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号外!张家界布防官被暗杀!
    王凌菲说道:“没错,的确是这样的!”孟天:“我就知道,你是哪里的人,那个府上的小姐。”王凌菲:“你问的倒是挺全的,不过,我爹是张家界商会的执行总会长。”

    孟天一听大声的说道:“没想到啊,你爹竟然是张家界的执行总会长,身份蛮高的吗?王凌菲:“没有了,没有了,我一直为我是我爹的女儿而感到非常的苦恼呢,因为从小别人知道我的身份,好像都愿意亲近我,不过我知道,他们不过是因为我们家有钱,所以才如此的想要巴结着我,我心里还是知道的。”

    孟天一脸不屑的说道:“你看你说的,我从小也是受人家巴结长大的,这些年我也都习惯了,其实这种生活不是我想要的,我真正想要干的事情,远不止是过这种比较安逸的生活。”王凌菲:“那你想要干什事情呢?”

    孟天说:“其实也不用我隐瞒,远的不说就说这个张家界,整个张家界都知道我们家是倒斗的,虽然很丢脸,但是这是谁都不愿意这样的,都只是我家祖先在生活困苦的时候,在吃饭都吃不饱的那个年代,只能盗取墓里面的宝贝来换取粮食,或者进行古董典当交易,现在生活的好了,不过盗墓的这种陋习还是没有改变。”

    王凌菲:“其实盗墓这种买卖也不算是一种陋习,你应该也在省城留过学吧,应该知道其实盗墓贼,多以贫困撂倒的人为主要的,这些人连饭都吃不起,那里还顾得上这些啊。”孟天听道急忙转身两个手支住床,对王凌菲说道:“真是大路弯弯遇知己啊,没想到你是我的知己啊,我就说嘛,那些在地底下躺着的人,什么王孙贵族啊,只不过都是从老百姓手里横征暴敛而来的,我要是给盗的而来,只不过是取之于民而用之于民。”

    王凌菲听他这么一说,露出了自己雪白的小牙齿,说道:“不是我说啊,你这孟家二公子还真的是有些不要脸呢,你真的很自恋呢。孟天说:“你这样说话就有些不对了,什么叫不要脸?死皮赖脸叫不要脸,我又没有死皮赖脸,怎么能算得上就不要脸了,你的腿伤怎么样了?好些了吗?”

    王凌菲:“没事,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这两天多亏你操心了,没想到你还挺好的。”孟天:“没事儿,出门在外,谁都不容易,谁都可能有个难处,能帮一把就帮一把吧,今天我要去买糯米。”王凌菲:“你去买糯米干嘛?有什么用处吗?”孟天:“买糯米当然是有用处的,我看你也不会胡说的,实话和你说吧,其实,我买糯米是为了救我的一个朋友。”

    王凌菲说:“你朋友到底得了什么奇怪的病症,竟然需要用糯米来救治,你难道不知道吗?现在整个张家界的粮食造成了异常的短缺,别说是糯米了,现在就算市面上有大米,也是要花昂贵的价钱才能买到,物价上涨异常的飞快。”

    孟天:“什么,你的意思是现在在市面上找不到糯米,那怎么办啊,我朋友中的是尸毒,需要糯米辅助治疗,现在多当误一分钟就有可能给他多增加一分的危险,我不想冒这个险,你怎么会知道这样的事情。”王凌菲:“孟天,你可千万别忘了,我爹操控的是整个张家界的商会,就区区粮食涨幅大小我还是能了解的,既然你的朋友要等着救命,我可以陪你去看看哪里有糯米,不过价钱肯定要比以前翻了好几番的。”

    孟天:“没事的,只要是能找到卖糯米的,花多少钱我都愿意,咱们多久出发?”

    王凌菲用两个非常吸晴的眼眸看着孟天,说道:“你想什么时候出发?”

    孟天说:“当然是越快越好了。”

    王凌菲说:“那好,现在咱们就出发。”

    孟天说:“你的腿还能走路吗?,要不我扶着你吧。”

    王凌菲说:“到底还走不走了,有这个空咱们已经出去半天了,再说了,我只是脚上有一块伤口,但是也没到瘸的地步。”

    孟天说:“哦,那好吧,我们走吧。”

    两个人出了客栈,来到了人山人海的大街上,孟天扶着王凌菲小心翼翼地慢慢的走着,外面的集市卖什么的都有,可是看了半天根本没有一个卖粮的,这下王凌菲和孟天两个人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而且那天的风非常大,走路走得快非常容易眯眼。

    孟天是真的不知道怎么来形容他看到的地方,在他的眼前,是一个繁华热闹的集市,粗略估计这个集市得有两条大街那么长,自己也看不出这里面有什么的异常,究竟是繁华的背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孟天现在对这件事情也毫不在意。

    自己现在虽然是站在孟家二少爷的位置,可是李世恒这么多年没少为孟家出力气,可以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那种级别的,要是这次我没完成莫斯卡交给我的任务,我还有什么脸面去见李世恒还有所有的人。

    我扫视了一下集市上的人,也并没有发现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因为密密麻麻的都是人,有多少人具体的还说不好,那密集的程度很高,这些赶大集的人其实都是来购买自己所需要的东西来的。

    不过这并没有什么,最让人感觉到震撼的是一个小报童,这种小报童很多,因为小孩子做这种小报童也可以得到一定的酬劳。许多家境贫寒或者因为家里的原因上不起学的孩子有很多做这种工作,身上挎着装有报纸的小书包,碰到有想要报纸的叔叔阿姨,就跑出去拿出一份报纸交到他们的手里,然后嘴里喊着号外号外的话,还会说出在那天都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件,因为这样的报纸都是一天一更新的。

    这不在这条大街也有一个小报童正在派发报纸,其实随着报纸慢慢的普及,就连举目可以看到的地方,几乎到哪里都有小报童在各个地方派发报纸的身影,就连孟天和王凌菲,他们也会经常遇见这样的事情。

    如果仔细去看去听,还可以看到这个小报童正在给路过的行人派发报纸,一开始我还以为是那些什么什么歌星的传闻,但是看着那些人争相从小报童手里购买报纸,而且还有很多人不止买了一份而是买了好几份,只听到这个小报童拿起一张报纸摇晃着,大声喊道:“号外!号外!重大新闻张家界军事布防官苏北红被日本人暗杀,苏北红被日本人暗杀。”

    王凌菲正在和孟天商量粮食的事情,听到了这个事情发生之后两个人都是大吃一惊,谁敢能想到张家界布防官被人杀了,而且还和日本人扯上了关系,孟天走了过去,向报童购买了一份报纸,然后在一个有十几阶台阶上坐着看那份最新发布的申报报纸,一边看王凌菲看到孟天的眼眉紧锁,不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王凌菲也没敢和他说一些什么,除了慢慢的等着他说话,因为这张报纸上发生了什么事情还不清楚,王凌菲也不敢乱下定论。

    孟天的心情跌落到了低谷,大叫:“他娘的,早不来晚不来,张家界这次要大祸临头了。”坐在他身边的王凌菲把报纸夺了过来,看了一眼脸上出现的是非常难以形容的表情。

    王凌菲也说道:“这帮日本人可也真够缺德的,看来是想要雀占鸠巢,咱们张家界的军事布防官苏北红被暗杀了,这可是今天最为猛料的新闻了,没有比今天更加爆炸性的新闻了。孟天阴沉这一张脸说道:“这群日本人实在是太可恶了,我现在就是怕那天日本人要是突然打进来该怎么办,现在张家界的布防长官无主,整个张家界的军队现在群龙无首,不知道会面对怎么样的事情!”

    孟天说得正兴起,也没想自己是干什么的,连自己也一起给骂了,他怨恨自己为什么不早些参军,到那时候手里有了枪杆子就可以对付杀害苏北红长官的那些人了,苏北红是一个非常好的布防指挥官,他为国为民戎马一生,却没想到自己会落得被日本人给暗杀的悲惨下场。”

    这个时候王凌菲突然就说道:“孟天你冷静一下,我知道你想为苏北红长官报仇,可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最好现在不要轻举妄动,这日本人据说十分的邪门,有的人都管他们叫小鬼子,就是因为这些小鬼子他们鬼头鬼脑的,我想这里必然还是另有玄机的门道,我看咱们还是先想办法买到糯米,然后救治完你的朋友咱们再从长计议。”

    孟天抬头看了看王凌菲,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不过现在心里想着要为苏北红报仇,不过这面的李世恒还正在等这糯米解除尸毒来救他的性命,孟天和王凌菲他们又不是刀枪不入的超人,都是平凡的人,怎么可能做得到和手里拿着三八大盖加刺刀的小鬼子?

    于是向王凌菲说道:“抓紧找到糯米,把李世恒救活之后,在一起去给苏北红长官报仇。”王凌菲答应了孟天的要求,孟天的身手十分灵活敏捷,到那个时候应该没人阻止的了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