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不是幻觉,石棺突然动了一下!
    娄严青说:“什么是茅山镇鬼符啊,以前听说过茅山派,但是这茅山镇鬼符可是真的没有听说过。”

    李世恒说:“这个其实我也没有听说过,毕竟我也不是专业的道士,我还是不太清楚的,不过这茅山镇鬼符我还是知道一点的。”

    娄严青说:“哦,那你快点好好讲讲,这个我可是真的不懂。”

    李世恒说:“这个符咒一般是镇鬼驱邪所用的道家符咒,驱邪镇鬼我也可以理解,可是为什么这样的符咒,会出现在这里呢。”

    娄严青说:“一开始我的门人,代替我去福寿村附近打探,也就是比较出名的鬼巷,我相信你也是知道的,在张家界这个地方,阴气是最为重的,刀万海在向我汇报情况的时候,说当时和孟天在一起的,有几个全都带着枪当兵的。

    还有两个茅山道士,那个年长一些的茅山道士,看着慈眉善眼一身浩然正气的,给人一种从心里面说不出来的气势,一看就是有很高道行的道士,肯定也不能是一般的普通人物。”

    李世恒开始变得沉默下来,因为这个石棺是悬空的,他们也不知道到底是利用了什么样的原理,看着非常恐怖的样子。

    李世恒弯下腰慢慢的趴到地上,看到石棺的底下贴着另一张黄符,因为墓室里面的光线比较黑暗,所以李世恒立刻拿出来了手电,想着马上看一看这黄符上,到底画的是一些什么内容。

    李世恒打开手电照在了那张黄符上面,然后定睛一瞧,一看这个黄纸上画着一些类似鬼画符的文字,不由得眉头又是紧紧的一锁,过了有好一会才慢慢的站了起来。

    娄严青说:“李世恒,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东西啊?”

    李世恒目光变得有些呆滞,他并没有继续回答他所说的话,只是慢慢的摇了摇头,这就应该算是他对娄严青的回应了吧。

    娄严青说:“我去,你这摇头到底是发现了东西,还是压根一点东西都没发现啊,我是真的搞不懂了,你就别继续卖关子了,要是没事咱们就可以开馆了。”

    娄严青见李世恒一言不发,就准备马上走到石棺的面前,刚要动手喷那石棺的棺材盖子,可是立马就被李世恒抓住了手,然后就被他给抓住了。

    李世恒说:“不能开,千万不能开,这个棺材是万万不能开的。”

    娄严青说:“为什么不能开啊,你要是不给我一个理由,你叫我该怎么办,此次前来我就是来寻找东西的,本来就应该不能放过丝毫蛛丝马迹的,因为弄不好的话,拿东西就应该可能埋藏在这个石棺当中。”

    李世恒用一双幽怨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娄严青,看着未免有一些太过吓人,然后说道:“不能开,如果开了的话,我们三个都得死在这里!”

    李世恒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显现出来了很坚定的神情,一点都没有说谎的意思,虽然娄严青有一些不相信,但是又没有什么证据条件来反对他。

    娄严青说:“你看你,怎么一眨眼的工夫,突然变得那么婆婆妈妈的了,你叫我该怎么说你啊,就凭这么一张茅山镇鬼符,就给你吓成了这个样子,你到底还是不摸金校尉了,摸金校尉也会怕这些吗?”

    李世恒有淡淡的说了一句,说:“我没有胡说,石棺的棺底有一张镇尸符,恐怕棺材里有我们最不想碰到的东西,所以这个石棺,肯定是不能开的,一开小命肯定是不保了,到那时就算真的有神仙来的话,也是不能救的了我们的。

    娄严青也感到有一些十分的不能相信,然后就蹲了下来,他也趴在了地上,打开了手电照看了一下,看到了那个黄符,赫然的贴在了棺材的底部,这次也眼见为实了,所以自己也便相信了李世恒所说的一切。

    这时候,阿礼说道:“什么叫做镇尸符啊,应该也是茅山派的一种符咒吧,听名字来看,应该是专门镇压尸体的吧,你说我说的对不?”

    李世恒点了点头,说道:“嗯,有那么一点的意思,这镇尸符顾名思义,其实就是用来镇压尸体的符咒,不过镇压的便是哪一些产生异动的尸体,你要是还不懂的话,我就再仔细给你解释解释,这个镇尸符,其实就是用一张黄纸掺杂这鸡血,从而画出来的符咒,是用来专门镇住死人的,是怕尸体突然酒诈尸。”

    阿礼说:“哦哦,原来是这样啊,以前都没听说过呢,上次孟家拍卖会的时候,茅山派也派人来参加了,参加的那个人名字就叫做茅一清,他会不会和二少爷有关系啊?”

    阿礼话音刚落,旁边的娄严青就如突然恍然大悟一样,突然就大叫了一声,然后说道:“听阿礼这么一说,我也算是明白了,那这个是不是会和我们搬山门,所派出去的探子,所看到的一模一样呢?”

    李世恒说:“也有那个可能,不过连你都不敢随意的乱下推断,所以还是不要太早的而下定律比较好,我爹以前曾经是一个给人专门看风水的风水先生,我虽然没有完全继承他的所有本事,但是我从小也是对这些东西,早就是已经耳濡目染了,当然了这画符的条条框框,我爹曾经也都给我讲过,虽然大部分都没听下去,不过一些皮毛的东西,也早就记在了心里面了。”

    娄严青说:“那你说说,这个镇尸符,到底应该是干什么用的?

    李世恒说:“其实这些都是很好理解的字眼,镇尸符是以朱砂加鸡血从而画成的符咒,这些符咒都是用黄纸写的,上面写着,敕令白乙大将军到此,或者敕令大将军到此。

    此镇尸符可贴在尸体的头上之后方可镇压,画的时候,要一边画的时候一边念以下的镇尸咒语,吾此剑非凡剑,斗星灿烂指天罡,指天天清,指地地灵,指人人长生,指鬼鬼都灭亡,神兵火急急急如律令。

    咒语念完的时候,也要保证念完符也必须要画完,千万不能还没有都念完,就已经画完了,已经要配合的好好的,镇尸符画完必需盖上专用的灵印才能够放心使用,不过在画符的时候,一定要记住灵印一定要盖上,否则没有任何的效力。

    灵印上要刻有道经师宝四个大字,必须用篆字刻印,灵印也必须要开光之后才能用,否则无任何的效力,还有重要的一点是必须要注意,画此符的时候,要请白乙大将军到坛坐镇,方可圆满。”

    李世恒说完之后,阿礼说道:“李大哥,听你讲了这么半天我都有一些比较模糊了,就是不知道怎么会是这样的,真的是没有想到,你竟然能够想到这么多。”

    李世恒说:“哎!这又有些什么,只不过是一些皮毛罢了,要不是我爹曾经教过我,根本就一点都不值得一提,你知道吗?”

    阿礼说:“李大哥,你就别谦虚了,如果你要是愿意把你的皮毛,教给我一点点,我也就会感到满足了。”

    李世恒也感到了有些无奈,不过看他这么的想学,把自己学的这点皮毛交给他,也没有什么不妥,毕竟自己教了他,他也就是算自己的徒弟了。

    娄严青好像还是有很多的疑问似的,李世恒也似乎已经注意到了这一点。

    然后对他说:“你怎么了,还是那样一如既往一直都是,时刻都是那种愁眉苦脸的样子,有什么事情在困惑这你啊,你也不要在继续担心了,只要咱们不把那符咒给揭开,一定会一直都没事的,你就放心吧。”

    娄严青摇了摇自己的头,然后说道“我说的根本就不是这个,是你自己已经理解错误了,我是还在想那几排杂乱不堪的一堆脚印,这个古墓的土质也说不上是太好的,不过这个墓室潮湿的泥土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味,刚才就在我趴下的时候,其实就已经知道了,因为这里的泥土很湿润,所以踩上的那些脚印会根据各种的环境因素,从而导致会造成快速凝结,凝结的速度极快,可能就会有可能是在那一眨眼之间的。”

    李世恒听着娄严青这么一说,又重新把这全身上下的注意力,全部都转移到那些有着脚印的地方,并顺着那些错乱的脚印一路直接看过去。

    发现那些脚印好像来回来去,就好像只有一个人的脚印,毕竟人的脚印都是不一样的,十个手指头都伸出来,也是不一定能够一般齐,这个时候李世恒的心里突然就“咯噔”了一下。

    娄严青自己也说过了,他的手下看到了有很多的人和孟天在一起,可是现在就在这个墓室里面除了我们三个的脚印以外,就只有一双脚印。

    难不成没有人进来过,而是石棺里的那位自己下来慢慢的走动这?李世恒对娄严青说道:“你看这脚印从头到尾好像只有一双脚印,会不会是棺材里的那位不安分了吧?”

    李世恒还没有说完这句话,娄严青突然就一摆手,这一摆手不要紧,立马就打断了李世恒的讲话,然后叫李世恒先不要再继续讲话。

    然后指了指李世恒背后的地方,他的背后正好是那个石棺,李世恒转头一看,只见那个大石棺,没有人动它,它竟然突然自己晃动了一下,真是比较让人感到细思极恐的。

    娄严青轻声说:“你看!那东西已经开始不安分了,是不是怪罪我们闯入到他的地盘了,要不这个棺材他也不能够戏剧性的一动啊,你说对不。”

    阿礼刚才还有一些小疲倦,看样子这次下斗多少都有些劳累,体力有点的跟不上,听到他们两个在说话,就冲着他们走了过来,然后问李世恒道:“怎么了,你们正在说什么呢,什么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