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万古楼喽啰来古楼闹事
    说完这句话之后孟天看了看旁边的这个刀疤男, 这个刀疤男看到孟天之后说道:“你小子还敢在我的面前出现,看我今天不把你给废了。”

    刀疤男刘耀说完这句话便腾空一跃,准备一脚踢向孟天,就在这时孟志友即使出现,用腿阻断了刘耀的飞踢,就转过身准备给他一拳,不过二人的重拳都打在了一起,刘耀甩了甩自己的手只感觉这只手很疼,这个孟志友就不得不说了,他从小就拜师武师,学习各种各样的武功,是一个十足的练家子。

    刘耀一看出现的这一个高个子的男人,就说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护着他,难道是不想活了吗。”孟志友:“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名字叫做孟志友,你为何要伤我弟弟。”

    刘耀:“原来你就是孟天的哥哥,看来也是一个练家子啊,你不知道你弟弟都干了什么我现在就来告诉你,前三天的时候在永安街我在大街上和一个美女聊天,谁成想这小子竟然上去从杀猪的屠户哪里抽了一把杀猪刀,就向我的脸砍去,你看看现在的脸上就留着一个大刀疤。”

    孟志友:“天弟,他说的真是真的吗。”

    孟天在心里犯起了嘀咕,三天前自己确实是去过永安街,可是自从上次回来发生的事情就全部记不清了,这次这个刀疤男找到这里肯定是有什么特别得目的。

    孟天:“大哥,他说的是什么我根本就听不懂啊,那天我确实是去过永安街,可是并没有见过这个人,更听不懂这人说的是什么。”孟天仔细回想前三天的事情就难受,怎么都记不起来当天到底发生了什么,自己的头就越来越痛,小翠看到孟天扶着自己的头,露出了难以忍受的表情,小翠就把站立不稳的孟天给扶住了。

    孟津海:“天儿,你怎么了不要紧吧。”

    刘耀:“现在这小子真的会装啊,当初用刀砍我的时候怎么那么威风啊,现在怎么没有以前的威风了。”孟天:“我没有装,我真的没有砍你,也从来没见过你。”

    刘耀:“既然你不承认,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我们万鬼楼的向来是有仇必报。”

    刘耀刚要动手,只听后面传来了一声慢字。刘耀:“是谁敢有这么大的胆子,敢阻拦万鬼楼办事,怕是给他一百个脑袋也不够砍的。”

    孟岩川带着他自己的孟家军来到拍卖会,让士兵们封锁了整个孟家古楼,任何人不准随意进出古楼内外,进入大厅后说道:“真的是好热闹啊,没想到今天万古楼的人也来了。”刘耀:“今天不长眼的怎么这么多人,看来老子不把你们一个一个都给废了,你算哪棵葱啊。”

    孟岩川身边的副官胡鑫说道:“瞎了你的狗眼睛,睁大你这一双一大一小的狗眼好好看清楚,这就是我们孟家军的军长孟岩川。”刘耀一听到此人正是孟岩川,噗的一声就跪在了地上说道:“孟军长,都怪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一不小心冲撞了你,希望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放了小的这一回,小的一定不会再找他麻烦了。”

    孟岩川:“想要放过你也容易,但是,你要保证不在来找麻烦,好了你可以滚了。”刘耀:“好  好!多谢孟二爷。”孟岩川挥手示意了一下他可以滚了,刘耀刚刚起身之后准备离开,孟岩川说道:“替我向你们的老大问好。”

    刘耀:“我一定会转告给老大的。”刘耀随后带着几个小弟便仓皇的离开了,刘耀的小弟在回万鬼楼的路上问道:“大哥,这次你为什么怕那个叫做孟岩川的人,我看到他的手下和他都拿着枪,应该是大人物吧。”

    刘耀:“怕,怕什么,你大哥我这么些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啊,不过这个孟岩川的确是个大人物,在咱们张家界这个不大不小的地方,他都是家喻户晓的人物,就连咱们的老大都得给他三分薄面,对他也是特别的尊重,我怎么敢和他叫嚣,只怕到那时候,我就不能站在这里和你们几个一起说话了。”

    刘耀的小弟听完大哥讲了这么多,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还是肩扛枪杆子的人比较狠,比较厉害。

    在刘耀刚刚走了之后孟岩川随即对孟天说道:“孟天,今天究竟是怎么回事,万鬼楼的人怎么会来,你是不是在外面得罪人了。”孟天:“二叔,我是怎么样的人,你还不相信我吗,我就连平常杀一只鸡我都不敢,怎么会用刀砍那个万鬼楼刀疤男。”

    孟岩川:“二叔相信你,总而言之反正这次万鬼楼的小喽啰来闹事,就是在给我们一个警告。”

    就在这时候阿礼和管家带着孟家的下人和打手,赶到了孟家古楼,阿礼急忙冲了进来,不过被外面的士兵给阻拦了下来,士兵向孟岩川通报之后才把他们给放了进来,看到大厅里有很多人阿礼就说道:“二少爷,我把人给找来了,闹事的人都在哪里呢,刚才门口有士兵把守不让我们进来,我们刚才愣是干着急了好一会,你没事吧。”

    孟天:“你会不会说话,我能有什么事情,还是那么的狗嘴吐不出象牙,门口那些士兵都是我二叔的兵,你看还有人来这里闹事吗,那不是脑袋有病的人才会来么。”阿礼:“二少爷,还是你说的有道理,我这是个死脑筋不会拐弯,也没想到,二老爷手里有兵有枪,跟谁过不去也不会和拿枪的人过不去的。”

    孟岩川:“大哥(孟津海),今天的拍卖会还是继续照常举行,千万别当误了,今天晚些时候咱们一起回家商量商量让孟天当兵的事情。”孟津海:“二弟,那就依你说的,晚饭到家里来吃,你就准备准备,换一身便装或者是西服,要不爷爷或者你嫂子看到你穿着军装,和你聊天都会觉得不自然。”孟岩川:“没问题,大哥,我知道大家看到我穿军装的样子有些不太习惯,那我就换一身西装,也好久没回家了,也想回去好好看看。”

    孟天在心里想着,二叔果然气质不凡,是个穿着军装的男人,穿着军装的人都很厉害。难怪父亲让二叔回家的时候尽量换成便服,毕竟和一个穿着军官服装的人一起吃饭难免会感到有一些的不自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