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只愿做专情的男人
    张沙咧开了嘴笑了笑,说:“他娘的,你小子懂些什么啊,你刚多大啊,就懂这些男女的情啊爱啊什么的。”孟天说:“自己说这句话的时候难道一点都不感觉违心吗?我可是听你讲,你很早以前就很喜欢女人,也很喜欢玩女人,还是说一些别的吧,再说的话就越来越扯远了,都偏离整体了。“

    ”张沙说:“也许,你二叔这辈子有很大的遗憾,这个遗憾就是没把凤柔娶进你们孟家的大门,还觉得很是亏欠这她,可是我觉得,即使凤柔现在不知所踪,但是有孟二爷这样痴情的男人,我要是凤柔的话也会心满意足此生无憾的,毕竟你二叔这么多年也没再迎娶过别人,其实当初我们兄弟哥几个心里面都明白,你二叔在自己的心里面有一个心结,这个心结别人都解不开,想解开就要靠你二叔自己的了,俗话说的好,心病还需心药医,这么多年不管是自己的家中还是办公室中,都挂有凤柔以前的照片,你二叔的心里面还有凤柔的,他虽然嘴上不曾提起,但是也一直都没有忘却掉。”

    孟天说;“八叔,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的,这个叫凤柔的女人也是红颜薄命,要不现在也早就成为我的二婶了。“张沙说:“你小子今天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怎么还挺煽情啊,不过你有一句话说的不假,那就是自古红颜多薄命,你二叔这个人就比较特别的专一,他这一生爱国的女人就只有凤柔,哪里像我,我家里有五个老婆,在外面还说不准有多少的情人,恐怕十个手指都不一定能够数的过来,我的情债是不是比你二叔要多的很,如果要我还情债的话,我怎么能够还的完,再说我也没有打算要还的样子。

    孟天用一脸惊讶疑惑的表情看着张沙,张沙也看到了他的眼神,随后说道:“你小子惊讶个什么劲,你看你小子长得细皮嫩肉眉清目秀的样子,你小子肯定是要比我有女人缘,我的女人缘都是被我的钱财给吸引过来的,你的女人缘是你这个人给吸引过来的,这差别别说了,就这么看着都觉得挺大的,就感觉我和你相比那就是一个天上的和一个地下的相比,你说呢,小子。”

    孟天说:“八叔,你这样说未免也太过于强词夺理了,我从小到大为止只喜欢一个女孩的,其实从刚开始认识她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喜欢她了,我也不知道那是不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张沙说:“就是上次和你在一起的那个女孩,那个女孩挺好的,多漂亮啊,你要是能娶了她那也是你这辈子的福气啊,怎么样和她现在成亲了没有?”

    孟天说:“嗯,还没有,我就是不知道她的心里面是怎么想的,要是他不喜欢我,我都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办了。”张沙说:“哎,傻小子这有什么难得,你就大胆的和那个女孩子表明你的心意,你看看她是怎么表现的,没准她也在默默的喜欢着你呢,就得靠你去努力的尝试,如果你喜欢她,他一点都不喜欢你的话,你就学我张老八,实在不行厚着这层脸皮软磨硬泡下去,就你这样坚持下去,就算是块冰也得让你给捂热乎了。”

    孟天说:“八叔,其实并没有你想的那么邪乎,实话和你说吧,其实自从遇到了她,我一直都感到心神不宁的,我这才知道,原来我心里一直在思考着一件事情。”张沙露出了颇为好奇的表情,说:“什么事情啊?先和我说说看,说不定我还能给你出一个半个的主意给你呢。”

    孟天说:“其实我这次好像是同时喜欢上了两个女人,这两个女人一个是和我从小玩到大的人,另一个则是在最近的时候才认识的,我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真的感到很伤脑筋,八叔,您是过来人,给我出出主意吧。”

    张沙听到之后竟然噗嗤一声的笑了出来,这让孟天更加感到了不知所措,张沙也立马停止了自己的笑容,可是还是强硬的板着自己不许笑,说道:“还别说,你小子这样的话可就真的有点花心了啊,这件事我也不能替你做决定,只能给你出一些好的主意,这之后的决定权还是牢牢的抓在了你自己的手中,要是我的话要是全部都喜欢的话,就直接两个都娶了,这样多好,双喜临门两个老婆同时过门,还可以给你们孟家好好的冲冲喜,你给我好好讲讲这两个女子的故事吧。”

    孟天说:“其实两个都娶的话我倒是真的没有想过,我把你当做是我信任的人,希望你能对今天从耳中所听到的东西而保密,从而保证自己以后可以好好的守口如瓶,你可以好好的答应我的要求吗,那咱们拉勾勾。”

    张沙说:“你都多大了,还让我和你两个大老爷们在这里拉勾勾,我的这张老脸还不够自己丢的呢,我可不想把自己的这张脸给彻底丢光的,我答应你便是,我张老八虽然从小没上过学,也不识得一个半个斗大的字,但是我也明白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这句话的意思,我虽然不算是一个君子,但是我会做一个君子应该做的事情,还有应该担当的责任。”

    孟天好像心里还在迟疑这一些什么,不过这一切早就被张沙给看进了眼中,张沙笑眯眯的说道:大侄子啊,怎么了,我都这样说了,你现在还是不相信我吗?”孟天缓过神来,说道:“不是,我并没有那个意思的,我还是说吧。”张沙说:“对了,这才对的,你相信我,这样我也才能好好的为你保护好只属于你的秘密。”

    孟天点了点头,说:“你说的很对,我第一个喜欢的女孩,他其实是我们家的一个丫鬟,小的时候是被我爹从外面捡回来的,我爹我娘不忍心让这样一个女孩在外面经历暴风雨的摧残,就把那个小女孩给带入自己的家,就这样她就被我的父母收养了,我们两个差不多是同时长大的,而且小的时候还在一起疯狂的玩耍,不过我要比她稍大一些,真想念以前的时光啊,只可惜以前的时光,到现在都已经时光一去不复还了,而且长大之后,他就把我和她的主仆距离拉的越来越远,就好像我们两个之间隔着一条,永远不可以随便逾越的禁忌鸿沟。”

    张沙说:“那这个女孩就不敢说了,他到底是不喜欢你而是编出来了主仆关系的事情来搪塞你,还是她一直都很喜欢你,就是怕自己逾越了这条界限,逾越了这条界限对你对他都不会有很好的结果,应该只能有这两个的选择,至于到底是前者还是后者这我就不敢继续往下妄自揣测了。”

    孟天还是有点沉默不语的,张沙说:“天儿,既然你这个说不好,你还是说说上次和你在一起的漂亮女孩吧。”孟天说:“这第二个来头就有点大了,他的身份是一个大小姐,从刚出生就是含着金钥匙的大家闺秀金枝玉叶,从小她的父亲都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一直以来都是从娇生惯养慢慢长大的,他就是张家界商会的执行会长王德龙的大女儿,身份是不是有些惊奇。”

    张沙一开始听到是一个从小就娇生惯养的大小姐,以为是个大小姐很正常的,可是当听到这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竟然是商会会长王德龙的女儿,这可就让他感到大为失色,张沙的心脏正在不由而然的心跳逐渐加速,这让他感到非常的意外,这时候的孟天也察觉到了张沙的不正常,可是就是搞不清楚他到底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孟天说:“八叔,你怎么了,你怎么好像有点不高兴的样子,是我说错了什么吗?”张沙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你并没有说错什么,我只能给你一些建议,我如果要是你的话,我就会放弃前者而选择后者,因为如果选择了后者,会对你和你们的家族有很大的帮助,至于以后怎么做还得要靠你自己的判断,因为我肯定是改变不了你的看法,需要好好三思而后行,这是我对你所说出的忠告。”

    孟天说:“我也知道,也许我选择王凌菲,对我和孟家都能有很好的帮助,这样的机会来临,本来就如寻找长生不老药一样是非常求之不得的,可是我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不管自己做的对不对,起码自己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我的想法就是,要么两个都爱,要么两个都不爱,因为我不想看到我深爱着的女人全部都受到伤害,因为这样的话,我的良心也未必能过得去,要是自己的女人受到自己的伤害,又能称作自己是什么男人,到那时候就应该叫怂蛋软蛋之类的了。”

    张沙说:“你也不要那么激动啊,也不是一定要现在让你做出选择,你这么说有什么用,那个丫鬟是不想连累你,如果她能嫁给你的话,就算能嫁进你们家,可是你们家的那些人依然会继续用对丫鬟的眼神继续看她,甚至是还大大的还不如以前了呢,就怕到了那个时候那个你深爱的女人,她几乎连在你们家放脚的地方也没有,可以显现出多么的十分急促,到那个时候不但不会得到所谓的长久幸福,还会被这种所谓的幸福所拖累,逐渐会越来越感到失望与无奈,到那个时候你想没想过要该怎么办,你说句话行不行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