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泣不成声的苗林
    茅一清让张沙的士兵,用红线织成了一个巨型的大网,说这个大网是留着抓捕僵尸所准备的,而且还准备了很多的糯米和朱砂还有些许的黄纸,黄纸肯定是留着画符的,告诉大家晚上的时候就都躲在这棺材铺里。

    不管听到什么也都别贸然的冲出去,即使大家都有枪,但是这两具僵尸就如行尸走肉一般,而且还是两个刀枪不入的畜生,出去的话根本就占不到一丁点的便宜,弄不好而且还有可能会遇到巨大的麻烦,而且还有可能会丢了自己的那条小性命。

    张沙的那些士兵哪里会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也不知道这个僵尸到底是长个什么样子,不过大家都听茅一清道长讲的那真叫一个神乎其神,茅一清正和自己的弟子茅灵准备这次需要用到的法器,张沙听到之后没说什么,不过脸色上增加了几分凝重,只是静静的点了一袋烟,慢慢拿起烟杆子有滋有味的抽着。

    现在刚刚只不过是傍晚,距离到晚上最起码还得有好几个时辰,孟天走到了张沙的面前,递给了张沙一些食物,可张沙却只是摇摇头给拒绝了,孟天也不能理解为什么给他食物他却不要呢。

    孟天说:“八叔,你怎么了,你为什么不吃啊,难道不饿吗?我看出你的脸色很难看,到底是怎么了。”张沙说:“我不是不吃,是因为我真的感觉不到饿,我脸色不好看,是因为我总觉得茅一清的身份绝对不一般,我有些怀疑他。”

    张沙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是看着茅一清说的,这两个眼睛盯着两个眼睛里面透出来了慢慢的质疑,孟天看了看茅一清,只觉得这狠正常啊,没觉得哪里透着不对劲。

    孟天和张沙两个人在离他们有很长距离的地方,茅一清他们的地方,孟天说:“八叔啊,可是我怎么看不出来啊,这个茅一清道长我只知道他是茅山派的掌门弟子,他一直以降妖伏魔为己任,反正我是不能相信他是坏人。”

    张沙说:“孟天,你在我的眼里还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孩子,我怀疑他并不是没有根据的,他一个茅山派的弟子,为何知道张家界八盗门的事情,张家界八盗门就算大家都知道,也没有什么不符合情理的,可是他为什么知道八盗门内部的事情,而且还有八盗门在二十年前发起的那次倒斗行动,那次倒斗行动可以说堪比八盗门史上最大的一次倒斗活动,这样一看可不是有一点半点的可疑了,你仔细琢磨琢磨是不是啊?”

    孟天听张沙这样说,就觉得说的也很有道理,要是茅一清真的包藏祸心,这对他们肯定都是有很大很大的打击的。张沙说:“孟天啊,那小徐咽气了吗?一会让苗林来找我。”这小徐因为伤口腐烂的比较严重,和苗林说完了最后的遗言和嘱咐,所以没有多大会就咽气了,可是就是到死也没能把双眼闭上,两个眼睛睁着怪吓人的,还是苗林把他的双眼给闭上了,孟天找到了苗林,这时候的苗林哭的那叫一个痛不欲生,嗓子都几乎要哭哑了。

    可以说是悲痛的泣不成声,就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将小徐给下葬了,孟天去找苗林告诉他张沙找他有事情要说,要回去的时候孟天好好安慰安慰了苗林,告诉苗林一会到张沙面前不要再哭,即使再想哭也得在心里面慢慢的忍着,张沙这个人也是暴怒无常,要是把他给惹得不高兴了,他豁出去了今天也一定要把他给毙了,如果要是把他给哄的高兴了,说不准以后这个人就站在升官发财的地方,可以说特别多的现大洋正在和他招手。

    孟天把苗林给带了过来,张沙就说道:“来了,怎么样啊,小徐的尸首都给安葬了吗?”苗林站直了身板给张沙敬了个礼,说:“报告长官,内个我已经把小徐安葬好了。”张沙说:“用什么安葬的,小徐临终的时候怎么说的,都说了些什么遗言啊?”

    苗林说:“长官,小徐是用草席入土的,他临终前说让您这次任务完成之后,让我拿着他的抚血金,放我回家好好替他给他的老母亲多尽尽孝道,好不枉在这个世界上做了一回人子,我也答应他,照顾他的母亲,如同对待自己的母亲一样,毕竟是我把他带出来的,而且还没有把他给完完整整的带回去。”说到这里,苗林就又开始大哭了起来,这个赖鸿运在一旁看着。

    赖鸿运说:“苗林,你怎么又哭了啊,而且还是当着沙爷的面前哭啊,你怎么这么不懂事情啊。”赖鸿运刚要把苗林给赶出去,张沙挥了挥手。

    示意让赖鸿运住手并退下,赖鸿运见到这个样子也就停下来了手,继续站到了一旁,赖鸿运说的话都敢不听,可就是专门听张沙的话,而且张沙他有时还专吃赖鸿运的话,所以有很多人都说,他们两个就想是一个冤家,都是互补互成的。

    张沙说:“苗林啊,我也知道你们不容易,等这次任务完成了,你就带着小徐的抚血金还有你的退役金回老家,我承诺给小徐的抚血金将是五倍,你的退役金将是两倍,这样你就可以好好的照顾他的老母亲和你的父母了,我能做的只有这些了,之后的我也帮不了你了,反正你要记住这句话,人死不能复生,凡事都要有个循序渐进,节哀顺变!”

    苗林双膝跪在了张沙的面前,说:“长官,你就是我和小徐的大恩人,小徐他肯定在九泉之下都会记得你的好的,感谢您的大恩大德。”

    张沙见状急忙站起来把苗林给扶了起来,说:“你怎么下跪了,其实我做的都是应该的,毕竟老人家把小徐拉扯到大也不容易,现在他的儿子没了,用着些钱能换回些什么的,只不过能换自己一个心安理得罢了,你先过去吃点干粮吧。”

    苗林擦了擦眼角的泪滴,随后在赖鸿运的搀扶下过去了那边,张沙淡淡的对孟天说了一句话,说:“苗林这孩子也不容易,他和小徐是从一个大山沟走出来的,虽然日子过的很苦,但是最后也挺了过来,然后两个人参军,到了我的手下,也都是一腔热血的,我张老八从下无父无母,是一个孤儿,是我们村的一个瞎婆婆把我这个没爹没娘的孤儿给拉扯大的,其实你别看我现在这个样子的,很威风似的,我这也是被生活所迫。”

    孟天点了点头,表示很无奈,张沙说:“等我长大了,长大有十八岁了,瞎婆婆也因为家里穷没钱看病,就活活的给病死了,这是我一生的心结,我们村里的人都看不起我,在瞎婆婆死后,我虽然在村东头蹦爆米花,可是也没有一个人买,就算有一个半个的人买,也挣不了几个钱,就打算这不敢这个了。”

    孟天说:“哦,八叔,你不干这个蹦爆米花了,之后去干什么了。”张沙说:“不瞒你说,我从小的时候水性就很好,村里边又和大海相邻,村里面的渔民都有很多出海打鱼的,所以我就想着和他们一起打鱼,可是村里面的人,没有一个肯看得起我,谁又肯带着我出海打鱼呢,村长的儿子也瞧不起我,上次我去问村长能不能带我一起出海打鱼,村长还没动嘴说话呢。

    他的儿子刘明说:“你这个小子还配和我们一起打鱼,这辈子你也不用想了,你这个狗杂种。”

    可是就连当初的张沙万万没想到,就在这之后过了几个时辰,海面上卷起来了一场巨大的风暴,这海水不断向下退下去这么多,这一天之后,村长和他的儿子刘明出海打鱼之后,就在也没回来,村长的老婆还以为是船出了什么为题呢,可是村里面的人都在疯传,说村长父子两个肯定是被龙王爷给带走了,村长的老婆也意识到了恐怕不是很乐观。

    刘明对我说的话恶语相向,他爹说的话虽然看上去比他显出已经十分的委婉,但是张沙看他的表情,分明是看出了自己遭人嫌弃的表情,过了几天海上漂来了两具尸体,这两具尸体正是多天前出海打鱼的村长父子两人,村里的这些人不管是老爷们还是娘们都没见过什么大世面,一个个都吓得面色发白,有几个小娘们都哭了起来。

    村长的媳妇也知道了消息,急忙拎这自己的小儿子走去海岸边上,村长的老婆拉着小儿子的手,小儿子发现她手心里面都是汗,知道她也很害怕,那个时候村子里面也没有处理过这种事情,但是以前虽然也有在海上遇难的。

    但是都不会顺着海水给冲过来,虽然村子的人都很慌乱,还有什么说的龙王爷发难了,他们这个村要不得安宁了,心里素质非常之好,可是不得不说的就是村长的老婆,当时她就时刻提醒这自己,不要乱,自己要冷静,如果一乱那就真的稳定不了慌乱的局面了。

    她清点了一下村里的人数,可是她怎么也想不到,那天出海的人都不少,为什么只有自己的丈夫和儿子遇难死了,这是让她不能接受的,他留下了一共是十个大老爷们,让他们今天晚上在河岸上看护这两具尸体,到那天给他们发钱,当然大家都会抢着干了,随后就拎这自己的小儿子回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