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故人之子
    源平柳藤的背后虽然有财力强大的日本商会做后盾,但他也不敢贸然和这样一个前朝的贝勒爷抗衡,何况还是一个要财不要命的主。载新说道:“源平柳藤,你还要和我继续拍卖下去吗?你要是还意犹未尽的话我一定会奉陪到底。”源平柳藤笑了笑然后说道:“贝勒爷财大力大的,就算是我们这一个商会加起来,怕是也不能和你与之争锋,我还是放弃这个九龙玉杯吧,反正之后还有别的宝贝可以拍卖。”

    载新说道:“你这个日本人说的话倒是有些有趣,刚才还拿出大人物的风范要和我争一个高低,可现在却又装出一副小人物的恶心姿态,我对日本人的印象一直以来都是不好不坏的,但是我又不是一点民族是非观念都没有,现在都是民国了大清朝统治的时代早已经过去,到现在谁看到我都尊称一声贝勒爷,还不是因为我拥有这剩下来的万贯家财,才花了重金保留了我这条长辫子,要不然早就也被革命军给剪了辫子,我虽然是皇族之人,但那只是以前了,现在的天下已经不是皇帝说的算了,皇帝都被废除掉了,我们这些所谓的爱新觉罗皇亲国戚到底尊贵在哪里。”

    源平柳藤说道:“真没想到,我原以为中国的贵族会像我们日本的大和民族一样高高在上,却没有想到到头来原来是贵而不贵。”

    小翠站在拍卖台上对着麦克风说道:“这位来自日本的源平柳藤先生你还要继续竞拍吗?”源平柳藤说道:“拍卖师小姐,这一轮的竞拍我将不再参加了,等下一次出现的藏品再继续进行竞拍。”

    小翠说道:“好吧,源平柳藤先生将不再参与此次的竞拍,我宣布此次拍卖的九龙玉杯由爱新觉罗.载新拍得,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祝贺他竞拍成功。”

    小翠说完这句话,台下周围的人都拍掌叫好,因为这个载新贝勒爷没有让日本人把属于中国人的宝贝让日本人给拍卖下来,倘若要是被源平柳藤给竞拍成功的话,这个九龙玉杯将会流落海外也许就在也没有回来的机会了。”

    孟津海早在三楼看下面看的清清楚楚,就让下人陈庆代自己给小翠带一句话,现在时候不早了,宣布今天的拍卖会结束。”

    陈庆收到孟津海的指令之后,马上就走向一楼大厅,走到小翠的身边陈庆用手捂住小翠的耳朵轻声的说道:“小翠,老爷让我给你带一句话。”

    小翠说道:“老爷说了什么,你就告诉我吧。”陈庆说道:“老爷说这次的拍卖会要召开三天,今天的拍卖会就到这里就行了,客房和食物早就为各位来参加拍卖会的客人给准备好了,你用麦克风告诉大家一声就行。”

    小翠说道:“好的,你去告诉老爷一声就说我明白了。”

    陈庆说道:“那好,这里就全部交给你了。”陈庆说完这句话就往三楼快步走去,小翠继续扶这这个麦克风说道:“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此次拍卖会的周期为三天,今天所拍卖的藏品已经全部拍卖完毕,我们早就为大家准备好了房间,请大家有序的前往自己的房间,感谢大家对此次拍卖会和我的支持。”

    爱新觉罗.载新带着自己的侍卫还有贴身丫鬟来到了自己的房间,对身旁的侍卫汪涛说道:“王涛,你觉得这次拍卖会怎么样。”王涛:“贝勒爷,我觉得孟府这次的拍卖会确实举办的挺好,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载新:“我感觉这次太不正常了,孟家从孟津海的爷爷也就是孟家太爷开始,才慢慢的逐渐在张家界发迹,如今孟家太爷早已经是日薄西山,再也无心打理偌大孟家家事,早些年孟津海的父亲孟萧就是因为在下墓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大粽子才把这条命给折在了墓里,要不现在的孟家怎么能让孟津海当家。”

    王涛:“现在孟家太爷孟仕枫已经是一个上了岁数的老人,现在恐怕只想好好的颐养天年。”载新:“我原本以为这次拍卖会的第一天一定会有人来找麻烦,可是没想到第一天就这么越发的平静,这么些年孟家在外面树立的仇敌可都不在少数人,这些人没有在今天来找麻烦,让我很是感到不理解。”

    载新一边思索着一边揉搓着自己的左手,大姆手指上汉白玉雕刻打造的扳指。

    此时的王德龙父子三人也往住处走去,在半路上恰巧遇到了娄严青,这娄严青的父亲娄子民和王德龙是世交,娄子民在年轻的时候就是拜把子兄弟,前些年娄子民因病去世了,搬山道人此派的掌门人就由娄严青担任,二人曾经为自己的孩子指腹为婚,倘若这两个孩子都是男孩的话,长大之后就结为异性兄弟,若是一个男孩一个女孩就结为夫妻。

    这个女孩就是王德龙的大女儿王凌菲,她长得貌美惊人,长着一张如小娃娃一样的白嫩脸蛋,有这与生俱来的一种高贵气质,性格乖巧听话,可是二女儿王婧瑶可是和姐姐有这天地之别的巨大差异,王婧瑶生来便刁蛮任性,经常无缘无故的胡乱耍自己的大小姐脾气。

    娄严青看到王德龙一眼辨认出是他,随后便对他说道:“王伯父,你好。”

    王德龙看到面前的这个长着一张俊俏脸蛋的少年说道:“你管我叫伯父,我们两个认识吗?在我的脑海中怎么对你没有一点印象。”娄严青:“伯父,你当然不认识我,因为我们从来没有见过面,但是有一个人你肯定认识,而且你们两个还特别的熟悉。”王德龙:“你说的这个人是谁?”

    娄严青:“我爹娄州义,这你可就不能说不认识了吧。”王德龙:“没想到你竟然是娄州义之子,我们两个现在有很多年未见了,他现在还好吗?还是很想和他见一面很久没有看到了。”娄严青:“只可惜没机会了,我爹早就在三年前过世了。”王德龙听到这个消息也是非常的震惊,然后说道:“我和你爹还有孟家老爷孟津海我们三个当年一起结拜为异姓的兄弟,当年也是都怀有满腔的热血,我们还发出了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生的誓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