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买情报的漂亮女人
    这几天都是小翠在莫斯卡的诊所里看护着阿礼,小翠还是傍晚的时候在阿礼的床边喂这阿礼吃饭,阿礼虽然现在没有当初的伤势那么严重了,虽然晚上没有吃多少饭,大概还是没有胃口吧,可是在小翠的悉心照料下伤势也明显得到好转了,小翠不知道什么时候在阿礼的病床边睡着了,在这里也不知道过了都久。

    小翠在睡梦中反反复复做了很多乱七八糟的梦,睡意朦胧之中,她好像看见了一个身穿一身红色寿衣的女人背对着她,小翠想看看她的脸到底是个什么样子,想跑到她前面去,却还是只能看到她的后背,于是反复不停地跑,可是怎么跑都只能看到她的后背。

    正当她跑累了也没看到她的那张脸,虽然知道自己是在睡梦之中,但是那种真实的压迫感很真实的,小翠正纳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情呢,突然发现,她的正面浑身是血淋淋的,比较可怕的是梦里的这个女人她竟然没有脸,小翠吓得都麻木了,急忙大叫了一声,大叫一声醒了,眼睛刚刚一睁开,就看到此时的天空一片蔚蓝,天已经亮了。

    “小翠,你醒了?”孟天一张嫩白嫩白脸朝小翠一笑。

    小翠因为刚刚睡醒还有一丝丝的睡意,眯了眯自己的眼睛适应已经天亮的光线,孟天指了指天:“小翠,你怎么睡在这里了,今天是拍卖会第三天召开的日子,看你的脸色有点不太好!”

    小翠摸了摸后脑勺:“二少爷,现在是什么时辰了,我得赶紧去拍卖会现场,要不可就真的来不及了!”

    “你也不用太着急,你先好好的补补妆容,然后我让李世恒开车送你去。”

    小翠在梦里的记忆一下子恢复了,吓得猛一下子摸后背,后背起了一身的冷汗,想着自己梦里看到的那个身穿红色寿衣的无脸女人,虽然已经苏醒了过来,但还是感觉心有余悸。小翠然后对孟天说道:“好的二少爷,我已经知道了。”

    小翠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就冲进了孟天的怀里,孟天根本就没想到小翠会冲进自己的怀中,旁边的李世恒看到这个场景就有意的出门走了出去,这是小翠第一次扑到孟天的怀里,孟天也将小翠搂在了怀里,孟天感到自己的胸前有点湿润润的,一看小翠的眼角已经红扑扑的了,显然是已经哭过了,孟天问道:“小翠,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还哭了?”我心有余悸。

    小翠依靠在孟天的胸前说道:“孟天,我可以直接这样叫你的名字吗?”孟天:“你看你,直接叫我的名字又怎么样,咱们两个在小的时候是最好的朋友,你还能和我见外啊,我们出去说吧,阿礼现在还没醒。”小翠抬起头点了点头,两个人打开病房的门,两个人出去了在病房的楼道说话。

    小翠:“昨天晚上阿礼恢复的情况比较好,我昨天的情况也比较好,不过就是有点很困,莫斯卡查完房之后,我就有些发困了,昨天我虽然是趴在病床上的一角睡着啦,但是睡得很香,一开始的时候也没觉得怎么样,不过应该是在后半夜的时候做了一个特别可怕的梦,刚开始的时候真的是吓到我了,今天早上起来,现在看到这蔚蓝的天,我就觉得特别舒服,不过这个梦我以前从来都没有做过,总之是真的可怕,一个没有脸穿着红色寿衣的女人背对着你,而且我还追上去想着看个究竟,现在仔细好好回想回想,真的是毛骨悚然,就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孟天摇摇头:“这我真的不清楚,这做噩梦应该是非常非常正常的,因为我以前也总做一些噩梦,只要是心里别有太多的负担,就不会总做这种噩梦了,只要保证睡眠充足,就不会造成白天因为睡觉不足而发呆,你也不用太担心了,等一会莫斯卡来了,让他给你看看,然后开一些安神的药物,你可以不信我,但是你不能不信莫斯卡吧,怎么这莫斯卡在西医这条道上很有威望,况且咱们还和他是老朋友,他开的药,肯定可以放心。”

    小翠一听,也就听了孟天鼓励她的这句话,再者说了总不能天天晚上都做这种奇怪的梦吧,但是既然孟天都这样说了,自己再问的话也没意思了。

    李世恒这小子还真会赶,在孟天和小翠刚说完话的时候就出现了。小翠说道:“好了,我现在要去补补妆了,然后前往拍卖会现场。”孟天面带笑容的说道:“好,你去吧,把这次的拍卖会办好,是现在唯一的大事。”小翠:“嗯,对,肯定是要办好的,我先走了。”

    小翠说完这句话就走了,李世恒也就跟着小翠一起走了,因为要把小翠安全的送到孟家古楼,孟天远观两人走远之后,就回到了阿礼的病房,此时的阿礼已经醒了过来,并且已经醒了过来,这次的孟天看到阿礼,简直跟以前不一样了,变得好像还没有以前强壮了呢,可见上次被那个大块头伤害的也是遍体鳞伤,所以身体上肯定落下了病根,其实这是最让我伤心的。

    因为阿礼虽然是我的贴身仆人,但是他也是为了我去给我倒茶水,所以才被那个大块头给撞见,然后被那个大块头打虽然他不说,但是在我的心里还是觉得对不起他,我在孟府,一直都没有少爷架子。

    那是因为我觉得所有人都是人生的,爹妈养的,之所以这样,是被这个社会所感染了,虽然我们孟家家族在张家界有这不小的名气,可是我知道,孟家始终是盗墓家族,是祖祖辈辈的盗墓家族,说白了虽然我家有钱,但是那些都是从地底下来的东西,而且还都不干净。

    一开始我爹希望我去外国学习的,可是他也清楚,我根本就不喜欢学习我在地底下的东西颇有兴趣,总而言之,阿礼这次要是残疾了,我就要好好照顾她因为在我的心里,如果这个被大块头伤的人不是他,而是我我又能好到哪里去。

    我突然看到他的时候,我竟然想不到说什么,看到她那瘦骨嶙峋的模样其实别看我们是主仆的关系但是我们也亲如兄弟,我还想着以后等我能下墓了,带着阿礼和我一起去淘沙倒斗。

    我进入病房,看到阿礼正在病床上坐着,我说道:“阿礼,你恢复的怎么样了,今天我来看看你,我看你恢复的不是很好。”阿礼看到我来好像是有些比较激动,激动的说道:“二少爷,今天是拍卖会的第三天,你既然能抽出时间来专门来看我,我真的很感动,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了。”

    孟天说道:“阿礼,你这是说什么呢,你这次受伤的伤是为了我是不是受的,我来看看你是应该的,如果要是没有你,那天一起躺在这个病床上的人就是我了,可以说,是你救了我,我虽然是少爷,但是我也是人,我从来没有把你当做是我们家的奴隶的使唤,我只把你当做是我的兄弟。”

    孟天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眼里已经浸出了泪花,可见孟天对阿礼的感情,那可都是真心的。

    阿礼说道:“二少爷,小翠她去哪里了,从刚才我就没有看到小翠。”孟天:“啊,小翠呀她去拍卖会现场了,因为今天是拍卖会的最后一天,她是拍卖师,应该去主持拍卖会。”阿礼:“哦,原来是这样。”

    孟家拍卖会的第三天也是非常的热闹,可是就是因为这样,拍卖会还是缺少了一些人,有的人也不想参加,因为拍卖会本身就非常复杂,第一天和第二天根本就没有占上什么矛头的人,再加上没有什么钱的人,所以第三天就不准备继续来了,第三天的拍卖会出现的名贵东西,肯定是最有钱最有势的人才能拍得。

    孟天的二叔孟岩川低声骂了一句,然后看到有个人看了他一眼,不好意思地一笑,说道:“哎,总以为今天会出现什么真人不露相的人物呢,看来还是我想多了。”

    这时候出现了一个穿着孟家特制服装的女人,服务员朝着孟岩川走了过来,突然低声说道:“你应该就是孟家的二老爷孟岩川吧,今日一见果然有大将风范,我这里有你想要知道的事情。”

    看到孟岩川和身旁的副官都一句话没说,坐到我们边上的沙发上:“实话说,我看你明面上虽然是一直军队,现在的军队哪个不是来倒斗的,你们要是等着上级给你们拨发军饷,那还不得等到花都谢了。”

    孟岩川看了看胡鑫,给这位姑娘倒了一杯高档干红的葡萄酒:“这么说的话,您也是个资深的行家了。”

    “咳咳,我哪里行啊,我是专门整理这些倒斗情报的,这些年来出现了不少倒斗的,摸去不少好东西,还有老毛子,那可真叫个下三滥的玩意,中国人还都知道盗亦有道呢,老毛子连最起码的工具都不懂,就连墓主的尸体恨不得都给侮辱一遍,此次就是有一个大墓的情报,就是得看你想不想要了。”

    “哦,”孟岩川非常的有兴趣,“这么说,你有盗墓的情报,是大斗吗?”

    那个漂亮的姑娘抿嘴微微一笑:“看你说的,当然肯定是一个大墓了,要是不是大墓的话我还不卖呢,反正从我这里买情报钱财肯定是少不了。”孟岩川听的心里直痒痒,说道:“你看你这姑娘,你看我孟二爷是那种能差你钱的人吗,你快给我说说。”

    那个姑娘说道:“哎呀!我知道二爷不是那种差钱的人的,据说那可是一个神仙墓,里面存放着神仙的尸体在里面,不要说什么金银珠宝,神仙据说有一把绝世仙剑,和那些金银财宝的东西比起来,金银财宝那就是一个屁的存在。那墓穴,比皇帝的还要好,不然怎么成为神仙墓,不过至今没人进去过,你要是想要的话,定金两箱袁大头银元,之后成了之后给我十根金条就好了,你觉得怎么样,如果觉得行,就拿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