寒气发作而死。只有去了,凌碧月才会暂解黄容的寒气发作。而若来年她还是胜不了黄宗文,杀其报仇,就还会再等下一年。不报了仇,就没完。

    而黄容中的玄冰掌寒气,除了每年会有一次要命的威胁外,还会每月都发作一次。介时寒气入骨,如坠冰窟,痛苦异常。

    凌碧月说,这也是报仇的一部分。就是要让仇人与情敌的女儿受这种若楚,并让黄宗文眼睁睁瞧着而心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