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梦中杀人
    王子和拿起这枚古币自己的看,没想到自己这一拿竟然也掉了色,整只手掌都沾有古币掉的铜色,王子和突然心里咯噔一声,如果要是真的是假的,那他娘的就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从刚才那个拍卖师对于我们谨慎的态度看来这东西肯定是真的古董,但是也是有意外的,如果这个古董是一个假的,那就是本身孟家含有欺诈竞拍者的行为,孟家如果一口咬定拍卖会上的东西是真的,到了我们手里却变成假的了,那我可就真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何倩雪正准备再仔细看看时,王子和却道不是,并让何倩雪不要再碰:“这枚古币有毒。”说着让我们看他的手,他触碰过古币掉色的地方起了一大片黑色的疙瘩,并且越来越黑。

    王子和手上的黑疙瘩并没有继续生长,不过王子和的脸色很差很难看但是并没有昏倒,何倩雪见状就端来洗手的盆子为他中毒的手进行仔细冲洗。

    看到王子和的脸色有一些好转,何倩雪便松了一大口气,心里面说还好还好。碧血丹

    欣儿这时候正从外面进来,看到了眼前的这番景象,不由得心生黯然,说道:“哟,夫人,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老爷怎么样了,你们可别吓唬我,我胆子比老鼠的胆子还要小。”小翠从来都没有见过此番景象,她这两条纤细的小腿都有点吓软了。”

    王子和扶着自己已经被剧毒麻痹的手臂心想,继续这样待下去根本不是一个办法,而且自己心里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总觉得此次中毒是被人事先预谋好陷害的,妻子何倩雪只碰到了这枚涂毒的古币一角,中的毒没有自己深,于是对妻子何倩雪说道:“倩雪,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快点找到我们王家祖传的碧血丹,现在我们如果赶快服下百毒不侵的碧血丹,或许还能救你我夫妻二人两条性命,如若不然的话,我们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都会是一个绝大的未知数,所以你赶快把藏碧血丹的地方告诉欣儿,让欣儿赶快拿过来。”

    “对,对,老爷说的对。”欣儿赶忙附和这说,王子和说道:“欣儿,这个碧血丹是我王家祖传炼制的一共有七颗碧血丹,是极为珍贵的药材,即使是危在旦夕濒临死亡之人,只吃这一颗碧血丹方可起死回生,现在只剩下了四颗气血丹,其他三颗已经被用完了,就在地窖的柜子里面锁着,一般人都不知道,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让夫人给你钥匙你去拿。”何倩雪给了欣儿一大串钥匙,告诉她该用那个钥匙打开柜子,欣儿听明白之后就前往地窖去取药。

    何倩雪看了一眼那王子和,问到:“子和,我们王家在外面到底得罪了什么样的大人物,竟然有人要致我们两个于死地?”

    王子和淡淡的回道:“这个我也不清楚,反正咱们家从祖上就倒斗为生,仇家多少都会有一些的,不过能在我们两个拍卖的锦盒古币上下毒的人绝对不是一般的人,没准就有可能是孟家的人。”

    “那一会等欣儿把碧血丹给拿过来,我们吃下之后毒解了之后怎么办?”王子和看了何倩雪一眼,慢慢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闭目养神起来。何倩雪知道王子和正在闭着眼睛思考问题,便对他说:“我看不如这样吧,咱们明天去孟家问个清楚,这个东西毕竟是出自孟家之手,咱们也不能傻了吧唧的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即使孟家财大势大的,我相信不管怎么样凡事都要讲一个理字,如果要是不行的话我们再继续想办法。”

    “好吧不管怎么样就只能这么办了,”王子和微微的点了点头,对何倩雪说,“虽然我们王家和孟家并没有很深的交情,但是从以前算起来摸金和发丘也是属于同宗,孟家和王家在以前老一辈的时候都是有很深地关系的,不过到了我和孟津海这一代,就没有多大联络了,这次拍卖会能对我发出邀请,就证明直到现在发丘天官的名号还是很厉害的,还是受很多同门尊重的,要不孟家完全有理由可以不邀请我们。”

    过了还没有多长的时间,欣儿就赶忙把一个小盒子拿了过来,要是猜的不错的话,这个小盒子里面装的就是那个可以救人起死回生的碧血丹。

    欣儿打开这个漂亮精致的盛着碧血丹的盒子,这个盒子打开就可以看到有七个药丸的位置,剩下四个外表朱红色的药丸,要是多放大几倍就是红丸子了,欣儿为王子和夫妇两个找来了两杯水,然后一人各服了一粒药丸,王子和告诉欣儿他们两个要休息一下,等睡一觉就好了,让她先下去,谁来也千万不能打扰。

    欣儿见王子和这么说,就慢慢的带上房门慢慢走了出去。王子和对何倩雪说道:“倩雪,这个碧血丹有可能有些副作用,但是你也不用太担心,应该没什么大碍的,睡一觉就该好了,况且还有我在你的身边呢。”何倩雪点了点头示意回应,两个人都记不清自己实在什么时候睡着的,只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就在这个时候,孟天此时此刻正在府中待着,对于他来说自己整天被关在家中,就像一只小鸟被关进了鸟笼子里失去了自己的自由,如果要是把他放出鸟笼他又会重获自由“啾啾”地叫出声来,现在的孟天就可以用失去自由来描述,他比较无聊的心情也没有人能体会,现在就连自己最要好的人阿礼都受伤了,现在正在莫斯卡的诊所接受专业的治疗,本来他是很不放心的,可是一想到阿礼的身边有小翠的照顾就放心了,有小翠的照顾肯定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想着想着,孟天又想到了那天李世恒和那个壮汉交手的场景,李世恒也算是个人物,在那种情况下可见他临危不惧,那个大块头也是个十足的练家子,别看李世恒有这一副瘦弱的身躯,但是他却拥有这惊人的爆发力。要是如果换做是我,挨了大快头这一下子估计就得去阎王那里报到了。

    我以前还在心里大骂过,说李世恒这孙子有多么多么的不厚道,平日里说他有多么多么冷漠,现在要是一有情况,我竟然能把我这条价值二两的性命交给他。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想的,我可只有一条命,这下子要是真的完了。别说对不起我了,就连我心爱的小翠都没脸对得起,我一咬牙,没想到李世恒这丫的还挺可靠的,他和那个力拔如山的大块头能打个平手,要不是他牢牢对峙住大块头,我们都不知道那个大块头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况且他的主人背景强大轻易没人敢惹。

    就在这个时候,那王子和不知道怎么了,做了一个特别奇怪的梦,一个带着面具穿着特别妖娆的女人,冲他和何倩雪邪恶的笑着,而且还是笑的很大声,手里拿着一把沾着鲜红血液的刀,还有一条一条灰色的东西被他给轻轻的扯了出来,一步一步的朝着王子和走来,一眨眼的工夫走到了他的面前,而且还和他面对面对视,一把刀捅进了王子和的心脏,一条绳子死死的勒住了何倩雪的脖子,王子和那种窒息的感觉很是贴切,自己突然惊吓的坐了起来,醒来之后才明白自己只不过是做了一场梦而已。

    那何倩雪早就醒来对着王子和说道:“子和,你醒了啊,怎么出了这么多的汗,是不是做了什么噩梦,我的毒已经解除了,你的毒看这样也该解了吧。”

    “我没事,王子和喘着粗气说道,一边有些失神一边看看手掌说道,“,我没事,只不过是做了一个特别长特别长的梦,我现在也好了。”

    “你好了就行。”王子和听到何倩雪这么说,一听这,便准备慢慢的下床。

    两只脚已经下到床下准备穿上鞋子,和何倩雪说道:“子和,你做了什么样的梦,我看到你睡觉的时候神情紧张,眉头紧锁。”

    “我刚才没醒的时候我有没有说什么,我今天心情状态很差”王子和问她,“刚才好像听到你说着什么不要,反正很紧张。”

    王子和说道:“原来是这样,不过刚才我在梦里面看到一个戴着面具的女人,听到她说话的声音非常地空灵,好像从别的地方飘过来的一样,我亲眼看到她在梦里杀了咱们两个人,那种被刀子捅进去的痛感感到很真实,让我觉得咱们两个在那一瞬间就已经死了,我们还是小心一些吧,反正小心使得万年船。”

    何倩雪听到王子和这么一说,被他说的云里雾里的,心里也正在纳闷,反而让他们两个人觉得很奇怪,夫妻二人商量明天一起去孟家古楼讨要一个公正的说法,要不肯定是说不过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