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向小翠坦然心扉
    孟天敲了敲小翠住所的门,小翠打开了门,看到门外站着的孟天,满身酒气的就问道:“你怎么还喝酒了?满身的酒气,快进屋吧。”小翠把孟天扶进了自己的房间然后对孟天说道:“二少爷,您先在这里好好歇一会,我去厨房给你泡一杯热茶醒醒酒。”

    小翠把孟天放在了沙发上之后,就去给他找茶叶泡茶,因为小翠虽然是此次拍卖会的首席拍卖师,但是她还是孟家的一个丫鬟,而且她并不喜欢喝茶,这些仅有的茶叶只不过是放在家里留着招待客人用的,虽然小翠并没有什么客人,过了不一会小翠端着一杯热茶放在了孟天面前的民国老式茶几上。

    小翠:“二少爷,茶已经为您泡好了,一会就可以喝了,好好醒醒您的酒。”

    这时候孟天突然控制不住自己,但也有几分是借着酒劲的成分,握着对小翠的双手说道:“小翠,我有一件事想当面和你说清楚。”

    小翠甩开孟天的手说道:“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吧。

    孟天:“这次家族召开这次拍卖会,我二叔也回来了,回来是为了两件事,第一是想回来看看拍卖会的状况,第二件事就是接我去部队当兵,等这次拍卖会结束后,过不了多长时间就要去参军了。”

    小翠:“多就走。”

    孟天:“拍卖会结束就走。”

    小翠也坐在孟天旁边的沙发上,轻轻的说道:“老爷和夫人同意了吗?夫人愿意让你去参军吗,参军就是军人了要打仗的,你不怕么。”

    孟天:“我爹说愿意让我去军队闯一闯,就是得说服我娘,我娘同意之后我就可以随我二叔去军队了。”小翠:“夫人是绝对不会同意的,打仗是要死人的。”

    孟天喝了一口热茶说道:“小翠,军队里有那么多的人,难道他们当兵就一点不怕流血怕死吗?你放心,等我当兵回来我就娶你。”孟天再说这句话的时候坚定了自己的语气,好像就是在暗示小翠自己不是在胡说是认真的。

    小翠听到孟天今天突然说出这样的话,只觉得自己的心好难受,眼中就要浸出泪花,可是自己转身背对这孟天。孟天好像还有什么话没说完,阿礼就从门口跑了进来说道:“二少爷,大事不好了!”

    孟天:“阿礼,发生什么事情了,别急慢慢说。”阿礼:“少爷,今天有几个自称自己是万鬼楼的人,来咱们古楼砸场子了。”孟天:“什么,这还了的,我爹怎么样。”

    阿礼:“老爷没事情,就是让我来找你回到府上,找到管家让管家多带一些人去古楼帮忙。”孟天:“好,咱们现在就走。”

    孟天正往门外走,小翠转过身说道:“我也和你一起去。”孟天点了点头,示意同意小翠和他们一起去。

    刚出门口孟天便对阿礼说道:“你先去找管家,我们这就赶到哪里去帮忙。”阿礼点了点头,便一路往孟府所在的方向跑去。

    阿礼到了孟家直奔院内,看见管家正在向夫人汇报事情,这个时候换成是谁也都会不管那三七二十一,阿礼气喘吁吁的说道:“夫人、管家,不好了,古楼有人来砸场子,老爷叫我来多带一些人去帮忙。”

    夫人王氏说道:“竟然有人敢来砸咱们孟家的招牌,是什么来头大的人物啊。”阿礼:“回夫人,是万鬼楼的人。”阿礼再说这句话的时候身体瑟瑟发抖,说话都结结巴巴的,可见这万鬼楼的人也不是什么善类。

    夫人:“这万鬼楼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他的背后可是有大人物所支持的,后台可是硬的很,这次把咱们孟家给盯上肯定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不过咱们孟家也不是好惹的,不会轻易让他们给欺负的,孟铁,你去多找一些人去,然后带着他们随着阿礼去古楼帮忙。”

    孟铁:“夫人我这就去找人,我们找到之后立刻就出发,早去一会就能多帮帮老爷还有少爷他们。”孟铁说完之后,就立刻带着阿礼一起去找人。

    夫人王氏也感到心思凝重,二十年前万鬼楼也找过他们的麻烦,不过当时万鬼楼给了老太爷一个面子,没有在继续挑衅孟家,这次的他们又卷土重来,想必也是为了拍卖会中的宝贝而来,而且还是有所准备,只求别再发生二十年前发生过的事情就好了。

    万鬼楼的帮众也是盗墓出身,但是他们不讲一点仁义,在骨头和血液中没有一点对别人的同情,可以说成残暴的可以吃人不吐骨头的那种地步。

    人们不管他是男人或者是女人,全部都是生活在太阳之下的人,太阳之下发生的事情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孟家有好这几辆小轿车,要是放在现在绝对要是一个绝顶的富豪,孟铁和阿礼带着找到的孟家族人还有专业的打手,能坐上车的都坐上车,坐不上车的都在后面徒步跟着,说白点的话,就跟黑帮出去干架的场景差不多,只不过人家可不是黑帮,而是祖传的盗墓人,用不了多长的时间就能赶到古楼现场。

    孟天和小翠到了现场,只看到孟津海和一个脸上有一条刀疤的男人说道:今天我就是想要一个结果,前一阵子你小儿子孟天用刀砍了我的脸,差点给老子给砍死,现在留下来了这么长的一个大刀疤,你今天总得给我一个满意的说法吧,要不今天你的这个拍卖会也就开不成了。”

    孟津海:“我的二儿子虽然生性有些顽皮还有些不务正道,但是你说他无缘无故上去就砍你,也不足以让我信服。”

    这个刀疤男的名字叫刘耀,是万鬼楼的一个帮众小统领,为人不正经是个十足的墙头草,墙头草那面风大往那边倒。

    刘耀:“怎么没有,前阵子我在街上看到了一个大屁股丰满的小妞,就想着问问她叫什么名字,谁成想,你儿子过来就给了我一巴掌,拿起刀就狠狠的砍我,差点没给我砍死。”孟津海听刘耀这么说很是吃惊,自己也是踌躇不停的,不知道改不改相信面前刀疤男所说的话。

    就在这时小翠和孟天跑到大厅来了,孟天看到他爹就说道:“爹,是什么人来闹事啊,是不是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啊,敢来我们古楼闹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