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已解决 馊主意
    “以后要对我好点儿!”黄容看着林旭,做出一脸悲伤的样子,“我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死了。”

    “怎么会?”林旭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也不知该做什么表情。而且看黄容的样子,也不像是身受重伤,随时可能命悬一线该有的样子。她表现的也太正常随便了,该吃吃、该喝喝,前一刻还在跟他抢锅里的涮菜吃。好像随时可能丢命,对她来说根本不算回事。也未免太过笑对生死了,她真有表现出来的这么强大的不畏死勇气?

    稍一愣后,林旭立即转头瞧向黄宗文,露出征询的眼神。若黄容真的随时命悬一线,黄宗文的表现也绝不该这么轻松与放松,不紧张才怪了。

    黄宗文见林旭瞧来,冲他笑着摇摇头,道:“容容确实中了凌碧月的玄冰掌,不过在凌碧月师徒俩离开后,我们当晚就已经解了。”

    “是不是《潜龙诀》?”林旭稍一想,便立即恍然猜到了答案。

    “没错。”黄宗文给他个赞赏的眼神,点头承认。

    黄容身上所中的玄冰掌寒气,确实是被她丹田内原本就已存在的《潜龙诀》内力所解的。黄宗文本来是没打算提前激发黄容丹田内那颗内力种子的,但黄容中了凌碧月的玄冰掌后,他就不得不提前激发《潜龙诀》的第二阶段,以潜龙内力化解玄冰掌的寒气。

    《潜龙诀》最初的那颗内力种子,有炼入黄容出生不久时还未消散的一些先天之气。蕴含有先天之气,便使黄容的内力性质相比寻常内力,属于更高阶的能量。而高阶能量,就比较能容易同化或破除低阶的。尽管天山派的玄冰内力也是不凡,但毕竟凌碧月还尚是在内力境,未突破到真气境,内力的性质还没得到转化提升,更别说更高一阶的先天境了。

    黄容的内力性质,当然还远比不上真正的先天真气。可即便只蕴含一丝,她的内力性质就比普通内力要高。再加上凌碧月出掌那时,黄容还是属于毫无内力的普通人,凌碧月也没察觉到她的丹田异常,所以她那一掌的力度,也只是针对普通人的体质,免得用力过大直接要了黄容的命。

    中掌时,黄容还是普通人,而中掌后不久,黄宗文便立即激发了黄容体内的《潜龙诀》,让她成为了拥有深厚内力的高手。黄容本身体质的迅束增强,也使她在黄宗文的帮助下更容易扑灭体内尚所中不深的玄冰掌寒气。

    不过即便如此,在这过程中,她丹田内原本所潜伏的内力也是因此而折损了些,让她在获得最终“见龙在田”的成果时,而打了些折扣,没达到黄宗文原本的预期效果。由此也可见得,玄冰掌的难缠与厉害。

    当然,黄容能这么轻易就化解体内的玄冰掌,除了是得益于《潜龙诀》的神妙之处外,也是有黄宗文早就有多年对付玄冰掌的经验。毕竟许多年前,黄容的母亲张云梦也是有中过玄冰掌。虽然最终,黄宗文没能挽回妻子的性命,但在这过程中,他也积累了不少经验。并且在事后,也有大量的针对性研究,才能于此成功。

    得知黄容体内的玄冰掌寒气已被彻底解决后,林旭立即松了口气,同时没好气地瞪了黄容一眼,刚才还吓他。

    举杯喝口茶压压惊后,他向黄宗文问道:“既然黄容体内的玄冰掌已经解了,那明年的正月十五,您还会到梅乡赴约吗?”

    “会。”黄宗文没作犹豫地点头道:“这事总要彻底解决的。一直拖着,并不是办法。”

    “我觉着最好的彻底解决办法,就是你把你那老情人娶了,从此仇人变亲人,成了一家人,她自然不会再报仇了。”黄容忽然冷笑一声,带着调侃与讽刺地插口说道。

    “胡说什么呢!”黄宗文再是对女儿容忍,这时闻言之下,也是不禁有些羞恼地老脸一红,轻斥道。

    黄容却不在意,继续道:“我这可不是胡说开玩笑,是正经的出主意。反正你也没别的好办法吗,可以试试。再说,你不也还对她一直念念不忘吗?哼,我以前可见你画过她,每回画完还又烧了。我那时问你,你说是在练画,临摩什么古代一个画家的美人图,现在我可见到真人了,你还有什么说的?也没见你练画画我妈?”

    “你妈的画像,我早就画了挂在家里的。”黄宗文闻言,忍不住老脸更红,也有些搁不住脸地情绪激动,又气恼又有些尴尬,声音都不由提高了。

    “你也别激动。”黄容却还是老神在在,夹口菜吃了,接着道:“我可是很开明的,以前就跟你提过,找个后妈我也不介意,还给你介绍过我一个同学的小姨,是你没答应跟人见面。”

    “现在这个正好,旧情复燃,又能化解仇怨,一举两得。这后妈的脾气我是不怎么喜欢,估计她也不会喜欢我。不过这没事,反正我也大了,顶多以后自己过,不回家在你们跟前碍眼就是。说不定啊,以后还能给我生个………”

    “砰!”黄宗文听到此处,抬手用力拍了下桌子,沉声喝道:“行了,越说越不像话了。”

    黄容见他面色很是难看,确实真的生气发火了,也是不敢再说。不过却也没服软,而是又从鼻孔中哼了一声,低头吃菜,不作理会。

    林旭在旁边听着两人的这番对话,则是不由觉着尴尬,恨不得自己此刻不存在。人家父女俩谈起这话题,那就属于是家事,他也不合适插口,旁听也是觉着不自在。便只是低头默默夹菜吃饭,只当自己没听见。

    不过他心里认真仔细想想的话,觉着黄容的那主意,也未必算是个馊主意。反正既然没别的更好的办法,倒也不妨一试。真成了,确实是一举两得的美事。当然,这档口他可不敢插言帮腔,就只自己心里想想作罢。

    “也吃得差不多了,我去结账。”黄宗文接下来也是重重哼了一声,直接离席而去。不过走到包间门口时,却又停了下,向两人道:“你们还没吃饱的话,就再接着吃,我先回去了。”

    说罢,也不等两人接话,就立即开门而去,闹了个不欢而散。

    本来林旭现在在平阳算是半个地主,还打算行地主之谊,这顿饭他请的,之前在路上黄容也张闹着要让他请。但到这时候,看黄宗文的情绪很不对,他却也没张口再提自己结账。倒是等黄宗文出去后,他才想起应该先把房门钥匙给黄宗文。不过再转而一想,觉着以黄宗文的本事,上去楼顶天台也不算什么难事,便又作罢了。

    看着黄宗文出去后,他不禁长舒一口气,然后没好气地瞪向黄容道:“你快把你爸气出心脏病了。”

    “怎么可能,他身体好着呢!”黄容抬头道:“内功可是能祛病延年,他身体比你跟我加起来都好。”

    林旭不禁撇了下嘴,道:“我这话是形容,不是描述,你语文该再学学了。”

    黄容瞪他一眼,冷哼道:“你也快把我气出心脏病了。”

    林旭不在意地笑笑,劝道:“你也差不多就行了,这气还要生到什么时候?”

    黄容道:“你怎么不说他一骗就骗我二十年,我没生他二十年气就够差不多了。这才生两天,你着什么急?”

    林旭道:“我是替你们着急,早点儿谈开和解了不好吗!”

    黄容往后靠在椅背里,仰起下巴拿鼻孔对着他,冷哼一声,道:“我还你一句,‘请尊重别人的隐秘’。这是我们父女俩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少管闲事。”

    林旭闻言,不禁无奈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