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咖啡馆的会面
    第二天的下午,王凌菲怀着非常坎坷的心随着父亲王德龙,来到了附近最近一家比较高档的一家咖啡馆,那娄严青也是比较守时在乎时间的人,正所谓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今天和往常一样穿的西装革履的,看上去特别的清秀帅气,娄严青虽说不是特别帅的那种,不过能有他那样的颜值也算是逆天了,三个人坐在了一张桌子上,点了三杯高档咖啡。

    王德龙对娄严青说道:“贤侄,这是我的大女儿王凌菲,你们两个先互相认识一下,毕竟是年轻人嘛,先彼此认识一下,了解了解彼此的情况。”娄严青说道:“伯父,早就听说道您的大女儿是个很漂亮文静的姑娘,今日一见真如传说的如此。”王德龙:“我的大女儿哪有你说的这么邪乎啊,也就是比较听话比较懂我的心罢了。”

    娄严青对王凌菲说道:“你好,在下娄严青,今日一见小姐就倍感亲切。”王凌菲不知道怎么了,第一次看到这个戴着眼镜的男人有些许的紧张,而且还有些许的发呆,没有立即回答娄严青说的话。”

    王德龙看到王凌菲这样便对他说道:“凌菲,凌菲,你怎么了,怎么不会人家公子的话。”王凌菲听到了王德龙的召唤一缓神的说道:“父亲,刚刚我有一些走神,所以刚才没有听道公子到底说了些什么。”

    王德龙一听立马脸变得严肃起来说道:“你这丫头,越来越不听话了,人家公子正和你介绍他呢,严青啊,小女不懂事你千万别放在心上。”娄严青:“伯父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想小姐也许是没有休息好吧,所以才有点慌神,是吧小姐。”娄严青说这句话的时候是看着王凌菲说的,并微微点了一下头示意他这么说。

    王凌菲看到他点头示意随后便说道:“是啊,娄公子说的不错,我就是昨天没有休息好才这样的。”王德龙拿起手里的咖啡慢慢的喝了一口,说道:“严青啊,这没有加糖的咖啡它就是苦啊,就如生活一样,生活也是伴随着酸甜苦辣咸的,没有人能逃脱这个不变的定律,你信吗?”

    娄严青点了点头拿起桌子上放这的一袋糖说道:“伯父你说得对,不过这什么都没加的苦咖啡加上一点糖的话,就会改变他的味道变得很好喝。”

    可是就连娄严青都没想到,他把糖拿到王德龙身边的时候,王德龙却挥手拒绝加糖,这让娄严青很是不解,咖啡那么的苦,不加咖啡的话怎么能喝的下去。王德龙说道:“严青,你别在意加了糖的咖啡我喝不了,我不喜欢喝加糖的咖啡,并且我认为加了糖的咖啡喝了不健康不好,所以不加糖。”

    这次的娄严青说道:“原来伯父您不喜欢甜的,你看我这个脑子。”过了一会只见一个年轻人走了进来,趴在王德龙的耳朵边说了一小会话,王德龙脸色从眉开眼笑变得死气沉沉的,这难道就是翻脸比翻书翻的还快,娄严青也竖起来自己的一对耳朵,想要听到点什么,可是距离太远了根本听不到什么,娄严青也没敢表现的太过内个什么。

    王德龙对娄严青和王凌菲说道:“凌菲、严青你们两个先继续聊,我有一些事情还要处理先走了,晚上回家让丁婉儿陪你一起回家 。”

    说完之后娄严青和王凌菲两个人异口同声的说道:“好,您就放心吧!”然后王德龙就急忙就走了,跟着那个年轻的男人一起走了,王凌菲可能不知道王德龙那么早就走了,以为只是有一些小事情呢,可是在娄严青的心里可比她这个女儿心里清楚,从他一脸纠结的表情就看的出来,肯定是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

    王凌菲开口说道:“娄公子,你不用管我叫小姐,我的名字叫做王凌菲,如果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就管我直接叫我的名字吧,或许我们以后还能成为好朋友,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是这样叫的话最起码显得不太生分。”

    娄严青:“你看你,你都说了不要搞的太过的生分,你怎么还叫我公子,叫我严青吧!”王凌菲:“不不不,你的年龄比我要稍长两岁,我就管你叫严青哥哥吧。娄严青琢磨了琢磨,严青哥哥也挺好听的,反正不管能不能成婚,不过认了一个干妹妹还是挺好的,从来都没有认过干妹妹,这是第一次认干妹妹,娄严青在心里想着。

    娄严青故意挑逗到王凌菲说道:“凌菲妹妹,叫我严青哥哥一声,我听听。”王凌菲小小的脸蛋顿时羞得通红,娄严青不久就发现了说道:“凌菲妹妹,没想到你居然还害羞了,你要是不想叫,我也不逼你了。”

    旁边站着的王凌菲的贴身丫鬟丁婉儿,在后面拿着手绢捂住嘴偷着笑着,被王凌菲看到了。王凌菲说道:“婉儿,你居然也敢笑我,你太坏了,叫就叫有什么大不了的,严青哥哥。”娄严青明明听到了,却还是装作一副一点没有听到的模样说道:“什么哥哥,我没听清楚?”

    这可给王凌菲给羞坏了,感觉今天的自己很丢人。娄严青:“行了行了,不逗你玩了,你的脸都红成猴子屁股一样了。”王凌菲捂住自己的脸说道:“胡说,你在胡说,你的脸才像猴子屁股一样红呢。”两个人从刚见并不熟悉,到现在开始放声大笑,因为平时的王凌菲都是一个富家大小姐的姿态,可能连笑都不能笑出声,只能嘴角微微的那么一笑。

    明天就是孟家拍卖会举行的第三天,孟家的拍卖会肯定会一如既往的继续举行下去,第三天的拍卖会肯定还得由小翠主持,转眼之间阿礼最凶险的一段时间已经过去,孟天准备去顶替小翠照顾阿礼,如果这次拍卖会没做好准备,要是搞砸了的话,孟津海肯定会大发雷霆的,这几天李世恒可辛苦早就十分劳累了,不说别的,就成天和孟天东跑来西跑去的,孟天对身旁的李世恒说道:“李世恒,今天你就和我去莫斯卡的诊所看看阿礼恢复的怎么样了,好吗?”

    李世恒低声说了一句:“无所谓,反正在拍卖会完成的这期间我都要在你身边保护好你的生命安全。”孟天瞪了他一眼,接着说:“什么啊,我就知道你现在装深沉,明明是我爹专门派来监视我的,还变着法的说来保护我,你就是不承认。”

    李世恒显出了一脸不屑的表情并加重了语气,“你还别这么说,其实我才懒得和你在一块待着呢,今天是拍卖会的第二天,孟家的仇人可不少,你身为孟家二公子,你要时刻保持冷静的头脑,纵使前方必然会有危险,至于会遇到什么,我们根本没办法知道,也许有人会陷害我们,反正这句话是我给你的忠告,至于最后你会怎么做这我就不管了。”

    孟天听到他这么一说,脖颈立马起了冷汗倒吸了一口冷气:“你说的这么的邪乎,应该不至于这样吧。”

    “总而言之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我们这次做事一定要小心,其实老爷经常说的那句话真的很对,我们每次淘沙倒斗,有可能连主墓室都还没到就遇到这么多凶险,但不管怎么样,那咱们也要勒紧裤腰带和他干,但不管怎么样,咱们下墓碰见大粽子和死人都没有怕过,更没有像一个缩头乌龟一样退缩过,俗话说得好怕鬼就别倒斗,既然咱们就是干这一行的,要是不遇到那些常理解决不了的古怪事情也没多大的劲头。”

    孟天说道:“李世恒,我去你大爷的,咱们又不是扛着枪带着炮去打仗,还想把我吓得我浑身发抖,你还太嫩了,你这鬼故事应该讲的再生动一点,要不一点都不吸引人的。”

    李世恒从腰间拔出来一把刀,“我说过,你小子现在可以在这里吹一吹,不过倘若那回下墓的时候,千万别让我看到你这么的没用,他妈的把自己吹的和一个什么似的。”然后把那把别在腰间的那把刀递给那孟天,对他说,“这刀据说是用上古留下来的玄铁打造而成的,异常的锋利无比,可以达到削铁如泥的作用,所以给你留着防身用,如果遇到危什么险或许能及时救你一命。”

    孟天对李世恒这个冷酷的男人还是十分熟悉的,小的时候也总在一起玩,只不过是一个是主一个是仆人而已,曾经的李世恒在小的时候,孟府的少爷公子没有一个人能掰手腕掰的过他的,阿礼、我和李世恒我们几个人,在小的时候是最好的朋友,有时也为了一些小事而起争执,而打架并且每次都打不过李世恒。

    其实李世恒对孟天说的话很对,对他也很有启发,毕竟地底世界所发生的怪事,那些都是常人无法预测和预防的,只能靠自己的一身本事才能活到最后,与大粽子一争高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