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茅一清现身鬼巷
    还别说就张沙这一喊,那几个兵就突然冷静下来了,可是其中一个年轻的士兵听到那奇怪的声音,就如万蚁噬心的感觉一样,那个兵一下子就冲到了后院,跑到了那口枯井面前,好像井中有什么东西正在呼唤这他一样。

    张沙看到这个情景,心里感觉肯定大事不好,大喊道:“妈的,小兔崽子,给老子滚过来,不想活了吗?你们两个快点把他给我抓回来。”那个年轻的士兵就好像没听见一样,继续向前走了进去,其余两个士兵尾随跑了过去,想要在他跳井之前把他给拉回来,可是当两个人拉住他的时候才感觉到了诡异。

    两个膀大腰圆的老兵油子用出了最大的力气,竟然还拉不住一个骨瘦如柴的新兵,那个新兵用力挣脱了他们两个的双手,站在枯井面前露出了比较邪魅的笑容,让人看了不由得心生寒毛,然后纵身一跃跳进了那口枯井当中,这口枯井黑洞洞的,好像深不见底一般。

    在场的无一例外也包含孟天,都被吓得面色发白,张沙也不知道是被吓得还是被气的,胡子都已经飞起来了。张沙说:“老子养活一群你们这样的人,有什么用啊,两个壮汉竟然还拉不住一个麻杆,你们到底是干什么吃的啊,看什么看呀,还不快把他给我勾上来,就算是被摔死了也要给我看见他的尸首,快去!”

    张沙一下命令谁敢不听啊,几个人就临时在棺材铺中找了一个钩子,还找了一根比较结实的长绳子,钩子和绳子绑好之后,这时候的雨也慢慢的停了下来,所有人都来到了后院那口枯井面前,几个力气大的负责拉绳子。

    这口枯井看起来还挺长的,绳子都洒下去好多圈了,几个人觉得差不多了,就决定往上拉,几个壮汉可是用足了自己的力气,就连着把自己吃奶的力气都使了上来,不一小会大家觉得这个东西越来越往上了,弄上来了果然是那个新兵小徐,他好像受伤受的非常严重,整个后背都被鲜血殷红了。

    其中一个胆子比较大的的男人把他的身子翻过来了,当看到第一眼的时候,很多人都可以摸着自己的良心说,看了第一眼根本就不敢再看第二眼,因为肯定会让人连连作呕。

    这个小徐的新兵脸上一片血肉模糊,不知道是怎么了,露出了里面的鲜红的嫩肉,这血也从他体内渗出来,覆盖在他的身上,而且还有被啃食的痕迹,比如脸上好像就是被咬了很多口,要的都血肉模糊,都看不清本来的面目了,孟天刹那间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这枯井里面难道是藏着什么稀奇古怪的野兽,曾经的老人说以前的古井之中都会有龙,要是真的有龙的话还会被他们给勾上来吗?心中突然大骇:好好的一个人,竟然成了这个样子,莫非是两具僵尸没被烧毁,现在就藏在这棺材铺的附近,如果是这样的话可真的就麻烦了。

    孟天正在回想这些事情的来龙去脉,这个小徐被咬地方,也绝对不是善类所咬,小徐脸上被咬的都能看到骨头了,可是还没有完全咽气,还有不算太强的呼吸,此次出发张沙就带了一个医疗兵,就怕半路上遇到个什么意外,好可以得到及时的救治,张沙看他受伤虽然重却不至于死,心里就燃起了救他的信心,忙说:“苗林,快上去看看,说不定他还有救呢!”

    那个叫苗琳的医疗兵,接到张沙的命令,准备医治小徐,可是他却一直纹丝不动,苗林看了看他的伤势,孟天看他的眼神,竟然有些迷离的闪烁,好像有泪花在眼睛里浸这一样,好像十分不甘心小徐就这样因为痛苦而去。

    突然,小徐的手起来抓住了苗林的手,苗林大惊失色,但他的手已经被他的手紧紧给握住,小徐身上散发着那种恐怖的气息,看到这一场面我就期盼千万别让他变成僵尸,我转身看了看那些穿着军装的士兵,那些士兵看到小徐这样,眼睛一下子就变酸了,苗林和小徐是老乡,都是从一个地方出来的,都是因为家里孩子多吃不着饱饭,才选择来当兵的,两个人也没啥野心,就想着参军之后能天天吃饱饭,就算能天天吃贴饼子,那也是美味的,苗林抱紧了血肉模糊的小徐,说:“徐娃子,你怎么这么傻啊,这么高的井你就敢往下跳,你是不是不想活了,你可不能死,你娘他老人家还惦着让你回家说个漂亮媳妇,好抱个白胖白胖的大孙子呢,你记住你的命不是你自己的,是我把你完完整整的带出来的,要是带不回你去,我怎么和你娘交代啊!”

    小徐嘴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突然把苗林的身体向下面拉,苗林一想到小徐的那种全身血肉模糊的惨状,不由心里一阵发狂,狠命把他的手甩掉了,可是又一把重新抓住了他染满鲜血的手掌,他知道以小徐的这个样子,看来是活不下去了,也就应该是早死早解脱的样子。

    苗林大叫:“小徐,该走就走吧,这就是命,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我知道你还想继续活下去,可是你都伤成这样了,看你这个样子,即使立马坐车去省里的大医院,你也经受不起颠簸的痛苦,治好的希望也很渺茫,你放心吧,你娘以后有我照顾呢,从今以后你娘就是我娘,我就是你娘的亲儿子,你没有完成的我都会替你完成的,你就放心吧!”

    小徐听了苗林所说的话,不知道到底受了什么样的刺激,发了疯一样的颤抖,两只眼睛全是杀气,好像完全丧失了自己的理智一样。突然他就一把掐住苗林的脖子,想把他给掐死。

    苗林一看这是小徐对他所说的话感到很不甘心,所以才突然起了杀心,自己知道是这样,可是他并没有还手,就是紧贴着他,好像就是任由他怎么样一样,刚开始小徐手劲的力道贼大,一点都不像马上奄奄一息濒临死亡的人,这个时候,他的双手在苗林的身上乱抓,苗林虽然也被他伤到了,但是始终还是不还手。

    这个时候,苗林被小徐抓住的脖子,已经麻木得快要完全没有知觉了,小徐的眼睛都瞪的鼓鼓的,他根本就没想到苗林竟然一下手都没还,就觉得自己的身子慢慢变重,才慢慢的松开了苗林的脖子,被松开的苗林,刚刚整个人就想窒息快要死去了一般,苗林暗骂一声,说:“徐娃子,你可真够狠的,还想把我一起掐死,要是咱们两个都死了,你娘怎么办,我爹我娘怎么办,谁来照顾他们,你不像我我还有一个兄弟还有一个姐姐,可是你娘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

    小徐因为自己的身子变重,也逐渐明白,自己现在就是一具行尸走肉,其实和死人在本质上没有什么差别,活着只会让自己变得更加的痛苦不堪,现在不如趁着自己勉强还有力气说话,把自己应该交代的事情都交给苗林,毕竟苗林是他现在最为信任的人,并没有之一,小徐现在不由的苦笑,现在我竟然有这么多死法可以选择,要不我就应该在情绪失控的时候摔死井里,要不就被人杀死,要不就上战场壮烈牺牲,可是我竟然被僵尸给咬死了,感觉老天真的对我太薄了。

    苗林正在郁闷着,不知道该怎么办,突然一个长胡须一身道士模样的人从天而降,落到了地上,用两只死鱼眼似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小徐的方向看去,露出了自己的道士威荣,骂了一声:“贫道这次本想云游四海,可是今天发现这鬼巷之内尸气泛滥,想必有僵尸作乱,果然被我猜的不凡,畜生今天我就要收了你!”说着就拿着一把桃木剑准备冲过去,孟天大叫:“一清道长,别碰他,他不是僵尸,他是中了尸毒才变成这样的,僵尸确实是在这附近,绝对不是这样!”

    张沙听到二话不说,喊道:“你拿个镜子照照,你这个臭道士是何来历,看你面目红润有光泽,倒还真的有那么几分仙姿。”

    茅一清一奇,抬头一看,看到骂他臭道士的那个男人,是一个八字胡身穿军装的军官,向他慢慢的走了过来,可是走到张沙的肩膀处就立即停住了,张沙也不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不由的感到纳闷,反正自己心里在想着,他一个道士能奈我何。

    茅一清转身背对着张沙,虽然张沙骂了一句他是臭道士,但是见他,好像丝毫没有生气的样子,依旧是面部从容,脸上没有丝毫的怒意,慢慢的说道:“这位军爷,我看到此处必有僵尸作乱,而我这好心却被你给当成了驴肝肺!”

    张沙立马变了个笑脸,说:“原来你是鼎鼎有名的茅一清道长,刚才我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就帮我除了除这僵尸祸患,好处自然是少不了你的!”

    茅一清说:“这有僵尸作乱,我并不是为钱而来,如果天下人都想你这样,天下也就没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