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 装不知道 出格举动
    对于黄容的这提议,林旭自然是想也不想就连忙摇头拒绝。开玩笑,初吻被黄容抢去就够他后悔的了,哪还会来真的。

    他跟黄容无论是在性格还是观念等方面,都完全不合。比如他好安静,而黄容则活泼好动,这一点就很合不来。更别说黄容性格还很多变,另外她非常爱好奇探底、探人**这点,也尤其让他受不了。

    两人这时已是快走过了七号楼,正走在六号楼和八号楼中间的一个小花园里。

    这座小区内的八座住宅楼并不是呈整齐对称式排列,而是分散式的错落有致,营造步步有景的园林风格。比如七号楼就是位于八号楼的左前方,错开了一栋楼的位置,而八号楼与六号楼也不是正对向,也有错开了约半个楼身,而且六号楼面对这边是竖排向。中间是约有一亩多地的一个小花园,花园内有条蜿蜒的曲径小路通向八号楼。这条小路上,还串连着两个凉亭。

    从小区大门口到各住宅楼,以及各住宅楼之间,都有可供两辆汽车并行的大路连通,而各住宅楼之间的绿化区内,则有步行的小径连通。走大路需要绕远些,所以林旭便领着黄容走小路。

    两人说话的功夫,已是走过了这条小路上的第一个凉亭。当然,是靠近六号楼这边的,再接着前行五十米左右,转过树木遮挡的一个弯道后,就能望到了靠近八号楼那边的第二个凉亭。一望到这个凉亭时,林旭不由脚下一顿,心中暗叫了声“糟”。

    因为这时那凉亭内,黄宗文正靠坐在东面的栏杆椅上抽着烟。看起来,是在这里抽烟聊解烦闷,并顺便等着两人回来。但他若是一直在这里的话,那以刚才两人说话时的距离来算,怕是还没逃过他的耳朵去。所以,林旭才觉着糟,两人的谈话竟然又被黄宗文听去了。并且,同样是不宜在他面前去讲的话。

    在走进小区能望到八号楼时,林旭其实已注意到了他所住的一单元1801内正亮着灯光。所以他当时以为黄宗文已是提前上去,到他房里了。但现在黄宗文还在下面凉亭,那就显然没上去。房里亮起了灯,很可能是郭静睡醒了。

    本来之前黄宗文因与黄容谈的不愉快,不欢而散提前离去,林旭与黄容没立即跟上,就是想隔开一段缓一缓,好让再见时气氛不那么尴尬,大家忘了刚才的事的。可现在林旭发现他刚才跟黄容的对话好像又被黄宗文听去了,这时再看向黄宗文时,便是又不禁尴尬了。

    “刚才咱们俩的话,好像又被你爸听到了。”面对黄宗文这种内力境绝顶的大高手,实在是让人有些防不胜防,林旭无奈一叹,以传音入密向黄容说道。

    黄容闻言下,也是不由面色一变,眼中闪过些慌乱与无措。但稍顿后,便立即深吸口气,压下这些情绪。

    没等两人说话,那边的黄宗文清咳一声,率先开口道:“你们回来了!”

    说着话,他将手里的烟掐灭。然后扣指一弹,准确无误地弹进旁边的垃圾桶内。他平常并不抽烟,只是有时心烦时抽上一两根。现在既然抽上了,便可见他的心情了。

    “嗯!”黄容闻言,先开口应了声,然后冲林旭使眼色摇摇头。她虽然已是内力境七重的高手,但还根本不怎么会用,自然是不会传音入密这种更精微的内力使用法门,只能给林旭打眼色。她也明白,以这个距离下,她开口再跟林旭说私下通气的话,一定会被父亲听到。

    林旭看黄容冲他使眼色摇头,倒是也明白了她意思。应该是指,黄宗文若不先开口提有听到他们两人的对话,那他们也就不提,装作他没有听到。明白后,他回应黄容点了下头。

    “那我们上去吧!”黄宗文接着从栏杆椅上站起,于原地等着两人过来。他看样子,也确实不打算提有听到两人对话的事。

    林旭与黄容闻言下,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松口气,继续沿路往凉亭处走去。

    黄宗文看着他们过来,接着说道:“我回去也没什么事,就在下面散步坐会儿,顺便等你们回来。”

    林旭道:“我见楼上灯亮了,还以为你已经回去了。既然不是你,那应该是郭静醒了。”

    黄宗文闻言,转头仰望了下身后十八层的顶楼,笑道:“你不说我都没留意,这会儿也没抬头往上瞧。”

    “既然小静醒了,那咱们快回去吧!”黄容闻言下,拉着林旭走快了些。

    等两人走进凉亭后,黄宗文便转身走出凉亭,当前先行,三人一起往通向八号楼的出口走去。

    走出这条小路后,便是八号楼前的那条宽阔大路。接着上台阶开单元门,然后乘电梯上十八楼。

    “哇、呕……”

    等出了电梯,林旭打开房门后,便立即听到客厅的卫生间里,传来一阵儿呕吐声,显然应该是郭静正在卫生间,那里面灯也亮着。而客厅里的灯,也是正亮着。

    客厅的大灯开关是双控,除了客厅门旁边有一个外,主卧门口的旁边也有个控制开关。而郭静之前被黄容抱进去的是次卧,就在主卧旁边,出门后离那边的开关也是不远。林旭进门后,已是注意到,是那边的开关被打开。应该是郭静出门后,发现了旁边的开关。

    随后进门的黄宗文、黄容父女俩显然也都听到了卫生间里的动静,黄容更是一进门后,就往卫生间走去。

    不过她还没走过一半路,便听到里面传来冲马桶的声音,接着还有水龙头的流水声,应该是郭静在洗手或漱口。再接着,便见卫生间门被打开,郭静摇摇晃晃、脚步虚浮地从里面出来。她看起来还是有些醉意朦胧,显然酒还没完全醒。另外,她这时上身还是**着,只有胸衣遮挡着重要部位。之前黄容抱她进去后,也只是给她盖上了被子,并没给她穿衣服。本以为她会一醉不醒,一觉睡到天明。没想到吃顿饭的功夫回来,她倒是醒了,却还是这身装扮地跑出来。

    “小静。”黄容叫了一声,立即脱下自己身上的外套,然后快步过去给郭静披上,遮住她上身,并伸手扶住她,“你怎么样,酒醒了吗?认不认得我是谁?”

    “当然认得了,容儿。”郭静吃吃一笑,转身抱住黄容。只是她虽一下就叫对了,但看起来却还是酒醉没醒的样子,“我终于见到你了,你不知道我这几天有多想你,你干吗不在家,不接电话,呼你也不回?你知道我有多着急吗?”

    “知道知道,是我不对,我这不回来了吗!”黄容见郭静一开口就叫对了她名字,本还高兴地以为是郭静这时清醒了。但听到她随后的话,就知道她酒还没醒,是说醉话。这会儿瞧着她,也不知道是真认出来了,还是当在醉梦里作梦。

    “乖,再回去睡觉,睡醒就好了。”黄容接着一边说道,一边想把郭静扶回之前的卧室去。

    但不想郭静却抱着她不撒手,等她说完后,郭静抬手捧住她脸,凑的极近地盯着她,带着警告与责备地道:“你以后不准再离开我,不准再失联了,知不知道?”

    “知道了!”黄容无奈地叹了声,抬手想抓下郭静的手。

    但才抬到半截,忽然就见郭静接着再很快地凑近,然后捧着她脸在她唇上亲了一口,笑道:“这才乖吗,爱你!”

    黄容看起来完全没料到郭静接下来的这举动,被亲了一口后,不由瞪大眼地愣在了那里。

    旁边林旭与黄宗文瞧得这一幕后,也是都不由愣住。

    虽然女性朋友之间,关系好的经常会有些亲密行为与举动,甚至私下里两人坦承相见一起洗澡睡觉之类也不算什么。但这么嘴对嘴地亲嘴,还是显得稍为过了一些。相比之下,说“爱你”倒不算什么了。

    从黄容的表情可以看出,两人以前应该并没有过这么亲密的举动,这应该是第一次。但郭静眼下毕竟还是醉酒状态,所以也不知道她这突然的举动是算酒后吐真言的真实想法,还是醉酒失去了常规行为理智与判断下的出格举动。如果只是喝醉下的出格举动,那有些有违常理、行为乖张,倒是可以理解。可如果是酒后吐真言的真实想法与举动,那………

    林旭想到这里有些凌乱,也忍不住开始有些想歪。转头看了旁边的黄宗文一眼,但见黄宗文面色虽还算平静,但此时瞧着黄容与郭静的目光也是显得有些复杂,不知是否也有想歪。

    一时间,气氛有些僵硬与尴尬。但好在作为当事人的黄容很快回过神儿来,向醉乎乎的郭静一笑,抬手把她手抓下来,道:“好了,快去睡觉,有话等你酒醒了再说。”说罢,硬架着郭静往次卧走去。

    她稍微一愣后就很快回神儿,看起来并没把郭静亲了她一口太当回事,似乎就只当作了是郭静醉酒状态下的出格言行与举动。

    瞧着黄容把郭静送进次卧后,林旭与黄宗文对视一眼,又是稍微有些尴尬。两人一时也没话,相对无言地随后坐在沙发上。最强武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