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毒辣机关是毒箭
    李世恒把那一块袁大头给抛向了空中,阿礼和娄严青都在猜想这李世恒这轻轻一抛,它到底会是个什么样的情况,就得看老天爷的意思了,三个人眼巴巴的盯着那块大洋的动向。

    见证了它从空中落到地上的全部记录,让他们所大吃一惊的是,这个答案未免有一些离奇了,有点像天空压着大地的哪一种感觉,这个大洋落下来的时候。

    竟然是立了起来的样子,这就让人孜孜称奇,既然老天爷都想着让他们三个走,现在那个大洋应该就立在了那中间的位置,反正既然这样了。

    阿礼和娄严青就准备顺从老天爷的意思,就这样可以让他们放宽心就去走最右边的那条墓道了。

    李世恒虽然最里面并没有说一些什么,但是还是在心里大骂道,他娘的,还好他们两个没有怪罪我,敢情是这老天爷也丝毫不给我们的面子。

    是生是死就得靠自己的了,忙招呼这娄严青,好像是想和他说一些什么,娄严青在这三条路之间也直犯糊涂,生怕右边的这条路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看到那娄严青还在那里抱怨这自己的手气真的有点臭,不过事情已经发生了,他们三个也觉得应该坚持下去了,就在这个时候,恐怖阴森女人的哭声又响彻开来。

    那刺耳的哭声传到了他们三个人的耳边,那尖锐的哭声好像有魔幻一样,可以操控住人的心智,那娄严青急忙告诉了他们,指指他们两个人的耳朵。

    他们两个也明白了,这是让他们两个把耳朵捂得严严实实,千万别去听这哭声,要是听多了想必会被迷了自己的心智,做出一些不理智的行为就该糟了。

    就在这个时候。眼看身旁的阿礼开始手脚抽搐了起来,就和中了羊角风那样是差不多的,李世恒看见了阿礼好像是的样子,不一会就应声倒地了。

    看他的那个样子好像是很痛苦的,低头一看,坏了,这一路走过来的时候,看他的样子还以为不会不会出一些什么事情呢,他也就是有点胆小。

    万万没想到的是,他竟然这么的脆弱,现在最起码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半时辰了,看阿礼的呼吸还那么急促,不知道是不是被这尖锐的哭声。

    给影响成这样的,而且还伴随着轻度的神志不清,那哭声就像苍蝇一样的不断在耳边响起,别说有多烦了,阿礼现在的嘴里逐渐冒出来了白色的泡沫。

    情况完全可以说是非常糟糕,现在对于他们三个人来说还是没有一丁点的进展,他们现在就想着原路赶回去,根本也是来不及了,而且还是没有退路可寻了。

    哪里可以回去。可是这么这下去,就连主墓室都找不到,而且还十分危急阿礼的生命,还没有找到孟天的下落,这次李世恒他又感觉有点不甘心罢了。

    就在这个时候,李世恒仰天大叫了一声,他的这个好嗓门还真是比较大的,就连后面的娄严青都被他的嗓门给吓得手忙脚乱,一把扶起来了半梦半醒的阿礼。

    让李世恒他赶紧停下来,他这么一喊就觉得,好像盖住了那诡异的女人哭声,心说,会不会是他的喊叫声,就应该是镇压住那哭声了吗?

    果然,李世恒现在停止了叫喊声音,那尖锐诡异的女人哭声现在就已经消失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当那女人的哭声消失之后,阿礼也不再继续手脚抽搐了,他的神智也开始慢慢的恢复了。

    看那样子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情了,不过希望的便是,阿礼他还是能够平安无事最好。

    刚才的阿礼还是一副要死的模样呢,现在就已经恢复的要没什么事情了,原来刚才的那女人哭声。

    应该是被李世恒的喊叫声给镇住了,才会导致这样的事情发生了,说不定这女人的哭声就是鬼所发出来的。

    因为要是稍微有一点脑子的人,都会知道在这个偌大的古墓之中,哪里会来的女人,排除了是盗墓贼的可能性,就应该有唯一一种可能是鬼了。

    阿礼逐渐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李世恒一看到就喜从心来,然后询问了阿礼到底有没有事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变成这般的模样。

    可是阿礼好像一点都浑然不知似的,就是说自己听到了女人的哭声,然后就变成半梦半醒都是这个状态了,期间的时候阿礼口吐白沫还有手脚抽搐的时候,阿礼自己说根本就记不清了,就和没有发生过一样一样的。

    阿礼好像全身上下一点事情都没有,他们三个人就走进了第三条最右边的墓道,这里果然是一条长不见尾的墓道,从外面往里面望去。

    不过这古墓设置的,也是比较十分的精巧绝伦,就好像是深不可测的那样,根据娄严青所说,这座神仙墓的机关可是十分的阴险毒辣。

    虽说这机关的年份也已经很大了,但是有很多人都不会想到,不过这机关只要是轻轻的触动了之后,应该就是会是直接命丧黄泉了。

    那些古代的机关为什么会如此的毒辣,中国上下五千年,这就要说这千年来,墓主人和盗墓贼长达这么长时间的恩恩怨怨了。

    一想到这里,娄严青的眼泪马上就会止不住的留下来,正所谓男儿有泪不轻弹,男人的眼泪是很珍贵的。

    这就能让娄严青想到当年所发生的事情,娄严青的爹爹也是一个盗墓贼,倒斗的手法十分活便灵巧,可是就是喜欢喝酒。

    是一个在他们哪里方圆几十里,出了名的贪杯大酒鬼,本来不沾酒所以也就没什么事情,有一次喝酒喝多了,喝的舌头都已经肿大了。

    而且脸蛋还十分红扑扑的,在酒桌上与几位朋友喝酒,喝酒就单纯的喝酒呗,可人家才不会一直单纯的喝酒呢,却开始吹起来了牛。

    其实这座神仙墓,在他们内个时候都知道的,他爹的那两个朋友也是盗墓贼,其中就属他爹的倒斗方法比较高明,在他们盗墓贼一直传颂这。

    有一座神仙墓里面陪葬这一把开天辟地削铁如泥的神剑,还有吃了可以使人长生不老的不死药,这两件珍宝可是任谁都是想要得到的。

    这娄严青他爹,非要和他们吹牛,说三日之内必定大大方方的,从神仙墓里面找到神剑和不死药,然后借此机会好可以炫耀一番,他就出发了去寻找神仙墓。

    可是谁都没有想到,他还就真的一去不回炉了,有的人说,他应该是在墓里面遇到了大粽子,突然暴死在墓中了。

    可是不管真假也无从考证,对外娄家只宣称是因为疾病缠身的原因,才导致驾鹤西去的,常在河边上走,难保会不湿鞋。

    他们三个就进入了那个墓道,三个人都开始变得警惕起来,李世恒打头,阿礼在中间走,由娄严青负责断后,娄严青时不时的都要往后看一看。

    看看后面会不会有什么脏东西偷着跟着他们,走着走着,娄严青就想这先提醒他们一声,免得一会会中了机关,这个时候。

    那个李世恒正大步向前走,把注意有没有机关的事情,全部抛到了脑后,突然就一下子踩了一个机关上去,他还没完全反应过来。

    就从上面飞出来了好几只飞箭,还好他们三个没有一个人中了箭,都还是毫发未损的样子。

    娄严青一看就知道糟糕了,实在是一点都没有想到,这李世恒看着挺有安全感的,可是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错他了,整事的能力和阿礼这个胆小的人。

    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更加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娄严青也一口他娘的直骂到,就觉得这陷阱很是毒辣,这要是不多加小心的话,现在恐怕早就被射成筛子眼了,哪里还会有性命,在这里愤愤不平的骂人。

    李世恒捡起来了一直箭头,他马上就体会到了娄严青说的,不管怎么说,还好没被这箭给射到。

    李世恒看到了箭头处涂满了黑色的毒药,原来这是一个锋利的毒箭,墓主人在生前肯定是很怕。

    盗墓者来打扰自己的清静,可是这样也未免太狠了,就连毒箭竟然都用上了。

    也不知道大概过了多久,他们三个竟然不知不觉的睡着了,等他们三个晃晃悠悠清醒过来,感觉浑身上下都已经散了架,浑身上下都感觉到懒洋洋的,睡了多久根本就不知道。

    李世恒睁开了眼睛一看,只看到上下左右都是黑漆漆的,娄严青也正在扶着自己的头部,看样子也是疼的的不行了。

    但是我们都忘记了,只记得三个人用手拿着看了看那你把毒箭之后,好像剩下所发生的事情也是一问三不知了。

    可是李世恒他们三个人,早就已经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现在他们待的这里,已经四周是一片的漆黑了,李世恒打开了手电。

    准备察看一下周围的事物,这是一个墓室,把这个墓室仔仔细细的查看了一遍,这个墓室里面竟然还有一个比较大的石棺。

    看上去不是很豪华的样子,其他的地方并没有很多反锁的装饰,只显现出来了阴森森的感觉罢了。

    让他们想不清的是,为什么他们几个刚刚还在哪里好好的待在墓道里面。

    这么一会的工夫竟然就到了这个墓室里面来了,越来越搞不懂这神仙墓的构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