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盗墓世家
    第一章:盗墓世家

    民国二十年,湖南张家界。

    孟家在张家界是一个出名的大家族,听说祖上是摸金校尉。

    每年孟家都要召开一年一度的拍卖大会,都会惊动整个张家界,张家界各种社会名流都会慕名而来,想要看看这孟家拍卖大会都会拍卖一些什么宝贝。

    这不今年的这场拍卖会马上就要召开了,许多孟家的族人都在为了这次大会忙得不亦乐乎,几个下人正在搭建拍卖会的台子,所有人都不说话,默默的干着自己手中的活。

    孟家的拍卖会在整个张家界都是万众瞩目的,孟家的朋友很多但是仇人也不少,这次拍卖会难免会出来一些闹事的人,所以任何人想要进入拍卖会都必须出示自己的请帖。

    今天,孟家上下都为明天的拍卖会忙做一团,管家坐在椅子上把他的旱烟杆子在地上敲了敲,接着向下人们道,“明天拍卖会就要开始了,各种社交名流都会来参加,还有民国政府的人会来,你们都给我放机灵点不能出一点差错,要是犯了错你们都知道我会怎么做的。”

    “知道知道,我们都会好好干的不会让孟家丢了面子,一句话,保证完成管家老爷交代的事情!”其中一个下人说,“明天这场拍卖会,咱们全府上下都要展现出最好,要知道在咱们张家界,咱们孟家可是响当当的,我们家族庞大谁都得给咱们一点面子。”

    这天,老爷子孟津海找到管家:“孟铁,这次我想带天儿一起去一个斗踩踩点,在拍卖前一天就会赶回来,这次倒斗得来的宝物就会出现在此次拍卖会上,整个府上的事情都交给你处理了,记得把各种关于拍卖会事宜都处理好。”

    孟津海说完之后便带着二儿子孟天出了家门,然后租了辆马车,有人会觉得为什么孟津海父子不乘自己家的马车,那是因为孟津海说过,倒斗是脏活不能用自己的家的家伙。管家望着老爷少爷父子出了家门,看到二人的马车消失在远处,眼里显现出了一丝凝重之色,便进了府中,准备好好整理整理请帖,然后好派人将请帖下发过去。

    孟家不管是从官场那里论还是在盗墓行论,都算是翘楚人物,更何况孟家老太爷今日还健在,当年孟家太爷可也是带兵打仗叱诧一方的人物,不过现在也是日薄西山不问世事了,虽然现在孟家是孟津海当家,但是孟老太爷在家中说的话占绝对的威望。

    孟天和父亲千辛万苦来到父亲所推算的地方,虽然推算过很多次说这里有大墓,孟津海本来是想去碰碰运气,可是没想到真让他们父子二人找到一个大墓。

    孟津海可是个有十足倒斗经验的人,自己可以用洛阳铲探出地下的土,闻出墓地的年代时间,不过很快孟津海便发现这个墓已经被盗了,因为在这附近有打好的盗洞,而且盗洞还打了好几个,这几个盗洞附近的土还是新的,用洛阳铲带出的墓里的土带有血迹,看来是分批打入这个墓的,一看这个盗洞就是刚打完不久。

    想到这里,孟津海思索着,这座大墓不知道是吉穴还是凶穴啊,要是我们贸然进去,只怕是会白白送了性命,孟津海若有所思的看着洛阳铲所带出来殷红色的土。

    这孟天可不是个二流货色,每次有大墓就跟着他爹大浪淘沙,离奇诡异的事情见过不少,知道在这古墓之中,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都有可能会发生,最重要的不是像一个懦弱的毛头小子大惊小怪,而是要懂得随机应变,要知道再凶险的古墓都要保持一个冷静思考的大脑,要是出现这个怪那个怪的,也要冷静下去,大不了是个死吗,死了也值了,至少没懦弱屈服过。

    想到这里,他把心一横,就已经在心里做好了立刻下墓的准备和决心,就是不知道父亲心里是怎么想的,刚才看他神色凝重,就怕是父亲担心这地底之下有什么不好的东西。

    孟家的族规在太爷的爷爷当家的时候,就规定了孟家的子孙除了女眷以外,剩下的男肆就必须在十八岁的时候下墓,虽然也有个别的男肆不愿意下墓,就被残酷的打折了一条腿,落得了一个终身的残疾,孟家下墓倒斗的时候都是清一色的毛头小子,命薄的死在地底下的也不少,孟天也不知道生在孟家倒是应该高兴还是悲哀。

    小时候也见惯了死人,他不知道为什么家里会总死人,难道是因为盗别人的坟墓遭到了报应,他也不敢确定自己的家族是不是被诅咒了,反正自己的童年都是这样过来的。

    爹下墓倒斗受伤而归,看到后背血淋淋的伤疤难免会感到难受,自己也问过爹你的伤是怎么弄的,可是爹强忍着伤痛装作若无其事的说道:“这是我一不小心跌倒划破的。”

    其实他知道,那是爹在下墓的时候遇到了大粽子受了伤,爹在还不满十八岁的时候,就被爷爷带着下了一个五代十国的大墓,在地底下果然遇到了脏东西,爷爷拼劲全力才把父亲和一个族人给救了出来,可是爷爷却再也没有出来,就连尸骨都没有找到。

    他没有见过爷爷,奶奶也因为当时发生的事情太突然接受不了,也变得时而清醒时而糊涂的模样。

    父亲看了看孟天说道:“这个斗肯定会有风险,我今天总感觉会发生一些事情,洛阳铲带出的土有血迹还有浓浓的血腥味道。”

    孟志友说道:“爹,我们千辛万苦来到这里一趟,再过几天就是拍卖会了要是不进去看看得觉得多亏啊。”

    他们父子二人根本就没想到,他们正在谈论的时候,有一双眼睛正在暗处偷偷注视这他们的一举一动。

    孟津这时便说道:“过几天就是拍卖会了,咱们进去看看也无妨,还有可能倒点宝贝。”

    孟天听到父亲这样说满怀期待的想要看看这座墓中会有什么好的宝贝,这次要是可以倒点好宝贝就可以在拍卖会上看他们疯狂加价的模样了,孟天虽然不是第一次下墓,但是也知道此墓极有可能是一个大凶之穴,这要换做第一次下墓没有一点经验的新人小心脏指定砰砰的乱跳。

    “天儿跟紧我,千万别跟丢了。”孟津海说,这句话不像是随便说说,在说的时候加重了坚定的语气,孟天赶忙回道:“爹,你放心吧,我又不是三岁的小屁孩哪里会跟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