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拍卖青花瓷器
    以上小翠也介绍的差不多了,马上就开始准备展出第一件拍卖品,小翠说道:“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我们本次拍卖会的第一件拍卖品是五铢钱。”用手指着这枚五铢钱硬币介绍道。

    五铢钱是用重量作为货币单位的钱币,起始于公元前118年,历经约400年,是中国钱币史上使用时间最长的金属货币。五铢钱在中国五千年货币发展史上具有深远影响,奠定了中国硬通货铸币圆形方孔的传统。五铢钱外圆内方,象征着天地乾坤。五铢钱用篆字铸出“五铢”二字。“铢”是重量单位,一铢等于一两的二十四分之一。

    小翠说道:“五铢钱拍卖品起拍价格不得少于五万元,请竞拍者抓紧加价拍卖。”其实拍卖会刚开始就出现的宝贝,肯定就不是特别好的宝贝,最好的宝贝肯定会等在压轴的时候才出来的,所以刚出场的宝贝也只有一楼的人会竞拍,二楼雅间上坐的那些大人物都会对这些所谓的宝物不为所动。

    一楼一个戴着灰色帽子的中年男子拿起手中的牌子说道:“我出五万。”小翠说道:“这位先生出价五万,还有没有加价的。”这时,一旁角落里穿着也算华丽的男人,拿起手里的竞拍牌,说道:“我出六万块钱。”

    小翠说道:“这位先生出价六万元,还有没有继续跟价的。”戴着灰色帽子的男子,继续加价加到了八万元,他以为自己已经加价到八万元就没人会继续跟进了。

    身着华丽衣服的这个男人,也气不过就直接加到了十万元,戴着灰色帽子的男人这次没有继续跟价。小翠说道:“这位先生已经出价出到了十万元,还有没有人继续跟价,如果没有的话这件拍卖品将由这位先生拍得。”

    小翠正准备宣布拍卖成功,传来一阵声音,这个声音是一个身着**军装的军官,这个军官说道:“先别急,我出价十一万元。”小翠说道:“这位先生已经出价到十一万元,还有没有继续跟进的。”全场没有人在继续跟价,小翠敲锤宣布这位身穿军装的男人拍得此品。

    小翠说道:“好了,第一件藏品已经拍卖成功,让我们展出第二件藏品,请大家欣赏,这第二件藏品就是清康熙年间的青花瓷器,康熙青花瓷以胎釉精细,青花鲜艳,造型古朴多样,纹饰优美而负盛名。在清代康熙朝代,经济贸易发达,康熙十九年景德镇恢复御窑厂,青花瓷器取得了突出成就,起拍价不得低于二十万元,竞拍开始。”

    看到拍卖会出现了康熙年间的青花瓷,一位白胡子的老者说道:“这康熙青花瓷器分为早、中、晚三个时期:早期是康熙元年至康熙十九年;中期是康熙二十年至康熙四十年;晚期是康熙四十年至康熙朝终,其中康熙中期青花瓷器最为突出。其造型也是千姿百态,既有陈设瓷,也有日常生活用瓷、祭器、外销瓷等等,没想到今天能在孟家的拍卖会见到这康熙年间的青花瓷。”

    旁边的人看到这白胡子的老者这么说,都在心里打这自己的小算盘,也都想争先恐后的把这件好东西给拍卖下来。

    刘运商会的会长刘明理拿起手中的竞拍牌子,出价二十二万元。小翠说道:“刘运商会的会长刘明理出价二十二万元,有继续跟价的吗?”满江红赌坊的老板曹兴说道:“我出二十五万元,我要定这个青花瓷了。”小翠接这说道:“好,这位先生已经出价到了二十五万元,有继续跟价拍卖的就赶紧抓紧举起手中的牌子进行竞拍吧。”

    刘明理说道:“曹兴,你到底想怎么样我出二十二万,你出二十五万成心和我过不去啊。”曹兴说道:“我出二十五万管你丫的什么事,你也来管我,自己没钱就别来这种地方瞎得瑟,省得抓不住狐狸还惹一身骚。”刘明理说:“曹兴,你也不用和我装大尾巴,今天老子就出三十万拍下这个青花瓷。”

    曹兴说道:“我哪里敢这样说啊,刘大会长财大气粗的,区区一个青花瓷竟然肯出三十万竞拍,我也不和你争了,就先让给你吧。”刘明理说道:“老子财大气粗的怎么了,要不是因为这里是孟家的地方,老子早就和你翻脸了。”

    小翠说道:“刘运商会会长刘明理出价三十万元竞拍康熙年间的青花瓷器,还有没有继续加价竞拍的?”四下里寂静无声,小翠就宣布了此件拍卖品由刘运商会刘明理会长拍得。

    刘明理拍得这件康熙年间的青花瓷器根本感不到一丝的高兴,就因为和曹兴挣一时之气用三十万元大洋拍得了这件青花瓷。

    孟岩川在二楼雅间亲眼见证了刘明理和曹兴二人在楼下大厅竞拍时的一举一动,对身旁的副官胡鑫说道:“这一个小小的康熙年间的青花瓷竟然能炒到三十万大洋,后面的藏品的竞拍价不知道得炒到多高啊。”胡鑫说道:“孟爷,这些比咱们在墓里面的看到的显得次太多了,上次咱们在一座唐代贵族墓葬群中,找到的几个唐代官窑瓷器的档次可要比这个高的不只是一点半点啊。”孟岩川说:“那倒确实是,在哪个斗里面看到的宝贝确实是不少,要不是因为墓里面的尸体诈尸,还可以多拿出几个宝贝,白白葬送了几个兄弟的性命。胡鑫说:”孟爷你也不要太过气愤了,之前咱们还从墓里面拿出了不少的好东西,第三次的拍卖品马上就要展出了,好好欣赏吧孟爷。“

    小翠来到大厅中央的拍卖台上,说到:”女士们,先生们刚才的拍卖会继续开始,让我们来一起欣赏第三件藏品是清雍正斗彩花卉扁壶,开始拍卖底价最低五十万元,请大家拿起手中的竞拍牌抓紧竞拍。“一个身着一身西装的年轻人,拿起手中的竞价牌说道:“我出五十一万元。“二楼雅间有一个挺胖的少年,这个少年的名字叫吕东启,是卸岭力士一门的少主,吕东启说道:“我出价到五十五万。“小翠说道:“女士们先生们,这位少爷出价到五十五万,有拍卖的抓紧加价,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张家界商会的执行会长王德龙看到隔壁雅间的少年,对身旁的大女儿王凌菲说道:”凌菲啊,没想到做事异常低调的卸岭门今天也现身来到孟家古楼参加拍卖会,看来这场拍卖会越来越有看头啦,呵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