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双方观感 难得糊涂
    跟黄宗文一时无话可说,气氛有些尴尬,林旭便打开了电视机。看着电视上播放节目,有些响动,便能相应转移些双方的注意力,稍解尴尬。

    黄容把郭静送回次卧哄睡后,便又很快出来,没有多留。出来走到沙发处,她仍是挨着林旭而坐。不过林旭等她坐下后,却还是又往旁挪开了些,与她拉开保持距离。

    林旭刚才打开电视后也没换台,就随便放着打开后正在播放的那个电视台。黄容坐下后,便探手拿过茶几上的遥控器,开始一下一下的按键换台,挑选自己喜欢的电视频道。

    一边换着台,黄容转头向林旭开口道:“我们今天晚上怎么睡?你不安排一下吗?”

    林旭抬手划指了下几个卧室的门,道:“这几个都是卧室,里面东西也都备齐着。你们想睡哪个就睡哪个,自己随便挑就行。”

    “你睡的哪一间?”黄容问。

    “我睡楼上。”林旭接着抬手指向楼上的阁楼。

    黄容闻言抬头看去,奇怪道:“底下这么多房间你不睡,干吗挑最远的楼上?每天上楼下楼,不是多跑一趟吗?”

    林旭道:“楼上的房间连着外面天台,风景好,我喜欢。”

    他这一说,黄容不由来了兴趣,放下遥控器,起身道:“走,带我上去看看,顺便也把这房子参观下,来了还没到处看看?”

    “也没什么好看的,就是房子吗!”林旭说了这一句后,本想黄容还要继续坚持参观的话,就让她自己一个人随便去转就行,何必还非要他陪?可接着转念一想,黄容一走,又留下了他跟黄宗文两个,不免还是有些尴尬,倒是不如陪着黄容。

    至少跟黄容在一起,基本不会有什么尴尬没话说的时候,因为黄容永远能找到话题,跟他有话。他虽然有时候嫌黄容话多到有些烦,可从另一方面来看。跟黄容相处时,也是显得随意自在,比较轻松。相反,跟黄宗文单独相处的话,两人虽然也关系亲近,但他在面对黄宗文时,还是不免会或多或少地觉着有些压力。即便是在以前他尚不知道黄宗文乃是武功高手的这一层身份时,也是会有压力。

    因为黄宗文本是他的数学老师,而且是他很尊敬的一位老师,有着这一层师生关系,他心理上就先有一种出于尊师的敬畏。而在后来知道黄宗文乃是内力境绝顶的大高手后,这种敬畏也更多了些。这时除了师生身份上的敬畏外,也是出于力量上的敬畏,因为黄宗文的武功更高,比他更强大,随时能够轻易制伏他。面对更强大的一方,身为弱小者,总是难免会有敬畏,这算得上是人类的天性。

    有这种敬畏存在,也就带来了距离感。所以林旭与黄宗文的关系虽然也亲近,却很难亲近到无话不谈。更何况,两人本就有很大的年龄差距,这其中的代沟也是难免的。不像他跟黄容只差几岁,都算是同一代人。用个现在流行的称呼,他们都是属于80后。

    他对黄容,当然也称不上是无话不谈,但黄容对他,则能够无话不谈,几乎任何话都会眼他说,包括许多心事。有这种基础在,两人也称得上是交心。至少黄容对他很交心,这也就迅速拉近了两人的距离。这也就是他虽然时常会觉着黄容烦,但还是对黄容很有亲近感,两人相处时,也更轻松自在与随意,不会有太多顾忌。

    林旭这时,倒也没有去具体解析跟这父女俩之间的关系。不过他是没具体深想,但心里却很清楚跟两人之间的观感。所以这时一想,让黄容独自去参观房子,留下他跟黄宗文单独相处,仍会难免尴尬。便接着也随黄容起身,转口答应道:“行,走吧!”

    黄宗文在旁边闻言后,看着两人接口道:“那你们去吧,我独自看会儿电视。”

    林旭起身答应黄容后,本还在考虑是不是要邀请黄宗文一起。毕竟他作为主人,这时既然答应黄容了,却不问另一位客人的意见,不免会显得太冷落了些。可要是邀请黄宗文一起,在眼下的情形下,三人间还是会有些尴尬。这时黄宗文主动说不去,倒是解了他的为难。

    当下向黄宗文点了下头,并主动把电视遥控器递给黄宗文后,林旭便转身带着黄容上楼。

    “这上面原来是个阁楼啊!”

    当上了二楼,林旭打开他房间的房门,也是二楼唯一的房间后,黄容站在门口一瞧,便立即认出了是阁楼。除了里面显眼的斜坡式屋顶外,阁楼的整体层高也比普通楼层要矮。

    说完抬步而进后,黄容便四下打量着房间的布置,看到通往天台的落地窗后,她望着外面天台向林旭道:“这上面风景果然挺好的。”

    说罢,接着看往别处,看了一圈后,她走到落地窗处,拉开通往外面天台的拉门,走了出去。林旭见状,自然也是跟上。

    黄容直接走到天台的水泥围栏处,凭栏眺望着整座城市的夜景,任夜晚的寒风吹拂。一边看着,她一边道:“现在我觉着这房子确实挺不错了,站在这里看风景,视野很好。”

    作为一个四、五线的内陆小城市,平阳的发展并不快,目前的整体建筑,也大多楼层不高。御景苑小区的十八层住宅楼,确实算挺高了,再加上这里所在的地势,本来也就整体较高,所以加起来更高。站在这里的楼顶,确实可以眺望到整座城市,将所有风光尽收眼底。

    不过可惜的是,这时已到深夜,大部分市区基本都陷入了黑暗,没有了灯光的衬托,夜景并不算太好。

    看了会儿夜景,在楼顶天台待了会儿后,黄容接着便返身回房。回去后,则又接着下楼,参观楼下除她去过的次卧外的其它房间。

    参观完后,她直接把楼下的主卧选为了她今晚的住处。至于黄宗文的,她则没过问。反正除了主卧与郭静所在的次卧外,还有两间客房与一间书房,都可以任黄宗文挑,不会没他住的地方。

    参观完没多久后,黄容便进了主卧室内,准备要睡觉。她这短短几天内,也实在是经历了太多事。被凌碧月掳走的那几日,凌碧月虽没太折磨过她,但她毕竟是人质。就算有苏紫私下里照应,行动与活动范围等方面还是很受限制。再加上心理上所承受的压力,那几天基本都是没睡好。之后到被黄宗文解救,一路回来,也是旅途劳累。

    直到今晚回到平阳,见到了熟悉的林旭与郭静,尽管郭静一直处于醉洒状态,也不知到底认没认出她来。但熟悉的地方与熟悉的人,还有熟悉的跟林旭日常拦嘴,终是让她彻底放松了下来,感觉到特别安心。现在,也终于能好好睡上一觉了。睡觉前,还可以美美地泡个澡。主卧的浴室内,有个单独的大浴缸,这也是她挑了主卧的主要原因。除了浴缸,主卧的空间及其他配套设施,也是所有房间里最大最好与最高档的。

    黄容进了主卧室准备休息后,黄宗文接着也是随便挑了间客房,也同样打算提早入睡。他这些天来,因为担忧黄容安危,再加上还要养伤与恢复功力,也是没有放松下来地睡过一场好觉。今晚,同样打算放松下来地好好休息一晚。

    林旭见两人先后进了房间后,他也没在客厅多留。关了灯后,便上楼到自己房间。

    今天晚上,他决定暂不练剑。一来是这时已过了晚上十一点,时间留出的有些不够;二来则是今晚有客人在,多有不便。除了有可能打扰到客人休息外,也是他不想让黄宗文发现自己练《猿公剑法》。毕竟得自空空儿的所有武功,他都是还瞒着黄宗文。

    尽管在武乡中学的那段时间内,这些很可能早就黄宗文暗中窥去了,毕竟以黄宗文的身手,暗中观察,他也发现不了。另外,那晚跟凌碧月师徒俩的打斗,他在黄宗文面前也算是暴露过《猿公剑法》。

    但就像黄容说的,若黄宗文不主动提,那他就不提,装不知道。心里清楚是一回事,说出来就是另一回事了。有句名言,叫“难得糊涂”。有时候在面对某些事时,确实是糊涂些好。就算明白,也要揣着明白装糊涂。因为有些事扯开了,确实不太好,不如糊涂着点。最强武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