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张沙早年间离奇的往事
    孟天说:“那十个人就真的留在岸边看着那两具尸体了,我以前听我二叔说过,说这个港口或者是河岸边上到了晚上也是可邪乎的,也有可能发生什么常理解释不清楚的事情。”张沙说:“你二叔说的挺对的,河岸上是经常发生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比如我那晚也遇到了比较邪乎的事情。”

    孟天说:“啥!八叔,你不是和刘明不对付吗,那你怎么还留在了哪里看护他的尸首。”

    张沙说:“这你就不懂了吧,我和那叫刘明的人是不对付,可是谁会和钱有仇啊,我恳求村长的老婆让我一起和他们在一起看守村长和他儿子的尸首,一开始村长的老婆根本就不允许,她一开始就知道我对他们一家人心存介蒂,还怕我对他们家死鬼父子的尸首,做一些什么坏的事情,之后在我不要脸的死磨硬泡之下,也终于同意了,随后从十个人变成了十一个人。”

    这一群人都是村里的青壮年男子,这河岸之处到了晚上阴气就变得越来越重,这群人也挺好的,最起码他们没对我翻起了白眼,也没有对我进行侮辱,而且这海岸之上湿气比较大,还给我送来了一碗烧酒和一个鸡腿,我有滋有味的大口吃了起来。

    他们则在一旁聊起了天,谈了半天谈起了村长的老婆,说这个村长也真是个短命鬼,家里有那么一个丰满的老婆,可真是可惜了,张沙则淡淡的从一旁说了一句,不就是胸大屁股大吗,有什么好的。

    这可给一旁的人给逗得哭笑不得,这几个人都差不多成家了,都有了媳妇,有的则还有了孩子。

    旁边的一个尖嘴猴腮的大哥,冲着张沙就说道,你小子睡没睡过女人,一看你就从来没睡过女人,你看那个男人他不喜欢胸大屁股大的女人啊,屁股大的女人可是能生男娃的,咱们村可就只有村长的老婆风韵不减当年啊,要是能让我和她春晓缠绵一晚,就是让我精尽人亡我也愿意,这才叫做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

    刚说完这句话,就引得大家哄堂大笑,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海岸上竟然开始起风了,这大风真心刺骨的冷,这风挂了有好一阵子,终于慢慢的逐渐开始停了下来,这一停下来不消说,可是就在这时候出现了难以置信的怪事情。

    他们这十个人也都是出海打渔的,他们十个因为感情很好,就组成了一个小队,他们同一天同一时刻一起驾船出海打鱼,回来打回来的鱼都是十家平均分,这么多年来就没因为分鱼产生过什么纷争,一直以来都是十分的和睦,反正也多亏这十家的队长大哥吴明义分配的好。

    吴明义可是一个老实人,所以村长老婆才比较信任他,所以才让他们十家在这里看护丈夫和儿子的尸体,这海岸上以前就发生过稀奇古怪的事情,就比如谁家死了人,都是明天再举行葬礼,这是张沙他们村历代的这个地方的习俗。

    以前也有出海打鱼被淹死的,家人只是用草席先草草的盖住尸身,然后等第二天早起的时候,再来取回尸首将死者安葬,因为已经死去的人,还是尽快安葬为好,因为人们都知道有人死入土为安的道理。

    等到天亮早起的时候,死者的家人想来到河岸取回死者尸首的时候,不免的感到头皮一阵发麻,一阵大喊的尖叫声,划破了农村早晨的寂静,甚至大大的掩盖住了公鸡打鸣的声音。

    全村的人不管是大姑娘还是小媳妇,全村的人都来到了河岸边上,看到眼前的这一幕相信会让很多的人,感到后背冷的能起一身的鸡皮疙瘩,也可以脑补想象一下,当初发生的事情有多么可怕。

    眼前的这具尸身身上的肉好像已经被什么东西给啃食过了,而且尸身血肉模糊的,甚至脸部都被啃食的看不到原来的模样了,身体结构的骨架也排布的错乱,和昨天摆放好的完完整整的尸首截然不同,那简直就是可以分出天壤地别的差别。

    那时候的人还相当的比较迷信,而且还是农村人迷信的比较厉害,不像现在什么事情都可以搬出用科学可以解释,而且还可以分析出整篇整篇的长篇大论,可是还别说,这样发生的事情科学真的根本无法解释,只能说出猜测是被某种动物啃食的,这也许就是当代科学解释不通的地方了吧。

    过了一会的工夫,风浪停了一会,吴明义吃了一大惊,如果平安无事一个人都没有少,他都可以理解,但是凭空中多出两个人来,真的是太匪夷所思了,他以为是自己喝多了才数错的,回过头来自己睁大了自己的眼睛重新从头到尾的数了一遍,自己是第一个,尖嘴猴腮的瘦猴第二,然后依次下去,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第十一是张沙,第……

    数着数着也不敢再继续数下去了,他突然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他已经看到了突然多出来的那两个人,那两个人就躲在了后面,身影时而清楚时而模模糊糊的,连容貌都看不太清楚,肯定这里面有猫腻。

    吴明义不由得开始冒冷汗。他也不是害怕什么鬼神妖怪,经常在这地方住着,有那个人还没遇到过一两件灵异的事情啊,吴明义又仔细看了看那两个多出来的人影。

    不过话又说回来,吴明义怎么看都觉得那两个人影,特别像死去的村长和村长的儿子,难道这是他们两个人的鬼魂?可是为什么他们两个的鬼魂会在我们的身边?他看了看那两具的尸首,那两具尸首就好好的待在那块空地哪里,已经全身盖好了草席。

    吴明义摇摇头清醒清醒,心说自己这个榆木疙瘩脑袋还真他娘的迟钝呢,这么长时间了这两个人就跟在我们几个人的后面,竟然半天都没有发现,现在这个情况,谁都指望不了,唯有静静的等着看看村长他们两个有没有什么怨气,就是别对他们几个人不力就行。他知道大家都没发现也没注意,只能自己暗中慢慢观察好,这件事情也藏在了心里,也没说别的,怕告诉他们会让他们心惊肉跳的,再说这样的话也会扰乱军心。

    那第十二三人一动也不动地站在那里,吴明义看见村长和村长的儿子径直向他走了过来,也终于意识到了有什么不对劲,急忙攥紧了拳头,虽然他觉得遇到了鬼的话,也没有什么用,但是他一动,那两个人也突然一动,就从他的身边走了过去,都瞪着两双死鱼一样的眼睛。

    吴明义又突然地被吓了一大跳,往后退了一个踉跄,之后在他回头想看看那个人还在不在的时候,那两个人已经不见了,就好像突然蒸发了一样,这个时候的吴明义可是被吓得满头大汗的,他也发现自己发现那两个人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动作是很奇怪的。

    今天在给村长父子盖上草席之前的时候,吴明义看了看村长父子二人的死相,身体上没有一点的伤痕,不过肚子里灌了很多的海水,看样子应该是在临死之前收到了很大的惊吓,要不根本不可能看到一张面目狰狞的脸,应该是看到了难以置信的可怕东西。

    吴明义吓得面无土色,就想着站起来溜达溜达,不敢再待在这里继续休息,张沙连忙一把拉住了他,他对吴明义大叫,说:“吴大哥,你这是要去哪里啊,用我和你一起去吗?“

    吴明义冲着他摇了摇头,吴明义因为最近有一些琐事处理,舌头和嘴都有些坏了,在平时说话的时候已经显得出很吃力地样子,便慢慢和张沙说道,自己是先去骚泡尿,一小会就会回来的,张沙一听原来他是要去撒尿,也就不在继续过问了。

    吴明义转悠了半天,看都到了半夜大家竟然还有心情有说有笑的聊天,找到了一个墙角,脱了自己的裤子,就站在那个地方嘘嘘,这周围的墙面有很多的小眼洞,吴明义尿出来的尿水就往那墙里猛灌进去,吴明义这一尿,可给他尿的舒服极了,尿了这泡尿出去,减少了自己的一些酒劲。

    可是就是感觉自己的头比较晕,吴明义都不知道自己来来回回的转了多少个圈,只觉得这五脏六腑全部像被刀绞了一般的难受,突然一头就撞到了河岸边的船只上,撞到了一口什么坚硬的东西上,幸好撞的不算是很严重的,吴明义回了回神,猛的一抬头,竟然发现自己的头上冒出来了红色的鲜血。

    其他人都和他在差不多一定的时间,有几个人都恶心的吐了,那恶心就别提了,可是给恶心坏了,那几个身体素质比较好的还不大至于,连忙扶住了他们几个呕吐连连的人,可是说来也是奇了怪了。

    这怎么回事都是搞不懂,那些人吐出来的不是海藻就是手指头般大小的鱼,根本就没有多吃的肌肉,这可就不免让人想入非非了,自己今天也没有吃海藻和鱼,为什么会吐出这些东西来呢。

    正当大家正在思考的时候,大家看到吴明义光着膀子,往大海的中央处走去,任凭大家怎样呼喊,都好像听不到一样似的,张沙见状,急忙跑了过去一把抱住吴明义,可是吴明义依然不为所动,继续往大海深处挣扎着走去,就好像是中邪了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