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不慎触发机关
    李世恒本来是想不搭理他的,可是他却看到阿礼这个家伙,好像和一个娘们似的磨磨唧唧的。

    随即便是大骂道:“我去,你快先别发咯,什么只有你天天来这么多话,你现在最好,不要对这个地方的种种事物,抱有着很大的好奇心,要不然你一定会被你仅有的,这点好奇心给害死的,说不定在这厚重的石棺之中,就藏着一个大粽子,只是我们现在不知道这就是我们不打开这个石棺的原因,就是生怕会放出来什么脏东西!”

    阿礼的第一反应先是一楞,然后随即便反应了过来,然后说道:“粽子肯定应该不是,咱们端午节所吃的那个粽子,那它应该会是什么东西啊?难道这粽子不是吃的,而是一种怪物的名字?”

    只见李世恒慢慢的摇摇头,李世恒也是感受到了,自己心里面也是充斥着,各种各样万分的无奈,然后就不再继续理他了。

    李世恒再次把自己的目光,全部都转向了那一片脚印的地方,李世恒问娄严青道:“你到底是能不能确定,就是确定以及肯定,这里面只有这一堆脚印,娄严青你到底能不能?”

    娄严青面对李世恒的迫切询问,一开始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应该怎么对他说了。

    娄严青然后说道:“其实这一排排的脚印,到底是不是那一对脚印,我也确定不了,也不能够百分之百的确定,但是我只有那么一点可以肯定,就是肯定这些脚印都是人为所造成的,反正依我之见,就是这些脚印,不管到底是谁所留下来的。

    说来说去他总而言之,所有的秘密还应该在这石棺之中,我们还是应该把现有的注意力,全部用来锁定这石棺,我还是建议把符咒给揭下来,然后开棺看看这里面到底有着一些什么东西,我们要是打开了石棺。

    没准里面放着很多奢华的珠宝,如若不然的话,这两张符咒只可镇压的了一时不可镇压一世,这样一直拖下去的话,就是很大的祸害,到那个时候,事情继续往不好的那一面发展下去的话,会越来越复杂的,并且也越来越难以控制。”

    说着就慢慢从地上站了起来,并且用眼神来示意着李世恒,从娄严青的那个眼神中,能看的出来,他是非常想开这个石棺的,可是李世恒看了他一眼,满脸不屑的样子,然后叹了一口气,之后又摇了摇头。

    娄严青看到李世恒这个样子的,也是叹了一口气,李世恒这个德行的,想必肯定是指望不上他了,只好想着让阿礼过来好帮帮自己的忙。

    阿礼虽然是孟家的下人,但是这么算是他人生当中的第一次倒斗,听到娄严青他突然叫自己,也是感到非常的受宠若惊,不过这样的好机会。

    可是非常不多的,可以说是几乎没有过,毕竟娄严青看上去很年轻,也很想一个不知轻重的毛头小子,可是人家就是以自己年纪轻轻,所以就顺利的当上了搬山道人的掌门人。

    算了不管那么多了,反正多少也都能学到一些本事,阿礼的心里好像也打起来了如意小算盘,娄严青在那石棺的边上等着他,阿礼就直接径直向着那个,青灰色的石头大棺材走了过去。

    要说阿礼他到底害怕不害怕,在这里要说的是,不害怕那肯定是不可能的,阿礼虽然心里面害怕的要死,但是他知道,即使再怎么害怕。

    也不能在李世恒和娄严青的面前,好像就只是一个胆小如鼠的人,不管怎么样,也得假模假式的好好装着样子,最起码要是遇到了什么比较危险的东西。

    还有李世恒和娄严青他们两个呢,但是他们两个再怎么说,也不能对自己见死不救吧,这个娄严青刚认识没多长时间,是什么人也没弄清楚。

    跟他还是小心接触小心接触为好,李世恒就不用这样了,都是老熟人了,也实在是犯不着跟他来这套,毕竟李世恒是什么样的人,阿礼还是比较清楚的。

    明明距离石棺只有那么几步远,可是别看只有这么短的距离,但是对于阿礼来说,显得是那么的艰难,所以阿礼才放慢了自己蹒跚的脚步,而且走的是很慢。

    好像心里不是想去开那个石棺的,万一这个石棺的棺材板刚刚被弄了下来,还没看清里面到底有一些什么,突然一下子就蹦了出来,更不用说是真的,就光只在自己心里面想想,都觉得是非常毛骨悚然的。

    其实阿礼所想到的,娄严青也早就想到了,娄严青只不过是没有明面之上说出来,他先是拿出来了手电筒,然后先用手电筒照了照石棺的四周,看看直到现在也没有什么异样,也就放宽心了。

    那个石棺也太大了,看上去这里所藏的人肯定是一个身材比较健硕高大的人,别看这是一个石头棺材,不过他的缝隙掩盖的非常好,虽然用手电照了半天,但是从外面望里面什么也都望不到。

    娄严青一见这棺材居然是这么个样子,他也就知道了,看来如果不好好的下一番工夫,这个石棺是很难被开启的。

    他觉得自己先试着推一下子,娄严青的臂力也是比较大的,不过那个石棺的棺材盖还只是纹丝不动,就好像是丝毫没有起到一丁点的作用。

    他又用力使劲推了三四下子,这时候那石棺还是没有一点反应,就好像是一点用都没有,阿礼看到这样,一点也没出什么邪门的声音,才壮起了胆子走过去。

    娄严青推了半天的工夫,都没有什么反应,反而自己也出了满头大汗,骂道:“我去他大爷的,没想到这么个石头棺材居然这么死沉死沉的,害的我出了一身的汗,现在是满身的汗臭味道。”

    娄严青的一只右手放在了石棺之上,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是触动了什么,从那个石棺里面飞出来了好几只飞镖,这是让他们几个都没想到的。

    棺材里面竟然还有机关,设计这棺材的人,可真的是特别的有智慧,在石棺之中,竟然设置了如此巧妙的机关暗器,古人的智慧可真的是值得尊重。

    娄严青的两个大眼珠子,瞪得贼大贼圆,突然刚想着大声叫,突然感觉胸口一痛,低下头一看,我去!胸口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居然中了一个飞镖。

    顿时之间只看到鲜血直流,而且流出的血液还是黑色的,这个飞镖的镖头上肯定涂满了剧毒,看这个样子娄严青肯定也是中了剧毒,然后只听到他突然就应声倒地。

    并且从这个石棺当中掉出来了一个锦盒,这个锦盒肯定是装着一些什么东西,阿礼先跑了过来,急忙赶快扶住了娄严青,看到了娄严青这次伤的是非常的严重,而导致事情造成这样的最大,就是那突如其来的毒镖。

    李世恒也跟跑了过去,他一看,娄严青现在伤的非常严重,看他的情况现在是非常的不容乐观,不过在他的旁边有一个十分精巧别致的锦盒,大概是触动了机关才导致会变成了这样,这个锦盒肯定也是触发机关,之后被带出来的。

    这个锦盒是用红色玛瑙做装饰的,锦盒的正面,左面画着一条龙,右面画着一个凤凰,中间是一个看似是深不可见的锁眼。

    虽然娄严青以一己之力,并没有打开那个棺材盖,不过他也偶然触发了机关,这次也算是发现了更加有价值的线索,说明了里面的机关虽然经过了很长时间。

    但是还是一直都保存得很完好,但是里面到底存不存在尸体,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任何一点的头绪心思,可是并没有开这个盒子的钥匙,娄严青身上的剧毒应该怎么解除,现在这一件事情,也是已经紧紧的压在了李世恒和阿礼,两个人的肩膀之上。

    阿礼一开始也有点懵了,一下子还不相信李世恒了,但是他马上领悟,问道:“难道莫不是,这毒镖就有可能是打开锦盒的钥匙?”

    李世恒冲着他点了点头,又仔细看了看,发现这个石棺的棺材底部,好像已经慢慢的开始发生异样了,有一滴滴黑红色的液体从棺材底部流出。

    一直延伸到墓室的地上,看样子那黑红色的液体,更像是一滴一滴的鲜血,这情景,就只感到特别的恐怖,这种恐怖的感觉,到现在为止,只能让人感到异常的窒息。

    李世恒用手电仔细地里里外外瞧了一遍,然后脸色阴沉的说道:“看这棺材的规格,会让别人第一眼便以为,这个棺材看上去非常的不起眼,也非常的难以吸引别人的注意力。

    可惜这个石棺中肯定是机关众多,不知道要是强行开棺的话,会发生一些什么难以置信和可怕的事情,不然的话,说不定还能多发现一些别的好东西,把他身上的毒镖先给拔下来。”

    阿礼听后点点头,然后立马赶忙把娄严青胸口的那个毒镖,一把就给拔了下来,就在拔的那一瞬间,黑红色的毒血还在往外面直流。

    别看他现在已经是昏迷的状态了,但是他还是显现出,那一副很痛苦的样子,痛苦的样子显现在自己的脸上。

    棺材里的东西总是有很多,而且对于那些死者来讲,那些最珍贵的金银珠宝,大多数都会贴身带在身上,特别是那些非常珍贵的宝物,反正这些古墓里能见到的这些东西,都是一些非常价值连城的好东西。

    李世恒让阿礼把娄严青平躺的放在地上,然后让他拿着那只毒镖,去开那个锦盒,李世恒把娄严青的衣服给揭开,看到了那个血肉模糊的伤口。

    不免的让他感到很是恶心,不过他心里现在是最明白,同时脑子也是最清醒的,看样子要是不帮他把毒液给吸出来的话,娄严青可能会有非常严重的生命危险,李世恒也做好了马上把他把毒液给吸出来的准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