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一把青铜钥匙
    看那把看似好像没有什么重量带血的刀子,在孟天握紧他的那一刻感觉到手感很沉,因为有了教训自己就试探着出去了,只不过比上次要冷静的多了,我看了外面大哥和爹正在外面喊着我的名字,我刚想走出去找他们,可是我终于清醒的摇了摇头,逐渐意识到,心说:如果贸然出去了遇到了那两个不是人的东西该怎么办,他们正在抓我呢?

    看到他们两个人离我这里越走越近了,我定了定神,深吸一口气,双手握紧了那一把刀子,准备等他们两个进来二话不说先给他们一刀子,反正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这句话可真是有一定的道理的,然后小心翼翼地从墓室之中探出头来,看看他们两个人到底走到哪里了,眼看着就要走到这个侧墓室了,他就躲在墓门口的左边,孟志友先行来到了这个墓室,孟志友刚一进这个墓门的时候就有些觉得不对劲,突然意识到有点不妙,就知道这堵墙的背后肯定有活物,就是看不到是什么东西。

    正当孟志友还沉浸在刚刚的思考之中,孟天就突然从一旁窜了出来,胡乱挥舞着那把锋利的刀子,孟志友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所以被孟天那把刀子刺伤了手臂,刺伤的手臂鲜血直流,孟志友疼的大声叫了一声,惊动了那边的孟津海,孟津海感觉不对劲,就立马冲了进来,看到此番场景也被吓傻了,可是孟天看到孟津海仍旧心有余炜,神情变得更加的紧张,嘴里大声喊着:“你们还是想杀我啊,竟然跟到这里来了,我是不会和你们走的。“孟津海和孟志友听到之后都是一头雾水的,说道:“天儿,你在说一些什么啊,我们怎么听不明白啊,我们刚在就在这古墓之中找你,找了你半天都找不到你,没想到你竟然是在这里,真是没想到啊,你居然拿刀子把你大哥给刺伤了,你怎么这么糊涂啊,怎么还把你大哥给刺伤了,你这个混账东西。“

    孟天说道:“你们别和我装了,你们到底是什么东西,是什么妖魔鬼怪就给我现身吧。“

    说完之后孟天就拿起那把刀准备继续刺向孟志友,孟天的眼睛在哪刹那间竟然红了,眼睛布满了红血丝,显然他是显得很兴奋,可是谁能知道那个时候的孟天显然是惊吓过度,这可给孟津海气的那叫一个火冒三丈,孟津海当年可也是一身的本事,如今可是摸金校尉孟家的当家人,什么大风大浪他没见过,孟津海只见他一个转身,空手就夺了孟天的刀子,上演了一场空手夺白刃,随后用手把孟天打晕了,把他打晕之后,他就跑过去照看已经手臂受伤的孟志友,孟志友的衣服已经被鲜血给浸红了,他从自己身上的衣服撕了一张布片,先给蛾眉那个只有简单的做了一个包扎。

    等孟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一天的中午了,他发现自己正在自己的卧室里面躺着,看到身边的娘、爹、还有哥哥、姐姐妹妹一家人都在他的身边守候,起来的时候只觉得自己的头很痛,就好像自己做了一场梦一样,可是自己却记得自己和哥哥还有父亲发现了一个大斗,去哪里的大斗倒斗,可是遇到了很多奇怪的事情,不过自己已经记不太齐全了,只能靠听大哥和孟天讲述。

    孟津海对孟天说:“你小子可算是行了,你知不知道你昏迷不醒已经三天三夜了,害的你娘整天都在你的床边守着你,这几天都没睡过一个囫囵觉了,这次你终于醒了,你娘也终于可以好好的睡一个安稳觉了。“孟天说道:“娘,这么多天你辛苦了,大家不要都继续守着我了,我现在醒了已经没事了,你们都回去,都去休息吧。”听到孟天这么说大家就都回去了,只有孟津海和孟志友留了下来。孟天看大哥手臂那块地方包扎着厚厚的绷带,就感到非常非常的奇怪。

    孟天说:“大哥,你手上的伤是怎么弄的,怎么还受伤了。“孟志友说:“还说呢,还不是你给我捅的,上次在古墓里。”孟天仔细想了想,可是好像完全记不清了一样,怎么想头就怎么痛,只要是不去回忆在古墓里发生的事情,头痛就会稍微对比减轻一些。孟天说:“我真的记不清楚了,反正就是在哪个画满壁画的侧墓室里面,看到大哥和爹你们两个叫我出去,我才出去的,出去之后我发现你们两个老是对我不怀好意的笑,然后你们两个的脚底下踩着几具白骨,那几具白骨看着好像应该是盗墓贼或者是修建陵墓的工匠的,反正我以为是鬼打墙,所以我尿了一泡尿,那两个装成你们样子的男人就消失了,之后醒了之后我发现自己一直在那个侧墓室兜着圈子。”

    孟志友说:“天儿,别扯犊子了,我和爹一直在主墓室的主棺那边看,刚想到开馆摸金,叫你就手给搭把手,可是你却不见了踪影,我和爹商量了商量先不开棺,先找到你再说,可是找了半天却找不到你的足迹,这可就让我们犯了难了,毕竟这个斗很深有很多的墓室,你要是迷路了凭我们两个根本找不到你。“此时的孟津海点了一袋烟,慢慢的嘬了几口烟,然后吐出了一堆烟雾,慢慢的说道:“天儿啊,你这是被鬼给迷了,中了邪嘞,就有可能是那些孤魂野鬼在这古墓之中困了很长时间,最让他们所期盼的就是倒斗的土夫子,咱们这就是他们的贵客,这些孤魂野鬼可是很期望能抓住一个两个的盗墓贼当替死鬼呢,这样他们就可以投胎转世了。“

    孟志友说:“爹啊,没你说的那么邪乎吧,就算墓里面有脏东西也不能偏偏的让咱们碰到吧,你说是吧,毕竟我二弟那可是在省城上过洋学校的,崇尚科学反对迷信吗,你这一说法在二弟他们所说这就是迷信,这都民国了,中国都进入民主时代了,可是很反对迷信这一说法的。”孟津海说:“什么洋学校,学的那些都是什么东西,不过就是哗众取宠了吧,不是爹迷信这可都是真实的,咱们中国文化渊源流长,可是落后这一点是不容置疑的,要不然当年八国联军进北京是靠的什么,还不是靠自己手里的大炮和枪威慑咱们中国人,可是咱们中国人还就是吃老毛子的那一套。“

    孟天说:“大哥,一开始我也以为这是封建迷信,可是当我真实的经历了,还真的是用科学解释不通的,所以不能全信但是不能不信,要不是我不信这一点,我现在可就没办法和你这么说话了,总之我捅伤了你,你也不要太怪罪我了。“孟志友说;“瞧你这话说的,我从一开始就没有要怪罪你的意思,我也知道你那是中邪了,因为中邪才导致的神志不清,这我都明白,我哪里会和你较这个真呢,要是换成是我的话还不一定会干出什么傻事呢,总而言之你就别放在心上就好了。”

    孟津海说:“上次从墓里面我和你大哥带着你出来的时候,就怕触碰了这个墓里面的机关暗道,那些人在死之前就很早的开始修建陵墓了,那些工匠的水平已经可以巧妙地在墓室中装设好机关,只轻轻一碰,机关的感知系统很灵敏,即使过了这么多年,机关就马上启动,里面的弓箭就一触即发,因为在那时候人和机关的距离往往很近,根本无法反应过来避闪,有很多无知的盗墓贼惨死在弓箭机关之下。”

    “反正我和你大哥一路躲避这机关,生怕遭遇机关,就惨死在这古墓之中,那个古墓之中有一个大铁门,我们在墓主人的主墓室捡到了一把铜钥匙,我本来想试试看看这个钥匙能不能打开这扇大门,但是你大哥手臂受伤严重,你还在昏迷不醒之中,我也不知道这个墓穴之中会有什么蹊跷,说不定还会有各种毒辣的机关。我想了一下,暂时还是不打开为好,要不咱们三个可能就折在哪里了,不过已经把那个铜钥匙给拿出来了。”

    孟天听孟津海一说倒吓得够戗,看样子父亲说的有板有眼,自己也不敢再胡思乱想,自己冷静了冷静,心说看来那个大官的斗,还真的是够邪性的,在他们之前指不定会有多少人马都给折在里面呢。

    孟天这次下墓被折腾的可是很惨,刚醒了之后就和父亲和大哥说了这么多的话,其实他自己也觉得不至于吧,难不成撞鬼的人都这么虚弱,这个时候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反正这次下墓并不是空手而归,还拿回来了一把青铜钥匙,孟天腰板一挺说:“爹!”你和大哥你们两个先走吧,我的头有些晕和难受,几乎把我晕的要吐血,我想好好的休息一下。”孟津海默默的点了点头,说道:“好吧,那我们先走,有什么事情之后再说。”

    孟津海和孟志友离开了孟天的房间,为他关好了房门,孟天也就慢慢的闭上了双眼,不一小会就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