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曾经的传奇紫辉山八雄
    赖鸿运开着那辆张沙的专用轿车,车的行驶速度非常的快,过了一小会就到达了莫斯卡诊所,赖鸿运说:“王小姐,这里就是莫斯卡诊所了,我就把你先送到这里,我回去还得处理两具僵尸的尸体呢,你下车慢点走,大街上有点乱。”王凌菲说:“好,那先谢谢你了,再见。”

    王凌菲下了轿车,赖鸿运就急忙开车赶回去往回走,走进了看到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这个医生就是莫斯卡,王凌菲说:“你好,你认不认识一个叫莫斯卡的俄国医生?”莫斯卡说:“我就是莫斯卡,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情。”王凌菲说:“太好了,你居然就是莫斯卡,我是孟天的朋友,孟天委托我把你们需要的糯米送过来。”

    莫斯卡说:“哦,你就是孟天的朋友,糯米拿来了没有,终于等到你们了,他怎么没和你一起来。”王凌菲说:“他有些重要的事情要处理好,所以现在抽不开身就没来这里,既然把糯米已经交给你了,那我就先走了,孟天说过不管用什么代价务必把这个叫李世恒的救回来。”

    莫斯卡说:“放心吧,治病救人可是身为医生的天职,我肯定会把他救回来的,你告诉他放心吧。”王凌菲走出来诊所的门,这时候孟家第三天的拍卖会已经圆满结束了,小翠刚一结束就来到了莫斯卡的诊所,在两人进门和出门之时,王凌菲和小翠两个人机缘巧合擦身而过。

    小翠注视到了这个妙龄女子说道:“莫斯卡,这个女人是谁啊。”莫斯卡高兴的说:“太棒了,小翠,你知道吗找到糯米了,可以先给李世恒用用了,你知道是谁送来的吗,要不你猜猜?”小翠:“这还用猜吗,我闭着双眼都能够猜到,一定是孟天对不对?”

    莫斯卡得意的说:“这次你可真的猜错了,这次是孟天的朋友给送来的,孟天有事现在过不来,他的朋友就是刚刚出去的那个女孩。”小翠充满疑惑轻声嘀咕道:“孟天的朋友么,为什么以前从来都没有见过呢。”莫斯卡说:“你在嘀咕什么呢,来准备点热水,好让李世恒好好的泡泡澡。”

    这时候的李世恒连眼角都充满了黑色,看来尸毒扩散的很快,阿礼的伤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再有几天就可以出院了,两个人搭把手把中了尸毒的李世恒放在泡满糯米的澡盆之中,让李世恒好好的泡泡澡,祛祛尸毒好可以大病痊愈,李世恒刚刚进入盆中,突然露出了非常痛苦的表情,莫斯卡知道这是糯米和李世恒体内的尸毒产生了反应,所以让阿礼和他两个人联手按住他,不能让他乱动的,过了可有足足的一会了,李世恒也不在挣扎,逐渐的安静下来,这个可给莫斯卡和李世恒弄的满头大汗的。”

    王凌菲从诊所出来就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家中,她自己认为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父亲王德龙突然失踪,父亲突然失踪说不定是有人在背地里捣鬼造成的,所以不管父亲是生是死也要找到他,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张沙和孟天就坐在了身边是地道的地方聊天,这次他只带了十个兵出来,算着赖鸿运和他一共是十二个人,再加上孟天就是十三个人,再说了个个都有枪,下斗够用了,孟天想要提前下斗瞧瞧这是个什么大官的斗,可是张沙说不急,等一会赖鸿运来了再下斗也不迟,还说这赖鸿运也不是小娘们儿,但是离了他还真不行,说自己这辈子家里娶了五房姨太太了,孟天见他都这么说了,也就没再说什么。

    张沙呆着没事,回忆起了以前的兄弟了,说:“哎,还是以前比较好啊,以前在紫辉山上当土匪那几年,真他娘的潇洒,山里可都是古墓,里面的宝贝可是数不胜数,我们兄弟七个人可都是响当当的几号人物,手里有众多的匪兵,当时人称紫辉山八雄,那时候的女人可是真的多,长的可是真水灵,不和现在有什么狗屁军令,以前老子一宿最少得睡她好几个小娘们。”

    孟天说:“没想到大哥还这么风流啊,那你能不能给我讲讲你们这紫辉山八雄分别都是谁吗?”张沙哈哈大笑的说道:“当然可以啊,为啥不可以,我们这紫辉山八雄分别是大哥刘青云、二哥苏北红、三哥冯可铁、四哥段红、五哥孟岩川、六哥孔是新、七哥吴歆、老八也就是我,我是排行老八的张沙,当年兄弟几个都不容易,都是一起结拜的苦命兄弟,都是绿林响马出身,四哥和七哥当年惨死在了斗里,再也没有出来过,六哥孔是新断了一条腿,所以自此之后就再也没有倒斗,也就金盆洗手了,这么多年也没找到他的踪影。”

    “现在二哥苏北红也被小日本枪杀了,大哥刘青云一直以为四个和七哥的惨死,是因为国民政府有人恶意操控,所以一直对现在的国民政府心存芥蒂,甚至不接受诏安,而且还与我们几个活着的兄弟下了最后的通牒,说谁要是接受诏安就是诚心要与他撕破脸皮,至此天高路远老死不相往来,要不我为啥穿这个皮啊,还不是因为想要多过几年安生日子么,我有老婆孩子还需要养活,哎!不说了说到这里就难受啊。”

    张沙拿出一张手绢擦了擦眼角的眼泪,孟天听到之后也是很吃惊,没想到二叔是紫辉山八雄之一,可是为什么以前没听到他说过,以前可都是只字未提,看来这紫辉山八雄都是手握枪杆子的人,就数老二苏北红死的比较冤屈,竟然被小日本暗杀了。

    张沙咽了口唾沫说道:“当年我们兄弟八人在紫辉山山顶起誓言,说过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可是到现在还死的死伤的伤,早就没有以前的紫辉山八雄了,这是让我所痛惜的啊。”孟天说:“大哥,不瞒你说孟岩川其实是我二叔,以前我都不知道他竟然是紫辉山八雄之一。”张沙打了一个机灵突然说道:“没想到,孟岩川我五哥竟然是你二叔,那你爹就是堂堂的孟家摸金校尉当家人孟津海吧,哎,我真是老糊涂了,你还说你叫孟天,还说了自己是摸金校尉呢,真是太有缘分了。”

    孟天说:“可不是的,我觉得咱们也很有缘分,赖鸿运现在还没回来,你可以讲讲你们当年倒斗所发生的事情吗?”张沙说:“可以啊,既然你是我五哥的侄子,按辈分也是我的侄子,按这个辈分你还得管我叫叔呢,就先叫哥吧,这样叫显得我年轻。”孟天说:“大哥,你就别卖关子了,先快点讲吧。”

    张沙点了一袋烟抽了一口慢慢的吐出烟来,说:“好吧,既然你这么感兴趣想知道,我就给你好好讲讲,当年紫辉山在当地人眼里就是一座圣山,就和我儿子去日本留学一样,留了几年学狗屁没学到,反倒是记住了日本最著名的山,这山还叫什么富士山,名字乖啦吧唧的,还不如紫辉山好听呢,然后我就和他说,老子花着真金白银送你去日本那是学真本事的,而这个小崽子确是学他爹玩女人,而且还是玩的日本女人,他妈了巴子的,这样放在当年火气大的时候,鞋底子早就往脸上抽了,就是个没出息的玩意。”

    孟天说:“没事,男人不都三妻四妾么,何况老子风流儿子肯定是步入爹的灰尘啊。”张沙说:“哈哈,你小子嘴可真是够甜的,我儿子要是能像你这样的话,我就不至于成天大嘴巴抽他了,刚才你说的话特别的对,知道为什么吗?老子会玩女人,儿子当然也得会玩,孟天,除了你媳妇还玩过别的女人没有?”

    孟天说:“这个倒没有,我认为现在都民主共和了,应该是一夫一妻制的比较好。”张沙说:“你就嘴硬,等多久有空我就带你去怡红楼转转,那小姑娘可真叫个水灵啊,咳咳,咱们言归正传吧,我说到哪里了?”孟天说:“说到紫辉山被当地人传颂为圣山了。”

    张沙说:“没错,还真是这样,当年我们哥几个在这紫辉山发现了一个古墓,还发现了一个翡翠盒子还有一把钥匙,墓里面竟然还有镇墓兽,这镇墓兽天生就和盗墓贼是死敌,一般用来镇守坟墓和辟邪之物,很少有平民百姓会有镇墓兽,只有帝王贵族的地下宫殿才会有镇墓兽,大哥刘青云说这镇墓兽是专门对抗盗墓贼的,所以让手下的兄弟给两个镇墓兽用黑布蒙住了眼睛,说这样可以让镇墓兽看不到我们。”

    孟天说:“真的是这样吗?”张沙说:“我也说不准,反正自从把两只镇墓兽的双眼给蒙上之后,这个斗倒的很踏实,基本上没出什么意外,墓里面最值钱的东西只有这个翡翠匣子,看样子这个匣子是手工制作的,雕磨的很精致,但也十分的罕见,我一开始想打开这个翡翠匣子,虽然这个匣子上面什么图案都没有,只有全匣子的翡翠绿色,看它放的位置,是墓主人平躺棺材之中用双手紧紧的拿着,一般人都知道这翡翠已经是很珍贵的了,而且肯定是贴身的随葬品,应该很有价值,恐怕最少也得是个大贵族的待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