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女人的诡异哭声
    就在这个时候,李世恒突然就在刹那间,好像突然就在这附近听到了疑似是女人哭泣的声音,却好像在这一行人之间,就只有自己能听到似的,这样一想的话不由的心里一紧,可是只见娄严青好像还是若无其事一样,拿着一把探照灯向墙壁上古老的壁画照去,看的尤其的出神,还有就值得一提的就是,娄严青继续往前面走去,李世恒抓紧跑到他身边,好像就是想让他停下来那样,伸出手忙拉住娄严青让他赶快停下来,然后告诉他自己有事情要对他说。

    这个时候的娄严青正想着赶紧往里面走,说不定能马上发现价值连城稀有的宝贝,因为这个机会可是非常难遇见的,所以正在刚才当他听到李世恒会有什么事情要和他说的时候,显现出来的则是非常很不耐烦,娄严青的兴趣已经被李世恒给彻底打断了,他转过来身子来打量了李世恒好几眼,也丝毫没看出来他到底有什么特别着急的事情,反正在娄严青的心里面就是感觉很不爽,就准备让李世恒再继续等等他,他还要仔细的看看这一幅幅精美的壁画。

    这些古老的壁画,可是非常的有研究价值的,很多人都梦寐以求的想要得到,可是只见这上面所刻画的壁画,也觉得和往常在别的墓中所见壁画很不一样,可是究竟应该是一种什么不一样,自己又卡在了嘴边迟迟的说不出来,可是不难发现的是,在这众多的精美栩栩如生的壁画之间,每个壁画的造形都不一样,可是就能显现出那种说不出来的诡异感觉,那些壁画上所刻画的不是毒蛇就是比较凶残的野兽,还有三个脑袋的三头毒蛇,更别说有没有人收藏过了。

    毕竟中国人有那么多,也还真就保不齐了就有那样的人,就还真见到过,但是对于他们这群人来说,也从来没见过哪里会有这样奇怪的壁画,娄严青也不知道这个到底是在提示什么的。不过那些毒蛇的样子非常凶残,这个墓道里面都是关于这样稀奇古怪的神秘壁画。

    可是因为上面附着了很多灰尘的缘故,看上去还不特别的吓人,相信如果把这些壁画给仔细打扫一下,别说从身体的各各部位了,反正就是觉得会让人会发觉很不舒服,有时候会给人带来一阵恶心发晕的奇怪感觉。

    娄严青觉得李世恒肯定会比较啰嗦的,而且比较巧的就是,在这个时候身体后面的李世恒也正在催促他转身,他也很无奈感到没办法,只好转过自己的身体,反正这个壁画一会的时候还可以继续再看,一会还没有人会继续打扰了,反正这些壁画又不能长脚突然就跑掉了。

    不管怎么说,这一点肯定是毋庸置疑的,只是在心里暗暗地祝愿这,以后在这座深不可测的神仙墓能发现更多有价值的东西,只是隐约觉的这里有些不对劲,但是娄严青自己也说不出来的。

    就是凭借着自己心里的感觉思考,干这一行心里面时刻都得警惕,要不然的话,就算死在了墓的里面,还会是浑然不知的,要是这样的话,这辈子还没有活够呢,就这样小命搭在了这里,不过虽然墓里面珍宝无数,但是有可能有命拿,而且还没命花,如果要是没命消受的话,就会自己承受住自己所种下的种种恶果,这一点就是毋庸置疑的,不用特别过虑的担心和发愁。

    娄严青慢慢的转过了身,对李世恒亲口说道:“你有什么事快说吧。”李世恒说:“你刚才的时候有没有听到女人的哭声?声音显现出来的很古怪,好像就是在咱们附近似的。”

    娄严青说:“你说的所谓有女人的哭声,这个我倒是一丁点都没有听到,而且还没有你说的那么一丝的感觉,不过我也发现了这个墓的古怪,然后经过了仔细的推断,我才逐渐发现了问题的所在,在这么多幅壁画上,一般在墓中都是刻画这墓主人的人物生平,现在这个墓中不是刻画的是毒蛇就是恶鬼,而且那些刻画得东西眼睛全部都是闭着的,别看现在是闭着的,但是也给人一阵阴风刺骨的感觉,要是再把眼睛给画上,就应该是别提有多害怕了,话说还好没把眼睛给壁画点上,那感觉就是可怕的,可是我们是盗墓者,这一点就是非常考验咱们胆子的。”

    李世恒说:“自从上面的这个墓道上下来之后,我就感觉这里的气氛非常的不对劲,咱们这次可得互相彼此跟紧步伐,千万别走散了,如果走散了就可能再也找不到了。”

    娄严青点了点头,就在这个时候,他们的周围又响起了女人的哭声,说是哭声又不完全像是哭声,其实更像是哭声中夹杂着一些笑声,李世恒感觉有点不妙起来,就在心里面说着,千万别这么点背,刚一下墓就遇到粽子,这样就是太倒霉了,娄严青这次也清晰的听见了女人的哭声,不由得额头上冒起来了一阵冷汗,但是出汗归出汗,娄严青的胆子还是非常大的,他还想着去看看那边传出声音的地方到底有一些什么,要是真的有鬼的话。

    正好还可以好好的近距离看看鬼到底是长着什么样子,他刚刚迈出了左脚,还没迈出来右脚,李世恒机灵的反应了过来,便一把就拉住了娄严青,让他不要继续再往前走了,然后把娄严青的手掌给打开,在上面用自己的手指比划着写道:“千万别去,这哭声有古怪,我怕有问题!”他写完了这几个字,就对着娄严青点了点头,好像就是在恳求这他不要去,感觉可能会有诈。

    娄严青摇摇头,说道:“其实我在刚开始的时候,并没有注意,我一开始只不过是以为你随便说说,只是感觉到气氛有一些很不对劲,里面肯定有什么不好的脏东西,这下子可就真的是复杂起来了。”

    李世恒也变得机警起来,娄严青看了看他表情十分的严肃,现在只好看看原地观察观察动向,不一会儿的工夫,那声音也慢慢的消失了,好像就是他们停下脚步之后,那女人的古怪哭声也就开始停止了,李世恒让小翠他们在原地待着,带着娄严青和阿礼先去前面打探打探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剩下的五个搬山道人,个个的身手都较好,不管遇到什么东西,也都可以保护小翠的人身安全,他们都受命于娄严青这个搬山门少主的命令,肯定是不敢违反命令的。

    这个阿礼的胆子是特别特别的小,搞不好会有芝麻粒那般大小的胆子,更何况刚才李世恒的一片言论都被他给听到了,被他说的也有点害怕,李世恒嘱咐好了他们,让他们不要大声的说话,免得墓里面有什么东西会被突然的惊动,记号来时的路,千万别忘了不然会找不到他们了,娄严青是一个特别见不得女人受苦的人,虽然他和小翠并没有说过一句话,但是还是从心里见不得他受苦,他给那几个搬山门人流下了一封信,如果过了一个时辰之后。

    就不用在原地继续等下去了,直接按照原来的路线出去,千万不能在这里逗留,这五个人中的一个领头的,就和其他四位门人一起观察周围窒息的动静,生怕突然会出现什么事情,如果要是突然从哪一个阴暗的角落当中窜出来一个大粽子,相信很多人都会受不了,因为这简直就会是巨大的惊吓了,李世恒慢慢的放慢了脚步停了下来,先用探照灯灯光照了一下子,发现他们好像到了一个墓室,这个墓室还不小,不过也说不上来是很大,这里没有一具棺材。

    只有好几具已经腐烂的白骨,穿的衣服就好像是当年军阀部队的衣服,看上去好像应该有一些年头了,娄严青拿着手电照来照去的,也没发现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就跟着李世恒继续向前方前进,原地就只剩下了手里拿着煤油灯的阿礼,看见他们都走了,又转过头来看看那几具恐怖的白骨,就立马壮起了胆子走过去,手里提着煤油灯,然后赶忙跟进了他们的步伐,生怕慢一步会追不上他们了。

    不过他们这个时候才逐渐发现,这墓里面有一些可怕恶心的虫子,而且还能慢慢的动,一般的女孩子应该都会感到非常的可怕,幸亏这些虫子并没有什么杀伤力,因为没有杀伤力,就没有什么值得担心的了,可是让他们三个想不明白的是,这么多的虫子在这古墓之中,是靠什么方法才活下来的,就这件事情表示非常的疑惑。

    而且那些虫子就好像是被训练的军队一样,那个都特别的有素质和规则,好像就是一直军队一样,都一起排列有序的前进到一个地方,李世恒充满了满肚子的好奇心,看到了那些虫子都钻进去了墙壁的缝隙中去了,就拿着探照灯去照那缝隙。

    想看看里面到底有一些什么东西。只有娄严青李世恒两个人凑近了往里面望着,但是阿礼的胆子可没他们两个的胆子那么大,因为感觉到害怕,就离那个缝隙远远的,同时也期待着里面到底什么东西,还是那个缝隙里面就是虫子的老窝,所以那些虫子才会大批的蜂拥而至,不过这些都是他的猜测,会有什么反应还得亲自试一试才能知道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