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去刘家米铺买糯米
    说实话发生这样重大的事情,别说孟天心里不好受了,就连王凌菲和整个张家界的老百姓都不高兴,孟天从自己的裤兜里拿出香烟来,慢慢的点燃了一根仔细回味的抽着,孟天那冷漠无情的那眼神真的是让人寒毛直竖,王凌菲就在他的身边看着他,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现在的孟天心情极度低落,一个人坐在石阶上苦闷的抽着烟,在这里,一向平常主意最多的王凌菲,现在也只能够慢慢的安慰和一边祈祷,一边尽量想办法劝说孟天振作过来。不过过了足足有一刻钟的时间,别看刚刚过了这么长的时间,孟天他接连着整整抽了一盒的香烟,而且在这段时间他没有和王凌菲说一句话。

    街边的行人看到这份报纸的新闻,纷纷的摇了摇头,其中的一个男人说道:“这都是命啊,布防长官被日本人暗杀了,用不了多长的时间,日本人就会打进张家界城中的,张家界要完了,快去逃命吧。”

    也许是集市上的人都知道了这个消息,造成了一定的恐慌,集市上的行人和在集市卖东西的大小商贩纷纷的都离开集市,孟天看到现在张家界的景象,顿时感到无可奈何,可是他竟然连眼珠子也没有动一下,王凌菲看到眼前的这个人还是那个嘻嘻哈哈的孟天吗?

    不由的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产生了错觉,但是孟天那充满怒火的眼神就好像在盯着你,王凌菲见孟天这样看着自己就觉得很不舒服。王凌菲不敢再看他,心想得赶紧想个办法,他的眼神好像能杀死人一样,整的她已经都有些害怕他了。

    孟天拍了拍自己屁股上的尘土,慢慢的将自己手里的烟头掐灭,然后对王凌菲说道:“凌菲,我可以这样叫你吗”其实别看王凌菲平常的时候都呈现出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

    这次她也被孟天的改变给吓了一跳,再转过头一看,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只见只要是目力能及看到孟天的地方,尤其是孟天的那双眼睛,也不知道是不是红血丝,总而言之那双眼睛变得红红的,充满了无限的杀气,那绝对不全是说因为布防长官被杀可以形成的情景,他心里已经开始痛恨日本人了。

    孟天在今天的这个极为特殊的日子,默默的在自己的心里发了一个誓,早晚有一天自己会亲手杀了这个杀害苏北红的鬼子长官,站在这些鬼子尸体上随风摇曳,到那时吃他们的肉喝他们血,这种感觉一定会非常的舒服。

    王凌菲仔细打量了孟天一番,发现他变了,已经变得在说话的时候不会在嬉皮笑脸的了,然后轻声对孟天说道:“当...然,可以。”

    孟天说道:“那好,凌菲,我们抓紧时间找到糯米吧,不管怎么样今天务必得找到糯米,要不然可就真的来不及了,可是这城中现在也不安全了,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样的大事。”王凌菲说:“你也不要忧心忡忡的,虽然现在苏北红长官已经被日本人暗杀了,可是还会有别的军队驻守在张家界啊,我还是相信日本人不会那么轻易就攻打进来的,虽然只有少数的一些长官**的比较非常厉害,可是我还是比较相信咱们张家界还是好人比较多的。”

    孟天说:“只能好好的祈祷结果应该是这样的,总之这里是我们张家界人赖以生存的家园,绝对不能让日本人打进来,我不由的感到庆幸,我二叔孟岩川手里有军队和兵权,虽然我二叔有的时候很可能会靠不住,但看样子要是真的到了那天还真的会管用,虽然不知道我二叔会不会帮忙,可是我觉得我二叔虽然不乐意多管闲事,可是在名族大义面前我相信让他也会伸出自己的援手。”

    王凌菲在这个时候心里想的和孟天一样,王凌菲说:“其实我自己出来是来寻找我的父亲的,他已经失踪了好几天了,虽然自己出生在王家,可是母亲在她和妹妹还只有几个月大的时候,王凌菲和王婧瑶年龄只差几个月,母亲就因为身患绝症。”

    “有很长的一段时间都饱受病痛的折磨,所以很快不久就去世了,这些都是父亲在一次喝醉的时候说出来的,平常都是很不愿意提及的,终于在那一天,天气很阴沉,母亲还是离开了我们,抛下了我们父女三人,母亲去世之后父亲就经常郁郁寡欢,每次都为商会工作,很少会回到家里来,而且每次都是我和妹妹两个人在家吃饭,父亲还经常告诉我们姐妹二人不用替他担心。”

    “但是我和妹妹哪里会不担心,我们虽然从小到大没得到过多少的母爱,但是很希望能多得到一些父爱,就在前几天,父亲在你们孟家的拍卖会遇到了以前朋友的儿子,并且父亲早年与那位公子的父亲指腹为婚,我也一开始并不知道此事,父亲告诉我之后,我正懊恼着,一听说我还早就有婚约,我整个人的心往下一沉,心脏都几乎以为要停止跳动。”

    孟天说:“哎!我想你这么的温柔可爱,一定会听你爹的话嫁给那位公子吧,其实你爹也是为了你好的,试想天下有那个父母是不为自己着想的。”王凌菲慢慢的靠近了孟天,说道:“我知道我爹是为了我好,可是他也不想想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还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那老掉牙的礼俗,反正我要嫁给的人一定会是我最最喜欢的人。”

    说完这句话王凌菲停住脚步,又停住了,王凌菲慢慢的睁眼一看,王凌菲的脸几乎就要贴到孟天的脸上了,要是再往下一点的话他们两个人可就要嘴对嘴的了,王凌菲睁开眼睛之后,吓的她连忙缩起嘴巴,然后退了几步,尽量孟天保持距离,就在这个时候,孟天眼睛一瞄,突然看到王凌菲的笑脸红扑扑的,不用说肯定是因为刚刚的事情而害羞了,然后说道:“我说,这位美如仙女的大小姐,咱们现在形势所逼,到底去哪里找啊,你可得好好想想办法啊?”

    王凌菲说道:“这好办,你也别着急,我们可以去集市东边的刘家米铺看看,他家那里也卖糯米,而且那个店铺是刘西两个人开的,我们家的粮食大多数基本上就是在他这里买的,因为在他这里买,相对于别的地方价格会显得比较实惠和公道,小时候我总和管家来到这里,刘家夫妇带人都很好,无论是和买米的顾客还是任何人都是以笑容相待。”

    两个人就立马走向了王凌菲口中说的那个地方,一直向集市的东边走了过去,路程也没有多远,走了一会就到了目的地。

    孟天到了门口一看,门上赫然写着四个大字,这四个大字写的正是刘家米铺四个大字,今天刘家米铺和往常有很大很大的不一样,因为今天的店铺大门完全是虚掩着的,孟天用左手用力的一拔,把门打开了,刚要进去就一把被王凌菲给拉了出来。

    孟天有些生气的说道:“你怎么回事啊,我刚要进去就被你们给拉了出来。”王凌菲说:“为什么不提前问问人家有没有人在家,然后再进去啊,这是对人家最起码的礼貌了吧。”孟天说:“好吧好吧,我敲门这回应该行了吧,真的很麻烦啊。”

    这个时候王凌菲就在一旁盯着孟天,孟天轻轻的扣了几下大门,大门从里面已经打开了,出来了一个中年的男子,才几分之一秒的工夫,王凌菲就从旁边窜到了门口,而且还撞到了孟天的肩膀。

    说实话,幸好刚刚王凌菲撞向孟天的那一刹那收住力气,没有实打实地用力撞下去,不然的话这两个人肯定会被撞到,但是还是因为惯性太大的关系,王凌菲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了他的身上,她的脸贴在了孟天的后脑袋勺上,孟天只觉得冰凉冰凉的,冷得他汗毛直竖。

    孟天当时就惊呆了,心想,然怎么会做什么事情都会这么的冒冒失失的,还能不能让我相信她是商会会长的女儿,孟天简直就是不敢和不能够相信,想到这里还庆幸了一下,还好这会长女儿长的不是很丑,长的还不错很漂亮,这要是个长的特别寒颤的女的一定会给我恶心坏了。。

    呆了有一会,只见那王凌菲从孟天的背后伸出头来,满脸尴尬的对刘西说道:“嗨,刘叔你还认识我吗?小时候我经常和管家一起来你这米铺,而且还玩很长的时间,就是这几年不大来了。”

    这开门的正是刘西,刘西说道:“这么多年了,你是哪个府上的小姐啊,我都记不清了,得好好的回想回想。”王凌菲说:“我就是张家界商会会长的大女儿王凌菲,当年就是我们府上的钱老爷带我来的。”刘西露出了恍然大悟的模样说道:“哦,我想起来了,凌菲小姐,原来是你啊,这么长时间不见了,没想到你现在都长这么大了,真是女大十八变啊,我都认不出你了,这次来有什么事情啊?”

    王凌菲:“刘叔,其实是有点事情,就是想买一些糯米,我刘婶现在在哪里呢?刘西突然就阴沉个脸说道:“:“哦,原来是来买糯米,买糯米要干什么用啊,他婶子,快出来,凌菲来了!”

    刘婶说:“哎,来了,别着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