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古墓之中遇到鬼打墙
    王凌菲说:“孟天,你可是真够坏的,你和我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不过那个盗墓贼真的是得不偿失,整了半天竟然竹篮打水一场空,不过他最后的结局怎么样了。”孟天一呆,心说,现在的我真的感到很迷茫,有时候自己正在做什么根本不知道,就好像是还在悬崖上,有一个人正在轻声叫你,就好像这个声音好像就在附近,连忙转过头去找他,却发现四周除了悬崖峭壁没有任何的退路,不由的感到纳闷,突然又听那王凌菲说道:“孟天,你这几天到底是怎么了,怎么总是心不在焉的,我和你说话你是真听不见还是假听不见啊。”

    孟天说:“我听着呢,这个盗墓贼的下场也算凄惨,最后老婆也嫌弃他没有用,就和别的男人一起跑了,当然他到老了也没有一个一儿半女,最后也就自己孤独的死去了,其实这要怪就怪他自己,肯定是在墓里遇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王凌菲说道:“你说这墓里面真的会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么,以前我都不知道,认识了你才知道你们家就是干盗墓这一行的。”

    孟天说:“你没下过墓你当然不会知道,我记得曾经的我就被我父亲和我大哥带着下了一个斗,那一次倒斗是我们父子三人去的,这个斗具体是那个年代的我也记不太清了,总之是一个身份很高的大官的墓,那是我第一次在墓里遇到怪事情,墓里的财宝有很多,不过父亲告诉我人做事要秉着留三分余地的原则,对人这样对鬼也应该这样。”

    虽然是盗墓贼但还是要尊重尊重墓主人,所以财宝不能拿太多,其实我知道父亲的心思,其实他让我们少拿一些墓里面的金银财宝,其实是为了给以后来的盗墓贼留一些东西,总不能让人家大老远来最后还落得一个无功而返那,所以我认为父亲这点做的很好,最起码遵循了盗亦有道的道理。

    这个大斗难怪会是大官的墓,里面的随葬品可真是不少,墓室里面还有好多件皇室的宝贝,能在死后用皇室的宝贝当随葬品,相比这个大官生前必定是荣华富贵和风光无限,不说是皇亲贵族也得是一个王爷那样的地位。

    孟天在一个侧墓室里面看壁画的时候,好像觉得脖子后面有一些阴凉阴凉的,不由得全身打起了寒颤,孟天发现这个小小的侧墓室除了有满墙的壁画,还有一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石台,这个墓室传出了一阵沙沙似风一样的声音,孟天最后发现那声音竟然是来自于这石台的底下。

    可这石台是灰色浓郁的,乍一眼一看根本看不到下面到底是什么,还好手里拿着一个火把,正慢慢试探性的摸索着走去,后边脖子急剧的冒出了冷汗慌忙的问道:“爹、大哥,你们在这里吗?”

    可是孟天说了半天,也没有听到那边石台的回应,可是像风一样的沙沙响还是继续的响着,这可就满足不了孟天的好奇心了,孟天的好奇心极大的促使着他继续往石台那边走,可是走着走着他的身后被人拍了一下,是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孟天被吓得脸上和脖子上的毛孔都竖了起来,刚想大声喊道,不过被那双大手死死的给捂住了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转头一看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大哥孟志友,孟志友做了一个手势,示意孟天不要说话。

    孟志友说:“孟天,这里不能够久留,我们先出去找爹,我以后再和你解释,你要记住我的话,一会如果看到什么东西,即使是再害怕的东西,也不要喊出声音,还要记住一点,一会走的时候一定要跟紧爹和我的脚步,不然出了什么事情可别怪我没告诉过你!”

    孟天点头答应了一声,照着大哥孟志友说的话,两个人找到了孟津海,孟志友在这之前就与孟津海二人商量好了计划,然后走到孟津海的身边轻轻的对他的肩膀一拍,孟津海做出了一个向前进的手势,孟津海在第一位领着头走着,孟志友在第二位跟着,最后一位就是孟天了,即使是看到了大哥和爹他还是一番惊魂未定,毕竟这是第一次下墓,以前跟本没来过。

    走了可真的是好一阵子,在前面看了看前面洞口有亮光,孟天此时才长出了一口气,心说终于要到洞口了,终于要离开这个该死的洞穴了,还有终于要解放了。就听三叔又在下面说:“孟天,你就这么的渴望着出去吗?”

    孟天抬头看了看已经回过头的孟津海和孟志友,他也没看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然后微微点头点头说:“是的,终于可以回家了。”

    可是这个时候孟天只看到洞口的那束亮光也早就消失不见,只看到孟津海和孟志友露出了邪恶的笑容,真的像一个又一个的恶鬼一样,伸着双手张牙舞爪的,真正让孟天感到奇怪的是大哥和爹都没有影子,如果是人哪里会没有影子,难道他们不是人。

    露出邪恶笑容的孟志友看着孟天说道:“都好几百年没有人来陪我了,我真的是好寂寞啊,你快来陪陪我吧,当初那个来陪我的人还是在几百年以前了,来吧。”

    孟天一听不由的一愣,也没具体领会出他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只是刻意的瞟了两个人的脚下一眼,只见他们两个一点影子都没有,这让他更坚信自己所想的了,难道是遇到不干净的东西,被缠上了?反正能确定的是眼前的这两个人虽然长着大哥和爹的相貌,可是终究不是自己的大哥和爹,心里更加充满了疑惑,说:“你们到底是谁,为何要假冒我爹和我大哥,并且用他们的容貌骗我,到底有什么目的,快说!”

    孟津海看上去非常的紧张,对我说:“你听着,爹告诉你一件事情,你不要害怕,刚刚你大哥是看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被刺激的才说出来了胡话,你千万不要上心,在你眼前的正是你爹和你的哥哥,如假包换的。”

    我看了一眼那没有影子的孟志友,见现在的他脸色红润,那神态和动作好像自己的大哥,可是就是没有影子,心里更加害怕和纳闷,心里想到问问这俩鬼问题,看他们答不答的出来。

    孟天说道:“我可以相信你们是真的,但是我要问你们几个问题,答对了我就会和你们两个走,要不我没法相信你们,如果你们答不出来的话?我可就没办法和你们走了!”

    孟天顿时觉得害怕,但是一直在装,孟津海再说道:“照你这么说,是说站在你面前的父亲和哥哥,是两只鬼了,原来你这么不信任我们两个啊,我的好儿子?”

    孟天说道:“是,我是不相信你们,为什么走的好好的突然就停了下来,你们要是不能说出个所以然来,我是不会和你们走的。”

    这个时候孟志友睁大眼睛死死的盯着孟天,孟天突然觉得他的眼神变得更加非常诡异,好像非常的狠毒一样,孟天吓得腿都要软了,毕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便在自己的身上东摸西摸的,摸到胯间的那个小书包的时候,从包中拿出了一个臭烘烘的黑驴蹄子,拿出了一把锋利的刀子,忙拿起来在手上划了一个口子,一划的鲜血直流,据说黑驴蹄子和沾了血的刀子都是辟邪的,都能起到辟邪驱邪的功效和作用。

    这个时候,孟天想起了一件事情,问道他们:“我开始问了啊,内个你弟弟叫什么啊?”

    孟津海说:“我也不知道啊,今天下墓的时候,脑袋有些疼痛,我好像记不清了,等我想起来再告诉你吧,最近压力有些太巨大了。”

    孟天愈加的纳闷了,总觉得有问题,心说:要说我爹不记得我二叔的名字,那就相当于现在的老百姓还不相信清政府灭亡了,还以为自己是在大清朝呢,要是在这种情况下,还说不出来,本来心里很清楚,答不出来似乎觉得有点不太可能。

    孟天又望了一眼那两个人,看见那个孟志友模样的人还是用一双死鱼眼那样看着他,看的孟天越发的感到不自然。

    以孟志友的性格,就算他不爱听我讲话,也不会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绝对不会呆呆的杵在那里不动,而且还盯着我看这么长的时间,我又不是大美女他盯着我看有什么用啊。

    孟天以前听他爹说过,要是出门在外遇到了鬼打墙的邪门事,就把自己的裤子脱了,撒一大泡尿,别看就是这普普通通的一大泡尿,他就可以破了这鬼打墙,孟天突然就怒目圆睁,大叫一声:“我去你们大爷的的原来一直在骗我!”说完举起双手闭上眼睛扯掉裤带就撒了一泡尿,等自己撒完这泡尿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两个人消失了,自己还在这个副墓室里待着,就是自己地上还有一个火把棍子,那泡尿就尿在了火把上,孟天随即听到外面有大哥孟志友的声音,便拿起手中带血的刀子慢慢的走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