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诡异的放羊娃
    张沙说:“哈哈,茅一清道长何出此言啊,我知道道长绝对不是爱财之人,张某以前求人都这么着求,一时半会也改不回来了,只求茅一清道长能收了这鬼巷的僵尸,不能让这两具僵尸从鬼巷跑出去祸害人,要是真的跑出去了,这件事情张某可承担不起啊。”茅一清淡淡的笑了笑,说:“军爷你客气了,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有一句话,叫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今天咱们能在这里相遇,也是比较莫大的缘分,今天贫道定要收了那个畜生。”

    赖鸿运直到刚刚晕倒才从一间屋子里面醒了过来,头脑还是比较迷糊着,不知道外面究竟出了什么事情,想问别人究竟怎么了,却发现在他边上有一个士兵,看那样子是来看守他的,这呼噜打的特别响睡得比他还要死。赖鸿运听到外面有些声音,就跑到棺材铺外,看见从远处走来一个赶羊娃。

    是一个手里拿着鞭子赶羊的小男孩,看见那个放羊娃赶着一群羊走了过去,那个小男孩边放羊边瞅了瞅赖鸿运好几眼,那眼神可是真的奇怪,不仅让赖鸿运想入非非,可是一眨眼的工夫那个小男孩就和一群羊群就如人间蒸发一样,全部消失不见了,这可就让手臂打着石膏的赖鸿运就如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了。”

    这可让赖鸿运大吃了一惊,心说难道刚才我看到的是鬼,可是我刚才也没和他说话,回想一下刚才那个小男孩看他的眼神,确实是感到阴森森的,自己却闻到了什么东西烧焦的气味,这个鬼巷比较靠近离山的地方,山脚下距离这里并没有多远的距离,山脚下有一片树林,难道是树林着火了,赖鸿运在心里仔细不断的琢磨着,这周围也没一户人家,荒无人烟的,哪里会有人在林子里面点火啊,这更加让他肯定了那个小男孩他不是人,那他就是鬼。

    赖鸿运心里越发的发慌,这林子着火,了不是一个小事情,现在火势还没有多大,等到一会火势越来越大的话,整片林子被烧成灰烬都是轻的,就怕是出现什么大事情。

    赖鸿运跑进去忙叫醒那个看着他的士兵,那个被叫醒的士兵也知道是自己失职了,就连他醒了也不知道,就急忙向赖鸿运求情,这个时候的赖鸿运也是心急如焚,看到他这个样子也说不出半句话来,还是听着他说完话。

    那个看守他的士兵大叫“赖副官,我闯祸了,这次没看好和和照顾好您是我的失职,只求你千万别告诉沙爷,我不想受到沙爷的惩罚,求求你千万别说”赖鸿运看到从林子里传来的滚滚黑烟越来越大,只见远处的山上也冒出了一大片黑烟,赖鸿运愣了一愣,轻声说“你看我像那样的人吗?我肯定是不会和沙爷说的,你看北边山边的那片林子,已经着了熊熊的大火,我得马上和沙爷汇报汇报。”

    他听到赶忙大声叫了一声,赖鸿运急忙捂住他的嘴,看起来那个士兵听到也是大吃了一惊,慢慢和他说道,“这件事先别大声声张,你要是同意就点点头,我就把捂住你嘴的手给松开”

    那个士兵一听就知道,他要是不点头赖鸿运也不能轻易的把他给放了,心里虽然还是略有担心,但是在赖鸿运的面前还是点了点头,赖鸿运也随即把他给放了,他们两个快马加鞭的向后院跑去,看到后院有很多人,赖鸿运就端这哪只已经肿的都打石膏的手跑到了张沙的面前。

    张沙的那些士兵平时都是经历过风风雨雨的人,也接受过国民党专门开办的特制加强防火训练,他们一部分人是从别的部队调过来的,现在到了这鬼巷,以前都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情,还有以前从来不知道还有僵尸这种刀枪不入的东西,此时的张沙和孟天还有茅一清等人正在商量抓捕僵尸的计划,张沙本来还想着再回去叫一些援兵,可是以孟天和茅一清的意见是,这样做的话根本就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正商量到关键的部分,赖鸿运跑到这里忙叫道:“沙爷,你还是一会再开会吧,咱们可不要盲目的做无谓的牺牲,发生大事了,北边的林子着火了!”

    那些当兵的所有人都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赖鸿运,一个年纪比较大的老兵霍磊说:“赖副官,你是在吓唬我们这群人吗?我也不是自吹自擂,我当年上过战场杀过敌人,这要是真的有大火,你怕火烧到这鬼巷来,你就在中间整个隔离带不就行了,等火烧到那里没有东西烧了,火就会自己灭了,你要是不懂的话就不要在这里瞎掺合,沙爷现在正在开会,哪里会和你在这里胡闹,你要是真的不懂的话,你可以来问我们啊,这些我们都懂,赖副官!

    赖鸿运被霍磊这一说,气得脸通红,心说这下子面子丢大了,以后还怎么和他们说话,不过他还是不甘心,说道:“沙爷,我没有在胡说,现在林子哪里正在火光滔天,再说现在太阳已经升的老高了,大概半个小时以后,我们就应该已经感觉到了温度明显升高了,现在林子里面已经出来了大黑烟。”

    那些士兵也看到赖鸿运的样子有些不一样,看他的样子应该不是在胡说,看他的这个样子,看他好像已经在心里暗暗的下定了决心,即使这鬼巷是个名副其实的**,也要让张沙相信他,证明自没有在说话。

    大火在树林里面蔓延速度极快,危害性极大,这样的大火不是他们这些人能够阻挡控制的,所谓的控制就是想让它自行熄灭,可是自行熄灭是很难得的。这些参天大树从小树苗长大需要很长的时间,但是这些被小火苗引燃的小树苗,一眨眼的工夫就能全部烧光,破坏力是极大。而且烧毁的范围非常广袤,如果要是等着大火烧到鬼巷周围来,它很快就会蔓延开来,等大家都醒悟过来,就已经只有等死的份了。

    这时候的张沙也坐不住了,从坐的地方站了起来,说:“我相信你说的是真的,因为你还没有那个胆子来骗老子,我记得在以前的时候有人骗过我,之后等我醒悟过来已经太迟了,不过他的下场也很是惨,当然这样的情况肯定不可能发生在所有人的身上,我也没把他具体怎么样,就是卸掉了他一条腿而已,如果现在大火的区域还不是很大,这么多人一起挖防火渠挖得也应该很快。

    张沙说完之后就让赖鸿运跟着一起去带路,其余的人看到张沙都走了,不一会大家都在棺材铺门口外集结,还有孟天和茅一清还有茅一清带来的一个小道士矛灵,孟天其实特别担心有人会因为这场从林子里引出的火而死亡,如果这次没有伤亡,其实这个消息对于张沙来说也是个好消息,在怎么说这些兵也是他的兵,这年头自己损兵折将只有傻子才会这么做的,张沙这个老精明,应该早就想到这一点了。

    张沙他们来到了这个鬼巷海拔位置全村最高的位置,其实鬼巷以前不叫鬼巷,以前叫福寿村,可是后来全村死的死跑的跑,整个村子里都没有人了,村子里几乎每个染病的人都会突然休克,因为没有粮食肚子饿得要命,有的就被活活的饿死,肯定有人会说,政府呢政府在哪里,难道政府不管吗?说道这里想必看到的人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可是有什么用,还不是没有人管,那福寿村简直是爆发癔病的地方,政府的人哪里会有这么高的觉悟,真的非常少见,久而久之这个村子就变成了空无一人的**,被外界的人统称为鬼巷,鬼巷就是由此而来的。

    张沙看到眼前混乱的情况,说:“赖鸿运你小子这次终于他娘的靠谱一次,值得表扬啊”这赖鸿运也是给杆子就往上爬的人,说“沙爷,你千万别夸我了,再夸我心里真过意不去,你说我赖鸿运,何德何能受到您的夸奖,实在是让我受宠若惊啊。”

    张沙说:“你小子真是说你胖你就喘啊,你今天总是说没用的,也不要个脸,现在我打的地方还疼吗?等这次回去去大医院,让漂亮护士给你换换绷带,都说这大医院治病,要以我说还是漂亮的护士小娘们比较治病,要是那次老子我受伤了,即使是醒了我也装作没有醒,因为以前我看到过,这护士小娘们是真他娘的美,有伤员的话人家就会小心的伺候你,这次就这么决定了,回去送你去,我这样做不是为了别的,只不过是换来一些心安理得,好不好啊。”

    赖鸿运说:“好,既然沙爷都这么说了,我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那这林子的火该怎么办,不知道是怎么才造成的,我觉得肯定是人为,人为的可能性极大。”张沙说:“你为什么这么说,你说这应该是人为的,但是抓贼抓脏抓奸抓双,既然你这么说,就应该说出一个满意的合理的解释,如果解释不好还是不能完全相信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