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鬼巷诡异的棺材铺
    可是那些当兵的军人已经盯上了他们,其中的那个拿着*的男人,拿起那把*就往天上打枪,然后大声的喊道:“前面的人,给我乖乖的停下来,要是想成筛子就继续给我跑。”

    两个中年拉车的听到那当兵的这么说,吓得踱了好几步,两个车夫便停了下来,孟天虽然早就想到这两个车夫肯定会出一点问题,可是没想到却让司机给猜对了,孟天说:“大哥能不能快点走这些当兵的可都不是什么好货色,咱们要是落到他们的手里还不准是个什么下场呢,实在不行我给你多加些钱,你好快走然后到地方肯定不能差你的钱。”

    那个中年大胡子的男人说道:“少爷啊,这可不是加不加钱的问题,那个手里有枪的当兵的让我停下来,我哪敢不停下来,何况现在正兵荒马乱的,我们也想留着我们这条小命好好的活着呢。旁边的那个男人听到他们这么一说,说道:“我还不想死,我还不想死。”

    大胡子继续说道:“傻蛋,你想干啥啊,当兵的马上就要过来了,一会闭紧你的这张臭嘴,不要乱说话。”那个叫傻蛋的精神肯定是有些问题,捂住了自己的嘴装出肯定不会说话的样子。

    孟天看他和王凌菲今天肯定是走不了了,可是王凌菲现在还在昏迷中,孟天看到一辆黑色的高档轿车,向他们慢慢的驶了过来,从轿车上面下来一个穿着军大衣的男人,一看他就是一个部队的长官。

    孟天心里一开始想着,不就是一个臭当兵的么,还是一个头头,有什么可了不起的,但是实际第一次遇到,孟天还是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就看敢在这个大街上整的动静,分明表示这位肯定是一个可以干大事的人,不过给他的第一印象就不是什么好人,把他们几个给扣下来,发觉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情。

    那个拿着*的小年轻人,他的名字叫做赖鸿运,这个赖鸿运,慢慢的对张沙说:“报告长官这四个人已经给围住了,该怎么办啊,这里还有一个细皮嫩肉的小妞啊,长的可还真的是不错。”

    张沙仔细看了看孟天他们几个,摇头道:“该怎么办还用我教你么,把那个叛党的画像拿出来,看看他们几个其中有没有可能是那个是叛党,今天不管他还有没有在这个镇子上,就算他如兔子一样有狡兔三窟,那我掘地三尺一定要将他给挖出来,如果他不怕被闷死了,就继续藏着,况且只要他不离开张家界,也就是还在张家界境内,我势必要亲手抓到他,知道他之后就枪毙他。”

    赖鸿运拿出这个画像,这个画像明显是一个男人的画像,张沙告诉赖鸿运要把这个男人死死的记在脑袋里,最重要的是能依靠赖鸿运配合抓捕行动,大概可以成功的几率很大,赖鸿运的压力也是很大的,他很怕被张沙挑出来什么毛病。

    这要是一挑出来的话,恐怕惩罚远远不是责骂几句能了解的,张家界像这样的人有很多,根本不能准确的给估计出来,毕竟那么多人,以前据说张家界各地都在传,那些叛党分子的名单资料都锁在苏北红办公室的保险柜之中,这保险柜是找专业的外国专家给精心制作的,一般连子弹都打不破,除非用*炸这才有可能。

    据说有人去找过那个保险箱,发现保险箱已经被盗了,所有人员名单悉数全部丢失,给张家界军事大厅造成一定的恐慌,所以对外一致否认名单丢失事件,可是这越来越让他们不能相信事实的真相该是怎样的。

    赖鸿运拿着这张画像仔细的对照了一下,看了看他们几个人的容貌,发现三男一女中并没有画像中的人,向张沙摇了摇头示意了没有,正当他们不注意的时候,这车夫兄弟俩扔下了黄包车就往一条巷子跑去,张沙眼尖大喊了一声,赖鸿运一听着急了拉紧了枪栓,往下一压劲,只听嘎嘣一声,那只枪就压上了子弹,就像那兄弟二人扫射而去,张沙见状大发雷霆,上来就是给了赖鸿运一个大嘴巴,给他扇的那是几流拐弯晕头转向的。

    张沙说道:“他妈的,就那两个人力车夫,也不是啥有本事的人,你就压上子弹就打,你这打的是什么你知道吗?你打的是老子白花花的银子,他娘的,一枪都没打准,你枪法可真是够臭的。”

    赖鸿运说:“嘿嘿,对不起,沙爷,是我手气臭,你也别都怪我,那俩个人跑的也贼快,没打中。”张沙:“赖鸿运啊,你小子真是记吃不记打啊,还不赶快给我把他们两个抓回来。”赖鸿运捂着自己的半张脸连连称是,然后就带着几个人去那个小巷子搜索。

    这时候的王凌菲醒了过来,起来问道孟天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有这么多的当兵的在这里,孟天告诉他没事。这时候在一旁的张沙看到了,就朝他们走了过来,说道:“小姑娘,你醒了啊,看来你们两个要晚点回家了,你们是兄妹俩啊。”孟天说:“大哥,我们可不是兄妹,她是我媳妇,我是他男人。”

    王凌菲带有一些嫌弃但是又不讨厌的语气,说:“谁是你媳妇啊!”张沙一脸疑惑的说道:“既然她是你媳妇,为啥她不承认她是你媳妇啊。孟天用手把王凌菲搂在了怀里,说:“大哥,你是不知道,我们是刚刚结婚的小两口,平时总是在一起腻歪这,我媳妇脸皮薄,在外人面前都会不好意思的,是吧媳妇!”

    孟天对她眨了眨眼睛,王凌菲就明白了他的意思,难道是为了保护自己,所以才这样的,王凌菲轻轻的点了点头嗯了一声。张沙说:“哈哈!你小子命可真好,能娶个这么漂亮的丫头当媳妇,真不知道你上辈子欠了多少的情债啊,这辈子注定你艳福不浅啊。”

    孟天说:“大哥,我看你这面相一看就是以后当大官的,你这面带龙气,注定一生不凡啊,您还不用说我,你看你面露桃花,一看家中就得有好几个姨太太轮流伺候你,一看也是个风流人物啊。”

    张沙弯了弯腰说:“莫非小兄弟会看相,那你可以帮我看看吗?我想算算我这辈子到底能当什么样的大官。”孟天刚想开口说,只见赖鸿运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大声说道:“沙爷,大事不好了,那两个人死了。”张沙说:“什么,怎么死的,一起去看看吧,你们两个也跟着。”

    所有人都来到了这个巷子,这个巷子是特别的荒凉,都没有一点人烟了,他们都以为这附近的人都因为城中闹粮食饥荒,所以都逃荒去了。

    可是赖鸿运却偏偏说这个地方经常闹鬼,白天也闹晚上也闹,就是晚上会听到这个巷子充满鬼哭狼嚎的声音,还有女人的声音,据说以前有在这里留宿的人,那些人晚上在巷子里的房子睡觉,不是后半夜醒来本来睡在炕上,却又到了冰凉的地上,就是发烧的发烧,做噩梦的做噩梦,所以被外界的人称之为死亡的禁忌又叫做(鬼巷)。

    张沙说:“赖鸿运,那两个人死在那里了。”赖鸿运说:“沙爷,要不咱们还是别去了,那两个人的死相及其的残忍,这里是鬼巷,晚上闹归闹的厉害,要不您怎么以为这里为什么没人住,那是因为这条巷子里的人都染上麻风病病死了,这里冤魂不散,所以被人称作为鬼巷,我们还是赶紧走吧,走晚了就该来不及了,咱们都得死在这里。”

    那些当兵的听到了难免会感到不寒而栗,这年头当个兵就是为了能吃一口饱饭,总不能为了别的不要自己的小命了吧,反正大家听到赖鸿运这么一说,都感到人心惶惶的。

    张沙气的怒目圆睁,拿起枪指着赖鸿运的头顶,说道:“你他娘的在给老子在这里蛊惑军心,老子就把你军法处置,一枪把你毙了,让你去阎罗殿见小鬼。”

    赖鸿运一看到就赶忙闭上了嘴,张沙说:“大家不要慌,赖鸿运这王八羔子所说的话都他娘的是屁话,这孙子说的话都是听别人说的,都没有依据的,这次兄弟们跟我出来,别的不说肯定不会亏待你们的,回去一人发三块现大洋,好不好啊!”

    这群兄弟们大声说着好,一听到给现大洋也就鼓舞了士气,见提高了士气张沙继续说道:“好了,老子答应你们的肯定会做到的,我们现在就去东边的那个棺材铺子。”一旁的王凌菲对孟天说:“孟天,没想到他这个大老粗带兵还真的有一套。”孟天对她做了一个小点声的手势,两个人继续在看着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

    孟天现在心里总在记挂这一码事情,就是李世恒需要的糯米,现在又碰到了张沙,张沙现在肯定不会轻易放他和王凌菲走的,所以之后的路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孟天感觉只有冷静的面对,才能成功度过眼前的一切磨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