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神秘的密码本
    孟岩川一皱眉头:“没想到姑娘年龄不大胃口还不小,竟然开口定金就要我两箱银元,看来是要好好宰我一笔啊。”那个姑娘说:“是啊,你觉得我是在狠狠的宰你,但是你从中的利益要比我多得多,我现在和你要的钱不过是九牛一毛,你心里也清楚,像这样的墓,好东西肯定是少不了,我就是干这个的,要是没我指引的话,我看你就算到了那地方也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我也不和你打马虎眼玩虚的,实话和你说,其实在你前面有几批人马都去过那地方,那几个人看到这个神仙墓其实是葬在一个心形山上的,但是这地方肯定也是比较邪性的,没想到他们竟然都知难而退了,我知道孟二爷有自己的军队,也有那样的实力去试试。”

    孟岩川看了一眼身边的胡鑫,胡鑫知道孟岩川正在看自己也没有做出回应,就问那个姑娘:“那个山具体是一个什么的形状,你可以给我讲讲吗,你说过有很多人都来过,都是一些什么人,他们进去过吗?”

    “哎呀,孟二爷问的倒是比较仔细,有是有,不过我看他们进去有几天,最后也就是啥也没带就出来了,来的时候都斗志昂扬的,而且刚来的时候身上的部件还算齐全,现在出来不是缺胳膊就是少腿,而且还有很多人没出来,要我说他们这群人有可能连斗在那里都还没找到,就中了斗里面的陷阱机关,死的死伤的伤,而且还有精神失常疯了的人,肯定是在斗里面看见不干净的东西了,这些人多以盗墓贼和马匪居多,怎么,二爷难道不想去试试这个斗的深浅?”

    “你看你这个小丫头,虽说是一个细白嫩肉的女娃子,但是关于这方面的事情了解的还是挺广泛的吗,这个斗肯定是要下的,不过需要好好规矩规矩捯饬捯饬。”孟岩川嘴角抽搐一笑,也没继续再说些什么。

    只见那个女人拿出了一支烟,慢慢的点燃吸了一口说道:“二爷,反正我是不着急,这些定金在你们下墓的那天给我也行,我知道你们孟家祖上是摸金校尉,你们有你们倒斗的倒法,不过我还是要奉劝二爷一句话,这个墓的具体年月分辨不清,但是在墓里一定要小心谨慎,不然如果你们全部死在里面,孟家找我算账的话,恐怕赔了我这条小命也不足以偿还的,这没有年代的斗,一般是最为邪性的,直上直下的,墓室排布根本就不均匀,不知道这个里面是不是和我预想的一样,这个还得你们亲自下去自己看了,这墓有多大,埋的有多深,我一概也不知道,当然,如果我要是知道的话,这个斗我早就下手盗了,哪里还轮得到你们。”

    孟岩川越来越觉得眼前的这个姑娘不是一个一般人,孟岩川点头称是,然后问道:“姑娘,说了这么半天也都口渴了,请喝茶,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那个女子抿了一口茶,说道:“小女子姓顾单名一个念字。”孟岩川:“顾念,嗯,这个名字起的好啊,很好听。”顾念:“多写孟二爷如此夸奖。”

    孟岩川:“顾念小姐,那等我准备好之后去哪里和你会面?”顾念:“二爷,你先告诉我,你准备东西需要多长的时间。”孟岩川:“有很多东西要准备,给我三天时间吧。”顾念:“好吧,三天之后在郊外十里铺的小茶馆会面。”说完这句话顾念掐灭手中的烟头,然后离开拍卖会走去。”

    李世恒开着轿车送小翠去孟家古楼的路上,一路上两个人一直无话,一路上的颠簸和舟车劳顿,在加上昨天晚上做了一场可怕的噩梦,小翠竟然在车里面睡着了,睡得不知道多香,想一个懒洋洋的的小猪一样熟睡这,醒来的时候就觉得浑身的关节都酥麻了,感觉睡的很疲劳,到了古楼门口,小翠打开车门准备向门口走去,突然背后传来李世恒的声音,李世恒吧小翠叫住了,小翠转过了头。

    李世恒从车里拿出来一个挂着包装的盒子,说道:“这是二少爷让我给你的,里面有些糕点,别饿着,今天是最后一天的拍卖会了。”小翠点了点头:“你帮我转告二少爷,告诉他我一定会好好的主持拍卖会的,把拍卖会主持好不让你们大家失望。”

    小翠拿着手里的糕点,慢慢的向大门走去,心里满怀这激动和开心,那种激动是说不出来的激动,李世恒看她慢慢走进了大门内,就开着车从古楼门外离去,将车开回莫斯卡诊所。”

    莫斯卡的诊所有些偏僻,虽然莫斯卡是外国人,但他的父亲是俄罗斯人,而他的母亲却是地地道道土生土长的中国人,可以说他不是纯种血液的俄罗斯人,是中俄混血儿,开车还要经过一段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的一条山路,这两边的山都很陡峭,勉强可以供他开的这样的小轿车从这里通过,不过敢开小轿车走山路,而且还是贸然前行不管三七二十一,李世恒可以算是那样的一号人物。

    一开始虽然陡峭,但是和以前相比还不算有多么陡峭,山路上的这些石头还不算松动,一会儿的工夫李世恒就开车通过了,李世恒只不过是想节约时间,才从山路走的,要是走别的道路就要消耗很多时间,但是可以安全平稳的到达目的地,其实李世恒觉得这条山路没有他们那些人说的那么恐怖,倒是山路确实是非常的崎岖不平,山路旁边还有一个小小的小平坡,这小平坡后面刚开始是一个断崖,断崖下面深不见底,要是站在断崖上仔细眺望远处,远处生长这一一片密密麻麻的密林,以前没从这里走过的李世恒,下车看看这别具风味的美好风景。

    就在这个时候这个时候李世恒看到那小平坡上好像有什么东西似的,走进了一看他感到大吃一惊,有往前快步走了几步,李世恒仔细一看,我的老天爷,这不就是前几天打伤阿礼还和我互相对峙的胖子吗,这个胖子怎么会躺在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我仔细一看,这个胖子的身上被打了许多的枪眼,李世恒骂了一声,他娘的,你这胖子到底是得罪什么样的人了,前身被打了好几枪,眼看这样是活不成了,李世恒正要用手去探探这个胖子的鼻息,谁能想到这个胖子突然就睁开了自己的双眼,那李世恒也算机灵,一看对方睁开了眼睛,就急忙一个闪身,一个扑通,就跪倒在了旁边的地方。

    李世恒以为这个胖子会对他下杀手呢,谁成想那胖子依旧是躺在地上不动,只见那胖子从怀中拿出一个小本子嘟囔着对李世恒说道:“壮士,我没成想我胖子今天遭人陷害,今天必定是要克死他乡了,我手里的这个密码本和一个地下宫殿的密码有关,壮士,上次真的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求你大人不计小人过,答应我一件事情。”

    看着这个胖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李世恒问他:“怎么,我看你这中气十足的,你打阿礼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样,行吧行吧,反正你也已经是将死之人了,但说无妨。”

    那个胖子抓紧他的手说道:“实在是不瞒您说,我这身子有一种绝症,你别看我这好像外表很强壮,其实我是一个十足的病秧子,你答应我,替我杀了那个娄...娄。”他指了指一边放着的一把钥匙,边呼吸停止死了过去。

    这孙子死的不明不白的,而且话还没说利整,就死了过去,而且死的时候还一直说娄,难道这个娄是一个人,是杀死他的人,并且夺走了他的东西,李世恒在脑子里面仔细的思考。

    李世恒收起了密码本和那一串钥匙,心里想着,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儿,我李世恒最见不得这种事情了,虽然你将我和阿礼打伤不是一个好人,但是我也不想让你露骨野外,要不是我存心去找,根本就发现不了这个胖子,你也算运气不错,遇到了我,还有我可以帮你埋葬尸首。

    李世恒在旁边找了一块空地,把这个拥有庞大身躯的胖男人给埋葬了。

    李世恒先是一呆,然后一拍大腿:“其实胖子你不应该死的,其实我也不想干那种事情,反正这件事情我没答应但也没拒绝,死者为大,虽然你留下了一个密码本和一个钥匙,就交给我吧,我会破解这个密码本的。”

    “你就住在这里吧,”李世恒指指边上的一个山洞,“本来我是想帮你埋进山洞里的,可是又怕对死者不好,所以也就没埋,你死后也算是有房子里,我就先走了。”

    李世恒说完这句话,对这胖子的坟墓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开着小轿车向远方疾驰而去。

    可是他并没有想到,远放有一个身着白衣的女子和一个身高魁梧的男人正在暗处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