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拍卖会的赌场
    看到王子和说完这话,武秉承终于就一个激灵,立即明白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自己虽然也喜欢收藏古币的习惯,可是眼前的这个发丘天官的后人,似乎也对这枚古币也比较感兴趣。

    武秉承答道:“既然公子喜欢的话,尽管拍卖就好,犬子已经离开,我便不再加价。”王子和拱起自己的手说道:“这位大哥果然行事豪爽,多谢了。”武秉承也拱起了自己的手示意回应。

    武秉承也知道,虽然自己在张家界有一点势力,可是如果不联系人的话,必然会多一个敌对,有那么一句话,多一个敌人不如多一个朋友,所以必须做事本着不伤人不得罪人的做法,要不会遭到别人的敌对。

    小翠:“那好,既然没人继续加价的话,我宣布这枚清朝光绪年间的古币就由王子和先生出价两百万拍卖成功。”王子和成功拍卖到了这个古币,心里也是很开心的,转眼间半天的功夫就要过去了,中场休息的时候孟津海建议来古楼参加拍卖的客人可以去孟家古楼的赌场去玩玩,这可正大大的迎合了这些有钱人的心里,赌博本来就是赌自己手气的,手气好的人能赢得盆满钵满,手气不佳的人就有可能输的倾家荡产。

    孟天也对这个赌博非常的感兴趣,可是一直没玩过就想着试一试,可是第一个就遭到了阿礼的阻拦,阿礼:“二少爷,还是别玩了吧,要是让老爷知道的话又该生气了。”孟天:“这有什么啊,你怎么和一个小姑娘似的扭扭捏捏,再过几天我就要去军队了,还不让我好好见识见识,快放开我。”阿礼放开了孟天,孟天吩咐阿礼去换筹码之后进了赌场,阿礼在账台换完足够的筹码也随后尾随跟了进去。

    管家孟铁以前也是一个大赌徒,不过手气可是够臭的,就是因为赌博在外面欠了一大屁股的债,是孟津海替他把欠的赌债都给还清了,孟天以前就听他说过,在赌场有一种神秘赌博的技巧,意思是如果发现赌台上有人手气非常的臭,就反着他押,他押小你就押大,他押闲你就押庄,赌的不是自己的运气而是这个人的霉气,这个手气不好的人,就是你的运气。有些人天生就运气差,逢赌必输,而有的人,则天生运气就好,逢赌必赢。

    从概率上来说,其实这是不成立的,概率不承认有什么运气的说法,但是,这纯粹就是在赌自己的运气,随便一个迷上赌博的赌徒都知道,自己输了第一把后,很可能会一直输下去,没有一个人是一直可以赢下去的。

    清朝还在统治中国的时候,大财主有钱人的赌博圈子里,因为赌博的钱财数量非常的大而且没有丝毫的节制,手气点背的,往往在一个晚上就输了个倾家荡产,而且,总有一些富家公子往往喜欢和人摆谱子装阔气,你看我不顺眼,我看你浑身难受,都还没说话呢,就要打在一起是的,一副谁也看不起的样子,都在互相较劲。

    这一般就是满清贵族在装逼,满清的时候很常见的,政治联姻都是以不惜金钱为代价的,反正掌握了无上的权利钱都是小事情了,这句话在哪里说都不会过时,就算是在孟天所处的民国时期也是一样,正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你有钱谁都得听你的。

    拍卖会上发生的事情都是很残酷的,就是因为它残酷,才会有这么多人来参加,有钱人就喜欢这样刺激的感觉,从拍卖会开始一直到拍卖结束,谁也不知道这些东西会叫拍到什么价钱,而其他的拍卖者,得到藏品的唯一机会,就是准备好自己大把的钱,拼命出价,把价格抬到一个很高很高的高度,使得其他拍卖的人无法承担此价格,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出价高的人就可以顺利拍得拍卖品。

    这一轮一件货的拍卖,在孟家古楼拍卖价值比较高的这个九龙玉杯,最后,估计被拍卖会现场的诸位一琢磨,这个拍卖会开的还是比较不错的。

    而这次整个拍卖会只有两三件的极品,各方慕名而来的势力都是志在必得,不拍到最后恐怕谁都不会轻易的善罢甘休,肯定会有一些思考事情不过脑袋的愣头青,恐怕真的倾家荡产都不够。

    孟天走进来赌场,这赌场可真是杂乱不堪,而且还什么样的人都有,赌场的声音很吵,要是有一些精神洁癖的人,再这样一个哄闹的氛围肯定是受不了的。孟天霎时间蒙过了头,进人了一种精神恍惚的状态,冷汗就好比下雨一样的冒了出来,胃里好像有东西在翻腾,就感觉到自己的肚子很难受。孟天随手拿起来了一杯茶赶紧喝了一口,一口凉茶把冒出来的冷汗给压了下去,心里想着一次没来玩过也不懂干怎么玩啊。怎么办,怎么办?孟天在心里不断的反复折磨,要不要现在就离开这里?在这里待着会有多大的会有多少风险被父亲发现,会不会被父亲发现之后臭骂一顿或者暴打一顿?

    孟天的脑袋里闪现了无数的念头在混乱,没等我理出哪怕一丝头绪,一伙计拿着一个圆圆的小铜锣绕这赌场敲了一圈,瞬间整个场子鸦雀无声,显然,这场除了拍卖会的赌局终于要开始了。

    孟天的脑袋感到了有细微不明显的疼痛,穿着红色旗袍的小翠站在前面说这什么完全没听清楚,恍恍惚惚只听到这次赌局由孟家全力赞助支持,时间限制为三个小时,三个小时之后就继续刚才的拍卖会,孟天脑袋又嗡了一声后面小翠说的话就更听不清楚了。

    孟天终于感到站里不安之后便晕倒了过去,之后的事情他醒来之后也就全都记不清了,整个晕倒的过程完全没有任何的知觉,脑袋里面是一片的混乱,足足有一小时左右孟天完全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孟天就晕倒在了赌场的沙发上,身旁围着小翠和阿礼两人,二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只能等着他慢慢的醒过来了,让孟天忽然就清醒过来的是孟津海的贴身保镖李世恒,他伸出一只奇长但是厚实的手掌,抓起孟天的衣领在他的脸上用力的扇了几个巴掌。

    还别说,他扇了我这几巴掌还真管用,我醒了之后睁眼看他,他并没有看我,而是没有任何表情地看着在赌场上正在赌博的人们,似乎这里所发生的一切和他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像极了一个冷血无情的保镖。

    我定了定神坐起来端起茶问了阿礼发生了什么事,他道:“二少爷,你是不知道在你昏睡的这段时间,现在的赌价疯狂上涨!”我听到顿时一口茶全喷了出去,喷了旁边站着的李世恒一脸。他竟然面露出了丝毫不以为然,用手轻轻擦拭了一下,继续面无表情的向前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