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计划打乱,准备下斗
    现在的张沙在棺材铺里面能看到窗户外面发生的一举一动,这个身着一身寿衣的打更人,正在棺材铺的外面背对着张沙他们跪着,正在旁边磕头的时候,在一边不知道在嘴里面念了什么,张沙不是这里的当地人,根本就听不懂他们当地的方言,但是也能猜出来个大概,这个诡异的老头可能正在进行着某种仪式,估计是在祭奠这什么人吧。

    老头嘴里振振有词的念了几声,就从自己的寿衣口袋中拿出来了好像是算命的卦签,把那个东西用双手使劲的摇了摇,之后就往地上一扔,好像就是在求签一样,他往地下掷了一次,弯下腰捡起来之后看了看结果,又在地下叩了好几个头。

    拿起来再重新掷了一下子,张沙看到那个头发白花花的老头看完那个签之后,脸色突然一下子就大变了,竟然生气的把掷的那个签,给狠狠的用力撅断,相比大概是在求着一些什么,可是最后看起来求得的结果肯定也和他预想的很不一样,孟天在张沙的旁边目睹了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孟天对这种事情一向是不相信的,但是看到眼前的这个打更老人表现的如此虔诚的样子,心里不免有些担心,这些人非常讲究这一套非常老旧的东西,如果那些求签的结果不祥,估计这个全身上下散发着诡异气氛的老头,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出解决的最好方法,这半夜三更的,竟然会有人来到这频发怪事的鬼巷,事情绝对没有他们想的那么简单。

    那个老头眼看着马上就要拿起灯笼和那把棒槌走了,可是让谁都没有想到的是,赖鸿运这小子受到这样的惊吓已经不勘重负了,他和张沙两个人都坐在窗前搭起来的两块木板子上,别看那两块木头板子看着挺厚实的,但是肯定是禁不起张沙和赖鸿运两个人压得。

    以我认为的话,即使是再来两块也未必能不让他们两个给做坏了,在他们两个加起来将近有三百斤的体重压上,两块木头板子马上发出一声咯吱,似乎立刻就要断裂,但是大家也都顾不了这么多,忙去看看外边的那个老爷子会不会发现他们,如果被那个老头发现鬼巷里有活人的话,会发生的事情会怎么样相比谁都不会这样。

    可是那个老头好像就是压根就没听到一样,拿起了地上放着的纸糊灯笼还有棒槌,之后就好像若无其事的离开了这里,临走之前他还把头转了过来,冲着孟天他们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孟天看到他的那张脸立马就惊呆了,半张脸都是血肉模糊的,而且还没有眼睛。

    孟天看到之后整个人都变得比较木纳了,谁看到这样的人不会害怕啊,不,他弄不好根本就不是人,是什么大家心里都应该很清楚,我也就不在这里继续说下去了,老头用手把自己的脑袋给拧正了,没看过的人肯定是一点都接受不了的,他挺着自己的整个身子好像慢慢的像我们的窗子这边走来。

    我一看就急了,就如火上房那样的急迫,还不知道对方是神是鬼,要是他突然扑过来的话该怎么办呢,现在正是深夜,自己的身上和他们的身上,根本没有任何一件像手电一样的的照明设备,而且手中现在还没有利器在手,一旦和那个人不人的怪物打起来的话,可就真的是生死难料啊。

    孟天看到张沙他们两个人的木板马上就要断裂了,直接用了一个打滚翻过去,一把就抓住了张沙和赖鸿运一人一条大腿,孟天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拽扯了几下,只有张沙可以动换,就把他先给扶了下来,就发现张沙的手臂被墙壁给擦伤了,流出来了一些鲜红的血液,可是让孟天万万想不到的是。

    他却发现那赖鸿运,还是死死的待在木板上纹丝不动,原来他是被木板上的钉子给勾住了裤子,而且他身上穿的还是一件羊毛的大氅,不仅不方便行动,而且还很阻碍赖鸿运的逃脱,赖鸿运也因为这样的话,力气只能用上一半,根本就施展不开身手。

    孟天一看如果一直这样下去的话,这个赖鸿运他肯定得完蛋,自己也在一时间内,也想不到比较好的办法,一着急的就抓耳挠腮起来,就拿起了旁边的一根不长不粗的绳子。

    就马上扑到了离赖鸿运身边最近的地方,一把就把那个绳子套在了他的腰上,这样的话,即使在一会木板不稳定的情况下,绳子稳定住了他的腰部,这么多人加起来,都可以随便搭一把手,一使劲都可以把他给拉上来。

    没想到刚一会的工夫,这个木头板子已经到了临界点,即使没人再压上去,这个木板也坚持不下去了,就在这个时候,赖鸿运所在的那两块木板,嘎嘣一声整个就塌了,才一小会的工夫,赖鸿运就随着大量的木片还有木屑。

    一起从上边掉了下来,这个地板是木头做的,孟天也是刚刚才发现,赖鸿运把那个地板给砸了一个大大的窟窿,幸好那根绳子还比较结实,这好几个人一起给紧紧的拉住了,不然的话赖鸿运这小子就直接掉下去给活活的摔死了。

    赖鸿运这一下子摔得可真是够戗,他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心里不由的苦笑,自己刚才掉了下来,现在反倒没什么大事,而且还没有被摔死,真的得庆幸自己福大命大了,这个时候,就听见那孟天冲着下面喊道:“赖鸿运,你没事吧!”

    赖鸿运说:“没事,暂时还死不了呢。”此时的孟天他们都跑到了赖鸿运身边,看到他只是受了伤,都慢慢的松了一口气,张沙和孟天从一旁走了过来,其他的人急忙从一旁让开,张沙看到赖鸿运只不过是受了一点皮外伤,不过这新伤加旧伤,也够赖鸿运受的了。

    心说这可好,还以为赖鸿运今天在劫难逃了呢,没想到这小子竟然福大命大的,现在反而挺了过来,张沙和别的人都为赖鸿运,捡了一条小命而感到高兴,张沙在这个时候一惊,忙问:“八叔,刚才的那个打更人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张沙也开始皱紧了眉头,惊讶道:“我也不知道啊,刚才还站在窗户前面的,我刚从那个木板上下来,之后我就一直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没的,你没看见吗?”

    孟天摇摇头说:“刚才赖鸿运掉下来的时候,情况实在是太混乱,我也没太注意,不过那个老头肯定不是人,这肯定不是幻觉,有时候人的眼睛能骗人,但是人的内心是不能骗人的,是非常实在的东西,那个老头不可能凭空消失掉,肯定是刚才趁我们不注意,又偷偷的逃跑了。”

    这话一出来,只见张沙被吓得脸色一白,忙往赖鸿运身边看去,可惜的是他的身子下面除了木板上掉落的木片以外,什么东西都没有,孟天说:“可能我们刚才从头到尾看到的根本就不是人,它有可能是鬼,咱们人多阳气重,它还来不及下手,不过还有可能留在咱们的附近,还有任何一个角落之中。”

    张沙点了点头,觉得孟天说的十分有道理,说:“但是咱们也不敢保证那个老头,百分之百的是个鬼,如果是人的话,也不知道他半夜来到这鬼巷的街头,到底怀揣着一些什么样的企图,我看即使现在没有什么事情,咱们还是要多加小心一些为好。”

    等第二天的早晨天亮了,张沙让他手下的兵,各自查看了一下四周,因为自从晚上发生了那么邪门的一件事情,这些人的人心都比较涣散了,这次茅一清苦苦准备抓捕僵尸的计划。

    就因为发生了这么一档子邪门的破事,给活活的泡汤了,昨天晚上也没看到鬼巷里面出现僵尸,不过在那天晚上好像多了很多具神秘的白骨,那瘦骨嶙峋的白骨,基本上都已经腐烂得只剩下个形状。

    看这鬼巷的建造规模结构,应该是在很久以前才建造的,这里的房子还比较古老,村子中有很多的房子,鬼巷的房子空间很大,以前看似这里的人生活的应该很富足。

    可是让很多人绞尽脑汁都不能明白的是,这个村子里面究竟以前经历过什么,经历过什么样的事情才会造成了这个村子,经历了惨不忍睹的灭顶之灾,现在的福寿村才会变成满目疮痍的的这般模样。

    此时此刻的赖鸿运是实在是伤的太重了,所以还是需要送往最好的大医院,对赖鸿运进行有效的医治,现在外面还有一辆轿车,还有一定的续航能力,现在只能多派几个人。

    让他们开车带着赖鸿运去医院,因为时间紧迫,所以张沙派了五哥士兵互送赖鸿运去医院,看着他们远去的身影,张沙也慢慢的松了一大口气。

    张沙和茅一清还有孟天仔细的商量一番之后,觉得现在大家都加起来,咱们现在一共剩下来了八个人,分别是茅叔、茅灵、八叔、孟天、还有四个士兵,现在棺材铺是不能待了,就连鬼巷也都是不待着为妙,说不定现在有一双可怕的眼睛正在暗地里盯着他们一样。

    茅一清听了直摇头,说:“我其实也万万都没想到昨天会出那样的事情,但是昨天所发生的情况,实在是太不符合情理了——一个半张脸都血肉模糊的人,照理说最起码现在早就应该死了,而且还得是一具白骨,又怎么变成的打更人呢。”

    孟天问:“那有没有可能是有什么人把咱们给盯上了呢,在咱们面前装神弄鬼的,暗中盯着我们。”

    张沙回答道:“这种情况也是不能随便排除的,不管有没有,咱们还是要进去那个地道看一看,就算死也要死的其所,我其实早就发现不对劲了,你们觉得呢?”

    大家都点了点头,都同意进入那个地道看一看究竟,然后大家都全副武装,准备前往那个吸引着他们的,充满着惊险万分的地下世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