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惊现鬼巷乱葬岗
    孟天说:“那大哥,你们兄弟八人到了这个孤岛,那这个孤岛到底有没有所说的辽代大墓啊。”张沙说:“废话,当然是有啊,如果要是没有的话,谁会傻了吧唧的坐船跑到那么远的孤岛上去,你也不要管我叫大哥了,这要是从你二叔哪里论辈分的话,你得管我叫一声八叔呢。”孟天一听张沙这么一说,说道:“好好好,八叔,那个你继续讲吧。”

    张沙说:“那次其实除了我们八个兄弟,还有两个人,一个是我的女儿张彤和冯可铁的儿子冯兴邦,我们是十个人去的,这冯兴邦据说是从日本的陆军士官学校毕业的,在军队也有自己的背景,他从小和我的女儿一起玩到大的,也算是情投意合的青梅竹马,也是不辜负他爹冯可铁望子成龙的那颗心啊,也终于学成归来,当然了还曾经对我闺女许下了学成归来,娶我闺女过门的。”

    孟天说:“原来八叔您还有一个女儿啊,那之后怎么样了,两个人是不是顺利的结为夫妻了?”张沙说:“要说这冯可铁也不是个善茬,他儿子多年前求学日本,和我家闺女立下了婚约,他儿子从日本留学归来,到了国民政府也走马上任了一个官职,冯可铁还看不上我家闺女了,我闺女在家中就等着他回来好成亲,可是谁成想这小子竟然带回来一个日本女人,还说是日本天皇的亲戚,而且还说这是他的老婆,这可就给我气炸了,想让老子的闺女给他做小,他还没那个本事,你说是不是啊?”

    孟天略微尴尬的点了点头,张沙又接着说道:“那冯可铁的背景和我的背景那是完全相同,他儿子冯兴邦以前就是个土娃子,要不是他爹把他送到日本,到现在肯定也是个土匪,即使是穿上那件皮,也拜托不了土匪透出来的野性。”

    “土匪他们凡事都先考虑一个利字,看人也是从利字出发,毕竟我也是土匪出身,张彤就不一样,她也是留洋回来的,思想比较开明,对于倒斗主要不是很感兴趣,再说当初我闺女要是知道冯兴邦这个王八蛋,那么的花心,当初我就不能让我们张彤和冯兴邦这小子好,所以当初她知道这件事,她首先考虑到的是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再怎么阻止都无济于事,所以以后的事怎么发展,就随缘吧,当时她就想劝我别生气。”

    孟天说:“那你怎么做的,有没有生气啊?”张沙说:“一看你都不懂,冯可铁他们一家想悔婚,我张老八可不是谁想欺负就欺负的了的,我就带着兵马去他的府上了,之后我见好像没有回转的意思,就想这不如开火吧,可谁料想二哥苏北红来了,他身为张家界布防区的最高长官,有权利命令我们所有人,我也就放了冯可铁一马,可谁料想竟然是冯科铁这个背信弃义的小人干的,他偷偷的让下人去给苏北红报信。”

    孟天说:“八叔,没想到冯可铁还挺怕你的,要不他为什么把苏北红叫来给他助阵。”张沙说:“不瞒你说,你这次可真的是理解错误了,冯老三会怕我张老八,这肯定是不可能的,那次我去他家的时候带了有一个加强连的兵力,他家里那才几个兵啊,如果他家里有很多的兵力的话,肯定就敢和我一起火拼,冯老三你可就不知道了吧,他可是一个老奸巨猾的人,从来不错对自己不利的事情,我对他可是最了解的了,再说了,苏北红和冯可铁可是有这血海深仇,怎么还会帮他呢。”

    孟天听的云里雾里的,也反应不过来,此时一旁的茅一清张嘴说话了,说:“张军爷,你可知道当年张家界的八盗门?”张沙说:“哈哈,八盗门当然知道了,我以前可就是八盗门的。”茅一清说:“那军爷可曾记得在二十多年前,八盗门这个组织有没有合作进行过倒斗行动,之后倒斗完成之后,八盗门最高的领导者宣布解散组织,二十年后的现在八盗门都隐藏避日,生怕有什么灾难落到自己头上似的,您不会不知道吧?”

    张沙听到他说脸色变得阴暗起来,冷冷的说道:“你到底是谁,怎么会知道这么多的事情。”茅一清说:“我是茅山派掌门弟子茅一清啊,这八盗门的传奇在张家界那谁不知道啊,这八盗门可算是一个比较大的盗墓组织了,当年我也参加过那次行动。”张沙说:“什么?当年你也参加了,我怎么不知道。”茅一清说:“你激动什么啊,当年八盗门到我茅山派来求取灵符,这灵符可是我给他们的,我这应该也算间接参加了吧?”

    张沙听到之后便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说:“原来是这样啊,当年八盗门还是属于鼎盛时期,八盗门分别为八大家族,传说这八大家族神通广大,各有各自的倒斗绝活,当年八盗门的统治者是一盗门苏家,当年的领导人是苏北红的爸爸苏淳,其实苏北红还有两个兄弟,也都是两把倒斗的好手,也各自有自己的绝活,到了挑选继承人的时候,但是苏淳却有点犯了为难,因为他一想到三个兄弟都会因为继承人的位置互相残害,就很不自在,但是他的夫人还是很有办法的,就是让三个儿子公平竞争继承人的位置,不过最后还是苏北红获胜,当上了八盗门统治者之后,虽有人看他不满,但也都是一些敢怒不敢言的酒囊饭袋之人。”

    茅一清说:“军爷所言极是,可是你知不知道苏北红在八盗门立威一事你可知道?应该是在苏北红当上继承人的当天晚上他翻来覆去琢磨了一宿,他从来没当过家,只会倒斗又在苏淳面前夸下了海口,说只要他当上了苏家继承人,八盗门不会乱,他想了想,想在这八盗门立威也很简单,自己没有父亲苏淳的威信,新官上任三把火,这三把火一定要烧的旺,而且要和自己的父亲管理方法要完全不同,完全不同的话就是要改革,他那点微薄的经验完全没什么作用”

    “他回忆了父亲在管理八盗门所发生过的事情,主要是赏罚分明,八盗门它是由八个不同的大家族组成是,苏北红琢磨了好几天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这个办法就是杀一儆百,只有杀一儆百才能有效震慑其他的门主。”

    张沙说:“没想到茅道长懂得还不少,就连我八盗门的事情都了解的很清清楚楚,一看你都不是一般人啊,你说你如果要是一般人的话,这些东西你怎么会知道,而且还很关心而且也很了解,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总感觉你的身份绝对是不简单,如果你不便说的话,我也不再过问,也许你是真的有难处呢也说不准。

    孟天也知道看这个样子估计张沙怀疑茅一清道长的身份,不过从小的时候自己就认识茅一清,茅一清看着慈眉善目的,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坏人,为什么张沙会如此的怀疑他呢,这让孟天也感觉到了万分的不懂。

    孟天他们发现那边林子的火终于熄灭了,不过那滚滚的黑烟还是那样依旧升起,孟天他们正坐在小土坡上,他的手一扶着地面,发现在地上露出了一个白色的东西,孟天往下拔了拔土,看到了那白色的东西竟然是露出来的白骨,他们现在所待的地方,原来肯定是一个埋葬死人的乱葬岗,后来被填平了,要不这周围不能有这么多的白骨,可是让孟天他们想不通的是,这四周如果是乱葬岗的话想必肯定是,埋葬的都是福寿村的村民,那片区域也挺大的,虽然是偏僻一点的地方,不过那肯定就是埋葬点。

    孟天越想越有道理,顿时觉得信心十足,不过还是心中充满疑惑,那些人如果都染上了麻风病,那么谁替他们好好安葬尸首,而且村子里面还有许多的棺材,而且那些人为什么死后不装入棺材,而是直接整个尸首下葬,究竟是另有隐情还是有别的风俗习惯,当然了这些孟天都不知道,更加的感到不知所措。

    接下来,他们打算继续部署抓捕僵尸的行动,茅一清也让茅灵把所有对付僵尸的法宝贴身带着,看来这次是颇有真的要大干一场的意思,别看这福寿村又名鬼巷,但是这个村子可是不算小的了,相信所有人看到还都以为,福寿村只有一个小巷子那么大的地方呢,不过这个村子里到处都是摆放棺材的地方。

    孟天都惊呆了,心说乖乖,不知道后院那个斗里面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大人物,看样子还真不简单。如果贸然下去的话就怕是一个凶穴,如凶穴不如入吉穴,入了这凶穴可是凶险万分的,弄不好小命都要搭在这里面。

    大家一起制定好了抓捕僵尸的方法,所有人都准备着晚上,他们围在一起,吃着身上带着的干粮,张沙给孟天他们仔细分析了后院地道古墓墓葬的结构,墓葬最怕水这是真的,现在不知道地道里面会不会进水,如果已经进了水,那必定会破坏墓葬风水和墓葬的整体结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