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后院发现神秘古墓
    刚刚过了一小会,张沙带着他们到了棺材门口,看到那个破烂不堪,挂满尘土和蜘蛛网的那个铁质的大铁门,那铁门板子往里推,这一块铁板最起码得有个三四百斤来重,这么多士兵兄弟推了半天,把他们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一旁看着的张沙看的那叫着急,让他们让了让,还让赖鸿运拿来一颗*。

    张沙说:“他娘的,老子怎么养了你们这群没脑子的废物,妈了个巴子的,用内个*多好用啊。”张沙拉掉了引子,扔到了大门口,大家都跑远了趴在了一个地方,可是竟然还没炸。

    张沙说:“妈了个巴子的,竟然是一个臭弹,赖鸿运你快去看看那个是不是臭弹。”赖鸿运指了指自己说道:“沙爷,你说的是我啊?”张沙:“你他娘的真听不懂人话啊,不是你去难道还是让我去啊,真的想跑过去扇你。”

    赖鸿运去看了看还真他娘的是个臭弹,在远处摆手示意张沙那是个臭弹,张沙让人告诉赖鸿运重新安放引燃*,过了一小会*就被引爆了,铁门被炸的七零八落的,里面有各式各样的大的小的棺材。

    那是一具极具精致的金丝楠木棺材,上面镶满了玉石,而且这个棺材还镀了一层金边,看起来那可是非常的豪华,彩绘漆涂的也挺漂亮,棺材上面正是那两个车夫的尸体,死相很难看,难免会让人作呕。

    张沙说:“赖鸿运,你小子不是说你亲眼看到的吗?为什么这铁门是封闭的,根本就打不开而且还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你是怎么看到里面的,你给我好好的解释解释吧。”赖鸿运说:“沙爷,这好解释,这两边不是有窗户吗?我是踩着他们其中两个人的肩膀上去的,从窗户看里面可以看的非常的清楚。”

    赖鸿运已经闯过祸了,让张沙已经很不高兴,张沙觉得自己的智商好像被赖鸿运给侮辱了,眼睛一瞪,赖鸿运就不敢再继续造次,挠挠头慢慢的退到一边去了。

    张沙敲了敲那个比较豪华的棺材,说:“这个棺材是一个好棺材啊,这个棺材应该有好几层,最少的也应该有三层,现在都不敢贸然的打开,谁也不敢轻易的打开,这棺材应该是很贵重的了,这棺材明显是被人为给定上去了,而且棺材底处垫着几个厚厚的木板子。”说完,张沙小心翼翼地拿出身上的军刀,打算把棺材上的钉子给弄出来。

    张沙让人把那两具车夫的尸体安放到了一边去,在他们挪动尸体的时候令张沙感到非常的震惊,张沙拿着军刀往后退了好几步,退到了离棺材有一定距离的安全地方,这时候的张沙头顶的青筋紧绷,好像是他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慢慢的对赖鸿运说:“你刚刚有没有看到尸体的手慢慢的动了一下?是不是这人还没死啊?”

    赖鸿运听到瑟瑟发抖的说:“沙爷,我胆子小你可别吓唬我,他们刚才挪动两具尸体的时候我摸了摸尸身,那两具尸体已经都僵硬了,是不是您眼花了突然给看走眼了。”

    张沙看了看赖鸿运,看他被吓得满头大汗的,说:“他妈了巴子,你跟老子这么些年了,什么大的阵仗没见过,这要换别人也早都该鸟枪换炮了吧,你还是这么的怂,别管现在死没死,快用我给你的*狠狠的给我打几梭子,他就算是鬼的话不死也该死了!要是一会炸了尸可就不妙了,快对他们扫射。”

    赖鸿运这孙子一听有道理,在这个荒无人烟的鬼巷,多想还不如多做呢,什么事情你快一步肯定没有错,狗还知道吃屎要吃热乎的呢,这句话说的话糙理不糙,连忙端起枪押上一梭子子弹,刚要准备发射子弹,门口的孟天急忙挥了挥手,同时大叫:“等……等一下,先别胡乱的的开枪!”

    说着,孟天已经蹲下身子凑到那两具尸体的跟前去了,孟天一边向张沙摆手,一边看尸体皮肉上有没有什么伤口,惊讶得大呼一声,指着那两具尸体说:“这……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僵尸?我的老天爷,今天竟然在这里看到了僵尸!”

    听的张沙一头的雾水,忙问那到底是什么,孟天看的脸色显现出疑惑,结巴道:“不……不好了,这两具车夫的尸体已经全身僵硬,已经变成了嗜血为生的僵尸,必须要马上处理好。”张沙抓住孟天的肩膀,“那该怎么办销毁呢,能不能让机枪扫射他们两个,或者是先行将他们两个埋葬,如果你说的全都是真的,那还好,如果是假的我肯定不会饶了你,因为这两具尸体就是抓捕卧底名单的证据!”

    孟天对张沙翻了一眼白眼,说:“真的是没想到,现在可都是要命的事情了,你竟然还在想着什么卧底名单的事情,何况僵尸的尸身刀枪不入,即使你有再多的枪也无济于事,你知道该怎样处理吗?”

    张沙摇头,“听说这东西要是跑到外面是个大祸害,这也是个大麻烦,张家界已经很乱了,现在如果让两具僵尸都跑出去的话,就会酿成不可挽回的过错,难道要把整个尸体给背出去,然后架个火堆烧掉这样办吗?”

    孟天说:“没错,现在这僵尸还没有完全苏醒,现在是白天引起比较弱,好像也没什么危险,我可以留下来帮你,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情,我答应你肯定帮人帮到底,送佛便送到西。”张沙听到孟天这么一说不由心情也逐渐缓和了下来,问道:“只要你帮我克制好僵尸,我能满足你的都尽量满足你的条件,你尽管说吧。”

    孟天倒也想到这一点,说:“我有一个朋友现在正等着我带来的糯米救命,所以你们派人送我的媳妇去一家俄国人开的诊所,这家诊所的名字是莫斯卡诊所。”

    张沙说:“小兄弟,

    我听过送药救命的,但是从来没听说过送糯米救命的,不知道你朋友得的是什么病?”

    孟天左右思量了一番,说道:“大哥,我朋友就好像是一次偶然的机会接触了僵尸,最后染上了尸毒,现在已经病入膏肓了,如果再多耽误一秒钟,哪怕你是华佗在世,他就可能再也救不回来了,现在我无时无刻还担心这个,就想着能让他继续好好的活着。”

    张沙一听,也流出来了眼泪,说:“妈了个巴子的,老子的眼泪都被你给逼出来了,我张沙虽然在张家界没有什么好名声,但是我也崇尚兄弟情义,你重情义我看出来了,我派车让赖鸿运送你媳妇去莫斯卡诊所就行了。”孟天说:“那多谢大哥了!”张沙让赖鸿运开车送走了王凌菲,孟天看着王凌菲已经远去的身影,一颗悬着的小心脏,终于可以慢慢安心的降下来了。”

    张沙我一想也对,看他的手下正忙上忙下的,自己身为这里的最高长官,自己也不好闲着,就去继续检查棺材,看看里面屋子里还有好几个镀金的棺材,这几个棺材上都有一大张白纸条,除了外面的开不开,里面的棺材都能打开,张沙问:“这些都是什么东西?”

    孟天心不在焉的,进到这个屋子里面,看到张沙正在里面,闻了一下这个屋子的气味说道:“什么味道传出来了一阵恶心,是不是屋子里有什么东西臭了啊。”张沙骂了句:“娘的,这味道是够大的,都赶上臭茅房的味道了,是不是这个棺材铺下面有古墓啊。”

    孟天说:“大哥你别瞎扯了,应该是尸体腐烂发出的恶臭味,我看这棺材里面装着死人的尸体,听着这浓郁的臭味,应该是有很多的死尸,您还懂盗墓这门道?”

    孟天看这些东西棺材太恶心,阴气太重了,也没有兴致,张沙说:哎,啥叫懂不懂啊,那年头饱饭都吃不上,就给那些需要帮工的土夫子帮忙,和他们一起下斗倒斗,那个时候最多也学会了一些皮毛,最后当了土匪,最后被国民政府给诏安当了这个什么军的团长,以前盗墓才是我的老本行呢,小兄弟人不错,他们都管我叫沙爷,你就叫我大哥吧,你以后就是我兄弟。”这个时候,后院有个士兵大喊了一声:“有一个地道!”

    张沙孟天二人围过去一看,只见那个地道深不见底,张沙纳闷:“我说,孟天,就我手下的新兵蛋子眼睛也太尖了,这里有个这么隐蔽的地道也能看得出来。”

    孟天往里面看了一眼,在那里嘀咕:“明眼里懂行的人,一看这就是一个盗洞,这地底下肯定有大墓的。”张沙说:“兄弟你也是这行的,我看你也不是简单人。”孟天说:“我这只是一些最基本的皮毛,哪里敢在大哥面前班门弄斧啊。”

    张沙面子上下不来,说道:“去你的,还在这里和我装是不是,你明明就是内行还偏偏和我装外行,你说气人不气人。”

    孟天哈哈一笑,说:“既然大哥这么说,我也不瞒着你了,我其实是摸金校尉。”说着就拿着一块石头扔了下去,扔了下去过了一会才传来声音,就听“咚”一声,孟天就知道这个斗不简单,肯定也是深不可测,张沙反应超快,说道:“兄弟,没想到你牛啊,你还是一个摸金校尉,这下斗里的宝贝肯定唾手可得了,咱们要不要下去探探路。”

    张沙刚从一旁让开,孟天就把那把刀子就“梆”一声扔钉到树上,插进去了大半截。张沙吓了一大跳,要不是刚才躲开的话,张沙的脑袋现在已经*穿过去了,张沙现在心里肯定已经骂了一万句妈了个巴子了。

    孟天转过身说道:“一会让你的手下把两个僵尸烧的干干净净,烧的就剩下骨灰即可,之后我们就下墓看个究竟,看看是哪路神仙的墓穴。”张沙点了点头,示意同意孟天这么做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