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孟岩川的传奇往事
    赖鸿运说:“沙爷,我都已经这么和你说了,你难道还是不明白,我怀疑这林子里有人,而且还不止是一个人,他们肯定是故意把林子给烧着的,您也可以不相信我,但是在我醒来的时候在哪棺材铺门口看到从远处走来的一个放羊娃,他一个人赶着一大群羊,您想想奇怪不,这整个福寿村的人全部都死光了,就算有活着的人,也是不会再回到这个村子来了,而且他看我的眼神很诡异,他还对这我笑,可是就在我一眨眼的工夫,那个小男孩就不见了,紧接着那一大群羊也不见了。”

    张沙说:“要是凭你这么说的话,我到还可以慢慢的相信你,不过你说你看到了一个诡异的孩子,不说别的你看看全村上下,除了我们哪里还有别人,如果你不是眼花了,那就极有可能看到的不是人而是鬼。”赖鸿运说:“就算是鬼,我觉得那么小的孩子应该也不是一个恶鬼,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张沙凝望着远处的林子淡淡的叹了一口气,说:“你们都别怕,今天的天气虽然比较阴沉,但是今天并没有风,火势现在也相对减弱了,肯定烧不到这里,现在咱们的任务很艰苦,就是好好配合茅道长消灭那两具僵尸,你小子也不用想太多了,我知道你现在想回家了,我可以答应你,等这次回去老子就答应让你回家,你看中不?”

    这个时候的赖鸿运因为看到了鬼,心里变得很忐忑不安的,听到张沙冷不丁的突然说出了这句话,惊讶道“沙爷,你说的真的是真的吗中,当然中嘞!”看到赖鸿运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露出了满脸的笑容,张沙说:“老子就知道你这个兔崽子心里在想着什么,等这次回去便依了你的要求。”赖鸿运急忙下跪,说:“多谢沙爷!”张沙说:“你怎么还下跪啊,你这样让外人一看还以为我现在还兴满清封建贵族的那一套呢,你可不要给我胡乱的扣屎盆子。”

    茅一清和孟天的父亲也算是旧相识,所以和孟天也很熟,他们两个都在那个镀上金边的大棺材上看到了四位数字,从左到右依次是5、6、9、2,张沙第一次也看到了那个棺材,只不过没有看到棺材旁边的那串数字,经过茅一清和孟天在私下里的商量,最终决定还是将这口棺材上刻有数字的事情向张沙说明,以免他日后发现产生信任之间的分歧。

    孟天把棺材上刻有那数字的事情和张沙一说,张沙大皱眉头,说“现在真是发展的越来越乱了,看来有可能不知我们来过这鬼巷(福寿村),这福寿村别看背靠大山,其实很多人都不懂,这条大山就是一个十足的龙脉,有龙脉的地方肯定有大墓,如果有人还来过这,要是盗墓贼也就罢了,不是的话就远远没有单纯倒斗的这么简单。”

    孟天从裤子兜里面拿出了一个青铜钥匙给张沙,他拿起那把青铜钥匙,突然脸色一变,咦了一声“这不就是我所捡到的钥匙吗”

    孟天一看张沙好像知道什么事,忙问,他从上衣军服的口袋里拿出一个东西,递给孟天,孟天一看竟然也是一把青铜钥匙,大概和他的那把大小差不多,应该也是一样的,不过做工都是属于上乘,就连一把钥匙做的都非常细腻,孟天在脑子里仔细的琢磨着,这一只青铜钥匙和他的那把青铜钥匙如出一辙,唯一感到美中不足的就是,张沙那把钥匙头上镶着一个红色的宝石,因为他这个是镶上去的,粘得非常牢,可是孟天的这把并没有宝石,只是光秃秃的一把钥匙,孟天一看就知道了,说:“这应该是开棺的钥匙?”

    张沙点了点头,孟天一看挺吃惊的,他一开始只以为那只是一把普通的钥匙呢,一般这些古董钥匙都没有多值钱,可是没想到这次竟然两个人同时捡到了两把一模一样的钥匙,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缘分吧,可是既然张沙说这钥匙是用来打开棺材的,就不可能是空穴来风造成的,虽然两把钥匙都有污垢,看样子时间应该很长了,是很难清洗掉的,不过应该会有很大的价值吧。

    孟天很迷惑,在自己以前的记忆里,家族里面也从来没人听到过或者是提起过,也没有倒过这种需要钥匙才能开启的棺材,然后继续向张沙问道:“你难道以前真的倒过这种斗?”

    张沙点点头,说:“只有那一次我参加了,现在想想我真的是后悔啊,我根本不该去趟那把深不可测的混水,要不我也不至于回来就剩下了半条命的模样,那次紫辉山八雄也全部都参加了,当然还有你二叔孟岩川。”

    二叔孟岩川的传奇故事,孟天倒是知道那么一点,当初二叔并没有现在的那么大的官,也没有现在这么霸气,以前也是一个风流的英俊少年,当然那个时候孟天刚几岁,还什么都不知道呢,都是听管家孟铁偷偷的跟他讲的。

    孟岩川以前喜欢一个女人,可是这个女人却是怡红楼的头牌,听说他们还是在大街上认识的,那女的叫凤柔,听说是个挺文静漂亮的女孩,她知道二叔是个当兵的,二叔和她好了有三年,这个叫风柔的女孩虽说是这里的头牌,但是人家多年是卖艺不卖身,自己的身子还干净还清白,后来突然就听说这个女的失踪了。

    其实孟岩川早就打算好了迎娶她过门的,女孩子总干这个本来就不合适,虽然他明白她是清白的,不过,在一天的晚上大概是被一个日本浪人羞辱了,之后就再也看不到风柔的身影,不过风柔在临走之前给二叔留了一封信,这封信慢慢的讲述的是离别之情,告诉二叔不要再等她了,他的身子已经不清白了,已经脏了,自己已经配不上他了。

    只看到二叔像一个榆木疙瘩一样,天天夜夜买醉,再也无心别的事情,特别伤心特别伤心的,后来也就渐渐好了,渐渐的淡忘了,可是之后孟岩川的手下打听到了日本浪人居住的地方,那是一个日本酒馆,那里面住着有十几个日本浪人,孟岩川心中刚刚逐渐平复的怒火一下子又被激发了出来,孟岩川即刻带兵平了这个小酒馆,那是几个日本浪人包括曾经侮辱过风柔的男人,全部在大街上给处决。

    把那个日本人的头割了下来,拿到了风柔的坟前祭奠,也算了了二叔的往事,不过据说后来二叔被日本指控,日本人就想要他这条性命,二叔只单单的说了一句话,侮辱我的女人,他就该死就该下十八层地狱。

    可是最后这件事被苏北红给平了下来,可见苏北红能把日本人的事给他压下来,看来也不是个简单人,其势力也不可小觑,孟岩川自此之后也为他马首是瞻,这是孟天小时候发生的事情,孟天也记不太清楚,虽然每次和孟天和二叔在一起待着的时候,好像想讲出来的样子,孟天心里虽然很想知道,但是也不能突然问二叔以前的事情,就怕问了之后二叔会不高兴,随后心情就变得不好了,如果想听的话只能听他自己说出来。

    张沙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那个时候我和他我们都还年轻,其实我们当初都是怀着一颗雄心壮志的,刚开始当土匪的时候,就想着当当官,想好好感受感受那样的感觉,可是当以后终于当上了,就没有以前渴望的这种感觉了,其实我不怕你们笑话我,我张沙以前就是我们村村头蹦爆米花的,不管咋说也算是一个手艺人啊。”

    “其实我以前从来也没和我的兄弟们说过,我也没想过要瞒这他们,大家都很要好好发展,在我们兄弟几个人结拜之后,大哥刘青云他们说紫辉山古墓多宝贝也多,都想着从古墓中多得些金银财宝,让我也跟着一起去,我也跟着去了,只是没想到,”张沙淹了一口唾沫顿了顿,好像不太记得起那件事情,“只是没想到,那墓里面的东西真的很诡异,我们在场的八个兄弟和两个土匪小兄弟都被吓了一大跳。”

    茅一清也在一旁听着,孟天很感兴趣的问道:“那您看到的应该是什么东西?”张沙说:“那件事情算起来那应该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其实一开始我们兄弟几个人有好多都没什么倒斗经验,不过有些武功那是真的,而且不缺的还有胆子。

    其中以前真正是倒斗行家的在我们八兄弟中就有三个兄弟,就是大哥刘青云、二哥苏北红、五哥孟岩川,五哥就不用说了,你们孟家可是世代盗墓世家,有本领那定是自然,可是当年我也是年少轻狂在他们面前夸下了海口,说自己如何如何了得,于是就跟着他们下了一个辽代皇帝的墓穴。”

    “可是我一开始根本不知道,去哪个墓还必须需要坐船去,我们包了当地两艘渔船,花了一天的时间,到达了一座孤岛,这段海域还比较凶险,也是我们几个胆子大,现在正是涨潮的时候,我往下去一看,几乎惊呆了,只见海里翻腾这很多条鲨鱼,那鱼真大以前没看到过,以前还天真的以为,把这条大鲨鱼抓起来,得可以吃多少天啊,这鲨鱼异常的凶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