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军事间谍被军人枪杀
    孟天说:“其实我的故事很长,就先讲到这里,估计我要是这么说的话得说他个三天三夜,我还是不要和你说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吧。“王陵菲的眼神一下子就被定住了,眼神一直在孟天的身上怎么想移也移不开,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她是不是突然犯花痴了,虽然我除了和小翠这样的同龄女性接触过,但是和小翠每一次在一起的时候,我们两个都是要保持距离的,就连要说话的时候,也要保持好两个人彼此之间的距离,可是面对王陵菲这样的大美人在我身边晃来晃去,难免会让我想入非非,我的眼前一阵恍惚一阵恍惚的,但是自己的思维却是很清醒,知道自己的心里面想的是小翠,所以要他对别的女人要心无旁骛地。

    这个时候,两个人看看刚才还挂在半空中的太阳,这个太阳都要日落西山了,心里大叫不好,一会天黑了就没有黄包车了,要是坐不上这黄包车,贸贸然然的两个人走夜路,半路上肯定要出事情的。孟天看到那边道路上停这两辆黄包车还有两个停着休息的车夫,孟天想着大声叫他们一声,然后可以送他们两个人去莫斯卡的诊所,可是孟天的喉咙好像被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给卡住了一样,张来了嘴巴,即使能说出话来,但都是声音非常小的,急得孟天就是有点着急。

    突然间孟天脑中灵光一闪,发现自己虽然不能喊但是王凌菲她能喊啊,马上用两只手都做了一个手势,可是她却听不懂,反正她露出了质疑的表情,肯定心里在想着,孟天他怕不是一个傻子吧。孟天说:“凌菲,你这次怎么没有之前要机灵了,我想我做的这个动作你肯定能看懂,可是没想到你竟然真的看不懂。”

    王凌菲说:“你想多了吧,我又没说我一定能看的懂,那你做的那个手势想要干嘛,手势又是什么意思?”孟天说:“其实我想让你去对面马路上问问那两个黄包车夫走吗,如果走的话,咱们就可以坐黄包车走了。”王凌菲说:“哦,原来是这样啊,那你不会和我直接说啊,还整手势这一套,我哪里会懂啊,我去问问吧。

    王凌菲过了那条路,去问那两个车夫,过了一小会,那两个车夫就和那两个车夫走了过来,这两个车夫是两个中年男子,孟天说:“师傅,你们两个应该是一起的吧,我们两个坐黄包车想做到莫斯卡诊所,不知道我们两个多少钱?”

    只见旁边的那个稍微老成的中年男子,说道:“我看你们穿的也挺豪华的,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少爷小姐,你们两个就给两块大洋吧,我也没管你们多要,毕竟现在市面的行情就是这样。”孟天听到这个车夫竟然张口就要两块现大洋,真的是狮子大开口啊,自己看了看瘪瘪的钱袋,一看钱袋里面还有一块半的大洋,孟天转头对王凌菲说道:“喂,你还有钱吗?”

    王凌菲说:“你没钱吗?我出来就没带这钱,身上身无分文的,怎么了,你不是应该有钱吗?”孟天将手挡在她的耳朵边轻声的说道:“我一开始也以为我还有钱,可是看看我的钱袋只剩下一块半大洋了,再说给他们两块实在是太多了,他们是不是认为咱们人傻钱多啊。”

    王凌菲说:“我想应该是这样的,你可以发挥发挥你自己的聪明才智了。”孟天点了点头,继续对那个车夫说道:“大哥,你看看到莫斯卡的诊所也不需要要多久的路程啊,能不能便宜一些车费,一块大洋行吗?”那个一脸胡子的车夫说道:“好吧,一块大洋就一块大洋,既然你诚心想坐我就诚心拉你们,不过,在我这里都是先给钱后拉车,要是不先给钱我是不会拉的。”

    孟天说道:“哈哈,大哥你放心,这好说,我现在就给你。”孟天小心翼翼的从钱袋里面掏出来了一块大洋,然后把这一块大洋亲自交给了那个大胡子车夫的手里面,大胡子车夫拿到了大洋,露出了开心的笑容,轻轻的吹了大洋一下,大洋出来了声响,他把大洋装在了上衣兜里面,说:“好,这位兄弟也是比较爽快的人,我这个人就是这样,既然你爽快我就爽快,你和这位姑娘想多久走。”孟天说:“我们想越快越好。”

    大胡子车夫说:“好,那咱们就这就走,不过我得和我的兄弟一起去对面取车子去,你们二位先在这里稍等我们一会,我们很快就过来。”孟天点头应允,两个人就去对面取黄包车。”

    刚过了有一小会,孟天和王凌菲后背就一阵噼里啪啦的很多声的枪响,一个年轻小子的头在他们两个人眼前被整个的儿打爆了。王凌菲在那个时候正张着嘴看着,看到那个男人倒在血泊之中,就连脑瓜浆子都流了出来,看着很是残忍,王凌菲立即就开始吐了起来,而且看着玩意越看越恶心

    王凌菲几乎把自己肚子里的东西全都给吐光了,才慢慢的抬起了头,看到远处有几个穿着军服的人,一看就是一群当兵的,这群当兵的对于这个年轻人的死,都很显出无动于衷的表情,他们根本就不在乎这个年轻男人的生死,反而把他当做被他们所猎杀的目标,一个小士兵好像正在向他的长官汇报命令,并且向他的长官好像在邀功。

    王凌菲看了看地上的那具充满血腥的尸体,吓得哭了流出了眼泪,不过她并没有哭出声来,孟天在心里狠狠的暗骂了一声,然后用手轻轻的把脸上的泪水给擦掉。

    从孟天那里到这群当兵的有一段距离,以前孟天也看到过拿着枪的当兵的,不过看到的那些都是他二叔孟岩川的孟家军,以前听过那些拿着枪的兵人都不是好惹的,都是十分危险的人,不过以前都是听二叔说的,当年二叔也是怀着一颗壮志豪情的心,在少年时期就投入军营,也打过大大小小的仗,现在也有了自己的军队,也算是战功赫赫,他现在所得到的都是自己应得的,如果二叔当年不投身军营,他那里会有这戎马一生的传奇经历。

    孟天很怕王凌菲会出什么事,马上过来看看他有没有事,本来已经平复控制好了,一闻到那边传来的味道她就一皱眉头,又吐了第二次,孟天本来就不太爽,看到她这样,攥紧了拳头好想教训教训那群当兵的,可是还是顾忌那群当兵的手里都有一把枪,所以受起了拳头。

    两个拉黄包车的师傅听到枪响的声音就急忙的躲了起来,两个拉车的见她们都安然无恙,就拉着车子走了过去,还记得他们两个收了他一块大洋的车钱,便跑过去问道:“少爷,你们两个在这里啊,他娘的把我们两个给吓死了,咱们还走不走啊,把你们拉去你们的那个地方?”

    孟天听了转脸说道:“当然坐了,为什么不坐啊,这就走吧。”王凌菲这个时候已经接近快晕倒的地步了,他把王凌菲放在了一个黄包车的坐上,自己正准备上黄包车。

    可是他们不知道,整个大街上今天都没有人,那群当兵的早就习惯了这条大街平日里不会有任何行人经过,他们自然也没有想到,竟然在这条大街上出现了两个人力车夫还有两辆黄包车还有两个人,他们据说正在抓捕某党派组织的间谍,那个被打爆脑袋的年轻男人,就是他们口中里的军事间谍。

    看来苏北红这一死,整个张家界是何等的动乱,可是谁都想不到苏北红他是何等的精明人,他戎马一生在马背上叱咤风云了一辈子,可惜谁能想到,正逢张家界政治局势动乱,他就惨遭日本特务间谍杀害,二叔孟岩川曾经就是他的老部下,他可是苏北红一手给提拔上去的,他们二人的感情非常的好。

    如果被二叔知道的话,二叔还没弄清楚呢,就可能带着兵把张家界的日本人都给杀了,然后把那些日本人当做是犯人一样的对待,给他们上军队里的大刑,让他们感觉到骨肉分离痛不欲生的滋味,三叔越说越离谱,这种滋味肯定也是不好受,可以让他永世不得超生。

    这支军队的长官名叫张沙,是隶属于苏北红敌对阵营的冯可铁阵营的,张沙说道:“你们这些个家伙,看到那四个人了吗?把他们四个整过来,记着,千万别开枪,我要活的,这要是死的就没有研究价值了,我对人体有一点研究,而且手里拿这一把枪也很有名气,他把这把枪送给了身边的一个部下。

    他手里的这把枪是*折叠*,6毫米口径,打的是*专用子弹,这把枪的体积不算很大,但是很轻便,也很容易上手,当然因为体积太小了,这枪的准心也很是不稳定。

    孟天也发觉了不太对劲,就让这两个人力车夫快点拉车,人力车夫也加快了脚步,可是那几个当兵的也加快了脚步向他们追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