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青楼女子叫风柔
    孟天的二叔孟岩川,他的往事可是太多了,仔细说的话三天三夜也未必能够说的完,所以在这里就先不在继续往下说了。

    张沙说:“孟天啊,你可是一个倒斗的好手子,这次倒斗就全靠你支持了,早就听闻孟家摸金的本事那可是一绝,这座古墓一定是凶险万分,如果要是入这个墓穴无异于投身虎穴,这次倒斗成功出来的话,我一定要好好的奖赏奖赏你,绝对是不会让你白白的出力的,你好好的回报我我也应当好好的回报你。”

    孟天一听,心说鬼知道等以后出来到底会不会回报我,要是奖赏的话就真的不如给点钱财了,说不定翻了一番给我就当是回报我了呢,这些钱也可以拿来顺变潇洒一下子。

    不过已经比我预计的要好太多了,自己的心里还是很舒服,笑道:“我从小就对这地下的世界就比较感兴趣,我也不要求出来你回报不回报我什么,但是这个地道下面异常的凶险,虽说我倒斗的水平也算是一流,但是我也不敢保证自己能够把你们全部都给带出来,不过我也是会尽力而为的,所以要是有好的东西您要先可着我合适,要紧着我先挑选,您觉得行不行?”

    张沙笑了笑,说:“不瞒你说,我这辈子所见过的人,就特别佩服两个倒斗的人,这第一个就是苏北红,他绰号是苏疯子,疯子倒斗肯定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他倒斗可是特别猛地,也不管是什么技术还是什么的,总之就是胡乱的倒,能把宝贝倒掉手,而且还不计代价,这就是他倒斗的特点。”

    “他以前也给别人专门倒过斗,甚至为了多拿一件东西,他的头都受了很严重的伤,所以说,这东西倒出来不容易,那个人就在心里也要记得他的好,而且苏北红的眼神特别好使,换到现在怎么是一个大师级的鉴宝专家,有的人也都知道苏疯子看东西看的特别准,不管看什么古玩玉器还是瓷器的都是一看一个准的,所以许多人都非常愿意自己的好东西,拿给他让他好好的掌掌眼,而且他把自己是土匪的事情,隐藏的特别深,以至于那些人根本就相信不到苏北红居然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土匪头子,一个紫辉山响当当的二当家,而且好告诉了他们,如果要是谁下次有这种好东西的话,就别往别人家送了,直接送到他这里儿来,送的人要多少价,我都给你往上抬高点价钱,要知道,苏北红可是非常喜欢古玩的,他喜欢收藏古玩在一定时间里,甚至已经都达到了非常痴迷的程度。”

    他甚至是不太喜欢钱,可是却大大的有钱。因为他是土匪,再说后面还有刘青云做靠山,其他人不敢收的东西,他都敢收,他甚至不怕得罪一些什么人,苏北红这个人说起来,张家界的老少爷们他都是不得不竖起一个大拇指头的,他黑白两道通吃,在国民政府还有很深的关系,而且还是八盗门的最高领导者,所以说是城府极深的一个人。

    说完了苏北红,孟天就有些特别的想要知道这第二个让他佩服的人到底是谁,张沙看孟天有点着急的样子,忙说,“你别着急啊,稍微怎么这得让我喘口气歇会啊,我们我们这八盗门,别看我张老八这堂口铺子小,但是我做的都是一些军火生意,也就是白活白活枪支弹药的,也没什么太大的本事,就是不缺抢。”

    孟天一听,张沙的这口气还真大,俗话说的好,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这句老话说的还真一点都不假,看来这家伙手里头还是有一点家伙事的,要不他怎么敢这么猖狂和嚣张,忙说:“八叔,你不是知道的清清楚楚的吗?为什么一到说的时候你就一个劲结结巴巴的,闲话就少说了先快讲讲。”

    张沙站了起来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最后说道:“我就知道你小子喜欢听,所以我才放慢速度来给你讲的,不瞒你说,这第二个人还是你的亲人,刚才扯那么多那都是套你的,你先仔细好好的猜一猜,然后我在给你继续讲好吗?”

    孟天听张沙这样一说先是一愣,心里怀揣这一丝忐忑,张沙还说这第二个让他佩服的人是自己的亲人,孟天的心情一瞬间好到天上去了,自己左思右想,其实这也不用太往深了想啊,而且还说是自己的亲人还认识张沙,这在孟家除了自己的二叔孟岩川以外就没有别人了,孟天更加坚信自己的想法和立场了。

    孟天说:“八叔啊,你这分明是明知故问啊,我们孟家和你认识的,除了我二叔还能有谁啊,你说对不对啊?”张沙笑眯眯的说:“哈哈,你说的还真对啊,你们张家界孟家我除了认识你二叔以外,也就再也不认识姓孟的人了,你二叔到现在可是一个风流的传奇人物,我还是比较想讲他的事情的,因为你二叔是我非常佩服的人,给你讲讲吧,都讲出来的话心里总算能舒坦了。”

    孟天说:好了好了,说归说笑归笑你还是准备快点开始讲吧。”张沙说:“我和你讲的你二叔的事情也不少了,尤其是在这几天,相比你二叔都没有这么详细的讲述他的一些故事吧,不过这次我要给你好好讲讲你二叔,在年轻的时候,你二叔可是心高气傲的人,当初他和那位名叫风柔的那名女子也是因为戏生情,这整个张家界都知道,孟府孟二爷孟岩川就是喜欢看戏,而且看到上好的戏曲越看兴致越高涨,后来干脆就点名让唱戏唱的好的角来专门唱戏,可以说那几天是你二叔活的最安逸的时候,不过人就是这样,生活变得比较安逸了,反倒觉得这生活越来越没有滋味,直到你二叔遇到了那位风柔的女子,和她因为戏而生情,这才改变了你二叔的性情。”

    孟天说:“以前二叔喜欢一个叫风柔的女人,这事情我倒是不知道,也没听过父亲和府上的人都谈论过,再说也没人敢在背后随便谈论二叔,父亲对二叔也一般是只字不提或者是避而不谈。”

    张沙说:“你父亲当然是不会说的了,你二叔早年间就离开了家去参军了,当初的事情我也是稍微听过一些的,好像是当初孟家当家人的位置是留给你二叔的,可是就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当家人的位置就落在了你父亲的身上,期间发生的事情肯定是有隐情的,发生了什么事情应该都能猜测出个大概来,废话不多讲,你二叔和风柔的那段生活可以称作是非常的糜烂,这样糜烂的生活大概过了有足足好几个月的时间,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我是去一个斗里面踩过点回来,刚一进门,就听见你二叔和那位叫风柔的女子在屋子里面唧唧歪歪的,我也不是要非得要趴在屋外听墙根的,只不过是他们两个在屋子里说话的声音太大了,只听到你二叔和风柔说到,他想为风柔在青楼赎身,他第一句话就是:“风柔,你放心吧,早晚我一定会花钱把你给赎出来,然后风风光光的娶你为妻的。”

    我在屋子外面都听到他的语气比较急,风柔忙回道:“岩川,这真的是真的吗?”

    孟岩川说道:“傻丫头,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啊。”

    张沙在外面一听就惊呆了,原来这个女人是一个青楼女子,他居然和孟岩川两个人相爱了,可是张沙一开始的想法就是,既然她是一个青楼的妓女,也没有必要非得花钱帮她赎身,然后在许诺将来一定会娶她,就是花钱玩玩而已,都是各取所需罢了,也没必要那么的认真,孟岩川之后把风柔给送走了,张沙就找到孟岩川单独进行了一次谈话。

    张沙说道:“五哥,你这是怎么了,我看到这个女人不过是一个青楼的女子,还要你为她赎身,你这样值得吗,你和她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

    孟岩川说:“没什么,他是我的女人。”

    张沙说道:“你的女人,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如果娶了她,别人会如何用异样的眼神看他?”

    孟岩川说:“因为我爱她,她也爱我,我可以为她付出自己的全部,甚至是自己的这条生命,她现在已经有了身孕,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是我孟家的子孙,我一定会给她一个属于她的名分。”说完这句话孟岩川转头就走了,张沙本来还想说话的,可是终于到嘴边的话还是咽进了自己的肚子里面。

    张沙说:“如果要是当初风柔没有被那个无耻的日本浪人给,当初孟岩川即时为她赎身,然后早点娶她为妻的话,也许就不是这个局面了,说不定现在早已经子孙满堂了,这也许就是梦吧,得不到的最想要得到,等自己有一天得到了也许就有可能失望了吧,孟岩川和青楼女子风柔的这段爱情故事,也被当地人传颂为一段美好的佳话,就像中国的牛郎和织女一样吧!”

    孟天说:“没想到二叔竟然也是个留情的男人,他这辈子可能永远都要亏欠风柔的感情了,遗憾的是他们两个人的爱情并没有圆满的结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