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娄严青突然到来
    不一小会儿的工夫,满桌子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大鱼大肉,桌子上的菜肴有很多种,其中就有一道菜的名字就叫做话梅蒸鱼嘴,李世恒吃了一口就感觉到很好吃,就有那么一种让人吃了还想吃的感觉,这条鱼还是比较清脆可口的。

    李世恒就问道莫斯卡这是一道什么菜,莫斯卡听到李世恒正在问他问题,也一下子就来了兴致,莫斯卡说:“中国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说起这道菜可真的是太大有来历了,对我来说也是很有意义,我来中国吃的第一道地地道道的中国菜,就是这个名叫话梅蒸鱼嘴的菜,我就是因为喜欢上了这道菜,还特意恳求你们哪里酒楼的大厨学习,大厨见我如此好学,也就同意教我做这道菜,在一段时间之后我终于学会做了这道菜,你一个地地道道土生土长的中国人,我相信你肯定不会做吧。”

    李世恒说:“其实不瞒你说,我并不是这里本地的人,不过我不会做这道菜可是真的,不过我不得不服你,你一个外国人竟然能把这条鱼做的这么的好吃。”

    莫斯卡说:“你们中国不是有一句话叫做笨鸟先飞么,其实我就是那样的一只笨鸟,你别看我虽然是一名医生,可以到处都能行医治病,但是我还是会认为我是很笨的一个人,其实我能当上现在的医生,有一半都是靠自己不分日夜,辛勤拼搏和努力学习的关系,所以我才会成功,只要是自己肯付出,很少会没收获的,就比如我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其实除了手上拿着手术刀以外,做自己喜欢吃的菜也是一件十分有意思的事情呢。”

    阿礼摸了摸自己的头说道:“其实这次做菜我也有很大的功劳呢,我也是前前后后忙活了足足有半天。”李世恒说:“行了行了,知道这里面有你很大的功劳,你和我说又没有一分钱的赏钱,不过还是挺感谢你的,莫斯卡你和我们讲讲这道菜吧。”

    莫斯卡说:“好吧,给你们讲讲看我说的到底对不对,这话梅蒸鱼嘴是一道很特别的菜,主要的材料用到的是鱼嘴和话梅,鱼其实是没有什么肉的,所以做这道菜的时候最入味的肯定要是话梅,话梅会有鱼肉淡淡的鲜香。这道菜是典型的粤菜菜式,在做这道菜的时候,会放入大量的调味料,一般人都知道应该放什么样子的调味料,味道看似清淡吃起来却感到回味无穷,会让你们感觉到越吃越想吃的,不过这道菜也很有地区差异,人和人的口味都是非常不一样的,有的人有可能会喜欢吃,而有的人会不喜欢吃,这点当然要因人而异了,这道南方人喜欢吃的菜,其实并不太受北方人的欢迎。”

    李世恒这次大病刚刚初愈,胃口增加了不少,现在正在饭桌上大口的连吃带喝,那小翠却显现出来了十分不情愿,还是在一边坐着,满脸布满了愁容,说:“李世恒,你到底想好多久去救二少爷了吗?”

    李世恒在这之前已经说好了,吃完饭之后就去行动,看小翠现在正哭丧个脸,心里感到了十分的不爽,说道:“小翠,你也不要再不高兴了,先多吃点饭吧,吃饱饭之后才有体力去寻找孟天,又不是以后见不到孟天了,你就放宽心吧。”

    不过李世恒不爽归不爽,另一条鱼被莫斯卡端上来的时候,真他娘的那叫个香啊,这个并不是能用三言两语能够轻易描述出来的,李世恒一下子将所有的不满情绪都转换成自己的食欲,沉浸在自己吃货的世界之中,一直都在这一桌的大鱼大肉之间挣扎着。

    从来没想过会这么想吃这么老多的美食,那阿礼馋得都流出来了口水,看着阿礼现在的这个德行,真的觉得他有点猥琐还毫无违和感,鱼盘还没放到餐桌之上,就直接一筷子下去夹了一大块肥美的鱼肉,慢慢的放到了自己的嘴里面,那滋味真的称得上是一种美味。

    这一份话梅蒸鱼嘴的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不知道是李世恒太久没吃饭,被饿极了,还是怎么了,就光他自己就吃了很多的东西,就连旁边还没动筷子的阿礼都想吃了,凑了过来一闻,说道:“莫斯卡就是好,好的都可以改行当厨子了,随便烧个鱼都能烧的那么的好吃。”

    这个时候诊所值班的小护士走了过来,告诉莫斯卡外面有一个男人想要见李世恒,李世恒放下筷子擦了擦嘴,说道:“有人想找我啊,那就让他进来呗!”

    从外面走进来了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长相高拔挺直的,头顶戴着一顶别致的帽子,进入屋子里面就把帽子给摘了下去。

    李世恒一看这个人以前从来没有见过,但是还是出于礼貌,忙去和他握手,说道:“这位先生,你找我有一些什么事啊,我以前没有见过你,应该怎么称呼你啊?”

    这个男人从头到尾表情一直都很严肃,看了他一眼,说道:“李先生我找你有一些事情,不过我找你有一些事情,希望您能见谅,我姓娄名严青,你可以直接叫我娄严青”

    李世恒一听脸瞬间就黑了,用力说道:“你怎么知道我是李世恒的,原来你就是搬山道人的掌门人娄严青啊,今天见到真人,真是感觉到英雄出少年啊,那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如果没有的话,就请你马上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吧。”

    娄严青也不再继续理他,小翠看气氛不对劲,接过来说道:“李世恒,这位搬山道人的后人,来找你肯定是和你有什么大事情来和你讨论的,你也不要着急,让我们来听听他到底来找你有什么事情。”

    李世恒一听小翠他说的也对,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想必他也不敢太放肆了,忙请娄严青坐了下来,说道:“哦,那真的是对不住了,我还真没看出来您是搬山一门的后人,我就是一个直肠子,有什么事情不爱藏在心里,如果有哪里要是说的不对的话,你千万也别往心上去了。”

    那娄严青一听才稍微勉强笑了一下,说:“没事没事,我也都懂,这次我来就是想找你谈谈,你愿不愿意和我合作的事情,只不过是分工不同而已,我这里有你千辛万苦都想知道的事情。”

    李世恒霎时间也丝毫,听不懂他到底再讲一些什么,只好不懂装懂,这个李世恒,又问:“那娄先生这一次来,到底说的合作是一个怎么样的合作法。”

    娄严青一愣,直觉得他这样一问特别的别扭,但是既然是来和他谈合作的,也不能说的太伤人,万一他不同意合作了呢,不过这件事情对于他们来说很重要的,不怕他不会和自己合作,说道:“这个,通俗地讲,你们几个现在心里面最想知道的事情,我都知道,而且还知道的清清楚楚,而且合作不过就是倒斗,倒出来的东西我和你三七分,我七你三,我可以告诉你特别想知道的那件事情。”

    那李世恒一听,不由的就像打了鸡血一样,说道:“我想知道的事情,你真的能告诉我?”

    李世恒一听,赶忙对娄严青说:“你也先别顾着说话,来,尝尝莫斯卡大厨亲自烧的鱼。”说着就招呼小翠他们一起吃,他也不在继续在乎娄严青此时的感受,拿起筷子继续吃,就是为了继续打完刚才没有打完的那场战斗而已,那口感,别提多好吃了,第一口刚咽了下去,之后又接着大口大口的接连吃下去。

    那李世恒又连这大吃了几口,直呼让人感到欲罢不能,又喊着让莫斯卡给他拿上好的好酒喝,小翠说道:“你这大病初愈的,怎么能喝酒呢,喝酒只会造成不良反应的恶性刺激。”李世恒有点不太相信,不过他们都不希望他去喝酒,也就因此而作罢。

    李世恒看那娄严青的脸色突然一变,也不由得精神了起来,这娄严青看起来虽然好像很不靠谱,但是他们搬山一门倒斗的经验也是十足,虽然他们的方法对陵墓的完整度破坏较大,现在的搬山一门至少在经验方面不知道要好多少倍了。

    小翠说道:“娄先生,那你对这次下斗的成功率能有几成的把握,我们不如先行计划一下,心里也好都能有一个底。”

    那娄严青摇了摇头:“不好说啊,根据我的经验,这个斗,被盗的可能性很小,还有就是盗洞比较难挖,还有里面的情况不明了,我们暂且不去想盗洞会不会很难挖,主要是在这个要倒的斗内部里,不知道有没有大粽子,如果要是有的话,就比较非常麻烦了,要是没有的话,那也就变得非常的简单了。”

    李世恒说:“那你先说吧,我答应你,你告诉我孟家二少爷到底在哪里,他的失踪会不会和你有很大的关系?”

    娄严青说:“李世恒啊,你想的未免太多了,你家二少爷不过是被我搬山门人看到了踪迹,向我汇报了他的行踪,他不过是去了一个斗,看来是去和别人倒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