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孟天回忆二叔的往事
    孟天知道紫辉山八雄个个都是狠角色,二叔孟岩川可也算是一个狠人,十几岁的时候就离开家出来跑江湖,这世上发生过各色各样的事情他可见的多了,刚开始进军队的时候,还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大头兵,想做一件什么事情,一般做事情都要仔细打算来打算去的,像上次准备和军队里刚刚认识的朋友吃饭,可是一开始表现的唯唯诺诺的,那些人有时候还觉得他实在是过于谨慎,像上次他拿了一些自己下斗盗来的古董,就是为了换一些钱,为上下左右都做好仔细的打点,可是正如他所料,果然百分之九十都没用上。

    没想到他知道和他交易的竟然是一个外国人,这件事情之后,就表现的特别的爱暴躁,把那个盛放着古董的箱子抄起来就给拿走了,那个等着想和他做交易的男人是一个外国人,那个外国人知道,要是想拦住他肯定是是拦不住的,就对着孟岩川喊了一嗓子:“孟先生,我今天可是真心实意要来买你的古董的,可是我还没有看到古董的样子呢,你欺骗了我,你以后自己要当心点!”孟岩川哼了一声算回答,就头也不回的走出了那家比较豪华一点的大餐厅。

    原来这个外国人是和孟岩川一起当兵的找来的托,这个当兵的名字叫做徐玮,那个外国人也并没有多少钱,这一身豪华的衣服都是徐玮给买的,他们两个本来是想坑孟岩川一次的,可是他们两个想破大天也万万没有想到,孟岩川这厮竟然一点都不往上面上套,看来也是十分狡诈的狠,正巧在这个时候这个豪华餐厅的服务员上来和他们结账单,看到这情景,徐玮笑着说:“你小子也太不给力了,我以为能成功呢,可是谁让他看你是个外国人扭头就走了,还白白浪费了这一桌子饭菜,重要的是还得我花钱。”

    徐玮看到那个服务员还站在这里,就感到有一些莫名的尴尬,他和那个外国人互相彼此看了看,徐玮也没办法解释,只好笑笑接过账单,一看,脸不由一黑,竟然要两百块多大洋,不由的暗骂:他娘的,这老小子就没有办成过的事情,连这些事情都搞弄不清楚,还要我费心费力忙钱忙后的,自己到底是图个什么啊。

    看这这张账单,徐玮可是有点发愁,这几天本来也没少花钱,本来外国人那老小子口袋还是很充实的,不过他的口袋里是存不了一分钱的,钱花得就像流水一样,而且这个外国人还喜欢往女人身上花钱,他尤其喜欢的就是中国女人,中国女人透露出那种高贵的东方女性美感,就算是女人也喜欢外国人西卡的,他非常舍得在女人身上花大钱,不过他很变态,在他花钱之前他就非常希望能在这个女人身上留下一些什么痕迹,就是那个女人要陪他过夜睡觉。

    西卡还比较爱行使非常比较老派的作风,说是老派作风,这几天他什么都没替徐玮办成,而且还厚着脸皮在用徐玮的钱,还说让他再借自己一点钱,赚了钱再还给徐玮,徐玮以前已经借给他许多钱了,如果再借给他,以后他又偿还不起。

    然后他在抖抖自己的屁股跑掉了,然后再扔下他跑路了,他该找哪位大哥去说理呢,他就想起这个事情来了,心说自己如果付完这次账,自己马上也要没钱了,付完了账,摸着自己兜比脸干净的口袋两个人一起从餐厅里面走了出来。

    徐玮心里很不痛快,拿出自己的钱袋子一看,他的心瞬间就凉了半截,他已经习惯用伸手即来的钱,每次花钱的时候也没太留心,钱袋子里面竟然只剩下了三块大洋,他们两个现在是非常的需要钱,在这个社会上,如果你没有钱的话,这将是一场很大的隐患,吃饭还是什么的干啥都离不开一个钱字,这西卡虽然花钱大手大脚,可是人家曾经以前也是大手大脚的。

    是美国的一个富二代,要不是家道突然中落,他也不至于突然走穴到中国来,这西卡到中国又是孤苦伶仃的一个人,只有徐玮这么一个要好的中国人,更在听到他是一名中**人之后,对他感到特别的崇拜,现在徐玮也不可能突然就把西卡给扔下来不管,但是光靠这么点钱肯定是不够两个人的巨大开支和花销。

    西卡这个外国人什么都好,就是有一点别人都无法忍受的毛病,这个毛病就是赌博,他的钱花销的会如此之快,则有一大部分是来源于赌博,现在最为麻烦的,是现在一张四位数的账单已经横在西卡的面前,他想和徐玮借钱就是为了把欠的钱先给补上,他怕欠的钱时间越来越长,能不能不被人打死这一关都有点难过,就一个劲的求我借钱给他。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我现在现金就只有三块大洋,要是他还需要可以先给他。他见我这几天付钱也爽快,笑了笑说:“没事,既然没钱,我就不老一个劲的冒犯你了,谁都有一个难处。”

    西卡说完这句话掉过头就走了,他一走我就火冒三丈了,想到的事情更多,他娘的这个西卡也真是,沾染什么不好,就沾染上了赌博这一手呢,这真是害人害己啊,这小子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一没钱就管我来要,我又不是他爸爸,也没有义务专门负责给他钱,他的父亲我认识,我的爸爸还和他爸爸是好朋友,这也是我认识他的原因了,不过即使自己心里生气,但是又不能给老头子打电话,打了估计得被美国老头子给骂死,这几年他家的生意搞的这么惨淡他已经很气悯了,现在还不学好,变得越来越不争气了,总说他也没有什么用。

    徐玮回到房间,正心烦意乱的烦着呢,突然在心里萌发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总觉得这军饷还需要等一段时间才能发放,现在自己的肚皮里已经快没有一点的油水了,而且在心里突然产生了一个比较冲动的念头,心说这几天看来要好好打算一下,天天整天混吃等死那样的活着也不是个长久的办法。

    他知道孟岩川也是一个倒斗的,他知道倒斗的盗墓贼在湖南长沙这块地方,他们又被称作是土夫子来了,要不自己就也学孟岩川倒斗。

    等倒出来的宝贝可以卖到古玩市场,可以卖出一个很高很高的天价,前提得是一个很好的宝物,然后就又有钱可惜吃喝嫖赌好好的潇洒一番了,这样在脑子里面一想倒也不算是浪费时间。

    徐玮想到这里就觉得非常有道理,他本来当兵就是抱着做一个大官来的,现在搞得了半天就还是一个小兵崽子,何必呢,而且现在,这事情还不能明目张胆着办,不然被人知道事小,被人给记恨在心里那才叫事情大呢,现在自己还在一家旅店里面住着,现在自己想的挺好,他就耐不住性子,就出了自己的房门。

    徐玮一边想着一边下到大堂去问服务员,这儿个地方哪里有像倒腾古玩的地方,那服务员非常热心,就仔细的告诉了我,说出门大道对面不远就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古玩市场。

    服务员把全部的事情都给我讲清楚之后,我就跟那位温柔的服务员小姐道了谢,我知道,服务员小姐对每位客人都是这么客气的。

    徐玮也听刚才的那个女服务员说过,那个她介绍的说哪里是比较大的各各年间朝代古玩古董制品的集中地,人很多,比较是鱼龙混杂,不过假货也不少,不少有人可以用赝品来以假乱真,不过那些被骗的都是不懂的人,懂这行的专家才不会被骗呢。

    我背着一个比较大的包袱,寻思着想马上退了旅馆的房间,然后直接去找这个古玩市场,遇到有的昂贵的古玩宝贝,这个东西可不是一般人能买得起的,有一些人甚至为了得到心爱的古玩,甚至不惜砸锅卖铁也要得到,可见整个古玩行业也是非常暴利的很那,以前的时候,徐玮听过孟岩川说过,他说这一套他可是是个老行家,没人能蒙的过他。

    现在仔细琢磨琢磨,他还真是个老行家,毕竟他就一开是盗墓出身,也算是一个比较厉害的人,孟岩川以前说过,他以前看过许多差不多一样的东西,这个东西基本上就是有价无市。

    一是很难有人肯买这么贵的东西,除非是老外,可这个东西又太贵了,有的人也会因为太贵的话而知难而退,他估计着,如果真有人想买,砸锅卖铁也是屁颠屁颠的非常之愿意。

    有他这些话在这里他也心里有底,就在那里东张西望,没走几步,突然就瞄见对面有一个小店,店门口柜台上放着一只青铜的麒麟兽,这麒麟雕刻的栩栩如生,一看就不是一般人所制作,麒麟可是祥瑞的神兽,以前只是在年画上所见过,我俯下头想看仔细点,这个时候我感到大吃一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