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茅山镇鬼符
    反正刚开始进来的时候,李世恒就觉得有一些古怪,还有一些很反常奇怪的气息,反正听娄严青说这里埋葬的是一个老神仙。

    而且说的时候还说的有鼻子有眼的,要是用自己的话来说,这里哪里是一个神仙墓啊,简直就像是一个活生生的地狱一般模样。

    就差一点就可以百鬼夜行了,虽然心里有些许的烦躁,不过李世恒在想到自己是为了孟天,才来到这个鸟都不拉屎的大凶之穴,反正已经这般模样了,就算是想要后退的话,也是没有后路可寻了。

    李世恒看了看这个墓室,察看的时候没有放过这个墓室的每一处死角,几连犄角旮旯都用手电给照了照,这里面只有一个石棺。

    除了石棺以外,就没有了其他的东西了,也没看到有什么陪葬品之类的东西,所以这里应该是其中的一个侧墓室了,李世恒大概的寻找了一下,他看到一共有两个出口,只有左手边和右手边两个出口。

    这个墓室看起来修建的也是十分的豪华,怪不得听娄严青所说,修建这个陵墓的时候,那个不知道名性的帝王。

    肯定也是大肆挥霍钱财,为这位老神仙修建了陵墓,原来是用来纪念他的功绩啊,墓室的墓墙就是用的白膏泥,上面画着一些五彩斑斓的人物壁画。

    别看这次终于不是面露狰狞的野兽了,就连人物壁画上,所刻画的就只是,凶恶相的模样,没有一个壁画的人物或者是动物是正常的面貌和平常的面貌。

    都只是一个面露狰狞之色的表情,散发着阵阵让人感到不寒而栗的阴气,让人能感受到一种,已经让人受不了的死亡氛围。

    李世恒摸了摸墓墙的土质,然后贴近鼻子好好的闻了闻,然后说道:“这墓墙的土质竟然是白膏泥,是白膏泥也就罢了,可是这土中为何掺杂这一些香味,还有一点花香的味道。”

    娄严青说:“什么玩意啊?真的假的啊,这白膏泥之中,竟然还有花香的味道呢吗?”

    李世恒说:“当然是真的呗,我骗你干啥啊,你要是不信你就过来闻闻,好可以知道我说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娄严青慢慢的走到了李世恒的身旁,闻了闻那墓墙的土质,好像也闻到了那土质的气味,那气味果真如李世恒所说的那样,就是一阵奇特花香的气味。

    不过花香的气味不是太浓郁,应该是当初修建这个陵墓的时候,往陵墓之中的墓墙土中掺杂了一些什么东西,反正还别说这个墓看着年代应该是很悠久的了。

    当初即使在土里面掺杂了一些什么东西,但是他就是敢保证在这滚滚的历史长河之中,难免不会流失,这样看来保留还是挺够完整的,完整度很高,别的地方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损坏。

    阿礼说道:“这个,你们口中所说的白膏泥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

    李世恒说:“这白膏泥你原来都不知道啊这个神仙墓所采用的土质就是白膏泥,说的通俗一点就是一种纯净的黏土,很是细腻,粘性也很大的,土质感比较湿润,渗水的情况很小,如果要是在不注意的时候,受潮的话,潮湿时呈现出青灰色,所以又称作是青膏泥,晒干后又呈白色或青白色,所以又叫做白膏泥,这就是白膏泥了。”

    阿礼摸了摸自己的头,好像是比较感到若有所思的,但是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听懂。

    别看李世恒善于观察,娄严青的眼睛也可是很尖的,娄严青也发现了墓室里面的东西,那就是在那个石棺附近发现了一排排的脚印,看着这地上的脚印应该不只是一个人的。

    李世恒和娄严青互相望了望,都猜想到这些脚印是不是孟天留下来的,反正即使不能完全的确定,但是也都能大概猜出是一个什么情况。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时间也已经像流水一般的飞逝,小翠还在焦急的等待着,原本早就到了,娄严青信上所嘱咐的离开时间,可是询问了小翠有好多次,小翠都是那一句,别着急再等等,说不定一会就回来了。

    其中这五个搬山道人的老大朝着她走了过来,那是一个满脸大胡子的男人,据说大家都管他叫刀哥,真正的名字叫做刀万海。

    在搬山门也是一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小官,不过还算是小有名气了,为人也还算仗义,但是做事从不婆婆妈妈的,而且说一就是一说二就是二,从来都是比较雷厉风行的,在搬山道人中也是一个,从外面响当当的叫出名号的人物。”

    刀万海说:“小翠姑娘,内个时间已经是差不多了,咱们是不是该走了,娄少爷在信上已经嘱咐过了,要是时候到了,他们还没回来,咱们就不用再继续等他们,一会我怕再次久留会出一些什么样的变数,不管怎么样,我要对我四位兄弟和你的安全负责,请你别再推辞了。”

    小翠说:“刀大哥,能不能再等一会啊,我感觉他们一会就该出来了,真的!”

    刀万海说:“小翠姑娘,这句话我听你已经讲了很多遍了,你说到底应该怎么办啊,他们三个个个都有本事,应该不会出什么大事的,我们就先走吧,我知道你是孟家的人,现在只要咱们出去的话,你就可以去孟家叫人来,孟家个个倒斗如神的,想必一定会有办法的。”

    小翠说:“你说的也对,不过要是他们出来找不到我们了,应该要怎么办呢?”

    刀万海说:“这也就是为什么,娄少爷要给我们留下这封信的意图了,就是让我们快一些走,正所谓留的青山在,他不怕没柴烧啊,我倒斗盗了这么多年,也就才悟出来了这个道理,我相信姑娘你不能不明白吧。”

    小翠说:“好吧,既然刀大哥你都已经这么说了,我们就先离开这里吧,你说的,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说的意思很对。”

    刀万海点了点头,小翠加上五个搬山道人,刚开始来的时候,一共有九个人,就是因为李世恒他们三个前去深处打探,打探要深入的时候,娄严青亲自交给了刀万海一封信。

    这封信上写到,如果到时间了之后,他们三个还没出来的话,就带着小翠马上撤离这个地方,因为此地不能久留,还能避免出一些,丝毫没有必要发生的事情。

    墓室里面的那个石棺,看上去好像并没有打开过的样子,不过这石棺的周围,竟然有这很多越来越明显的脚印。

    而且还是觉得这么多的脚印,应该是新踩上去的,应该是除了孟天就应该是那些来摸金的盗墓贼了,当然了,孟天他们也包含在盗墓贼行列阵间之中。

    娄严青觉得这么大好的机会,可真的是千载难逢,如果要是能打开这墓葬的话,也可真的是不枉白来一趟了。

    万一这石棺其中可能还藏有几个非常值钱的好东西呢,如果这次要是不打开的话,或许总也不能得到这里面的宝贝了。

    可是李世恒和娄严青这两个人,应该是产生了很大很大的分歧,两个人分别持有自己不同的意见和见解,现在居然还同时在这个石棺墓室。

    当中发现了一些混乱的脚印,而且这些脚印肯定不是很久很久以前所留下来的,看那些脚印的那些样子,好像是非常非常地新,大概估计一下,应该别人来到这墓室的时间,肯定是刚来过没有多长的时间。

    他看了看这棺材的构造,其实离着这个石棺,近距离的观察的话,会真的发现有着很大的不同,其实最让李世恒所担心的。

    首先是这些一排排不起眼的脚印,问道:“我们竟然回不到刚开始的地方了,这些脚印你说应该是谁留下来的,那小翠和你们的门人到底该怎么办啊?”

    娄严青一听他所说的话,立马就皱了皱自己的眉头,也是怀有不敢肯定的态度,因为我看见,在这些脚印中,有很多人的脚印,要是干别的还行,要是观察脚印是谁的,这个要是一个纯粹的问答题的话,足足可以活活的难住他们三个老爷们,绝对不会被他们三个榆木脑袋疙瘩给想出来。

    娄严青回应这说:“你就放心吧,不会他们肯定不会出什么事情的,我在咱们临走的时候,偷偷的交给了刀万海一封信,我提前就考虑到了,在这古墓之中什么离奇古怪的事情都是有很大可能发生的,所以在信中写到,如果在过了一个时辰之后,咱们还没有回去的话,就让他们几个带着小翠先出去。

    毕竟总在这样的地方呆着是很不好的,这你我也是心里十分清楚的,他们现在应该早就走了,因为刀万海这个人,很是雷厉风行的,为人正直认定的事情就算是用九头牛都拉不回来,脾气就像是牛脾气那样,特别的倔,这次你就应该可以大可放心了吧。”

    李世恒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听到你这么说就行了,你的门人应该都能信的过,所以我愿意相信你,相信那个叫做刀万海的男人,一定会带着他们平平安安的出去的,这次我们也可以,好可以责无旁贷的放宽心倒斗了。”

    李世恒刚说完这句话,旁边正在石棺附近的阿礼,突然就大叫了一声,正所谓人吓人吓死人,他这一叫给李世恒他们两个都吓了一大跳。

    阿礼说道从来没有想到,到这里居然能看到这些东西,便招呼李世恒他们两个,赶快到这里过来看,李世恒的人生阅历比较丰富,也许他应该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情。

    李世恒看了看,也觉得有点是丈二找不到头脑似的,说道:“没想到这石棺之上竟然还贴着这个玩意,看来这石棺之中可能装着不祥之物,有可能是不祥的大凶之物。”

    娄严青让李世恒再仔细的端详一下,千万别给整错了,整错了的话就该出大麻烦了,他又仔细的看了看,确定没迷了眼看错了,指着那个东西,不由的膛目咋舌:“不可能啊,这是茅山镇鬼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