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商量准备成亲
    王德龙说道:“三年前你爹去世的时候,为何不给我传来消息,我好快马加鞭的去再看一眼我这昔日老友。”娄严青:“当年我爹并不是正常死亡的,而是被人给故意杀害致死的,可到现在为止一直没抓到这个凶手,若是日后让我发现这个杀害我爹罪大恶极的凶手,我会让他血债血偿,王伯父,我知道你平日里日理万机的根本就没空见我,所以我肯定知道这次的拍卖会您肯定会来参加,所以我便来这拍卖会寻找你。”王德龙:“你找我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大事了,就凭我现在的地位和你爹过命的交情,能帮你的肯定会尽我所能帮你的,说了这么半天我也累了去我的房间说吧,在这里说可要小心隔墙有耳,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娄严青:“伯父,我姓娄名严青,此次前来就是想找伯父问问,父亲当年和您指腹为婚的事还算数吗?倘若两家生的都是男孩的话就结为兄弟,一家是男孩一家是女孩就结为夫妻。”

    王德龙:“你这名字起的挺好听的,当年的事我一定会履行诺言的。”娄严青:“那伯父,你家生的是男孩还是女孩。”王德龙:“当年你爹救了我这一条性命,我便和你爹指腹为婚,你伯母当年怀的正好是一个女孩,也就是我的大女儿王凌菲,贤侄你大可放心,我王德龙是一个吐一口唾沫是一个钉的男人,既然当年我说出去了这句话,就如泼出去的水一样不能收回,等这次拍卖大会结束之后我就助你和凌菲完婚。”娄严青:“那这样便是最好的了,这也是先父临终之前希望能成就这门亲事,可惜父亲看不到了,那小侄就先去置办置办彩礼就先行离开了。”王德龙挥手示意说道:“好,贤侄你就先去把该置办的置办好。”当娄严青刚刚出门的那一刹那间,王德龙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越发的阴沉下来,在空无一人的房间叹了一口气说道:“哎,该来的终归还是来了。”

    这时候的王凌菲还在和妹妹王婧瑶一起在孟家古楼的花园玩耍,显然还是不知道他和娄清严有婚约的事情。

    孟天和阿礼正巧路过花园,王凌菲正在开心的荡着秋千,王婧瑶在后面为姐姐推着秋千,孟天也就不注意看了这两个女孩一眼,没想到这一看的还不打紧,王凌菲也看向了这里,两个人的眼神竟然交汇在一起,随后两人的眼神都连忙的闪躲开了,孟天也就带着阿礼从花园边上走了过去。

    孟天和阿礼两个人走后,王凌菲对妹妹说道:“靖瑶,你刚刚有没有看到过去的那两个男人,我看到前面的那个男人的眼睛和别人的不一样,他的眼睛好像很吸引人。”王婧瑶:“姐姐,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怎么突然犯花痴了。”然后王婧瑶用手摸了摸姐姐王凌菲的额头说道:“你也没发烧啊,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王凌菲:“你也不用老是摸我的额头了,我没有不舒服,当我的眼神和那个男人的眼神交汇在一起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个男人肯定不一般。”

    王婧瑶:“哼!有什么不一样的,一看那个男人也就是有钱人家的富家花花公子,说不准就是因为他爹的实力才能到这里来参加拍卖会。”王凌菲:“靖瑶,你以后别这么说了,即使人家是富家公子应该也没有你想的这般不堪。”

    王婧瑶:“反正信不信就随你咯,反正我看他不像是什么好人,好人坏人我一眼就能看出。”王凌菲:“咱们不能小瞧任何人,因为如果我们的父亲不是张家界商会的执行会长,我们的身份可能就是一个小老百姓。”

    王婧瑶:“就随你说的吧,反正从小到大我也说不过你,而且每次你说的那么的有道理,我们还是先回房间吧。”王凌菲点了点头示意同意,然后两个人就往房间走,走到快到房间门口的时候,看到门口站着一个人影,走进了一看这个人就是她两的父亲王德龙。

    王凌菲走进后说道:“爹,你在门口站着干嘛呢,怎么不进去啊。”王德龙转过头说道:“爹今天找你有点事想和你说,你来我房间吧。”王婧瑶:“爹,你有什么事情要和我们说就在这里说呗,又没人会偷听。”

    王德龙:“我找你姐姐有点事,没你的事乖乖回房间去休息,整天就会调皮捣蛋,快回去!”王婧瑶:“你凶什么凶,回去就回去,我还懒得听呢。”

    王婧瑶气冲冲的跑进了房间,用力把门狠狠的摔了一下,王德龙见状起的直皱眉头。王凌菲:“爹,你也不要太生气了,小妹还小还是孩子,会任性也是正常的,你也消消气别生气了。”

    王德龙抚了抚自己的胸口,平复了自己的呼吸对王凌菲说道:“凌菲啊,要是靖瑶这小丫头有你一半懂事就好了。”王凌菲:“哪有啊,都是父亲您教导的好。”

    王德龙:“你这丫头的嘴巴怎么总好像是抹了蜂蜜一样的甜啊,太会说话太招人喜欢了,我倒都舍不得把你给嫁出去呢。”

    王凌菲:“爹,你说什么的,女儿要在你身边会照顾你一辈子,你到底想和我说什么。”王德龙:“傻丫头,哪有在爹身边呆一辈子的,要是待了一辈子你不得是一个老女人了,就是关于你和娄家公子娄严青的婚约。”

    王凌菲:“我什么时候和娄家公子有的婚约,我怎么不知道也没人提起过。”

    此时的王婧瑶正躲在他爹和姐姐视线看不到的地方偷听,一听姐姐在以前的时候就有了婚约,也是感到很不可思议。

    王德龙:“凌菲啊,这还是在二十多年以前的时候,我和我的结拜兄弟娄州义还有你娘还有你娄伯母的面指腹为婚,要是两家生的都是男孩就让他们结为兄弟,要是两家生的孩子是一男一女话就让他们结为夫妻,再说你娄伯父在临终前唯一记挂的就是你和娄严青二人的婚事,你们两个要是早日完婚的话,娄兄在天有灵的话也会瞑目了。”

    王凌菲:“爹,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还搞过去的那些旧习俗,我连这位娄公子的面一面都没有见过,我怎么能和他成亲,就算成了亲我们两个也没有感情,你这不是害了你自己的女儿吗?”王德龙:“你知道什么,自古以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若是忤逆父母就是大不孝,别以为送你去外国读了几年书你就长本事了,娄家的家世不错,你嫁过去也不会受委屈的,再说了感情还可以慢慢培养不是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