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第二天拍卖会
    孟津海开口对小翠说道:“小翠,你去好好准备服装和自己好好打扮一下,然后就准备今天的拍卖会事宜,今天是拍卖会的第二天,一定也要完成的漂漂亮亮的,不能给孟家丢脸。”小翠:“是老爷,我一定不会辜负老爷对我的信任。”孟津海点头说道:“好了,你先去忙吧。”

    小翠转身来到拍卖会的后台的化妆室,仔细的装饰这自己的小脸蛋,小翠的面容倒也还算的比较精致,长的本身就是耐看的美人坯子。小翠化妆完之后,就来到拍卖前台,准备今天拍卖的各项事宜,参加拍卖会的人陆续到场。

    小翠站在麦克风前说道:“各位来宾,各位女士们先生们,大家好,我是本次拍卖会的拍卖师小翠,今天,继续由我来主持这场拍卖会,今天拍卖会的拍品非常的多,不过重头压轴的拍品,将会在最后一天的拍卖会展出,希望大家届时能抓紧拍卖,感谢大家对本次拍卖会的支持。”

    小翠说道:“让我们请出今天的第一件展品,这件展品的名字叫做大清铜币,起拍价最低一百元起步。”大清铜币,学名清代机制铜圆,钱面中央有“大清铜币”四个汉字,内嵌有一个小字代表地名,上端是满文“大清铜币”字样,两侧为年份。边缘中间分别有“户部”二汉字,下端为“当制钱十文”。钱背中央雕刻为蟠龙,上端是“光绪年间制造”,下端刻有英文“tai-ching ti-kuo copper coin”字样(大清帝国铜币)。

    各地铸造比较统一。铸造始于1900年(清光绪二十六年),止于1911年(宣统三年),流通时间较短。因其版面设计优雅,雕刻精良,因为古币存世量极为稀少,所以令很多收藏家做梦都想收藏。

    大清铜币版式颇为繁多,尤以当十者为最。多位清朝皇帝在位时发行过铜币来作为全国的流通货币,铜币的使用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历史意义,使买卖交易逐渐便利起来。

    发丘中郎将现任当家人王子和拿起手中的竞拍牌说道:“我出一百万元,竞拍这枚大清古币。”小翠说道:“这位先生出价出到一百万元,还有没有继续跟价的,如果有,请赶快加价。”

    台下的人都在议论纷纷,没想到发丘门的当家人肯出价一百万元购买这个大清古币,一百万元可也算是一个很大的手笔,现在虽然是民国了,但是民国之前就是清朝,显然没有人会购买一个这样的一个前朝古币的。”

    小翠看到台下没有人加价就问道:“在座的各位还有没有想拍卖这个清朝光绪年间的铜币,如果有的话请大家拿起手中的的拍卖牌抓紧竞拍。”

    今天是拍卖会的第二天,拍卖下来的第一件东西应该拍卖下来,这样可以给自己争一个好的彩头,说这话的也是一个年龄不大的青年,这个青年手上拿着一把折扇,不过这把折扇并不是留着扇风扇凉用的,而是用于发射暗器的。

    这个青年的名字叫做武歆,是张家界武道宗师武秉承的儿子,孟津海的长子孟志友从小就拜在这个武秉承的门下学习武功,武秉承所传授的武功不像太极所阐述的以柔克刚,他所阐述的武功都是简单干脆的,所以孟志友出自他的门下可想而知,孟志友得被*的多强了。

    孟志友小的时候体弱多病,身体很糟糕,基本小的时候是泡在药罐子里长大的,吃的药不少,在父亲孟津海听别人说这孩子就应该去学习武术,强身健体还可以增加自身的免疫力,在经过别人引荐孟津海就把孟志友送到了镇上一家武馆,恰巧这家孟家武馆姓武,这个武秉承一开始看到孟志友的瘦小的模样并不愿意收下他,还有一点原因因为他知道孟家是一个盗墓家族,毕竟当时自己的门徒也不少。

    在孟津海的一再死死的坚持下,武秉承没办法只好先收下了孟志友,不过看到面前这个瘦骨嶙峋的孩子,武秉承对他并没有对他寄予什么大的厚望,只是让他不断的练基础看看,实在不行他也是留不下来的。

    不过过了一段时间他发现,这个小子从一开始连马步都扎不稳,到现在可以扎马步扎的挺拔如山,确实是很不容易,可见他背后付出的努力是多么的多,孟志友的身体素质一天比一天强壮,自己慢慢的从一个体弱多病的人慢慢过渡到强壮的人,完全可以诠释这句话“以武修身”。

    因为这次孟津海为了报答武秉承传授自己儿子武功,所以特此邀请武秉承务必来参加拍卖会,所以这次武秉承特意带着儿子武歆来参加拍卖会的,武家虽然表面上看似是一介武夫,但是却是很有实力的。”

    小翠说道:“那这位少爷,您打算出多少价钱竞拍呢?”武歆:“本少爷要出价钱出到一百二十五万,也就是随便拍拍。”小翠:“这位少爷出价出到一百二十五万,刚才那位先生还要继续跟吗?”

    王子和:“当然跟,为何不跟,我继续加价到一百五十万,不还是两百万吧。”他这么一出价就惹得武歆感到极大的不满意,就对王子和说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非得要和我争夺这枚古币,我就是想争一个好的彩头。”王子和:“我是发丘天官的后人,我想要这枚古币只不过是兴趣的趋势,没想到你居然这么想得到。”

    武歆:“原来是盗墓贼的后代啊,怪不得说话都这样臭,哈哈。”王子和:“盗墓贼又怎么了,盗墓贼那么多你为何只单独说我发丘一门,难道是想和我们发丘结下梁子,如果你想的话我随时恭候,只不过奉劝你到时候千万别后悔。”王子和说完这句话带着一丝怒意,不过并没有特别的表现出来,因为这个场合表现出来影响反而对自己不好。

    武秉承在一旁听出了个所以然,就站起来对武歆说道:“武歆,快给人家道歉。”武歆:“我又没有错,为什么要给他道歉,他不本来就是盗墓贼么,整天做着刨坟掘墓损阴德的勾当。”台下的人都看着武歆,武秉承顿时感到很丢脸举起手便在武歆的脸上扇了一巴掌,武歆说道:“爹,你打我干什么。”武秉承:“你这样说人家就不对,快给人家道歉。”

    武歆不愿意道歉就跑了出去,也没回来。武秉承决定代替武歆道歉向王子和说道:“这位公子,犬子实在是年幼无知,无意中说的话冲撞了公子,希望公子能大人不计小人过。”

    王子和:“算了,我也不想追究什么,我也就当刚才的那个孩子说的话是戏言了,你也不必太记挂心上了,我也不是心胸狭隘的小人,不会计较这些微不足道地小事的,不过看来这件藏品我要拍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