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和梦中情人相遇
    而李世恒却说道:“这有什么,你觉得很老土吗,不过我觉得还不错的,小翠长的实在是太瘦了,那只小手掌,五只手指头都一样长,胳膊极细,和我平时看到的那叫一个一模一样,一看就是平时经常不好好的吃饭,阿礼不停地对着李世恒做这摇头不要的手势,叫他不要再继续说下去了,李世恒大概在心里面已经猜出来了阿礼想要干什么,不过李世恒就是这样的一个性格,如果你要是做什么逆反他的话,他就会变得异常暴躁,你要是假如顺着他的心里说的话,反而可以让他变得更加冷静起来,李世恒这个时候反而觉得有种被人捉弄的感觉。突然间觉得心里非常烦躁,真想抱着病房的门用头撞击。

    李世恒还没有到完全失去理智的地步,不过现在已经蜷缩在病房的角落之中,当然理智还是让他牢牢的保持冷静,孟天见状,就想着过去看看他到底怎么样了,今天他的一言一行的举动就有一些异常,刚走过去,李世恒就用他那一双犀利的眼神死死的盯着他,孟天就那么和他的眼睛互相对视,直接就往他身边走去,孟天刚要伸手和他说话,哪成想李世恒这小子抖了抖身体,一下子就扑倒了孟天,而且用擒拿术一招就给他擒住了。

    阿礼见到孟天现在正处于弱势地位,就忙上去帮手,别看李世恒长了一个瘦高瘦高的个子,他一个人的劲道就很大,再加上我,竟然也只能和这看似很平平常常的手臂打个平手,他手里还拿着一把刀,眼看着就逼近孟天的喉咙,好像一下就能刺穿喉咙似的。

    眼看我们就快坚持不住了,孟天看身边有一把扫帚,灵机一动一把把手里的扫帚给了阿礼,阿礼也不知道是被吓得还是怎么了,一直就傻傻的拿着扫帚站在原地,孟天见状冲阿礼大骂了一句,说道:“你干啥呢,还在那里傻站着 ,还不快来帮帮我。”

    李世恒见状把自己的那双手突然放开,狂甩想逃出病房门口,他整出的动静倒不小,竟然把正在写材料的莫斯卡都给惊动了,阿礼看到他要跑了出去急忙把那一把扫帚给撇了出去,力道的劲挺大的,李世恒竟然都摔了个四脚朝天,磕到了头就晕了过去。

    阿礼的病房在二楼,莫斯卡爬上了二楼追过去一看,原来是李世恒正四脚朝天的躺在了地上。他忙说:“孟天,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怎么会躺在了地上,地上多凉啊。”

    孟天丧气地挥一挥手,恼怒地用手拍了拍墙壁,然后说道:“今天的李世恒不知道犯了什么毛病,刚才说话的时候还好好的,我和阿礼都没想到他竟然突然性情大变起来,而且还拿着一把刀子,准备要将我割喉。”阿礼好像看出哪里有什么不对劲,连忙说:“快看,李世恒右手手臂有血迹还有一块不小的伤口!”

    孟天和莫斯卡听到之后慢慢的把脸凑了过去,莫斯卡用他当医生的鼻子闻了闻,里面果然是别有洞天。这衣袖下覆盖的竟然是一块腐烂的血肉,还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受的伤呢,我们真的是没有想到,这血肉已经开始腐烂的李世恒,为什么非要装出一副没事的样子,然后一下子就变得十分癫狂起来。

    莫斯卡摸了摸李世恒的额头,纳闷地说:“看来这次不见得是发烧普通的炎症,他是不是最近与尸体近距离接触这?”

    “好像是接触这,难道他这病和尸体有关系?”阿礼本来想仔细看看李世恒的伤口到底腐烂成什么样子了,一听莫斯卡这么说,不由的开始犹豫起来,莫斯卡轻声说:“不用害怕,他这是中了尸毒,只能把他体内的尸毒给逼出来才行,不然时间长了会危机他的生命安全。”他指了指李世恒手臂上的伤口,“你们两个一定要切记,千万别触碰他的伤口,不然的话容易造成感染引起更加不必要的麻烦,我先去拿医疗箱然后给他处理处理伤口!”

    我不由的说道:“李世恒到底是怎么中的尸毒,我们两个竟然一点都不知道,知道了他竟然也变成了这样!”

    莫斯卡的眼色稍加凝重的,说:“早就听说你们中国盗墓的文化很深奥,盗墓也被你们称呼为倒斗,况且你们家就是干这个的,应该不会不知道这个叫李世恒的人为什么中的尸毒吧。”孟天也装作听不懂莫斯卡究竟在说什么,问:“怎么,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莫斯卡对孟天说:“孟天,我也不知道你极力隐瞒自己的身份到底是为了什么,还有到底是出于什么用意,不过既然我们都是朋友,我想这里也是个希望,你能不能去准备一些糯米?”

    孟天看了看这个李世恒印堂发黑的模样,在心里觉得这件事情远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觉得这件事发生的有些毛骨悚然,父亲孟津海还不知道此事,不过此事如果贸然告诉他的话恐怕有点不妥当,但是如果没有行动,那也只能让他在这里慢慢等死,于是点头表示同意。

    阿礼的伤病还没好利索,就只能乖乖的在自己的病房待着,对莫斯卡说,“你就好好帮我照顾好李世恒,我去买糯米肯定会在最短时间回来的。”

    说完二话不说,立马打开房门,然后走出了莫斯卡诊所,往离诊所最近的一个集市赶去,阿礼在莫斯卡诊所二楼病房窗户边,远远的看他消失在人海中,咽了一口唾沫,叫了一声老天爷保佑,一定要保佑二少爷带着糯米平安归来。

    孟天在集市打听了半天,有的地方不是不卖糯米要不就是卖完了,孟天心里想到,自己长这么大以来,一直都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哪里会为了买个糯米而操心费神,而且现在莫斯卡告诉我李世恒他需要糯米来救命,虽然李世恒总和我作对,但是如果他死了我一定会愧疚一辈子的。

    就在这个时候,从我的身边跑过来一个喘着粗气的少女,他一不下心就撞了我一下,和我说了一声对不起,也没有一丝好心情回答她,不过不管怎么说,就知道她确实是累得够戗,就是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情才跑成了这个大汗淋漓的样子,我看她现在走路有点一瘸一拐的,过了一小会,突然那个少女大声叫了一声:“小心!”

    突然他就一下子向我这里扑了过来,一下子就把我给扑倒了对面的马路上,那个少女脚上有一些小伤,就在扑的那一下伤口被拉紧,那个女孩疼得直大声叫唤!

    原来这个女孩是为了我才受的伤,刚才不知道是什么人,驾驶着一个大马车,横冲直撞的便冲了过来,多亏这个姑娘把我给扑倒了,要不是他把我扑倒的话,我可能就惨死在这车轮之下了,我扶着这个女孩站了起来,看样子他这样瘦弱的体形,再加上自己又受了伤,而且还是为我受的伤,就算是为了报恩也得帮他寻得一个好的住所,要是说能在这个速度可以把我给顺利救出也算是一个天大的奇迹了,已经是奇迹了,我看到这个太阳也正是越升越高,心想难道这真是我们两个的缘分,但愿碰到他是一个好运气吧,我订了一间旅店,我出去熬了熬汤药,他刚出去,我就听到这个女孩吓得说道:“怎么回事啊,我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孟天面露微笑的说道:“姑娘,你别害怕,我叫孟天,昨天是你救得我,要不是你救的我,我就该危险了,多谢姑娘出手相救。”姑娘应声回道:“公子你也别这么说,我只不过是尽了自己的绵薄之力而已,认识一下,我的名字叫王凌菲。”

    王凌菲伸出了自己的手和孟天握了握,握了有了一小会,只见孟天还摸着她的手,王凌菲见状急忙害羞的把手给抽了回来,孟天这个时候才慢慢逐渐的缓过神来,整的两个人有些很尴尬。

    王凌菲一开始也没仔细的看孟天,这次房间内的光线充足了,也算看的比较清楚了,其实不看还行,就这一看才坏了事情,他眼前的这个男人可是和上次在孟家拍卖会公园看到的帅气男人长的非常的像,莫非真的是,这个男人也说自己姓孟,王凌菲在心里琢磨来琢磨去,在张家界这个说大不大,说小还不小的地方,姓孟的而且身份地位特别高,在张家界只有一个响当当的孟家,就是那个倒斗出身的孟家。

    可是自己再看看眼前的男人,虽然和上次在公园的男人长的很像,但是我看他多少缺少一些那个男人的神似。好像此时的这个男人遇到了什么烦心事,现在正愁眉哭脸的。

    王凌菲说道:“孟天 ,请问你是不是孟家的二公子,如果要是我猜的不错的话?”

    孟天:“你怎么知道我是孟家的二少爷的?”

    王凌菲:“知道这些很难吗?在这张家界有头有脸的只不过只有孟家而已,而且我看你穿的雍容华贵,绝对不是一般人家的人,也是非富即贵的人。”孟天:“哦,原来你是依靠这个所判断出来的,我看小姐穿的也不错嘛,也应该是一个大富人家的小姐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