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神秘的羊皮卷轴
    孟天可是见识到了那个怪物的恐怖如斯了,不过那个怪物的血盆大口可还真是够大的,就说自己现在这个说高不高说低不低的,刚才没转过头来,这个可怕狰狞如魔鬼一样的怪物,发出来了一声凄凉的扭曲声,这个地道好像就是人为行为挖成的,孟天看到这个地道前后的宽度,变得不在同一个水平面上了,心说不好,忙看了一眼地道上面,果然是在透露着什么古怪的猫腻。

    张沙怕那个怪物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孟天,有可能会对他造成危及生命的伤害,所以下令把枪口对准那个怪物,千万别伤害到孟天的一丝一毫,就在那霎时间,整个地道里面变得电光火石,异常的嘈杂,冒出来了滚滚的浓烟,在这场浓烟散去之后,只见到那个怪物已然消失了踪影,只有孟天还在地上躺着,看那个样子应该是已经晕倒了过去。

    张沙他们急忙跑向了孟天的身边,把孟天给慢慢的扶起来了,孟天一点点的睁开了眼睛,张沙看到他竟然还没有死,就感觉非常的高兴,可是怎么瞅那个怪物,怎么瞅着也不像是什么好东西,可是让张沙最为想不通的就是,这个怪物为什么没有伤害到孟天的身体分毫。

    可是孟天也并不是一点都没有受伤,他就是被石头给绊了一下,然后跌倒了把膝盖给擦伤了,膝盖受到了划破必然会开裂,别说这么一个小裂口了,这个小裂口长在了,一个裂口就已经感觉到非常的致命了,还好只是留了一点点的血,要是血留的太多的话而且还不能及时的制止,估计就比较难处理了,还好苗林并没有和赖鸿运他们一起走,而是继续留下来了,这次他就可以帮孟天处理处理伤口。

    那张沙紧张的脸色变得直发白,说道:“孟天你现在怎么样啊,要不我们现在快点马上离开这里再说。”

    孟天还是转头望了望那扇铁门,孟天他们坐的那个地方,已经离着那扇铁门已经很近了,但是还没有进去过,不知道那扇铁门的背后会有着什么,还会隐藏着什么可怕的东西,孟天向他们挥着手,说道:“我没事,咱们不用离开,我还要去那扇门的背后看一看究竟,你们怎么样,没事吧?”

    张沙刚刚背起了孟天,对着他们几个人招了招手,看到孟天他没什么大事,那个地道之中上下开始欢呼了起来,然后大家都向这孟天他们靠了过来,茅灵拿着手电筒往地道上方照了照,这不照还好,一照竟然看到了地道上面密密麻麻的,排满了一排奇形怪状令人作呕的蝙蝠。

    看着就起鸡皮疙瘩,尴尬症都能犯起来了,真想不明白他们一个个刚才还吓得像小老鼠一样,现在却变得异常的兴奋,孟天心里知道,这些人果然和自己不太一样,毕竟自己的家族世代才是盗墓的,而且还是张家界鼎鼎大名的盗墓家族,他们不一样,除了张沙下过斗,其他人都没去过。

    苗林为孟天上了药仔细的包扎了伤口,上完伤口的药之后,孟天蹲下来从地上捏了一小把土,捧在手里用鼻子仔细的嗅了嗅,他感觉这里土的土质比较奇怪,还有点阴凉潮湿,不过最重要的是土的味道还夹杂着一些难闻的血腥气味。

    我们因为遇到了那神秘恐怖的怪物,所以被当误了前进的道路,速度已经慢了下来,虽然在他们中间根本就没有一个,把害怕时刻挂在嘴边的人,那四个大头兵手里都一人各自拿着一把枪,枪都装满了子弹,就在这附近进行巡逻站岗,主要是对准监视铁门方向的哪里。

    孟天看出虽然他们不说害怕,还是不敢说,怕说了会惹张沙不高兴,弄不好张沙一旦生气的话,有可能会开枪把他们都给崩了的话,不过看他们各自的表情还是布满了害怕的氛围。

    张沙让他们去那个铁门附近看看还有没有那个怪物的踪迹,他们听到之后便手忙脚乱地拿着枪,慢慢的踱步走向铁门的哪里,然后一个士兵好像在这个铁门的附近发现了什么,好像是一张纸一样的东西。那个士兵看到之后便大叫:“沙爷,我在这边发现了比较可疑的东西!”

    张沙让他们把那个看似可疑的东西给拿过来,示意孟天看一看这上面都写了一些什么东西,然后让他们继续去那边盯着,生怕那个怪物又卷土重来。

    孟天此时此刻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刚刚不久前,看到那面目狰狞怪物的时候,还是吸了一口冷气,那个怪物更像是一个衣衫褴褛的野人,只见它那身体的一边,蜷曲着两只干枯到只剩下骨头的双手。

    现在好好仔细想想的话,那个可怕怪物的手其实并不是很长,它的皮肤都已经有点黑的看不出是什么颜色,就如像是从煤堆里爬出来的,它的牙齿前端长了一副又长又尖的獠牙,最恶心的是,獠牙上竟然还隐约好像长了很多条让人十分作呕的虫子,他那脸也是血肉模糊的,也亏孟天也是胆子比较大,要不早就给吓得昏死过去了。

    孟天看到这个好像是羊皮卷轴一样的东西,表情变得更加凝重起来,打开了卷轴看到了非常意想不到的东西,然后从他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那一把青铜钥匙,看到卷轴上也同样画着四把神秘的青铜钥匙,孟天激动的突然大声一叫,变得感到十分兴奋异常。

    他马上把拿出来的那把钥匙,和卷轴上所画的图进行了仔细的对比,这一对比发现自己手中的那把钥匙和哪里画的一模一样的,肯定是分毫不差的,小心但迅速地把那把青铜钥匙放回来了口袋,然后示意让张沙过来,好像是有什么话要对他说一样,张沙一小会就走了过来,然后等着孟天说他一会要说的话。

    张沙说:“大侄子啊,你怎么了啊,找我现在有啥事情啊?”孟天说:“八叔,有重大发现,这个卷轴正指引着一个秘密,看来我们终于可以顺着这个卷轴上所说的寻找了。”

    话音未落,铁门那边咣当出了一声动静,吓得边上那几个站岗放哨的几个士兵,都往后退了好几步,几下子的工夫,地道上边的蝙蝠也开始变得越来越不安分起来了,一开始还老实的到挂着安静的待着,现在却不安的在上空盘旋,好像是想这急忙赶快离开这个地道,好可以马上跑向外面,这可就变得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茅一清从来没见过这东西,问:“这是怎么回事?”

    张沙把那把贴身手枪放在了地上,轻声说:“这写都是洞穴里面的蝙蝠,只要不是这古墓之中有什么冤魂就行,辟邪的家伙我也都带了,可不怕这些妖魔鬼怪,孟天,你接着说下去,我听着呢。”

    张沙看了看茅一清那满脸凝重的表情,就知道他肯定百分之百,已经对自己当初答应他们下斗而感到后悔了,可是既然上了他们的这条贼船,可就没有那么容易很轻松的就下去了,嘴巴里一直都在嘟囔着一些什么,不过就是手里一直都拿着一个罗盘转来转去的,而且好像还在掐指算一些什么东西,不一会儿的工夫,他脸上的表情可是越来越重了。

    这个时候地道里面却又突然已经平静了下来,上面盘旋的蝙蝠虽然还在,但是那些蝙蝠好像已经被控制住了一样,没有再发出像是噪音一样的声音,阳光就再次从那上面窟窿缝隙里透了过来,他们应该已经在墓里面待了很长的时间了,看样子这个墓,肯定是个凶穴,不过就算是咬碎了牙齿,咽到肚子里也得必须给敖过去。

    张沙把他们支走,让他们去吃干粮和补充体内的水分,想着一会单独再问孟天的话,也肯定是为时不晚的,那几个士兵都在盯着铁门的一举一动,我知道他们要时刻注意看着四周的动静,那个怪物的报复性肯定是极其的强大,不知道会不会私下跟着找机会报复我们。

    不过这样的事情只能预防起来,就算是神仙也肯定不能保证,那个怪物会不会再继续跟着我们,如果有东西再跟着我们的话,大家都一路上长一个心眼,要是那挨千刀的怪物再出现的话,肯定一眼就能看见,所以孟天他们也并不是很担心会有这种事情发生。

    这些人都开始忙碌起来,都没人多加注意的注意孟天和张沙两个人,孟天因为刚才和那怪物在一起,体力消耗得非常厉害,现在突然变得十分安静下来,就觉得马上可以昏昏欲睡了,孟天说道:“八叔,你还记得那把你我都各有一把的青铜钥匙吗?”

    张沙琢磨了琢磨,说:“当然记得,怎么了你问这个干什么啊?”孟天说:“总而言之那就对了,青铜钥匙和这个斗应该是有密不可分的联系,这卷轴上说,曾经在古时候一个魔王被神族给封印了在这里,魔王孩子不过是受了重伤,并没有直接把他给杀死,而且还预言了几千年之后,会有一行人来到这里,冲破魔王的封印,并用那四把青铜钥匙打开那扇神秘的青铜大门,这说的会不是我们啊?”

    我一直以为这好像是在讲神话故事一样,没想到竟然还有为魔王解除封印的机会,更万万没想的是,还能当个千年第一人,随口问了张沙一句话:“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啊?”

    张沙沉重的回答说:“我们一定要进去看一看,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如果这次错过了,下次还说不准什么时候会遇到的,给你干粮喝水,一会吃完了咱们就整理整理行囊好可以出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