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地道铁门边遇到怪物
    几个人来到了后面的那个地道面前,张沙这次让手下拿出了好几个手电筒,留着在地道里面用作照明使用,而茅一清还拒绝了,他只是手里拿着一盏破旧不堪的煤油灯,张沙告诉手下的兄弟。

    把自己的枪上都上满子弹,到了里面要是遇到什么可怕的脏东西,都拿起枪二话不说先打,子弹这次带的也不少,只管可劲的造就行了,干粮和水源也随身带了不少,反正可以好好的维持一段时间了。

    大家都全副武装之后,就准备往下面走了,这个地道口还有一个充满锈迹斑斓的铁门,那把铁锁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锁上去的呢,看那个样子应该是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张沙二话不说,用他手里的那把手枪,一下子就把那个锈迹的锁头给他丫的打烂了。

    孟天向张沙要了一把手电筒,要求允许自己先行探路,张沙欣然的答应了他的请求,这个地道口很窄的,只可以勉强从那里面过去一个人,他们八个人一个跟着一个的,慢慢在这条阴暗潮湿不见天日的地道中,慢慢的摸索着前行。

    还别说这地道脚底下可真的是有点奇怪,大家的脚底下一会干一会湿的,这地道的宽度越往里面走越来越宽绰了,可就是这地道的长度比他们想象的还要长很多。

    这个时候,在这个地道中,听到了吧嗒,吧嗒,的奇怪声音,其实我们都以为是遇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呢,谁成想竟然是水滴落下来的声音。

    大家都把全身上下都绷紧了弦,听孟天说只不过是水滴落下来所产生的的声音,叫大家不要紧张,大家这才把那根紧紧绷着的弦给慢慢的松了下来。

    更别说孟天了,其他的人经过昨天晚上那一顿狠狠的折腾之后,都感到非常的惊慌,这个地道以前从未进来过,这次虽然家伙什都给带全了,可是谁也不能保证不在这里遇到什么不可思议的邪乎事情。

    但是大多数人包括孟天还是不希望,这件事情来的这么的突然,所以大家都努力打起精神,生怕从什么地方窜出一个怪东西来,要是真出来了,孟天他们四个还算好些,就怕那几个大头兵会出什么差错。

    走了半天终于好像是走到了边界处,可是看到了边上还有一个铁门,这个铁门跨过去就好像才是真正的墓地,看似里面阴森森和黑压压的一片,可是只有茅灵这个家伙注意到了有些不对劲,这个铁门的那边好像有什么黑色的东西,好像在铁门的那边正有两个眼睛注视着他们,让人觉得浑身上下都感到,一种说不出来的不自在感觉。

    孟天趁着黑暗慢慢的向铁门哪里看了过来,赫然的看到那一张面目狰狞非人非鬼的脸,几乎比孟天的那个脑袋,大了足足有好几倍,那个说不准到底是什么样的怪物,身体还躲在那铁门的后面,不知道到底得是个多大的一个东西。

    这个破地道里面也并不是全部封闭的,也是有一些细小地窟窿的,从外面照进来的光线并不是十分明亮,孟天无法看清楚那个东西它的五官,也不知道是鬼怪还是什么动物,只觉得透过这个铁门鬼气森森的,就是说不出来的诡异。

    孟天就这样从远处远远地看着它,浑身从头皮麻到脚底板,吓得几乎连呼吸也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这让他都是万万意想不到的,现在他娘的自己两条腿又开始不争气了,竟然开始都有些暗暗的发抖。孟天往后面艰难地退了几步,随即想到了自己的身后还有那么多的人呢,他们都不害怕。

    自己又有什么办法,就像一个缩头乌龟一样的继续窝囊下去,这前面来历不明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黑影,虽然猜测能在这里面出现并被他们给遇到,相比应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要是因为刚刚遇到了这样的困难就想着后退,这对于他们来说,根本也不是一个长治久安的办法。

    孟天现在最为担心的就是,现在虽然看似是敌不动我不动的情况,不过现在也管不了这么多了,现在连他是什么东西都搞不懂,如果要是他贸然向他们攻击的话,虽然张沙手下有那么多的枪,但是自己还是没有十足的把握。

    肯定这个家伙对自己这一行人没有恶意的行为,孟天心里所想的,和张沙心里所想的大概是一样的,只要是搞不清楚铁门后面的那个黑影到底是什么东西,要么就和他干,要么就在这里和它那样一直对峙着,这样的选择可就太多了。

    孟天一边迈着自己那两条瑟瑟发抖的双腿腿,一边在心里反复的告诉自己:“冷静,冷静,越是遇到这种情况越要冷静,保持一颗镇定自若的心情。”一点点地向后面慢慢的挪去,眼睛一直不敢离开那道铁门的视线。

    那一团黑压压的黑影,直勾勾地看着孟天,一动也不动,一时间只听到了吧嗒掉落的的水声,如果它做出一点什么大动作,比如向他们攻击,张开它那张吃人不眨眼的血盆大口,孟天可能还觉得轻松点,也可以让他的心能过的去一点。

    可是它一直那样一动不动的,在哪里和一棵树一样,杵在那一块铁门的地方,看的孟天他们越来越心里发怵犯嘀咕。张沙也不耐烦了,心说这也太不正常了,不过那个黑影既然现在不动,就一直不动下去就太好了,要是等到我们正措手不及的时候,它这个天杀的在半路杀出来,我们可就要和这个世界说拜拜了。

    孟天正在心里好好的琢磨着,干脆就一眼不去看它了,反正自从自己入了这个行当之后就知道,这一行晦气的很,很适合五行齐全和命硬的人来干,因为根据老话讲,这样的人鬼都不敢缠,再者说了这样的人肯定是不好斗的。

    这里说的只是一些普通的小鬼,更不要说要是遇到了邪性比较大的东西,邪性大的东西才不怕这个呢,反正五行相克在万物之间多少还是有用的,要不怎么说古人的智慧可真是很伟大的。

    孟天知道既然自己已经入了这么危险的一行,就不能变得胆小怕事,有那么一句话说得好,这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呢,如果总倒斗的话遇到了意想不到出人意料的事情,整个人都搭在斗里面也是有可能的。孟天看到那个铁门和来时进来的铁门根本就一点不一样的,这里还有好几个奇奇怪怪的东西竖起来了。

    这次怪事可真是又发生了,孟天用手电慢慢的往铁门哪里试探性的照去,结果一照就瞬间炸了锅,那个门把手上挂着一个血肉模糊的手,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手,不过已经有的部分地方已经露出了白色的骨头,已经烂得像泥巴一个模样了。

    这下子很棘手了,孟天又向旁边的那个黑色影子望了望,幸好这个诡异人影好像非常的有耐心,还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待着,现在我们几个人都在阴暗处,和它之间只有几步远的距离。

    所以孟天只能朦胧地看这那个黑影,并看不清楚他到底是个怎么样的,这下子孟天也算心安了不少,自己也知道这次有可能碰到硬茬子了,然后咬了咬牙,拿出那把锋利开过刃的匕首,用力一跃,想这不管怎么样先冲过去,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可怜的是自己这么一跃的,被一块石头给绊倒了,但是现在一点力气也都没有了,眼见自己的膝盖收了一些伤,不仅没有冲过去,脑袋还被磕了一下子。

    疼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心里还在琢磨着,不能这样一直僵持下去,一定要想出一个好办法,打破这个沉默已久的僵局,在原地那里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一个办法来。

    孟天想询问张沙和茅一清应该怎么办,他就再次习惯性地转头,想看那个黑影怪物还在不在原地,这不转头还好,一转头,就突然看到一个黑色人影的东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孟天的身后,他还几乎和它脸对脸就贴到了一起,吓得孟天汗珠开始一滴一滴的往下流。

    还别净说孟天了,如果要是你突然猛地一下回头,看到一个人无声息地站在你背后已经站了很久很久了,现在看到这么一张面目狰狞可怕的脸,那种恐惧感真的是无法轻易地表达出来,孟天没有大声喊出来,他这次虽然和这个怪物近距离的开始接触,但是自己从一开始的害怕转化为坚定的神情。

    这个时候孟天已经看清楚了这东西的模样,脑子里忽然就想起一件事情,据说常年生活在在阴暗潮湿的地方,这样的东西都怕光,不知道这个说法到底是不是真的,孟天看见那个好像就是一个人的模样,长的非常像一个人,但是满身都是五黑乌黑的,能看清楚五官已经是非常的不同意了,要是离老远一看,肯定是没人知道是什么。

    孟天不知道是沉浸在刚才的恐惧感中,还是因为这什么,这张沙一看他们两个那样的近距离接触,吓得几乎没背过去,大叫:“孟天!你他娘的正在发什么呆呢,还不快跑回来,等一下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快给老子滚回来,拿枪都给我上膛,给我瞄准那个怪物,要出大事情了!”

    孟天的记忆一闪而过,那怪物并不做出任何想要对孟天人身不利的动作,反倒是很有兴趣的盯着孟天看来看去的,嘴巴里面竟然流下了恶心的口水出来,别提那是有多恶心了,而且还留在了孟天的脸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