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刘西此人有问题
    这不,刚刚应声回答的那个刘婶就从后院走到前院来了,这个刘婶刚刚走了进来,别看那个刘叔和上岁数的老爷子的样子差不多,可是这个刘婶虽然容貌比不上那些妙龄少女,可是可想而知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大美人,不知道得有多少男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她的脖子上带着一串墨绿墨绿的珠子。

    孟天被这女人脖子前的珠子晃了一下,再仔细看看这珠子的颜色,应该不一般,孟天也看不太出来是什么成分,只知道差不多应该是翡翠等成分制成的,心里想这开米铺的夫妇,要是真有什么不符合他们身份的东西,那可就真的奇怪了,如果不干不偷不抢的买卖,那就是干盗墓的买卖了。

    盗墓这一行要是做好了是很暴利的,有的人很可能因为倒了一个斗,就从此变得身价不菲了,我相信即使非常危险但是还会有人冒险去做的。然而,孟天现在这个情况也太尴尬了,他总不能一直盯着别人媳妇脖子上的项链一直看吧,这样整得的,这样的话整的别人很是尴尬。

    孟天正在犹豫不决,突然听到王陵菲对着孟天大声喊道,孟天猛地一抬头,正看到刘家夫妇和王陵菲,三个人正匪夷所思的看着自己,王陵菲明显有一些不高兴。

    大声的对孟天说道:“好啊你这个孟天,我和你大老远的来,而你却在这里发呆,这是刘婶,你想要什么就和她说吧。“孟天经过王陵菲这么一说,心里想着次奥,我这真是大白天做白日梦啊,正事到现在也没说,孟天对那个刘婶说道:“刘婶,你好,我想在你这里买一些糯米,因为我现在需要糯米有急用,麻烦你卖给我一些。”

    刘婶说道:“原来是买糯米啊,这好办我这就去给你盛,你想要多少啊。”没想到这刘婶说话倒挺客气的,原本以为她很难以交流呢,没想到会是这样。”孟天说:“我想要半袋子吧,总而言之越多越好。”刘婶说:“好嘞,我这就给你盛去。”过了一会刘婶拿着半袋糯米过来了,说道:“小伙子,你要的糯米给你拿来了。”

    孟天说:“刘婶,这些糯米多少钱啊。“刘婶说:“你肯定是陵菲的好朋友,要什么钱啊,拿去用吧。“孟天看了一眼身边的王陵菲,随后从身上拿出了一块银元塞到了刘婶的手里,在一再的推搡之下刘婶还是收下了那一块银元,然后两人就和刘家夫妇道别后走了出去。

    刚走了几步,看到了身边有一个手里拿着一瓶烧酒的年轻人,看他的那个样子已经喝的醉醺醺的了,看样子他也终于要支持不住了,王陵菲一开始没看出来,这不就是刘叔刘婶两个人的那个儿子吗?

    王陵菲说道:“这就是刘婶的儿子,他怎么给喝成这个样子了,我看他也回不去了,我们两个把他给扶回去吧。”孟天看见他这个样子也就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两个人搀扶着这个如醉鬼一样的刘建树回到了刘家米铺,刘婶和刘叔一看到这个样子就问道王陵菲,这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喝成这个鬼样子。

    王陵菲说“刘叔、刘婶我是在那边的大街上看到建树哥的,我们两个看到他的那个时候他已经喝的醉醺醺的了,是我们两个把他给搀扶回来的。“刘婶说:“没事,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了。“刘西显然是非常的不高兴,气不打一处来的抓住了刘建树的衣领喊道:“你这个没出息的畜生,老子的脸都被你给丢光了,整天浑浑噩噩的还不如早点去死呢。”

    刘建树醉醺醺的说道:“你虽然是我爹,但是你有什么本事,你的本事还只不过是卖大米的,我努力有什么用,努力来努力去,我也不过只是有钱人的一条狗,因为我不想重蹈了你的覆辙,而且上次在斗里面受的伤好像比你还厉害,幸好我没在哪里撞到头,要不我还哪里有命在这里喝酒。“

    刘建树酒后失言说出了在斗里面发生的事情,王陵菲和孟天还在身边他这么一说,顿时让刘西火冒三丈,就连杀了他这个犊子的心都已经有了。”然后拿起自己桌子上的算盘就砸向了刘建树的脸上,站在那里指着刘建树还直骂:“妈的,你他妈还敢骂老子,老子今天豁出去了打死你!”

    孟天真是又想哭又想笑,也不敢大声说话,看人家的这个架势是要处理家务事,一边向王凌菲做了一个手势道:“我们要不走吧,人家现在毕竟正在处理家务事。”王凌菲啊了一声,露出了一个比较傲娇的表情,说:“好吧,人家的家务事咱们也不方便参与。”

    孟天把从刘建树手里拿下来的酒瓶子放到了地上,随后对刘西说道:“刘叔,既然令子没什么事,我那位朋友还等着用这个糯米呢,那我和凌菲我们两个要先走了。”要说刘西这个时候又露出了笑脸,话说这就是传说中的翻脸比翻书还快吧,一开始孟天还没有意识到,后来才逐渐的意识到了,这大概就是市井小市民吧。

    刘西赔了一个笑脸说道:“那孟天公子和凌菲小姐慢走,下次有需要的话再到我这个店铺来。”刘西一个人把他们二人给送了出去,王凌菲也嘱咐了刘西,建树大哥大概是有些不开心才会这样的,有什么烦心事的时候也会喝酒的,也别太怪罪于他了,刘西一把转过身,背对这二人说道:“你们放心吧,他是我的儿子,我下手有分寸的!”

    孟天和王凌菲走远了之后,看到刘西肯定已经进去了,孟天对王凌菲说道:“我怎么觉得这一家人都不对劲呢,只一眼,就让我头嗡嗡的,头皮都炸了起来,而且这个米铺的老板刘西我觉得很不正常,倒像是喜怒无常。”

    王凌菲反倒露出了反而不在意的神情说道:“有什么好奇怪的啊,这个刘老板他的性格本来就是这样的,和以前一样啊,很和善的。”孟天说:“傻丫头那只是你这么觉得,人其实就是这样,如果你仔细去看,就能清晰地分辨出人的各个五官,但是你不能看穿他的心里到底在想一些什么,他的儿子刘建树明明说出了斗这个词,而且还说在斗里面遇到了危险,我感觉他肯定是对什么事情耿耿于怀,所以才喝了那么多的酒,刘西听到他儿子说出这样的话就想上手打他,其实是做给咱们看的,刘建树的脸孔非常削尖的,已经有点亚于畸形的地步,他的身体体重很轻,而且还骨瘦如柴。

    其实刘建树现在非常的虚弱,我可以这么说,如果只这么一看的话,他的这张脸非常像一个经常吸食鸦片和大烟的人,特别是他的腮帮子处,已经露出了很大的骨头,说实话,都瘦成这样都没有肉,就如一具行尸走肉都还能撑,可是这一具我真的不敢用正眼去看他,太吓人了,这就应该是鸦片惹得货,这抽的都是钱,如果手里没有几块银元,他能抽的起鸦片和大烟么。”

    王凌菲猛的骇然道:“真想不到!这大烟竟然会这么的害人。”

    “刘建树他真的是吸食鸦片才造成骨瘦如柴的这个模样的吗?”王凌菲问,“你这么一说还真的有些道理,我看你可以当探长了呢?”

    孟天抬头用眼睛向蔚蓝的天空看来看去,说:“反正不管你信与不信,倒斗自古代开始就流传不止,只要是有大墓的地方,盗墓贼也从来都有,在很久很久以前的时候,有一个盗墓贼因为倒了一个不确定是什么年代的古墓。

    进入古墓之后打开了棺椁后发现里面竟然是一个空棺,里面的尸体都已经不见了,尸体不在古墓之中,只感觉到十分的不妙,这个盗墓贼也懂得倒斗的规矩,应该把东西原封不动地慢慢给放回去,然后慢慢的退出古墓去。

    那个盗墓贼回到家之后,就大病了一场,这场大病之后大概是身体落下了病根,不过据说他们村子里的人都在四下里传,他是被墓主人给诅咒了。

    之后就选择金盆洗手再也不去盗墓了,他金盆洗手回乡娶了个漂亮的媳妇,自己又在老家做起了小买卖,小买卖那在当地可是很红火的,可是谁能想到啊,那个人,和她老婆结婚了好多年,可是不知道到底是谁的原因。

    那夫妻二人就是怀不上孩子,可就是给夫妻二人给急坏了,时间越来越长不免的村里的人会说一些流言蜚语,夫妻二人只能四处到处求医,谁知道长途跋涉病不仅没好,反而头发都逐渐的都掉光了,现在已经变成了遭人嫌弃的秃顶模样

    在这个时候那个盗墓贼才逐渐的明白,即使是长途跋涉四处求医,也是没有办法来医治自己的疾病的,谁也不愿意这样啊,可谁让他当年闯进了一个大凶之穴,自己就是因为进了一个邪门的墓穴,所以被墓主人给诅咒了,才落得了一个无子无女的悲惨结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